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 第一波敌人已经前来找死
    “指令传达成功,编号‘雷米尔’已完成记录。”

    飘浮在天蓝色晶体上方的执行者神态冷漠,只见她无意识的拍了拍翅膀,一阵电弧就从她的头顶上闪烁了一下。

    “刚刚的攻击模式也记录下来。”

    墨仁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右眼之中十字星再次一闪而逝:“还有,记录下我接下来的所有操作。”

    心主的能力通过心灵端口,再次控制住了执行者‘雷米尔’的行动,随后就开始继续操纵起了她体内的三个异能器,利用迷宫,雷暴,和晶帝的能力制造着各种各样的特殊攻击模式。

    首先是激光。

    作为光学武器之中原理最简单也是攻击速度最快的武器,激光在很多时候确实很方便使用。

    猩红教廷的信徒们本身就极为擅长操纵电与磁,而激光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光波,也就是所谓电磁波的一种形式而已。

    墨仁现在甚至可以徒手射出激光。

    不过当然了,雷米尔现在肯定是没办法达到墨仁这种实力程度,所以徒手射激光这种事情肯定是不行的,不过也好在雷米尔拥有晶帝的异能器,所以在小规模调整了结晶的结构之后,这些结晶给予强大的电磁场,其原子就会直接进入激发态,而这种高能激光要比用任何常规的激光器威力都要强大,功率也是难以想象的高。

    很快,雷米尔的攻击方式就多了一种。

    从最开始单纯的加速粒子炮,变成了激光炮,粒子炮的双重武器平台。

    但这显然还没完。

    先前墨仁设计出的加速粒子炮严格意义上来说是质子炮,而质子炮在大气层内的攻击很有效率,可一旦突破大气层之外衰减的就太快了,于是墨仁又制作出了另一种中性粒子炮,也就是以高强度中子束轰击目标的一种武器。

    再之后,墨仁又利用晶板受磁场会振动的方式,为其添加了几种声波武器和扫描工具。

    声波武器很好理解,无非就是超声波高速振动制造出高热和切割效果,以及利用次声波的共振效应来破坏物体而已。

    而至于声波扫描武器,则是一种类似雷达的结构。

    因为大量的演算会占用雷米尔几乎百分之百的大脑计算功率,所以雷米尔基本是没办法看清楚东西的,大脑没工夫处理那些复杂的视觉信号,尤其是视觉信号还有可能是假象,所以墨仁干脆将热感应,生命磁场感应,声波扫描混合在了一起,变成了自动御敌的一种本能机制。

    在搭载了声波模式后,墨仁又给雷米尔制造出了一种离子炮。

    这种离子炮的原理跟粒子炮差不多,但威力却比前两者要强很多很多,甚至可以让雷米尔直接成为一种威慑性的天基武器,哪怕是小规模的改变世界版图也未尝不可。

    与粒子炮利用中子和质子的原理有些不同,离子炮利用的是离子,也就是失去电子的原子核,一般采用的都是氢原子,先打出几分电子束软化大气层,制造出一种高度带电的环境,然后利用离子加速器将这一束高度集中的离子打出去,对某个区域进行定向打击,其威力足以堪比核聚变带来的热量,热量蒸发物质后的爆炸和空气冲击,还有大量亚原子辐射的杀伤,威力可谓不小。

    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讲,离子炮也是粒子武器之中的一种,但为了区分前两者,墨仁还是坚持使用这种方式对其进行命名了。

    “这个攻击叫做离子炮,记住了。”

    墨仁一边控制着雷米尔为她演示一下攻击的雏形,一边对雷米尔说道。

    “……”

    然而后者因为被控制住了,所以根本没办法点头答应。

    而在最后的最后,墨仁还为雷米尔搭载了最后几款比较特殊的武器,这其中,有天基动能武器,也有威力极强的阳电子炮,甚至还有天基核武器等等。

    这其中哪怕是看起来最弱的天基动能武器,实际上也是威力极为惊人的,因为墨仁并没有按照负教给出的建议,直接利用钨合金制造金属杆,而是直接从利用献祭法阵从邪神那里兑换来了少量的简并态物质,并利用小莉莎的银色金属将其完美的加工了一番。

    有人可能不知道简并态物质是什么,所以这里简单的提一下。

    白矮星,中子星,就是由简并态物质构成的,其强大的引力甚至直接将原子都压碎了,而中子简并态的密度更是达到了一立方厘米接近一亿吨。

    墨仁向邪神购买的物质当然并不是中子简并态这么夸张的东西,但即便如此,如果这一颗超质量动能武器砸落在地面上,也足以造成陨星撞地球的可怕灾难了,而如果将这团金属解放开来的话,简并态物质会因为斥力的缘故扩张且爆炸,恐怕一击抹平任何一个常规意义上的小国是没任何问题的。

    而至于天基核武器,那就更好理解了,先扔下一团被记忆合金包裹住的聚变物质,雷米尔再打出一道超高能激光将外壳蒸发,聚变物质直接就开始链式反映了。

    除了反物质炮这种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出来的武器没有之外,墨仁几乎把任何大规模破坏性的武器全搭载在了雷米尔的战斗模块上了。

    在这之后,墨仁又将雷米尔作了一番调试,为她的攻击模式做了几番定位,将输出功率定义成了六个不同的档位,从第一档的常规打击,到第六档的灭绝性打击,还有各种各样不同的防御和进攻机制,比如遇到敌人的强力进攻先进性判断和计算,如果对自己足以造成威胁就优先抹除威胁,如果不足以威胁自己,就先除掉目标之类的。

    “翅膀和尾巴没什么用,切了吧。”

    看着雷米尔身后的翅膀和巨尾,墨仁摇了摇头,随后黑光一闪而逝,雷米尔的龙化外观就被他进行了一系列的微调。

    用来攻击和高速移动的翅膀和尾巴被切掉,手掌和脚掌也被重新调整成了人形的结构,头顶上的龙角因为需要操作磁场的缘故被保留了下来,同时胸口浑浊的红色核心也被最大化的利用了起来,变成了专门提供驱动三大异能器惊人消耗的能量来源。

    再之后,墨仁将晶帝的异能器符号转移到了雷米尔的背后,雷暴的异能器符号移动到了额头,而迷宫的异能器符号则被安置在了小腹上。

    “嗯,差不多可以了。”

    点了点头,墨仁眼中的白色十字星渐渐消退了下去。

    结束了调试之后,墨仁直接将雷米尔扔到了另一个培养槽之中,随后就转过头来再次全力的拼造起了那些利用了灰科技的人形机械……

    ……

    研究的时间就如同修炼一样过的很快。

    当墨仁将第一代试做型人型机械构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天之后的事情了。

    不过其实墨仁是想进一步的完善一下这个试做型机器人的,但怎奈天夏那边已经频频传来一些不太好的消息了,以至于自己必须要尽快的赶回去了。

    赶回天夏,花费了墨仁大概几分钟的时间。

    帝都,逆鳞基地之中。

    “怎么回事?”

    墨仁直接从外面走了进来,对着处理事务的地狱犬直接就询问道:“你找我回来发生什么事了?”

    “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地狱犬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他看起来眼中也带着几分怒意:“有人把心思打在了普通人的身上,是那些敌对势力的能力者,他们跑到天夏来……”

    “搞破坏?”

    墨仁没有用袭击这种比较恶劣的词汇来提问,但他心里已经有些数了。

    “这是死亡名单。”

    地狱犬没有多说些什么,直接就将一份名单递了过去:“还有关于各种损失的统计。”

    “嗯。”

    墨仁接过了名单仔细的看了起来。

    “对方的目标很简单,要么是人口比较集中的地方,要么就是教育,医疗机构,现在已经出现一些对你很不好的论调了,我已经让下面的人极力处理了,同时也在国际上发表抗议……”

    “发表抗议有什么用。”

    墨仁直接冷冷的放下了手中的名单,直接打断了地狱犬的话语:“被打了就要砍断他们的爪子,光哭有什么用。”

    “你要让逆鳞的人也去……”

    地狱犬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显然是很反感这种做法的。

    “不是逆鳞。”

    墨仁的眼瞳之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谈到散播恐惧的话,负教的人要比他们强多了。”

    “你要动用负教?”

    地狱犬心里咯噔一下:“那……那得死多少人啊?”

    “这种时候你还在替他们考虑?”

    墨仁看了一眼地狱犬,面色冰寒的摇了摇头:“他们在做出这个举动的时候,有考虑过天夏子民的感受吗?”

    “呃……”

    地狱犬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行了,这件事交给我就好。”

    墨仁挥了挥手:“我会把埃肯调到亚美斯特,顺便让其他外教的人也往西盟的方向移动,正好现在负币紧缺,他们作的这个死我很喜欢。”

    “那他们要是揭穿你负教之主的身份你要怎么办?”

    地狱犬问道。

    “你在这个层面上呆了这么长时间,自己不会的话,难道就没见过那些世家的人是怎么耍赖的吗?”墨仁反问。

    “表面义正言辞的拒绝,然后实际上怎么样不去管它?”

    地狱犬再怎么说也不是傻子,此刻听到墨仁这么说他也明白了:“但这事儿能行吗?会不会太过分了?群众要是知道的话会理解吗?”

    “别小看他们。”

    默认摇了摇头:“以德报怨那是圣母小说里才能出现的事情,在通常情况下,受到一些不公待遇的时候,群众最渴望的事情本来就是血债血偿,甚至有时候连这样的方式都没办法完全平息他们心中的痛苦和愤怒,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一点从古自今从来就没有变过,只是历代君王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的稳定,再加上其他诸多方面的考虑,所以假仁假义的说着宽恕的话罢了,你连这都不明白?”

    说到这里,墨仁突然直勾勾的看向了地狱犬,眼神之中颇有深意:“难道你就不想穿越回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狠狠咬穿那些东瀛倭寇的喉咙?”

    “我当然想!”

    一听到墨仁这么说,地狱犬的眼中也是忍不住浮现出了一抹血色。

    有些仇恨,有些痛苦,连时间似乎都洗不掉。

    “我与其他的统治者不同。”墨仁见到地狱犬难得有些血性的样子,也是微微的点了点头:“我不在乎名声,也不在乎利益,我只想把这个世界打造成墨凌想要的样子,阻挡我的人我会一个都留的杀光,所以别把其他统治者的那一套用在我身上。”

    “我知道了。”

    听到墨仁这么说,地狱犬也是缓缓的点了点头,他现在没有拒绝墨仁的权利:“那用不用我转移一下群众愤怒的目标?”

    “嗯,调整一下舆论的方向把。”

    墨仁点了点头:“明面上谴责一些不知所云的东西,然后用口风将矛头对准亚美斯特和西盟。”

    “好的。”

    地狱犬点了点头,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对了,把在外的天夏人接回来,越快越好。”墨仁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对地狱犬说了起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接回来,我指的是所有的天夏人,我一会可能要去一趟冰联。”

    “这么快就要动手了?”

    地狱犬吃了一惊。

    “他们太跳了。”墨仁平静的摇了摇头,但眼眸之中却闪烁着一种彻骨的寒意:“面对不愿意老老实实接受改变的猴子,就是要让他真的害怕你才行。”

    “你是准备怎么去,以外蕉的方式去还是自己飞过去?是要谈判还是…呃……打架?”

    地狱犬问道。

    “外蕉吧,把整个场面直播下来。”

    墨仁想了想,回答道:“也是时候让国内的这些小家伙更加了解一下关于我的行事风格了。”

    “铁拳式外蕉吗?”

    地狱犬揉了揉自己有些发胀的太阳穴,居然难得的吐了一个槽。

    “能用物理解决的事情,我从来不用思想品德来解决。”听到地狱犬的说法之后,墨仁也是直接就承认了,只见他转身直接就朝着情报室走了过去:“手的功能可不只是握手而已,面对那些不想和你握手的家伙,你也可以选择用手锤爆那些人的脑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