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危机尽出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天夏,逆鳞基地之中。

    地狱犬的炎首正坐在办公桌上,处理着面前厚重如山的文件。

    “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在门口响起。

    “进来。”地狱犬头也没抬的说了一声。

    一袭白衣的若水缓缓从门外走了进来,表情有些凝重的坐在了地狱犬面前的椅子上:“还是没有他的消息么?”

    “嗯,没有。”

    地狱犬继续处理着手中的文件,但却也回应了若水的疑问:“超时空要塞已经被负教的代任教主拿去研究了,但想要定位界王的传送坐标还需要一段时间,而且强行进行逆传送将会消耗近乎天文数字的能量,天夏正在全力建造聚变反应堆,但现在已经确认了深绿庭院的总部就在月球的内部,所以氦三要比想象之中的还要更加的难以获得。”

    “庭院那边没有给出什么回应吗?”

    听到地狱犬的说法之后,若水微微的皱了皱眉:“答案者不是跟他达成了探索地宫的协议么?他就这么消失了答案者就没有什么动向?”

    “答案者发现了虚无之祸的异常,现在深绿庭院拒绝接收一切外界信息。”

    地狱平静的说道。

    “可是现在全世界都已经乱套了,要是再找不到他的话……”

    若水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今天已经有好几个人向我打听他的下落了,我只能说他在试图突破新的层次,所以暂时不面见任何人。”

    “这种事情你找我也没用。”

    地狱犬继续处理着文件,钢笔在纸上写下了一大段的文字:“你如果想要知道具体的时间和下落,应该去找程天命,或者负教的那帮疯子也可以,听说他们最近研究的负币制造工厂已经有所成效了,没准正在积攒负币向邪神打听着大人的位置呢。”

    “那要是他短时间内回不来怎么办?”

    若水问道。

    “继续执行大人下达的命令。”地狱犬平静的回答着若水:“直到将超时空要塞阿尔伯特的内部编码彻底解析完成,重新让大人回归这个世界。”

    “亚美斯特的战舰都快开到天夏的脸上来了!”

    若水的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有些不太满意地狱犬这种平静的态度:“你是不是跟他呆的时间太长了点?怎么也变得也怎么冷淡了?”

    “大人教会了我一个道理。”

    地狱犬没有放下钢笔,甚至连处理公务的速度都没有减缓半分:“焦虑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只有保持冷静的头脑,才能在最危急的关头做出最理智的判断,任何多余的情绪都会干扰你的思路,而这或许就是决定胜败的关键因素。”

    说到这里的时候,地狱犬顿了顿,随后才继续说道:“至于亚美斯特的航母舰群,布莱克已经让冷枭去处理了。”

    “那个氮气使?”

    若水稍微的回忆了一下,然后就想起了这个紧跟在黑皇屁股后面,面容冷清的妙龄少女。

    “嗯,没错。”

    地狱犬缓缓的点了点头:“她的实力提升的很快,现在甚至已经可以支配大气压了,而且能力波及范围也非常远,我觉得让她去处理亚美斯特的舰队群是一件很合理的事情,而且就算她失败了,天上不是还有雷米尔吗?如果不是怕引起海啸和气候异常,你觉得那些最多只有第四能级的家伙们能扛得住一发天基离子炮?”

    “好吧。”

    若水无奈的点了点头。

    现在全世界只有天夏拥有第五能级的能力者。

    墨仁在被转移到其他时空之前,带走了其他所有的第五能级,这或许是近期以来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了。

    “对了,最近逆鳞来找……”

    稍微缓和了一下情绪,若水打算跟地狱犬说一些最近自己职责上的事情,但话才刚说了一半都没到,自己面前的地狱犬突然猛的一拍桌子,整个人腾的就站了起来,手中的钢笔更是“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其力道大的甚至连桌子都被拍裂了。

    “你…”

    若水一愣,不知道炎首这是闹的哪一出。

    “大人杀死了程天命。”

    炎首留下一句话,随后整个人就已经消失在了逆鳞基地之中。

    “什么!?”

    听到了这个消息,若水的瞳孔一缩。

    她也见过程天命这位老人,对方的性格很和蔼,并不像逆鳞其他能力者那样难以相处,而且还不止一次牺牲自己的利益来帮助墨仁,现在怎么可能会被墨仁亲手杀掉?

    女人的直觉让若水瞬间就意识到了一些问题,随后她整个人瞬间化作了一团急速奔流的水气,紧跟着地狱犬离开了逆鳞的基地……

    ……

    东瀛,京都。

    “伊迪斯君,你这样会葬送整个东瀛的命数!”

    一个被囚禁在了透明玻璃罩之中的东瀛男子直直的看着前方的白衣男子,满是鲜血的脸上满是狰狞:“也会葬送你的命数!”

    “哦,是吗?”

    白衣男子……或者说伊迪斯,此刻微笑着转过身看了一眼对方:“神田君,你知道我刚刚干了什么吗?”

    “我劝你立刻收手。”

    被称之为神田君的男人冷冷的对伊迪斯说道。

    “我刚刚扼住了命运的咽喉。”伊迪斯看起来一点也不在意,只见他猛地张开双手做出了一个掐住脖颈的动作:“然后,我就这样子把它给掐死了!”

    “……”

    神田君沉默了下来。

    他看向对方的目光已经像是看死人一样了。

    作为天夏曾经的死对头,身为东瀛人的神田良自然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

    那是血液里寄宿着神之力的家族,是全世界唯一可以观测命运的存在,也是神明赐予天夏的珍贵礼物。

    然而,自己面前的这个疯子却抹掉了这份神之恩赐。

    如果被那一位知道的话,别说是这个疯子了,就连神田良自己,甚至整个东瀛,都会因此而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之中,那个疯子绝对不在意多增加一些负币的存储量,而违背了深绿庭院协议的自己自然也不可能得到后者的庇护,到时候等待整个东瀛的命运就只剩下了一条,那就是从历史上被彻底的抹除掉……

    “混蛋!”

    一想到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东瀛就要这样被摧毁,神田良就忍不住一拳狠狠砸在了透明的玻璃罩上。

    神田良很后悔,为什么自己当初没有看清楚这个疯子的真实目的。

    等到自己发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神田君,别这么悲观嘛。”

    伊迪斯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在见到神田良愤怒的咆哮之后,也是对他说了起来:“你之所以很悲观,其实完全就是因为你不了解我的实力,如果你能够了解我的实力和计划,恐怕你就不会这样被痛苦了。”

    “你的实力和计划?”

    神田良冷笑着看了一眼伊迪斯:“你也能想学习那位,直接用实力统治整个星球吗?你就不怕庭院和教廷的追杀?”

    “看来你对信徒的了解还是少之又少啊。”

    伊迪斯自持甚高的微笑着,就像是怜悯般的看着神田良:“也对,东瀛自从那场战争输了之后,就一直存活在庭院的庇荫下了,尽管发展出了全世界也无法匹及的古代系能力又能怎样,庭院还不是连这点资料都不给你们看?”

    “你到底想说什么?”

    神田良紧紧的盯着伊迪斯:“什么资料?”

    “在多元宇宙之中,存在着十三位至高无上的魔神,它们所拥有的力量,知识,维度,都是我们连想都无法想象的强大,而且每一秒都会比之前更加强大,甚至用能把宇宙都填满的一和零都无法形容它们万分之一的力量,它们就这样就这样一直朝着无所不知,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终极之路前进着。”

    伊迪斯微笑着将对神田良讲述着这些信息:“十三位魔神为了划分彼此的界限,将自己的力量以不同的光谱颜色进行了定义,红橙黄金绿青蓝紫黑白灰银,还有代表了一和全的万色魔神,这十三位魔神代表了它们对终极的不同猜想,被多元宇宙的其他生物认为是最接近终极的解,而这个世界所谓的信徒,使用的就是这些魔神们的力量。”

    “信徒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之所以不同,就是因为这些力量真正的主人其本质上的不同。”

    伊迪斯说到这里,眼底深处闪过了一丝傲慢。

    “深绿庭院使用的是绿之魔神的力量,所以它们擅长擅长操纵生命的结构,答案者也正因如此,所以才能使用这世界上的所有能力。”

    “猩红教廷的力量来自一个在多元宇宙之中名声狼藉的种族,它们擅长操纵这个宇宙之中最基本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红之信徒战斗后的场景总是像核弹洗地一样,到处都充满了杂乱的电磁波和热辐射,尽管它们自誉为科技改变一切,但所有跟红色有关的家伙都无一例外的是战斗疯子。”

    “负教的献祭确实是一种比较特殊的能力手段,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研究过克苏鲁的神话体系,事实上阿萨托斯很有可能就是灰之魔神某种意义上的化身之一。”

    “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些东西?”

    神田良看着有些自我陶醉的伊迪斯,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我只是想让你在胜利之前知道一些真相而已。”伊迪斯怜悯而不屑的看着神田良:“莫名其妙就获得了胜利的感觉,但自己却完全是一头雾水,我相信你也不喜欢吧?”

    “你就这么确定你自己会胜利?”

    神田良不太喜欢伊迪斯的这种表情和姿态。

    “你觉得我会输,只是因为你还不了解我罢了。”

    伊迪斯缓缓的摇了摇头:“事实上我早就想跟你解释了,但很遗憾,你的态度过于坚决,所以为了确保计划的顺利执行,我只能暂时的对你进行隐瞒了,而事实则证明这确实奏效了。”

    “我当初就应该把你直接交给庭院!”

    神田良看着伊迪斯微笑的样子,恨不得把他的整张脸都撕成碎片。

    “呵呵,你已经知道了其他信徒的能力,那么你想知道我的能力是什么吗?”伊迪斯根本就不在意神田良的话语,而是自顾自的微笑解释了起来:“我的能力,或者说白之信徒的能力,是一种远超过其他信徒的能力,也正因如此,整个多元宇宙之中只有我伊迪斯才获得了这份力量!”

    “……”

    神田良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伊迪斯。

    “我的能力是资讯共享!”

    伊迪斯的脸上仍旧挂着那副微笑,只不过他的眼底深处却闪过了一丝狂热:“在所有平行世界之中,构建出只属于我的究极资讯网络!”

    “……”

    神田良还是没有说话。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伊迪斯对神田良询问了一句,然后没等他回应就自顾自的说了起来:“这意味着我没有任何超然的力量!我唯一能凭借的就只有那些来自于我自身的知识!但仅仅只是靠着这些知识我就已经达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刚刚诞生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是,什么也不会,但在上学之后这种状况就有了改变。”

    “不同的学校,不同的老师,不同的学科,无尽的平行时空中有多少个伊迪斯,就有多少份珍贵的知识,而当这些知识全部被共享之后,所有的我都开始出人头地,在不同的平行时空过着不同的生活,有的成了科研人员,有的上了战场,有的成了郑治家,还有的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而更多的则成为了世界之王,依靠着不同的资讯科技统治了各自的星球。”

    伊迪斯越说越兴奋,脸上的微笑也愈发的浓郁了起来。

    “不管何时何地,资讯才是最珍贵的馈赠,尽管这个世界贫瘠而危险,依靠着其他世界的资讯,我也可以登顶,就像是其他时空中我所做的那样,我终将加冕为王!”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