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你们的未来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你们的实力,就是我实力的一部分。”

    面对德伦的提问,墨仁的表情倒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提升你们的实力也是计划中的一环,所以这没什么好不好的,你们尽管使用就是了。”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听到墨仁的解释之后,德伦妩媚的笑了起来。

    “那个……赛缇拉姐姐,这个东西要怎么用呀?”小莉莎的脸上写满了好奇,但因为害怕德伦的缘故,所以她并没有向对方询问,而是悄悄的跑到了赛缇拉的身边,将手里紧攥着的淡绿色结晶举了起来:“是用来吃的吗?”

    “这东西可不能吃。”

    赛缇拉因为能力的缘故,对这个结晶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于是微笑着对小莉莎解释了起来:“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把它用手捏碎就可以了。”

    “这样吗?”

    听到了赛缇拉的解释之后,小莉莎也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现在就用吧。”

    见到众人好像没有直接使用这东西的打算,墨仁也是主动的开口提醒了一句:“这个东西越早用越好,你们的实力每天都在增长,所以就别想着以后用了。”

    “早知道你有这么个好东西,我就不那么着急突破第五能级了。”

    德伦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作为游走于里世界阴影之中的能力猎人,她对墨仁手上这东西当然是有着一定的了解,此刻淡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直接就捏碎了手中的淡绿色结晶,一瞬间她就被一阵淡白色的光芒包裹了起来。

    “咔擦。”

    “咔擦。”

    见到德伦已经主动使用了这东西,赛缇拉和小莉莎也纷纷捏碎了手中的结晶。

    三个白茫茫的光茧将三人彻底的包裹了起来,一种无法理解的东西掺杂在了这些柔和的光芒之中,一点一点的改造着她们的身体,空气中响起了奇怪的咯吱咯吱的声音,但三个人的身体却没有出现任何变化,没有什么洗筋伐髓,也没有什么突然的变长高变白变漂亮,只有三个人因痛苦而发出的闷哼声在诺大的王座之间里回荡着。

    “这东西,没害处吧?”

    一旁看着自己女儿默默承受痛苦的安德斯似乎有些不忍,于是便转过头对墨仁询问了起来。

    因为他现在是异能器,而不是能力者,所以并不能使用那种特殊的结晶。

    “这东西非常安全,你不用担心。”

    听到了安德斯的疑问之后,墨仁的目光没有移动,但却也主动的为对方解释了一句:“我在月球上的时候,已经使用过这东西了。”

    “这样吗?”

    得到了可靠的回复之后,安德斯看起来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

    而见到安德斯不再紧张之后,墨仁也是再一次的沉默了下来,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赛缇拉等人的身上。

    此刻,赛缇拉等人身上所承受的那种淡白色光芒,在深绿庭院之中被答案者称之为进化洗礼,那是由一对双胞胎姐妹能力者使用出的论外系能力,这对双胞胎能力者被庭院的人成为进化双子,其能力是一种狭义上的进化和退化。

    答案者跟墨仁讲述了一个开关理论,他认为能力者的能力就像是他们体内的一个特殊的开关一样,开启这个开关则是用能力,关闭则停止使用能力,但并不是每个人的开关都是完美适合自己的,这其中尤其以血脉系和古代系为最,挑选不到合适的功法,或继承了与自己思想不匹配的血脉,这会导致能力者本身并不能百分之百的使用自己的能力。

    而进化双子所拥有的能力,就是对这个能力者的‘开关’进行修改。

    姐姐拥有让开关更适合能力者的能力,而妹妹则可以将开关变成不适合能力者的样子,也就是能力的进化与退化。

    当然,答案者也说了,与其说是能力的进化,倒不如说是演化来的更好一些,这种光芒可以对能力者的能力进行一个微调,这个幅度并不能太夸张,比如让一个使用火焰的能力者变成操纵海洋的能力者,但却可以根据能力者自己的潜意识,思维,身体情况等各方面参数来进行微调,将能力变得更加适合自己。

    举个例子,一个可以变成绿龙的能力者,但他却很喜欢装比,很讨厌自己这一身原谅色,于是经过微调之后,他的能力很可能会演化成变身黑龙,或者三头黄金龙之类的,但是也仅限于龙,是不可能一下子变成个骷髅王的。

    本来,进化双子的能力只能覆盖到自己周围一百米左右,而且因为进化双子的能级只有第四能级,所以也没办法影响像是墨仁这种已经晋升到了第五能级的存在。

    但凡是都有例外。

    就在墨仁前往月球之前没多久,进化双子在研究一个课题的时候突然获得了一阵感悟,姐妹两人同时晋升到了第五能级。

    再配合上答案者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将进化双子释放出的能力封存进了一种可以静止能力的结晶之中,这才让墨仁可以利用这种能力将自己的全体人员都强化一番。

    只可惜这种淡绿色的结晶制造起来极为麻烦,答案者也只给了墨仁十颗结晶而已。

    不过对于现在的墨仁而言,十颗结晶就已经足够了。

    “呃唔……”

    就在墨仁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赛缇拉三人身上笼罩着的光芒已经消失了,三人因为被微调了‘开关’的缘故,所以此刻虚弱的连站都站不稳了,光芒刚一消失就要软倒下去,好在墨仁及时的用念力扶住了她们。

    “感觉怎么样?”

    走到三人面前,墨仁问道。

    “墨先生,莉莎好累……”小莉莎的鼻尖已经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此刻一边大口的喘气一边可怜兮兮的望着墨仁。

    “就好像钝刀子在割肉一样,全身上下都非常痛。”

    赛缇拉的样子也不是很好,此刻同样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整张脸都是汗水,甚至连睫毛都被汗水打湿了。

    “我感觉好好。”

    德伦也在大口喘着气,她比前两位更加夸张,此刻居然浑身上下都被汗水给打透了,脸颊上的汗滴直接顺着白皙的脖颈滑落下来,头发也湿成了一缕一缕的了,但她的脸上却与众不同的洋溢着热情的笑容:“实力,我感觉我的实力好像又变强了一些,这感觉真棒哈!”

    “……”

    赛缇拉和莉莎看了一眼兴奋的德伦,随后两人悄悄的对视了一眼。

    这女人真是个疯子。

    “你们的身体素质太差了,这种进化之光没有那么痛,也不应该这么耗费体力。”

    墨仁看着几乎要躺在地上的三个女人,眉头也是紧紧的皱了起来:“尤其是你们两个,连莉莎的身体素质都比不上,这样会影响你们的能力发挥。”

    “哈?”

    听到墨仁的说法之后,赛缇拉也是微微一愣。

    她原本还在期待着对方的夸奖,或是安慰什么的,结果别的没等来,反而还被批判了一番。

    “一会我会挑选出最适合你们修炼的秘典,你们两个以后要跟着小莉莎一起锻炼。”

    墨仁完全没在意赛缇拉的惊讶,皱眉对她们说了起来:“我会每天对你们进行单独的指导,还有你们每天的配餐和作息规律也要稍微改一下了,不过我会尽量选择你们比较喜欢的方式,但无论如何你们也必须要跟着一起锻炼了。”

    “啊?!”

    赛缇拉听到墨仁的说法之后,本来就没力气的身体好像更软了,简直就像是被放了气的轮胎一样。

    “可以啊,不过伙食方面我要……”

    德伦倒是不怎么在意这些,此刻很随意的就点了点头,准备提出自己的要求。

    “柠檬不会少的。”

    墨仁回答道。

    “这样的话,那我这具身体就随你折腾喽。”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答复之后,德伦妩媚的笑了起来:“你怎么开心,就怎么来吧……”

    ……

    等到三人休息的差不多了之后,墨仁将这她们连带着安德斯一起送回了存储空间之中。

    再那之后,墨仁处理了一些只有负教之主才能处理的教务,随后就直接离开了负教总部,飞向了天夏。

    通过万里一念,墨仁联系到了程天命,后者表示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于是墨仁就直接改变了自己的移动轨迹,改变了直接前往帝都的想法,而是直接降落在了程家的老宅之中。

    那是一片看起来已经有些落魄的大型复合宅院了,程天命在院落之中刻画了一个类似阵法之类的东西,并将一个黑色的木匣放在了阵法最中央的区域,许多程家的人都被程天命叫过来维持法阵的运转了,这些人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敌意,所以墨仁也懒得管他们,在放出了地狱犬和白帝之后,就直接跟程天命启动了转移力量的仪式。

    仪式进行的很顺利,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血腥。

    程天命没有直接将自己的眼睛挖出来,而是利用一种视线相对的方式,将一部分橙之力交给了墨仁。

    而经过了橙之力的转移,墨仁发现自己体内的线条又多了一条,除了绿色的奇点,红色的王冠,灰色的眼球,蓝色的立方体之外,墨仁的意识之中又多出了一团橙色的漩涡。

    墨仁也不清楚自己体内出现的这种线条到底是因为受到了力量而觉醒,还是因为纳入了力量所以才表现出来的东西,但总之在获得了程天命的部分力量之后,墨仁发现自己确实在某种意义上看到了概率。

    这种感觉十分的玄奇,墨仁只要集中精神的话,就可以感受到一种概率上的变动,比如一个人在马路上走着,只要墨仁努力集中精神去想这个人会不会被车撞死,那么橙之力就会给出一个大致的数值,也就是这个人大概会不会被撞死,几率是很大还是很小什么的,而顺着这些概率,墨仁还能将自己的意识延伸到其他地方上去,比如这个人为什么会被撞死,被什么撞死,那个东西为什么撞死了他之类的。

    说起来挺复杂,但实际上橙之力配合上墨仁的计算力的话,这东西可以被理解成为一种类似未来视之类的东西。

    观测到不同事件发生的概率,并对应着做出选择。

    当然了,墨仁这也是刚刚才掌握了橙之力,而且这份力量也并完整的,程天命只给了墨仁观测概率的能力,却没有给墨仁可以干涉概率的能力,不过这并不是重点,至于这个观测概率的能力到底可以玩出怎样的骚操作,还是在今后的日子里多加研究才行彻底的确定下来。

    不过不管怎样,能够在体内多觉醒出一个线条总归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自己又变强了一些。

    “你在这里先休息一段时日吧。”

    看着被地狱犬和白帝搀扶着的程天命,墨仁平静的对他说道:“逆鳞那边你不用操心,我已经全部安排好了,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

    “要动手了吗?”

    程天命看起来比平时更加苍老了,他的左眼已经变成了浑浊的灰白色,瞳孔也已经失去了焦距。

    “没错。”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那帮蛀虫已经在云端呆的够久了,现在我就要把他们从那些幻想和美梦里拉出来,然后一个接一个的踩死。”

    “看来天夏是注定躲不过这一劫了。”

    程天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也尽力了。”墨仁仍旧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那些听你规劝的家族们我不会动,逆鳞已经为他们安排好了后路,我现在针对的只有那些紧攥着权力不放的毒瘤,对于这些人你也不必悲悯。”

    “可能这一切都是概率的选择吧。”

    程天命摇了摇头,随后就在地狱犬和白帝的搀扶下慢慢转过了身,朝着房间的方向缓步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