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界王
    “不行,不能再让他继续这样下去了!”

    一旁的祸龙已经忍不住了,此刻他已经完全激活了自己的能力,一头狰狞无比的黑色巨龙直接出现在了原地:“界王,配合我立刻干掉他!”

    “好!”

    界王立刻反映了过来,一抬手就制造出了一个半透明的圆形结界,将被打的不成人形的墨仁笼罩在了其中。

    “吼!!!”

    祸龙大吼了一声,随后双翼猛张,一种肉眼可见的游离能量开始迅速的被他的翅膀吸了进去,随后祸龙张嘴对准了墨仁,骤然之间就是一道毁天灭地的光束打了出去,这道光束是祸龙的特有能力之一,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能量打击,而是夹杂了少量反粒子的特殊打击,主要的输出手段并非是光束本身,而是光束之中反粒子被湮灭后的能量迸发。

    光炮的飞行速度极快,几乎是瞬间就冲到了墨仁的面前。

    但就在下一秒,墨仁的面前却突然黑光一闪,一个圆形的黑色空洞骤然出现,并吞没了祸龙喷吐出的这道毁灭白光。

    “该死!又是那个空间异能器!”

    祸龙在变身之后,似乎脾气也变大了许多:“界王!”

    “我来解决!”

    界王眉头一皱,随后又是一道结界包裹住了墨仁,只不过这道结界倒是与之前的结界有些不同,一种强烈的电磁干扰在结界的内部疯狂闪烁着,这让墨仁一时半会没办法精准的使用异能器。

    “吼!”

    祸龙又是一口光炮喷了出去,这次倒是顺利的命中了墨仁的身体,一瞬间恐怖的能量就迸发了出来,湮灭产生的能量生成了超过数亿度的超高温,而这些超高温却没办法突破界王制造的结界,充满毁灭性的能量全部都被集中在了小小的球体区域之中,一瞬间这个球体就变成了炽白色,常人哪怕闭着眼睛,都会被这强烈无比的辉光永久性的刺瞎双眼。

    “解决了吗?”

    祸龙在喷出了一口湮灭吐息之后,也是直接对着一旁的界王询问了起来。

    “不行,还有生命迹象。”

    界王眉头紧皱的摇了摇头:“这种程度的伤害竟然也没办法彻底杀死他,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

    “不一定是这家伙本身的生命力。”祸龙缓缓的摇了摇头:“他毕竟是负教之主,所以肯定会拥有阴影长袍的,他很有可能是利用灰影长袍挡下的攻击。”

    “灰影长袍么?”

    界王想到自己这边收集到的情报,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那还真是麻烦……”

    “灰影长袍总会有承受极限的。”

    一旁的祸龙摇了摇头:“而且如果灰影长袍认为自己的主人已经不值得自己去依附的话,就会自行脱落下来,所以我们只要继续攻击他就可以了。”

    “那好吧。”

    界王点了点头,随后对着墨仁的方向就是猛地一挥手:“死!”

    “轰!!!”

    圆球形的结界轰然破碎,连带着周围的空间都跟着不自然的扭曲了起来,一阵足以湮灭任何物质的空间风暴在原地猛地出现,围绕在周围的大量第五能级迫不得已远远的跳开了,以避免那些疑似空间碎片之类的东西对自己造成伤害。

    “灾难啊!”

    祸龙煽动着足以遮天的巨大翅膀,在界王的身旁用一种谁也无法理解的话语默念着些什么,随后一个巨大的黑色法阵就出现在了他的脚下,无穷的黑色落雷从法阵之中猛地劈了出来,将原本就一团糟的空间风暴再一次轰击的混沌不堪,高能粒子混合着匪夷所思的热辐射,还有不稳定的诡异引力,就好像把整个区域都搅成了一锅乱粥似的。

    “生命迹象好像消失了。”

    界王似乎特别擅长感应,此刻在看了一眼那混乱的空间风暴之后,立刻就对一旁的祸龙说了起来。

    “被干掉了吗?”

    祸龙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

    尽管还没有使出全力,但那小子给自己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在这种时候用数十位能力者的攻击来进化自身,这到底是要有多疯狂才能做出来的事情?

    “应该是干掉了,那种情况下他应该没办法逃跑。”

    界王再一次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在确认没有发现任何疑点之后,他也是松了口气似的点了点头:“这场战斗应该已经结……”

    “结束了吗?”

    不知何时,界王身后的空间突然出现了一条裂隙,宛如深渊低语般的声音在他的耳侧悄然响了起来。

    “!!!”

    界王的瞳孔骤然缩紧。

    不过好在他反映的还算快,眨眼之间他就往自己身上套了数十层结界层,把自己保护的就像是一个茧蛹一样密不透风。

    而至于另一边的祸龙,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尽管祸龙的作战意识也同样非常的优秀,在瞬间就拍动翅膀准备好了反击,但面对那比自己的身体还要庞大的巨手,没有空间移动能力的他是真的没办法逃开,只能在怒吼和惊恐之中被直接拽住了一条后腿。

    “帮我!”

    祸龙从那漆黑的裂隙之中感受到了让他毛骨悚然的死亡气息,这让他浑身上下的鳞片都因为恐惧而竖立了起来,用力拍打翅膀的同时对着界王大声吼了起来:“快!!!”

    “集体攻击那段躯体!”

    已经远遁数千里的界王立刻对其他的能力者下达了命令,同时自身也用一部分结界包裹住了那只巨手,再次制造出了可怕的空间风暴。

    然而,让界王有些绝望的事情出现了。

    尽管这一次空间风暴仍旧对这只巨手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伤害,但却远远没有上一次那么夸张了。

    界王的全力一击,仅仅只撕出了许多几十米的深的伤口,而这些伤口附近的血肉蠕动的速度几乎就像是流动的水银一样,几乎眨眼之间就有新的血肉重新填补了上来,将这几十米的伤口恢复如初。

    祸龙的本体几乎如同一座山峦般巨大,而这只巨手却可以将他轻易的捏扁捏圆,这意味着这只巨手甚至要比一座山峦更加庞大。

    几十米深的伤口,换做一般变异系的第五能级来讲,虽然也都是比较严重的伤害了,但在这只巨手的面前却仅仅只能算是撕掉了对方的表皮而已,那这种夸张的比例之下,界王造成的伤口就好像是顽皮的小猫儿一爪挠在了铲屎官身上一样,虽然见血了,但根本就没什么卵用,一点威胁性都没有。

    “轰轰轰轰轰!!!”

    其他的能力者此刻也反映了过来,尽管面带惊恐,可常年的作战经验还是让他们毫不迟疑的将所有的攻击全都倾泻在了这只巨大的手臂上。

    一时之间,又是无穷的光影轰然爆发开来。

    但是,已经太迟了。

    巨手在抓住了祸龙的一条后腿之后,就那么坚定而又缓慢的往回拖拽着,所有的攻击也不过只能撕裂这只巨手的表皮罢了,甚至到了后来,在高度的适应性之下,他们能对这只巨手造成的伤害已经越来越小了,无论是上亿度的高温,还是堪比地心的压力,亦或者是其他各种各样的能量打击,物理打击,对巨手造成的伤害都愈发的微小了起来。

    “该死!混蛋!不要!”

    祸龙怒吼着,拼命的拍打着翅膀试图挣脱这巨大的手掌,他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一双翅膀,卷起的狂暴气流甚至都已经吹飞了几个实力较弱的第五能级,但那只巨手却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给我死啊!!!”

    祸龙转头就是一口湮灭龙息喷了出去,耀眼而刺目的光辉从巨手上骤然闪过,无穷的高温让巨手的拖拽短暂的停下了一小会儿。

    但很快,当烟尘散去,巨手再一次抓着祸龙的后腿往回拖拽了起来。

    巨手的表面被高热的能量烧成了一片焦黑,而最中央的区域更是直接因为湮灭和爆炸的效果而出现了一个深可见骨的血洞,但那些恐怖的血肉就像是液态的一样,涌出的血液眨眼之间就幻化成了新的血肉组织,将血洞在几秒钟之内就重新修复了,这种匪夷所思的恢复速度让祸龙忍不住的一阵阵绝望。

    “轰!轰!轰!轰!”

    他发疯似的用湮灭龙息轰击着这只巨手,甚至迅速的诵念起了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词汇,大量的魔法阵之中出现了许多匪夷所思的攻击手段,可尽管其中的一些能给巨手造成甚至比较严重的伤害,但因为这个巨手的体积和恢复速度实在是太过分了,所以他距离那黑色的裂隙还是越来越近了。

    “界王!快帮我!”

    感受着那从黑色裂隙之中传出的恐怖气息,祸龙终于忍不住了,只见他面目极为狰狞的对一旁的界王怒吼了起来:“切掉我的腿!”

    “好!”

    界王也明白,祸龙这是为了避免自己彻底被抓进去已经拼了,所以此刻也是毫不含糊,一咬牙就在对方的身体上制造出了一个特殊的结界,然后将其狠狠的破坏掉,扭曲的空间风暴直接炸断了对方的一条后腿,而祸龙也趁着这个时候立刻朝着前方飞了过去,生怕慢了一点就要被这只巨手再一次的抓住。

    但他才刚刚飞出了几百米不到的距离,一阵猛烈的拉扯感就立刻让他硬生生的停在了原地。

    感受着身体各处传来的拉扯感,祸龙的一颗心沉到了冰点。

    “……”

    他缓缓的转过头往后看去,却看到原本的那只巨手仍旧停留在原地,五指张开就像是在等着什么似的,而自己则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给束缚住了。

    “这是……”

    一瞬间,祸龙突然想到了组织上对墨仁的信息记录。

    “法克!”

    祸龙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恐惧过一样东西。

    巨龙的身体在颤抖,鳞片已经全都竖立起来了,如果不是巨龙的身体不会流汗,恐怕现在冷汗已经像是瀑布一样从他身上奔流了。

    自己从第一能级一路打拼到现在,也不是没遇到过狡诈的信徒和其他能力者,而像是这种拥有类似念动力这种远程攻击的也不少见,他们之中单纯依靠远程攻击的已经死绝了,剩下那些假装只依靠远程攻击,在被近身之后表现出惊人近战能力的则多活了一段时间,甚至有一部分已经成为了赢家。

    但像是墨仁这种开头只表现出惊人近战能力,然后在最后时候才使用出念动力的人真的是从来都没有过。

    你为什么用拳头打人打的这么熟练啊!

    快醒醒!

    你的能力是念动力啊!

    如果可以的话,祸龙真的想就这样破口大骂出来,但可惜的是对方的力量已经彻底的压制住了自己,让自己连说话都没办法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就那么继续落回到对方的手掌之中,然后被缓缓的捏住,带进那个让自己充满恐惧的黑色裂隙之中。

    “完了……”

    在见到祸龙被不知名的力量锁定,并被缓缓的抓进了那个诡异的黑色裂隙之后,界王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他心里清楚,亚美斯特和西盟的计划已经彻底完了。

    甚至,西盟和亚美斯特也完了。

    对方的实力已经强到自己无法想象了,单纯用念力就已经可以控制住祸龙,而对方拥有的东西显然不只是念力而已,就那只巨手所表现出的强度和恢复性,恐怕这世界上已经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阻挡住他的暴行了。

    原本自己还在嘲笑着对方那不切实际的野心,但就现在看来,对方恐怕真的能做到那一步了。

    人类现阶段的终极武器根本就没办法对他造成任何伤害,而他则可以以一人之力杀光一个国家之中的所有人,能力者也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在绝对的恐怖和暴力之下,恐怕用不了多久整个世界就会落入他的手掌之中,然后对方就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统一了整个地球的人,做到任何一个领袖,任何一个统治者都没有做到过的伟大创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