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阴影是真的
    (看评论发现很多人还是想看一下另一个作死的世界线,所以这里说一下,作死的世界线隐藏在这本书的书群里,大家有兴趣可以入一下,当然,贴吧也有,不过不是我弄的。

    在墨仁大刀阔斧的改变着整个国度的时候,整个世界的能力者组织开始渐渐的联合了起来。

    从第一次收到关于这方面的情报到现在,时间已经超过七天了。

    比起最开始的沸沸扬扬,亚美斯特联合着西盟各国针对性的发声谴责和其各种乱七八糟的威胁,现在整个世界仿佛已经重新回归了平静,就连之前叫的最欢的那群人此刻也都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巴。

    但有一些知道内幕的人却根本放松不下来。

    准备狩猎的野兽是不会吼叫的。

    逆鳞的很多成员对这点都非常清楚,比起那些正在不断讨论着新变化的普通人,作为天夏官方能力者的一员,他们已经能够感觉到那种风雨欲来的感觉了。

    隐藏在平静表面之下的,是一种非常凶猛且可怕的东西。

    “大人,这是今天新加入的成员名单。”

    逆鳞的后勤人员轻轻的敲了敲门,随后就抱着一份名单走了进来,在看到墨仁点头后将其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请大人过目。”

    “嗯。”

    墨仁拿起了这份名单,仔细的观看了起来。

    今天一共有超过三百七十多名能力者选择报名加入逆鳞,比昨天的数量要多出差不多五十多名。

    这是个不错的现象。

    报名加入逆鳞的人数越来越多,这意味着逆鳞在里世界的可信度(公?信?力)已经渐渐的回来了,那些原本就是天夏的能力者们愿意去相信逆鳞所说的一切,而不是抱着怀疑和猜忌的态度保持观望,虽然这跟福利和各方面的正面宣传有关系,但不管怎样既然招的人渐渐多了,那就是一件好事。

    “很好。”

    墨仁点了点头:“让宣传部继续宣传,各项待遇都明确的说出去,现在能力者已经不需要遮遮掩掩的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直接跟去说就好。”

    “是,大人。”

    听到墨仁的话语之后,这边的逆鳞成员也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些还存留着的世家现在状况怎么样?”

    墨仁问道。

    “在‘大封闭’之后,很多世家都收敛了许多,而且都表示愿意听从大人您的调遣了,各地的逆鳞成员们也都盯着他们呢,应该翻不起什么太大的风浪。”逆鳞的后勤人员立刻说道:“在抹除了几个想要带头反抗的世家之后,现在剩下的那些世家们正在老老实实的接受调查,很多曾经被他们迫害过的人们都站了起来,在收缴了大量秘典和武学之后,现在世家应该已经够不成太大的威胁了……”

    “这样吗?”

    墨仁听着后勤人员的说法,也是直接将另一份草案递了过去:“那这个计划也可以执行了,你先看看吧。”

    “这是……”

    逆鳞的后勤人员接过了墨仁手中的草案,眼神微微愕然:“逆鳞能力规划草案?古代系能力者机构?全国古代系泛用教育计划?”

    “这就是接下来一段时间内你需要完成的事情了。”

    墨仁对这位后勤成员缓缓说道:“当然,鉴于这几件事比较复杂,我会单独给你调用五个事务处理人员作为你的下手。”

    “大人,这…这个……”

    逆鳞的后勤人员似乎有点懵的感觉,努力的想要整理自己的思路。

    “想说什么就说。”

    墨仁的表情倒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大人,能力规划草案和古代系能力者机构这两个倒是可以施行,毕竟现在能力者的身份证件也已经全面推广出去了,而且随着逆鳞不断的招收世界各地的能力者,将整个逆鳞划分成七个相互组成的机构也是十分必要的,但现在就在整个天夏推广古武学,这是不是有点太快了点?”

    “这是好事,为什么不能快点?”

    墨仁摇了摇头,但语气上倒没什么明显的波动:“古代系的一些修炼手段有很大的可取之处,尤其是窍穴机制,配合上各种草药的熬制和调配,这不仅可以让绝大多数人强身健体,还可以进一步的填补中医学上的空缺,这种百利无一害的事情为什么要拖延?”

    “呃……”

    被墨仁这么一说,逆鳞的情报人员也有些哑火了,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跟墨仁表达自己的意思了。

    “难道说,你在质疑我们天夏人的适应性和心理承受能力?”

    墨仁再一次问道。

    “大…大人……我不是这个……”

    话还没说完,一个略有冷淡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我来替他解释吧。”

    随着这句话响了起来,一个有着红色短发的青年缓缓走进了墨仁所在的工作间之中。

    “地狱犬大人!”

    逆鳞的情报人员在见到了这个红发青年之后,就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样眼前一亮,随后立刻向他打起了招呼。

    是的,你们没有听错。

    这个从外面缓缓走进来的红发青年确实是地狱犬,或者说是地狱犬的炎首。

    本来,墨仁最初只是很单纯的饶了对方的一条小命而已,毕竟程天命都愿意拿自己的一颗眼睛来换取地狱犬和白帝的性命,而且自己本身还欠程天命以个人情,所以这件事就此揭过也就算了,墨仁本来想着自己把他们两个交给程天命,也就不再过问了,对方是死是活都与自己无关。

    但墨仁却是有些小瞧了程天命这家伙。

    虽然年事已高,但程天命终究不是普通的能力者,而是掌握着橙之力的命运老人。

    在经过几天的休养之后,程天命的气色渐渐恢复了一些,随后他就带着地狱犬和白帝这两人直接在逆鳞基地里找到了墨仁。

    程天命到底跟白帝和地狱犬交流了什么,墨仁并不是很清楚,但通过这两个人的表现来看,他们还是很在乎天夏,也很在乎逆鳞这个大团体的,所以程天命就跟墨仁交流了一番,看看是不是能让这两个家伙重新回到逆鳞来工作,就当是贡献一份自己的余热了。

    而为了能让墨仁信服,这两个人还签订了一份负教契约,表示绝对不会背叛天夏,不会背叛逆鳞,也不会违逆任何来自于墨仁的命令,但是保留了自己的自杀权。

    这意味着如果墨仁做出的举动合理的话,他们两个就会照做,而不合理的话也没办法违抗自己,只能在墨仁过度极端的情况下直接了结自己,用这种方式来拒绝墨仁下达的一些极度过分的要求,比如大规模的伤害或杀伤天夏人之类的事情,那他们肯定是宁死不屈的。

    这简直就已经是把自己的态度放到最低点了,甚至低的都要贴在地上了,再加上程天命在一旁劝说,自己还真的没什么心思拒绝他们。

    按照地狱犬的话来说,自己跟着心主已经做错了太多事情,现在心甘情愿听从墨仁的调遣,就权当是一种自我赎罪了。

    先前也说了,墨仁现在已经站在各种意义上的至高点了,正在大刀阔斧的改变着现有的一切,就算掌控着整个负教和逆鳞,他身边的人手也是非常不够用的。

    要知道,想要培养出一个拥有极强事务处理能力的负教信徒其实是需要花费很多负币的。

    因为你不能指望着这些负教徒通过知识共享的方式来学习知识,他们已经没有时间进行学习了,所以墨仁是干脆用负币进行献祭,让邪神直接把那些知识灵活的灌输进了他们的脑子里面,而大量制造这些处理事务的负教信徒的后果也很简单,那就是墨仁现在的负币储备已经彻底的见底了。

    地狱犬这边一个人直接能顶三个人用,再加上原本就很熟悉逆鳞的白帝和程天命,确实能帮墨仁分担不少的麻烦。

    而这也是墨仁为什么会同意程天命这个提议的根本原因。

    没办法啊,人手实在是太少了。

    “你先下去吧。”

    地狱犬的炎首对那位情报人员挥了挥手,在那位情报人员离开了房间之后才对墨仁说了起来:“墨仁,这件事我也略知一二,所以就由我来跟你解释。”

    “嗯,可以。”

    墨仁点了点头,地狱犬这些天也确实帮自己处理了不少麻烦的事情,所以在这件事上他也是有发言权的。

    “我还是觉得我们的步子迈的太大了。”

    炎首上来就直接说道;“现在整个天夏都处于一个超负荷运转的状态,聚变设备,医疗设备,还有各种各样新技术的工厂,各种各样的建设,还有材料方面的消耗,所有的东西都在变革,你只看到了狂欢的一面,却没看到这背后的隐患啊。”

    “继续说。”

    墨仁点点头,他其实看到了,只是没说而已。

    毕竟拥有橙之力,那也就意味他拥有一种近乎未来视的能力,对未来又怎么可能会看不到?

    “现在以亚美斯特为主,已经封锁了所有的贸易,很多东西我们本来就没有,这让很多改动和建设都变得缓慢了许多,我相信你也不会用心主那种手段去改变现状的,所以我认为在这个时候就不要继续投入什么新技术了。”

    地狱犬平静地说着:“我知道负教还有很多全新的科技没有拿出来,但你能拿出来,不代表我们就吃得下……”

    “这样吗?”

    墨仁突然打断了地狱犬的话语,点了点头说道:“我懂了。”

    “……你又懂什么了?”

    地狱犬眉头微皱,野兽的本能告诉他,对方好像突然就懂了一些很恐怖的东西,而那些很恐怖的东西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的。

    “你说我们被封锁了是吧?”

    墨仁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站起身来,那高大的身躯里蕴含着的足以毁灭一切的力量。

    “既然被封锁了,那我就去打破这些封锁。”

    “我不是在让你动手啊!”

    地狱犬的炎首急忙的说道:“现在天夏还在大规模的改动之中,你要趁这个时候动手那不就全完了吗?”

    “完?”

    墨仁看了一眼地狱犬,眼中冷意渐显:“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才是真的要完了。”

    “唉,又是这样。”

    地狱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打,打,打,你脑子里除了打就不能有点别的事情了吗?”

    “杀。”

    墨仁平静的回答道。

    “……”

    听到从对方嘴里蹦出来的这一个字,地狱犬足足在原地沉默了能有半分多钟。

    “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墨仁见到对方陷入了沉默,也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就要离开。

    “等等。”

    见到墨仁居然真的就要这么离开,地狱犬也是急忙叫住了对方。

    “还有什么事?”

    墨仁停住了脚步,看向地狱犬。

    “墨仁,你这样真不行。”地狱犬的炎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算是明白为什么程天命总说这小子精神有点问题了:“你就算能消灭对方又能怎样,天夏这么大的国土面积,你能把所有人都控制住吗?他们如果偷偷跑几个能力者来到天夏捣乱,在逆鳞的人抓住他们之前,你知道他们能造成多大的杀伤和破坏吗?”

    “……”

    听到地狱犬这么说,墨仁的眉头也是微微一皱。

    良久,他才缓缓开口。

    “你刚刚说的东西我并不是没有想到,也正因如此,我才想要让所有天夏人的实力都得到一个明显的提升。”

    “我明白。”

    地狱犬再次叹了口气:“可这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事情啊。”

    “这不是拖延的理由。”

    墨仁摇了摇头。

    “再等等吧,现在所有人都已经尽全力帮你了。”地狱犬看起来有些无奈:“但我们真的需要时间去适应这一切,所以就给我们一点时间,也再给天夏一点时……”

    “大人!逆鳞的新成员之中出现了能够操纵黑暗与幽影的能力者!”

    地狱犬的话还没说完,一个情报人员就急忙跑了过来,语气十分急促的对墨仁大声喊着:“测试显示这种能量性质极为特殊,怀疑是一位未知的信徒!”

    “在哪儿?”

    墨仁眉头一皱,直接问道。

    “就在帝都的全系能力者水平综合测试基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