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联合
    “叽?”

    墨仁领口的衣物突然睁开了一颗眼球,蔽日灰幕有些疑惑的看着墨仁。

    它有些不太明白。

    蔽日灰幕能够感受到墨仁的情绪,但它却不明白墨仁此刻正在想些什么,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让自己这个恐怖的主人变得这般温和宁静。

    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在那一瞬间,蔽日灰幕甚至觉得被自己包裹起来的是另外一个人。

    “嗯?”

    感受到了蔽日灰幕那略带疑惑的目光,墨仁也低头看了一眼这个特殊的异能器:“怎么?你是在怀疑我?”

    汹涌的负面情绪冲天而起。

    “叽!”

    蔽日灰幕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叫声,随后这颗倒霉的眼球就立刻闭合了起来。

    是的,它已经搞清楚了,自己包裹着的这个家伙确实是自己的主人,就算这个家伙的表情不知为何温和了起来,但自己对他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却不会说谎,这是蔽日灰幕作为一个生物的本能,可以感知自己主人是否强大的本能。

    “哼。”

    看到蔽日灰幕那慌张的样子,墨仁不屑的轻哼了一声,随后直接就飞回到了逆鳞基地之中。

    尽管这是自己为墨凌弄出的盛世狂欢,但毕竟需要注意和改动的地方还是太多了,以现在逆鳞这些后勤人员的水平是绝对没办法掌控全局的。

    所以,自己就算再怎么嫌麻烦,也要亲自坐镇才行……

    ……

    大洋彼端,亚美斯特。

    “砰!”

    一只紧攥着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木桌上。

    “你说那家伙干掉了逆鳞所有的第五能级,然后想要违反当年由我们订下的国际能力者公约?”

    特皮密一张脸连带着脖子都被气的通红,简直就像是被激怒的火鸡一样,此刻他朝着他的秘书怒吼道:“你说那个家伙竟然敢直接违反公约?还想要变成一个创世纪的统治者!?”

    “是的,总统大人。”

    年轻的女秘书擦了擦额角的汗水。

    即使是她,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面对总统的怒火,可又没什么办法,其他人都闻到了危险的味道,趁着自己没反应过来就将自己推到了总统的面前,于是就算再怎么担忧,自己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总统大人,现在那边已经陷入狂欢之中了,没有了(墙)的限制,那些人简直就像是……”

    “像什么?”

    总统冷冷的问道。

    “就像是一群西伯利亚上游荡的饥饿雪狼。”女秘书低头说道:“现在每个论坛上,脸书上,还有其他所有我们能想象到的地方,全都是他们的踪迹,他们只有少部分会使使用亚美斯特的语言交流,剩下的都是自顾自的使用他们自己的文字,而他们的文字太过于复杂,我们根本没办法真正的解读他们想要表示的东西,他们还发了很多奇怪的图片……”

    “把图片给我看看。”

    特皮密深吸了一口气,对女秘书没好气的说道。

    “请您过目。”女秘书手忙脚乱的调出了一些图面,放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上面:“差不多就是这些了,总统大人。”

    “这是……”

    特皮密有些疑惑的看着笔记本电脑上的显示器,似乎有些不太理解。

    并不是什么嘲讽意味很明显的图片,甚至这些图片中很多人物的表情都是在笑,它们绝大多数都是黑白相间的颜色,并没有那么显眼的色彩,就只是一个简单的像是熊猫一样的卡通人物,但脸部却被替换成了一些明星的黑白色脸庞,底下配上一行或长或短的对方的文字。

    作为总统,特皮密还是可以读懂对方文字的。

    随便挑了一张有着好像是某个崔姓喜剧明星表情的图片,特皮密尝试着读了一下那一小行很简单的文字。

    “?”

    特皮密发现自己还真有点不知道这句话的具体意思是什么,因为这句话很明显应该是一种缩写的形式,这就是对方文字让自己感到烦躁的原因,同样一个词汇能表达的意思真的太多了,对外国友人真的是一点都的不友好。

    深吸了一口气,特皮密又看了一些其他的文字。

    有一个明星脸庞的熊猫,手里拿着一坨卡通便便,这个特皮密倒是能看懂,估计表达的意思很不友善。

    这次的不是熊猫了,而是一只猫,脸上被切换成了德安杰洛?德内罗这个黑人拳击手的笑容,特皮密倒是知道薛定谔和他的猫的故事,但这个指的显然不是那个东西,而是一些更有深意一点的东西才对。

    “呼……”

    看着那些一个个创意丰富的图片,特皮密长舒了一口气。

    自己女秘书说的还真对。

    这些网民,还真的就像是一群来自西伯利亚冰原的雪狼一样,从它们在那漫天风雪和冰霜之中走出来的那一刻起,整个互联网就已经注定了要陷入一片血雨腥风之中。

    他可不认为亚美斯特的这群羔羊能跟对方抗衡。

    事实上,别说是这群羔羊了,就算是太古长毛象复活也已经无济于事了,在漫天风雪的炼狱中走出来的他们,再加上那个恐怖的数量……

    已经没什么能阻止他们了。

    可偏偏的,这件让人无比头痛烦躁的事情,却只是那家伙做出所有事情之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件事。

    “什么!你说他要改变那个?”

    “什么!你说他要改变这个?”

    “什么!他还想这么做?并且已经开始做了!?”

    “什么!连我们也不放过?法克!他凭什么敢这么说!”

    “什么!仿生克隆器官生物技术?”

    “什么!新型纳米材料技术?”

    “什么!废除煤炭和石油?!他们已经研制出了金属氢!?”

    “什…什么?!聚……变?”

    听到女秘书接连不断的汇报,特皮密感觉自己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么暴躁过,甚至到了最后他已经呆滞了,直接跌进了自己的椅子上。

    对方抛却出来的这些东西已经不是自己可以阻拦的了。

    尽管对方是一个倾世暴徒,但自己却拿对方一点办法也没有,旷世的实力加上如此超前的技术。

    对方已经做好准备了。

    “总统大人,对方还表示想要研究关于修复人体端粒体修复的问题,这意味着对方抛却出的诱惑已经空前的强大了,您应该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女秘书看起来已经放弃治疗了,此刻一脸木然的跟特皮密说着:“这意味着他们已经准备向神明伸出手……”

    “永生,我知道。"

    特皮密的语气变得惨淡起来:“我们的科学家已经研究一个多世纪了,却连一点成果都没有。”

    “总统大人,或许我们可以求助庭院,他们不是和平主义者吗?”

    女秘书提议道。

    “和平主义者?谁告诉你的?”特皮密冷冷的看着女秘书。

    “呃…”

    女秘书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但她对这方面了解的真的不是很多,或者说这方面的事就没几个人能全面了解的。

    “从华盛顿时期开始,伟大的亚美斯特人民就渐渐看清楚这群疯子的本质了。”特皮密冰冷的说道:“负教的残忍暴虐,苍白之网的傲慢自大,猩红教廷的离奇荒诞,还有深绿庭院的……”

    说到这里,特皮密顿了顿,随后才缓缓的吐出了四个字。

    “冷漠无边。”

    “呃…”

    女秘书也是第一次听到自己的总统大人讨论关于深绿庭院的事情,脸上不免也露出了一丝愕然。

    “深绿庭院尽管与我们有一些合作项目,但他们对于事件的目的性太强了。”特皮密紧皱着眉头说道:“莉尔丝,你只知道他们是一个研究团体,但你却不知道,他们为了得到研究成果时的不择手段,那绝对不是任何一个正常人类能做出来的决定。”

    “原…原来这样吗?”

    女秘书听到特皮密的说法之后,也是下意识的咽了咽唾沫。

    “我甚至怀疑他的技术都是庭院给他的。”特皮密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整个人看起来在瞬间就苍老了几岁一样:“如果这样的话,那就代表庭院在他身上有一项很重要的研究想要得出结果,而这很有可能为亚美斯特带来灭顶之灾,因为对方既然这么做,那就意味着庭院和我们的关系已经断裂了……”

    “总统大人,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听到特皮密说的这些东西之后,女秘书也有些迷茫了,这一切来得太快了,以至于自己根本想不出什么解决办法。

    “帮我召集所有人,开会吧。”

    特皮密再次叹了一口气:“然后帮我安排一下那帮记者,我会找机会跟亚美斯特的人民解释一下这件事的。”

    “好的。”

    女秘书点了点头:“还有其他的吗?”

    “帮我安排一下之后的行程,我可能要单独询问一下祸龙的意见,哦对了,还有深绿庭院的工作人员,我也要见他一面。”

    特皮密用力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该死的,为什么是在自己的任期上发生的这种事情……

    ……

    焦头烂额的可不止亚美斯特这一家。

    事实上,在墨仁出手之后,整个世界都沸腾了,而这其中除却亚美斯特之外,剩下两个反应最大的就是冰联和西盟了。

    西盟那边的态度倒是挺坚决的,他们认为墨仁此时的举动已经彻底的违反了他们订下的所谓规矩,自以为自己是规矩建立者的他们表示很愤怒,此刻正在联合全世界所有的能力者组织准备围剿墨仁,处理掉这个破坏了‘规矩’的可恶暴徒。

    而至于冰联那边,此刻的气氛却是很微妙。

    因为一些大贵族们总是放不下各自对利益的维护和追求的缘故,再加上他们总是相互的乱甩锅,所以此刻竟然自己就快要打起来了。

    别的第五能级倒还好说,毕竟冰联的一些大贵族们本身也有一定的实力资本,但晶帝这位老牌成员的损失真的让整个冰联备受打击,而面对即将要过来讨个说法的墨仁,这些大贵族每一个人愿意面对他,因为这些大贵族怎么说也有自己的一些信息网,此刻也都知道了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叫墨仁的家伙背后的实力了。

    第二能级的时候逃过了逆鳞猎犬小队的几次追捕,并在地狱犬炎首的全力追捕下死里逃生。

    第三能级的时候在施库独战猩红教廷的红化教徒,并将其彻底击溃(其实是德伦),面对苍白之网的招降不为所动,在对方的屠城病毒之中安然离去,并于西盟某国成为了负教信徒,强行掳走一名第四能级的辅助能力者。

    第四能级的时候罪恶之城加利安埋伏地狱犬,将拥有第五能级实力的冰首彻底斩杀于加利安城,战斗的余波摧毁了整座加利安城,同时疑似展现出了疑似猩红教廷的红化手段,成为了地球上唯一一名可以掌握两种不同信徒力量的存在。

    第五能级的时候,因为被负教徒激怒的缘故,沿途摧毁了负教超过四座以上城市,斩杀的负教信徒,祭司,与主教不计其数,最终一路打进负教总部,亲手将负教教主斩杀,坐上了灰色王座,成为了新一任的负教之主,在短短一段时间内就以极其残暴的手段掌控了整个负教,并在此之后为了向地狱犬复仇,以一人之力挑战整个逆鳞组织,将除命运老人外的所有能力者全部斩杀(他们以为地狱犬和白帝已经死了)。

    再之后,与深绿庭院与猩红教廷达成了合作关系,签订了不知名的协议若干。

    面对着拥有这样辉煌战绩的墨仁,冰联的大贵族老爷们表示真的不是自己贪生怕死,而是对方实在是强的有些変态了。

    这战绩如果换成是普通的能力者的话,只要随便拿出去一样完成,就已经足够他们吹上一辈子了,但现在所有的这些战绩都是一个人完成的……

    这还是人吗?

    你说这战绩能不让他们害怕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