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这已经不是战斗了
    本来这两种能力也并不能称得上是很强,但一旦这个叫做工匠的男人亲手把持住由那个女人幻化出的兵器,两个人就会从某种意义组合在一起,其战斗力会提升很多,按照骸魔为标准的话,这个白人壮汉拿着武器,大概能打三个骸魔都不落下风。

    墨仁之前已经掌握许多关于他们的信息了。

    作为西盟的老牌能力者,工匠和武器的能力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怎么,你看起来很不服气?”

    墨仁看着重新落进了自己手中的那柄武器,用一种平静的语气对其说道:“不惜一切代价也想要杀了我,对吗?”

    “嗡…”

    武器发出了短促的震动,一阵恶意立刻就锁定了墨仁。

    “想杀我就去吧,我给你这个机会。”

    墨仁说着,直接将这柄武器塞进了自己的存储空间之中,根本不在意周围包围住自己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

    “墨仁!你知道自己都干了些……”

    一个满脸义正言辞的能力者猛地向前踏出一步,随后指着墨仁的鼻子就说了起来,但还没等他说完,一阵黑光就在顷刻之间吞掉了他的脑袋,只留下一具尸体还在原地狂喷着鲜血。

    “哦?”

    在这个不知名的能力者撕掉之后,墨仁似乎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周围的这些人身上:“我知道啊,不就是把你们的遮羞布扯下来了吗?”

    “呵,有趣。”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人群之中缓缓的走了出来,他的头上有一双超前生长的巨大龙角,只见他露出尖利的牙齿微微一笑:“你的实力很强,有没有加入亚美斯特的想法?”

    “你的脑袋不错,有没有被我砍下来的想法?”

    墨仁反问道。

    “看来还真是个疯子。”

    身材高大的男人轻笑着摇了摇头,眼中隐有一丝不屑在内:“进攻吧,杀了他。”

    “准备围剿我了吗?”

    墨仁的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紧张的神色,只见他的右眼闪过了白色十字星形状的符号,随后他就当着所有能力者的面直接说了起来:“启动吧,雷米尔。”

    “他在叫帮手!趁现在干掉他!”

    有能力者立刻就反映了过来,并立刻就用能力攻击起了墨仁。

    一瞬间,所有的能力者都反映了过来,各种各样的能力全部被使用了出来,什么空间斩,烈火,寒冰,暴风,湮灭,还有乱七八糟的其他系的能力,一瞬间墨仁就被无穷无尽的能力吞没了,似乎连反映都没反应过来。

    但就在下一秒,所有人都听到了“嗤啦”一声。

    一阵恐怖的红色电弧在原地骤然闪耀起来,随后一头狰狞的龙形凶兽就从里面猛的冲向了人群。

    遮天蔽日的六只龙翼轻轻拍打,就煽动起了足以摧城拔寨的狂暴气流,在众人甚至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闪烁着灰光的利爪直接就穿透了一个能力者的胸膛,同时巨尾狂扫,尾尖上由蔽日灰幕幻化而成的利刃又连续砍断了三个能力者的脖颈。

    一瞬之间,墨仁就解决了四个第五能级的能力者。

    当然,这些第五能级的能力者也不是傻子,他们身上肯定已经准备了不少防备措施,比如什么无形的护盾啊,或者用能力保护自身什么的,但他们与墨仁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多了,墨仁早在第四能级的时候就能斩杀地狱犬的冰首了,现在他的实力已经超越普通的第五能级太多了,而且再加上信徒对能力者的天然压制,这群能力者的防御措施几乎都没起到什么作用。

    黑光一闪而逝,四颗人头直接被墨仁扔进了自己的存储空间。

    “什么!”

    墨仁秒杀了四名第五能级的举动,自然是吓到了其他的第五能级,所以他们在此刻也更加在意起了自己的小命,一个个都是实力全开的模式,尽可能地把自己能力化了,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抵抗墨仁这种秒杀级别的实力。

    刹那之间,这些原本还是人形的能力者立刻就变成了一群世界上最凶残的怪物。

    燃烧着无穷烈焰的火焰领主,由烟尘和风暴组成的巨大球形气团,还有高耸入云的岩石巨人,以及更多利用自己能力将自身能力化的能力者们,在那一瞬间墨仁都微微一愣,也是没想到这群家伙在能力化之后一个个看起来都是这么鬼畜,相比之下反而自己好像还更好一点似的。

    “给我去死吧!”

    巨大的石巨人狂吼了一声,随后那堪比一座山脉的巨手直接就朝着墨仁不由分说的拍了下来。

    这一掌如果落在地面上,足以将一座城市都夷为平地,但墨仁却没有一点想要躲避的想法,只见他直接对着这宛如山脉般的巨掌狠狠打出了一拳,下一秒只听整个天地都被震响了起来,石巨人的整只手臂都被墨仁硬生生的打爆了。

    数百吨,乃至上千吨的石块就像是下雨一样,霹雳啪啦的掉了下去,让整片平原都变成了一片怪石嶙峋的地带。

    然而这石巨人的攻击却只是一个开始。

    下一秒,一柄匕首突然就从墨仁身体上的阴影中窜了出来,直接就朝着他的后脖颈刺去。

    “叽!”

    蔽日灰幕睁开了狰狞的眼球,随后一道缎带就立刻幻化成了如同龙蟒般的巨口,凶残无比的吞下了这柄匕首。

    “嗡!!!”

    数十道激光从四面八方径直的射向墨仁,无穷的热浪将墨仁直接点燃成了一个直径数百米的大火球,但墨仁下一秒就从这灼热的火海之中冲了出来,径直的朝着一个能力者冲了过去,然后就在下一秒地面下就猛地窜出了一条奇形怪状的虫形怪物,直接将墨仁撞偏到了一旁。

    再之后,一个透明的立方体立刻将墨仁困在了里面。

    墨仁还没弄明白这个立方体的功效,大量其他的攻击又直接铺天盖地般的袭了过来。

    带着惊人撕裂力量的风暴,以超过地球最强风暴的速度将墨仁包裹在了其中,无数特质的磨料疯狂的轰击着墨仁的身体,将他身上的外骨骼和鳞片都轰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来。

    一道淡黄色的光线暴射而出,墨仁的身体顿时猛地一沉,就仿佛脚下的星体变成了一颗白矮星一样,无穷的引力似乎要直接撕碎他的身体。

    然而这还没完。

    眨眼之间,墨仁又陷入到了一个漆黑的环境之中,剧烈的痛苦以各种各样的形式折磨着他的精神。

    再之后,超过核爆中央温度的超高温等离子体降落在了墨仁的体表,瞬间就让他的鳞片焦黑一片,并且隐隐有着熔融的迹象。

    无数柄漆黑无比的利刃从墨仁的影子中窜了出来,直接在墨仁身上飞快的刺出了数百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而鲜血更是像不要钱一样的疯狂的喷涌而出。

    陨石在轰鸣中自天穹坠落,狠狠的砸在了墨仁的脊背之上。

    看得见却摸不着的野兽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只见它们怒吼着扑上了墨仁的身体,狂暴的撕咬着,那些坚硬的外骨骼和鳞片似乎根本就对他们无效一样,它们直接将半个脑袋都钻进了墨仁的身体里疯狂的噬咬着。

    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墨仁就从最开始的威风凛凛变的狼狈不堪,被压在地上甚至都没有了还手的余地。

    这已经不是一场战斗了。

    超过数十名第五能级汇聚在了一起,已经让这场战斗变成了另一种形式,就像是碾压一样……

    ……

    事情本该是这样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祸龙总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

    “不对。”

    祸龙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超过普通第五能级的野兽感知让他隐约的感觉到了一些怪异的感觉。

    这感觉就好像自己这一方才是劣势一样。

    “怎么可能?”

    看着地面上那个已经没了什么太好的反抗能力,只能不断再生的家伙,祸龙似乎有些不解。

    面对这么多能力者的集体围殴,他甚至连反抗都已经做不到了。

    那自己为什么又会感觉到淡淡的不安?

    “怎么了?”

    一个身材并不高大的中年男人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是西盟的界王:“祸龙,你的表情不太对劲,发生什么事了?”

    “那小子可能不太正常。”

    祸龙皱着眉头说道:“我感觉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但具体又说不好是因为什么……”

    “哦?”

    界王对于祸龙的话还是很在意的,只见他意外的看了一眼被打到几乎不能还手的墨仁:“你说这小子不对劲?他哪里不对劲了?”

    “我也说不好,但就是感觉有些奇怪。”

    祸龙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看看那小子现在的样子,我总感觉我好像忘了些什么似的……”

    “那小子都已经被打成这样了,被干掉是迟早的事。”

    界王微微一笑,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太在意:“全世界的第五能级加在一起,就算是我们都没办法与之对抗,这小子凭什么能活下来?”

    “也对……”

    听到界王的说法,祸龙也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心中的不安倒是消散了一些。

    “可惜这小子破坏了战舰和要塞的中枢,要不然我们只要直接仍一发时空坍塌炸弹下去,他直接就会被干掉了。”界王拍了拍祸龙的肩膀:“不过这样也好,虽然这种方式慢一点,但也可以让他在这段时间的痛苦中忏悔自己犯下的罪行,这小子太傲慢了,不能留。”

    “嗯。”

    听到界王这么说,不知为何,祸龙心里原本消散了一些的不安更加浓重了起来,就好像是有什么很重要很危险的东西就在眼前,但他却看不到一样。

    “只是可惜那四个能力者了,没想到这小子的反应速度这么快,再怎么叫他们提高警惕,最终还是折损了几个人。”界王有些遗憾的说道:“那几个能力者的能力都是非常稀有的,要不是因为防御慢了一步的话,这小子也未必能支撑这么久……”

    “嗯?”

    祸龙感觉自己似乎抓到了些什么,只见他急忙转过头去对界王询问了起来:“你刚刚说什么?”

    “我刚刚?”

    界王也是一愣:“我刚刚说如果那几个能力者还活着,这小子未必支撑这么久……”

    “糟了!”

    祸龙的脸色骤变,身体立刻就开始变化了起来:“我们都被那小子骗了!”

    “什么?!”

    听到祸龙这么说,界王也是大吃一惊,目光立刻就转移到了墨仁的身上,结果却正好看到墨仁被几十名第五能级疯狂进攻,甚至连还手都没办法还手,只能不断的倚靠再生能力不断抵抗着这些能力者的攻击。

    但尽管被这些能力者疯狂的攻击,墨仁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痛苦,恐惧,或是愤怒的表情。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界王似乎看到了墨仁双眼正在闪着一种诡异的绿光,表情上也并不是自己想象到的那些痛苦之类的表情,反而是有些嘲讽?有些享受?

    界王能一步一步走到西盟权力的顶点,依靠的不全是能力,所以此刻见到墨仁的表情之后,也是立刻就反映了过来。

    就在这一瞬间,界王甚至感觉自己有些头皮发麻。

    原来……

    这小子根本就不是被打到不能还手,他是故意装作被这群能力者打成这样的,他甚至还在享受这个过程!

    是的,界王已经看出来了。

    对方在进化!

    对方在借着全世界数十名第五能级的能力者对他的攻击来进化!

    第一时间就破坏了天剑达摩克里斯和超时空要塞阿尔伯特并不是脑子抽风,而是不想让他们使用基地上搭载的超级武器,再之后斩杀了四名能力者也是因为那四名能力者会对他造成一定的威胁,这小子已经把一切都算计进去了!

    竟然用这种方法催促自身的进化……

    他怎么就这么疯狂?!

    界王的眉头紧紧的皱着,脸色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了起来。

    这已经不是一场战斗了。

    这简直就像是为这小子准备的宴会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