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 谁在伏击?
    “终于来了么?”

    感受到了这些急速接近的气流之后,墨仁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了一个方向上。

    “轰!!!”

    人影还没有出现,就是数百道橙红色的电磁炮从各个方向猛袭了过来,金属弹丸在线圈的加速下直接撕裂了大气,眨眼之间就冲到了墨仁的面前。

    然而仅仅只是这样的话,却这还不算完。

    墨仁用念力刚刚偏转了电磁炮的轨道,他的身上就是骤然一亮。

    不知何处袭来的高能激光直接照射在了他的身上,随着蔽日灰幕发出的愤怒吼叫,墨仁整个人都被一阵可怕的爆炸笼罩了进去。

    再之后,周围近百公里的大地突然猛然的塌陷了下去,一只完全由岩石构成的巨大手臂直接将这团爆炸紧紧的攥在了手中,随后就朝着地下迅速的拖拽了下去,眨眼之间就将墨仁拉进了这个巨大的深坑之中。

    “嗖嗖嗖!!!”

    十二枚导弹眨眼之间就飞进了这个巨大的深坑之中。

    随后,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十二团火球汇聚在了一起,就仿佛在地面上制造出了另一个太阳一样,方圆数千里的大地都在哀鸣似的颤抖着,恐怖的冲击波撕碎了天穹的云层,同时也掀翻了整片大地,强光和高热蒸发了爆炸中心的所有事物。

    但就在这片温度超过一亿度的炽烈环境下,一柄通体血红的长枪却突然从苍穹猛的刺了下去,将最中央的一个人影狠狠的贯在了地面上。

    而直到那最中央的人影被狠狠贯穿钉死在了已经熔融的地面上之后,云层之中的庞然大物才缓缓的浮现出来。

    那是一艘长度超过了五千米的银白色战舰。

    在这艘战舰的侧方,一个亚美斯特和其下属能力者官方机构的标志被印在了那里。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空间也扭曲了一瞬,随后另外一个巨大的像是超级移动要塞之类的地面设施也缓缓的出现在了那里,只不过它身上的标志却并非是亚美斯特,而是隶属于西盟的一个标识,蓝白交织的图案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是的,西盟和亚美斯已经对墨仁动手了。

    自从墨仁解决了世家的麻烦,站在了全世界的至高点之后,这些家伙们几乎一直都处于焦头烂额之中。

    可以说,整个世界上所所有活着的家伙都加在一起,也没人能比这个叫做墨仁的家伙更加疯狂,他所做的事情几乎就是撕开这些家伙们的脸,然后不停的朝里面吐痰一样。

    公然宣布能力者存在这一点,就已经违反了当初的能力者国际公约,而再之后公然宣布的超然技术,以及对自己等一行人的极端态度,都已经让墨仁的这个名字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就连亚美斯特乡下一个不识字的老太太,现在都知道在遥远的某个国度中蹦出了一个混世魔王,不仅公然的挑衅某个所谓的‘世界权威’,还直接宣布了能力者的存在,让许多被蒙在鼓里的家伙们都猛然惊醒,原来这世界上还有能力者。

    有那么一瞬间,大家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怎么就能蹦出来这么个疯子把世界都搅的一团糟?

    于是,为了让整个世界继续按照他们的样子运转,这个叫做墨仁的能力者必须被抹去。

    这是绝大多数家伙们的想法。

    在亚美斯特和西盟的牵头下,许多势力和阵营都被调集了起来,甚至连东南亚的一些小势力都跃跃欲试了起来,他们纷纷联合在了一起,义正言辞的想要讨伐墨仁,想要把这个刚刚崛起的大魔头彻底击杀,让这个世界重新回归到‘正确’的秩序之中。

    他们组成了一个临时团体,由西盟的界王和亚美斯特的祸龙为首,构成了一个专门讨伐墨仁的组织。

    本来,根据界王的计划,他们是想再等一段时间,等到一切都准备周全的时候再主动入侵天夏攻击墨仁的,这样不仅可以击杀墨仁,还可以重创甚至彻底毁灭逆鳞,这样他们就可以愉快的大口吃蛋糕了。

    但怎奈墨仁这家伙根本不按套路出牌,竟然直接就在冰联这边怼了起来。

    而且还做出了这么过分的事情。

    虽然这些能力者心里也清楚那些城市都是冰联的试验场,但毕竟下边的那些人不知道,所以他们还是假装出一副很愤怒的样子,提前出击了。

    毕竟冰联怎么说这次也都大出血了,所以也不能让他们太过于难堪,就趁着对方搞事的这个借口直接出击也挺好,到时候就说支援冰联什么的,至于战斗时造成的破坏想必冰联也不会太过于在意,反正冰联那么大,而且又是有求于自己这边。

    当然了,亚美斯特和西盟的人也知道墨仁暗地里的身份。

    也就是负教之主的这个身份。

    但就算对方是负教主,也不代表他就是无敌的,更何况自己这边又不是没有信徒组织在背后撑腰,而自己这边几乎集合了全人类的所有强者,对方却只有一个人,怎么想来对方都不可能是自己这一行人的对手了。

    甚至为了排场足够夸张,西盟和亚美斯特都把自己的基地开出来了。

    天舰达摩克里斯,超时空要塞阿尔伯特。

    整整数十位第五能级,超过数千名第四能级,再往下的能力者更是不计其数,两座基地搭载的武器至少超过了地球现有科技数百年,所有的这些加在一起,让他们想不到自己到底会怎么输。

    胜利,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报道,对方被弑神之枪刺穿,已经停止了全部活动。”

    一个操作员在看到了显示器上显示出来的各项指标之后,便转过头对指挥者汇报了起来。

    “很好,那么派遣一号,三号小队去……”

    “轰!!!”

    话还没说完,整座基地都剧烈的摇晃了起来,不知哪里出现的警报发了疯似的响了起来。

    “怎么回事?!”

    指挥者立刻大声询问了起来。

    “不…不好了!”

    另一个操作员紧张的说道:“有不明的攻击对基地造成了损伤,现在我们的超时空转移模块已经不能启动了!”

    “目标!目标再次出现了活动迹象!”

    先前的操作员大声的汇报了起来:“高能反映!目标出现了高能反映啊啊啊啊!!!”

    “轰轰轰!!!”

    比刚刚还要剧烈十倍的震动从四面八方传递了过来,让整个操作间的人都没办法站稳脚步,甚至有一些过度紧张的直接狼狈的摔在了地面上,满脸是血也顾不得擦一下……

    ……

    “不错,看来都来齐了啊。”

    墨仁看着远处的要塞和战舰,也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此刻,墨仁的身上仍旧插着那柄猩红的长枪,那把呈螺旋形并有两根尖刺的长枪直接贯穿过了他的心脏,但却根本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只见他伸手抓住了这柄长枪,然后一点一点的将其从自己的身体里拔了出来。

    “不打个招呼吗?”

    拔出了长枪之后,墨仁直接对着这柄长枪平静的说了起来。

    “……”

    长枪像是有灵性一样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你的主人呢?”墨仁衣领上的长袍缓缓的睁开了一颗眼球,随后蔽日灰幕就开始不安的蠕动了起来:“或者说你的同伴呢?他们愿意看你就这样被吃掉吗?”

    “叽哇!”

    蔽日灰幕从墨仁领口的位置上伸展出了一条缎带一样的物质,末端膨胀并裂开了一张流淌着粘稠涎水的漆黑巨口,看起来已经等不及了。

    “快住手!你这个恶魔!”

    一个浑厚的男声从不远处的地方猛然炸响,随后一个白人大汉就朝着墨仁快速的冲了过来:“回来!瑞琳!”

    “嗡!”

    墨仁手中的长枪发出一阵奇怪的振动,随后它就突然朝着白人大汉的方向快速的飞了过去。

    “……”

    墨仁没有握紧它,所以它直接就飞了出去,并在眨眼之间就回到了白人大汉的手中,像是有生命般的迅速蠕动了起来,眨眼间变成了一柄厚重的红黑色欧式长剑。

    “恶魔!受死吧!”

    白人大汉手持长剑直接就朝墨仁冲了过来,只见他单手一挥,一道数百米长的黑红色剑波就从长剑上扫了出来,直接切碎了沿途的一切,带着如同海啸般惊人的气势朝着墨仁汹涌的袭了过来,似乎打算就这样一口气把墨仁给砍死一样。

    “合体类的能力者吗?”墨仁歪着头看向白人大汉,甚至连剑波都没有躲一下,就那样任凭剑波狠狠的砸在了自己身上,却如同清风拂面一样,根本没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而在这之后,墨仁的下一句话才缓缓传了出来:“挺少见的能力。”

    “什么!?”

    见到剑波没对墨仁造成任何伤害,这边的白人大汉好像也是大吃一惊,整个人前冲的气势迅速逆转,只见他单脚在地面上用力一踏,在踩碎数百米地面的同时,整个人也是比刚刚更快的朝后方退去,而他手里的长剑也在瞬间就变成了一把扭曲的长弓,他在朝后飞去的同时拉满弓弦对准了墨仁,顿时就有一道狂暴且尖锐的气流朝着墨仁激射而来。

    然而,当这道气流轰击在了墨仁身体表面的时候,却还是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怎么可能?!”

    白人大汉再次吃了一惊。

    刚刚自己攻击时那道气流所蕴含的力量,转换成正常的龙卷风足以摧毁一座城市,但对方竟然就这么用身体接下来了,而且还毫发无损?

    这家伙真的是怪物吗?

    “工匠!别紧张!”另一个长相略微阴柔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赶到了白人大汉的身旁:“他是负教之主,身上自然会有灰影长袍的庇护,你的攻击并不是他承受了而已,他只不过就是一个手段很多的念动力者罢,能防御住你的攻击靠的全都是灰影长袍!”

    “这样吗?”

    被称之为工匠的男人听到对方的说法之后,看起来也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这家伙可能想要逃跑,他干扰了战舰和要塞的转移模块,现在基地已经没办法移动了,不过第五能级的同伴们反应的很快,我们现在就可以解决掉这个家伙了!”长相阴柔的男人看了一眼身后,随后便说道:“他们已经来了!”

    “嗯?”

    工匠转头朝着身后看了一眼,结果就这么一眼的功夫,他突然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视野似乎有些奇怪。

    就好像,他的视野正在逐渐变低,最后居然直接跌落在了地面上。

    “工匠!!!”

    耳边,是阴柔男子怒吼似的大喊。

    工匠想要转过头来,但却根本做不到这个动作,只能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变得越发越暗了起来,自己的大脑也渐渐有了一种诡异的眩晕感。

    下一秒,头顶上似乎被什么重物猛的踩住了,他努力的朝上方转动眼球,却看到了一只灰色的鞋底。

    “如果有下次的话,别在敌人的面前转头往后看。”

    耳边,传来了冰冷的声音。

    “……”

    工匠的世界彻底陷入了永远的黑暗之中。

    “第一个。”

    随手将工匠的脑袋塞进了自己的存储空间之中,利用之前对付晶帝他们的办法维持着这个能力者最后的生命力。

    本来,墨仁是想直接将这个没什么用的家伙的脑袋直接踩爆的。

    但这家伙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第五能级的能力者,而且能力还可以完美的搭配这件武器,所以墨仁在考虑过后就将他的脑袋留下来了。

    之前那柄贯穿自己胸口的长枪,其实并不是一件单纯的异能器,那其实是另外的一个第五能级的能力者,墨仁可以通过念感视角和心灵感应解析出来,那应该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女人,通过生命磁场的性状对比,这个女人应该跟白人壮汉有很浓的血缘关系。

    两者很有可能是姐弟,或者兄妹之类的关系。

    他们两个的能力非常的有趣,一个是拥有媲美第五能级的身体素质和反应力,另一个则是能够变成任何威力媲美第五能级的冷兵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