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随机放逐
    “怎么不继续攻击我了?”

    将祸龙拉入漆黑一片的裂隙之后,完好无损的墨仁又从里面缓缓的走了出来。

    周围的能力者们的脸上已经写满惊恐了,但因为界王还没有什么动静,所以他们也并没有就此逃掉,而是继续谨慎的戒备着墨仁接下来的举动。

    “虽然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我对你们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见到周围的第五能级们没有说话,墨仁倒也没有过分的逼迫他们,而是自己主动的说了起来:“我没有去找你们的麻烦,但你们却在明知我是天夏统治者的情况下还跑过来对我进行伏击,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把你们的行为理解成与整个天夏宣战呢?”

    “你……”

    几个性子比较急的能力者有些坐不住了,不过他们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立刻被同伴拉住了。

    “别冲动,界王还没有表态呢。”

    同伴们小声的对这几个性子比较急的能力者安抚道。

    “你们以为我疯了吗?”

    将目光集中到了那几个性子比较急的能力者身上,墨仁稍微的歪了歪头:“给你们一个仔细思考的机会,我在与你们作战之前,启动的雷米尔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什么东西?”

    有的能力者还是一脸茫然,但一些智商还没有下线的能力者却在瞬间就反映了过来,一张脸瞬间变得惨白。

    “唉。”

    这一次,连界王都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出来。

    他已经猜出来墨仁做了什么。

    既然西盟拥有超时空要塞阿尔伯特,亚美斯特也有天舰达摩克里斯,那么墨仁作为天夏的实际掌控者,又是神秘的负教首领,手里怎么能没有类似的东西呢?

    恐怕,那东西早在最初战斗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被启动了吧?

    界王看着不远处一脸平静的墨仁,无奈的摇了摇头,按照这家伙的疯狂性格,估计事情已经往最糟糕的地方开始发展了……

    “随便挑一个地方吧。”

    墨仁稍微的想了想,随后只见他微微抬了抬手,一个光幕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嗯,就选印西好了。”

    “不!你这个该死的天夏猪!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两个印西的能力者立刻惊叫了起来,他们看向墨仁的目光中满是愤怒和憎恶,但却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们甚至只能在人群中叫唤两声,连冲出去与墨仁对峙都不敢。

    “在我们天下有一句老话,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墨仁冷漠的看了一眼那两个印西的能力者,随后缓缓的说道:“天夏承诺从来不优先使用任何大规模破坏性武器,无论是核武器还是能力者都向来如此,但如果敌人率先冒犯的话,天夏也从来不畏惧任何邪恶势力的打击,因为在我们天夏还有另一句老话,那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说到这里,墨仁身后的屏幕突然开始变换了起来,眨眼之间这个屏幕上所放映的东西就变成了外层空间。

    在黑暗的宇宙空间之中,一个同体天蓝色的正八面体突然出现在了画面中。

    “这是……”

    界王在看到这个东西之后,立刻就瞳孔一缩。

    这个天蓝色的八面体是由晶体构成的,这意味着对方甚至用某种技术剥离了晶帝的能力。

    “她叫雷米尔。”

    墨仁伸手朝着身后的显示屏指了指:“是整个天夏最尖端的技术结晶,也是即将带给你们毁灭性打击的恐怖梦魇。”

    “你这个疯子!你到底要干什么!?”

    那边印西的能力者又怒吼了起来,脸上满是焦急和惊恐的表情,他们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东西不平常的地方:“快住手!不要做这种事情了!我们可以投……投降是绝对不可能的!”

    话刚说到一半,这些印西的能力者却突然话锋一转:“你如果真的想攻击我们的话!那就是不死不休!”

    “哦,是吗?”

    墨仁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颤栗不已的表情。

    不过当然了,让人恐怖的不是他那平静的面容,而是他刚刚所做出的事情。

    是的,周围的这些能力者已经看出来了,这两个印西的能力者已经被控制住了,他们此刻的脸上满是扭曲的憎恶和愤怒,但一双眼睛却变得异常空洞,身体也变得僵硬无比,就好像是提线木偶一样,虽然极力的挣扎,但却仍旧一点用也没有的感觉。

    “既然你们不想投降的话,那我也不用对你们客气了。”

    墨仁的表情仍旧一如既往的平静,只见他右眼的十字星符号一闪而逝,冰冷至极的声音随后响起:“雷米尔,对印西b城进行灭绝性打击,使用天基离子炮。”

    “啊~~~啊~~~~”

    一阵奇怪的有点像是女高音的歌声从显示屏之中响了起来。

    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下,那个不知道有多大的蓝色正八面体就迅速的变换起了形状来。

    只见整个正八面体就像是被旋拧的魔方一样螺旋着延展开来,并在瞬间就细化成了无数细小的半透明方块颗粒,然后以一个非常有艺术感的形式转化出了一个巨大的六棱形炮筒,十二片晶莹剔透的淡蓝色晶体薄片像是羽翼般缓缓展开,散发着奇异的微弱荧光。

    下一秒,六道炽白的高热电子流突然从炮筒的六个棱角上喷了出来,直接就轰向了自己下方的大气层。

    天知道这些电子流携带了怎样惊人的能量,只见局部大气层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翻涌了起来,整个过程不超过几秒钟,原本风和日丽的区域就被浓厚而布满雷光的乌云所遮蔽了,整个天地陷入了一片永恒的黑暗之中,仿佛世界末日即将降临一样,所有人都不安的抬头看着天穹上密密麻麻的雷霆,好像那就是天使正在吹奏着告死的号角。

    而在进行了几秒钟的充能之后,一道耀眼到无法让人正面直视的光束从六棱形的炮筒之中猛然喷出,携带着足以毁灭一切的高热与动能,降临人间。

    被电子流软化的大气层现在已经高度带电,根本就没办法起到哪怕一丁点的阻拦效果,只能任凭这道天谴般的光柱直直的轰击在了b城正中央的位置上,随后这道毁灭光线所降临的位置就掀起了一阵难以想象的恐怖毁灭风暴,堪比核聚变中央温度的高热混合着强烈动能制造出的冲击力,整个城市瞬间就陷入了空前绝后的大地震之中,随后热膨胀制造的冲击波混合着强度惊人的辐射,吞没了整座城市内的一切事物。

    短短的几秒钟之内,整座城市都被彻底的夷为平地。

    “来吧,为我演示一下什么叫做不死不休。”

    墨仁就这样飘浮在显示屏的前方,两只手朝着两边张开:“让我也体会一下你们的愤怒,你们的悲伤,让我体会一下现在印西的无能为力。”

    “……”

    场面一片寂静,没有任何人敢说话。

    所有的人都静静的看着那被彻底夷为平地的城市,眼中隐有怜悯,隐有担忧,但却唯独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开口说些什么。

    “天夏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任由你们欺凌却不敢还手的天夏了。”

    墨仁当着那几个直播小球的面,对着在场的所有能力者平静而又冷漠的说道:“无论是现在,亦或者是曾经,任何伤害过天夏群众的东西,我必将亲自为他们讨一个说法,冰联主动向天夏宣战,毁了天夏的一座城,那我就拿冰联的十座城给他们陪葬,印西人民当年以极端残忍的方式对待天夏人,那我今天就用同样的方式对待印西人。”

    说到这里,墨仁的声音宛如幽冥地狱传来的低语:“我要代替所有那些受害者的亲人,要你们血债血偿。”

    “来吧,继续攻击我。”

    墨仁的右眼再一次闪烁起了纯白的十字星:“我也继续攻击你们。”

    屏幕微微一闪,外层空间的雷米尔再一次充能了起来,这一次的炮口对准了印西的另一座城市,而这些城市都是当时爆发残忍事件时影响最恶劣的城市,还没等这些能力者反应过来,又是一道近乎灭绝的闪光从天际落下,天基离子炮之下,另一座城市也被蒸发殆尽。

    “来啊,攻击我啊。”

    墨仁的眼瞳深处闪烁着浓郁无比的灰色光芒,他身上的蔽日灰幕前所未有的疯狂嚎叫着,就好像正在回应墨仁内心最深处的负面情绪一样:“就像是对待那些无辜群众那样,攻击我,辱骂我,把我就这样残忍的杀死啊。”

    浓郁的灰光宛若实质,甚至已经开始从他的身上渐渐满溢了出来。

    在墨仁身后,一个半虚幻的巨大王座缓缓出现在了那里,高空中的烈阳仿佛也被蒙上了一层绝望的灰光,灰色线条以王冠的形式直接出现在了墨仁的头顶上,而他的双眼也充满了那些可怖的负面情绪,只见他紧紧的盯着那两个印西的能力者:“要么臣服,用永恒的时间去赎罪,要么现在就去死,带着你们整个种族一起去地狱忏悔……”

    墨仁身后的屏幕上,炮口又对准了另一座城市。

    这一次,雷米尔瞄准了印西的首都。

    “我…投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