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回归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当墨仁从深绿庭院回来之后,第一时间就回到了负教之中。

    因为跟答案者交流了许多比较在意的东西,所以墨仁回归的时间要比预期的晚了一个星期左右。

    “他们训练的怎么样了?”

    回到负教之后,墨仁将姆杜恩叫到了王座之间,对其询问起了逆鳞成员的训练结果。

    “教主大人,新晋的成员们接受能力很强,训练的结果也很出色。”姆杜恩的脸上洋溢着愉快的笑容:“在热情的教内群众的帮助下,现在他们不仅能够熟练的背诵教主大人教给他们的训诫,更是改变了以往对负教的看法,现在他们的大部分观念都得到了有效升华,已经完全可以胜任教主大人订制出来的天夏改造计划了。”

    “嗯,很好。”

    听到了姆杜恩的汇报之后,墨仁这边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其他方面呢?”

    “负币制造厂陷入了一个小小的瓶颈期,通过邪神的献祭并不能解决,目前技术人员还在研究问题具体出在了哪里。”

    姆杜恩汇报道:“而至于外教成员,也已经在深绿庭院和猩红教廷的配合下控制了绝大多数的灰色势力,所有人都在努力的传教之中,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再带一大批新的成员入教了。”

    “不错。”

    墨仁满意的点了点头:“关于针对天夏的转移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

    “回教主大人,整个内教都已经彻底准备完毕了。”

    姆杜恩恭敬的说道:“现在只要天夏那边愿意配合我们,我们只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就可以集体转移到天夏境内,只不过这个空间门的入口定位还比较麻烦,很可能会用到大规模的献祭手段,不过技术人员已经在努力的降低负币的使用量了。”

    “从外教调过来的那批人呢?”

    墨仁想了想,再次的询问了起来:“他们都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

    姆杜恩点头道:“愿意前往天夏发展的外教成员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筛选了其中的一部分,只保留了有着天夏血统的外教成员,他们对很多政事的处理都非常出色,并且最近也在拼命的学习着知识,配合上已经为他们准备好的负币,可以通过献祭得到任何岗位的专业知识,并能在第一时间投入到任何工作岗位之中。”

    “你想的很周全。”

    听到了姆杜恩的整体汇报之后,墨仁这边确实也是非常的满意,于是随手一指,便调动了灰色权限提升了姆杜恩的一小部分实力。

    现在墨仁对于灰色权限的研究已经很深入了,他刚刚将自己体内存储着的负面情绪分离出了极小的一部分,利用灰线转化成身体素质之后赐给了姆杜恩,这点负面情绪也就是所有负教徒一天所产生的而已,对墨仁收效甚微,但在全部转交给姆杜恩之后,却也能让他小幅度的提升一下自己的身体素质了。

    “谢教主大人!”感受到突然变强的实力,姆杜恩也是异常的欣喜。

    “下去吧。”

    墨仁摆了摆手,直接让姆杜恩离开了。

    在姆杜恩离开之后,墨仁利用万里一念沟通了远在天夏的逆鳞组织,之前在负教超额完成了学习任务之后,就已经先行回到了天夏,毕竟天夏这么大一个国,偶尔出现几个刚刚觉醒的能力者搞事情也是有可能的,所以他们要先回去处理一下这方面的事情。

    通过万里一念,墨仁对逆鳞组织下达了命令,让他们开始与那些家族们做最后一步的交涉,能劝回来几个是几个。

    如果实在是冥顽不灵的话也别着急动手,等自己回去在给他们办丧事也不迟。

    万里一念对于墨仁而言确实很方便,简单的命令下达在几分钟内就结束了,在这之后墨仁并没有选择继续忙碌些其他的东西,而是在稍加考虑之后将存储空间中的几个人放了出来。

    当然,这并不是一口气全放出来的。

    墨仁首先放出了埃肯。

    在很早之前的苏醒之后,埃肯就已经跟普通人彻底不同了。

    因为墨仁的缘故,埃肯也变成了一位能力者,而在意识到埃肯的变化之后,墨仁干脆试着将埃肯培养成自己的一位帮手,结果埃肯这人确实也很上道,虽然搞科研什么的完全不行,但墨仁利用负币不止一次的提升了他的大脑,灵活的思维程度和处理事情的能力一点点的展露出来,也让埃肯整个人的气质都得到了改变。

    如果说原本的埃肯只是施库一个武装集团的小头目,那么现在的他已经拥有了可以成为世界级大枭雄的实力了。

    在了许多相关资料后,墨仁再次想办法将他的能力提升到了第四能级,并给他配备了一些十分优秀的个人装备,可以说几乎已经将他武装到最好了。

    因为没有被抹去正面和负面情绪,所以埃肯现在还是一个情感十分完整的家伙,但因为墨仁是负教之主,所以为了稳妥,他还是强行给埃肯植入了一份对自己绝对忠诚的虚假情感,这可要比夺走所有情感强多了,至少埃肯现在还是有着完整自我的。

    而墨仁之所以要对埃肯这么用心的培养,自然是要对其委以重任的。

    现在负教上下的所有的事物几乎都由姆杜恩一人处理,虽然不存在背叛的问题,但毕竟外教跟内教是两个不同的体系,所以墨仁打算将内教和外教再一次的拆分开来,内教仍旧由姆杜恩作为教务的处理,而至于外教以及外教所管理的那些惊人的灰色产业链,墨仁则打算将其全权交给埃肯来进行处理。

    “埃肯,你准备好了吗?”

    在将埃肯从存储空间中拉出来之后,墨仁没有跟他客套太多,而是直接平静的对他询问了起来。

    “我已经准备好了。”埃肯的表情没有了轻浮,也没有了往日的畏首畏尾,此刻的他精气神都有了极为夸张的变化,此刻单膝跪在了王座面前,脸上满是期待和野心:“大人,请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拱手向您奉上。”

    “很好。”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一会你就去找姆杜恩,让他把西盟那边的外教信徒调给你,那边是外教信徒发展最差的地方,先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如何。”

    “如您所愿。”

    埃肯恭敬的应了一声,随后就站了起来,随后就离开了。

    与姆杜恩那种恭敬着倒退离去不同,埃肯是转过身体离开的,但他每一步走的都非常稳健,带着一种莫名的信心和气魄。

    而在埃肯离开之后,墨仁也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开始清理起了存储空间中的家伙们。

    因为埃肯这个唯一的外人已经离开了,所以墨仁接下来直接一口气将剩下的所有人都给带了出来。

    哦,可能还要把地狱犬和白帝这两位刨去在外。

    “嗡……”

    随着空间泛起了一阵阵的涟漪,小莉莎第一个从存储空间中跳了出来。

    而在小莉莎之后,则是一身睡衣装扮的赛缇拉。

    睡眼惺忪的赛缇拉脑袋上还歪歪的带着一个白色绒毛的睡帽,只见她一边打哈欠一边揉了揉眼睛,无意间就不小心碰到了这顶睡帽。

    不过眼见着睡帽差点掉下去的时候,一只银白色的机械手臂突然从涟漪中伸了出来,将其轻轻的扶正了,随后随着一阵金属咔擦咔擦的声音响起,一个线条简单的人形机器人缓缓的从涟漪中走了出来。

    这显然是安德斯的新身体,作为他本体的那个盘状小方块则是被插在了这个机器人的胸口内部,看来他已经完美的适应了自己现在的状态。

    当安德斯与赛缇拉也走出来了之后,涟漪静止了一小段时间,随后德伦才一脸慵懒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而这才刚刚从里面出来,她就一边打哈欠一边对墨仁说了起来。

    “每次你叫我出来都是在午睡的时间段上,我说你这家伙就不能绅士一点吗?”

    德伦一边说着,一边顺手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颗柠檬味的糖,直接丢进了自己的嘴里:“你下次再这样把我叫醒的话,我可放狗咬你了啊。”

    “……”

    墨仁愣了愣,一时之间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于是便将目光转移到了赛缇拉的身上:“你也午睡?”

    “我……”

    赛缇拉脸微微一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低着头突然就没了动静。

    “她又通宵玩了一晚上的游戏,这才刚躺下。”一旁的安德斯替自己的女儿回答道:“我劝过她了,但是没用,她前段时间好像让你在淘宝上给她买了个掌机,我断网断电也没用,那商家还在连赠送了两个充电宝。”

    “……”

    听到了安德斯这像是告状一样的话之后,墨仁也是稍微的沉默了一下。

    “可是太好玩了嘛……”

    赛缇拉低着头,有些委屈的小声地嘀咕着。

    不过就在下一秒,墨仁的大手就已经按在了她的小脑袋瓜子上,然后轻柔的抚摸了两下。

    “很喜欢玩么?”

    墨仁问道。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听我爸乱说啊!”

    赛缇拉被墨仁这么一问,看起来明显慌乱了不少,赶忙抬头解释了起来,但怎么解释都越描越黑的感觉,最后只能有点可怜兮兮的低下了头:“那…那我下次不这么玩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墨仁的下句话又传了过来。

    “喜欢玩就玩吧。”

    “诶?!”

    赛缇拉猛地抬起了头,脸上满是惊讶的表情。

    “可是这样对她的身体不好啊。”

    见到墨仁对自己女儿这般宠溺(自以为)的表现,安德斯在一旁有点无奈的说了一句:“我说,你要是真对她好的话……”

    “你指的是什么?”

    墨仁突然转过头看了一眼安德斯,随后平静的问了一句。

    “啊?”

    安德斯一愣。

    “对身体不好指的是什么?”墨仁重复了一下自己刚刚的话语。

    “晚上玩游戏伤眼睛啊,熬夜也对身体不好。”

    安德斯几乎是理所应当的说道。

    “她都第四能级了,熬夜还能伤身体你是在逗我吗?”墨仁平静的摇了摇头:“如果你担心的是她的身体素质,那么我也可以帮她在这方面单独强化一下,到时候别说熬夜,就连不睡觉都对身体没有任何危害。”

    “呃……”

    安德斯被墨仁这么一说,也是愣住了,下意识的就想反驳:“可是玩游戏太久本身也不好啊……”

    “她平时帮我制作异能器已经很辛苦了,所以平时的时候她想怎么放松就怎么放松吧。”

    墨仁再一次的摇了摇头:“至少她自己很开心,不是吗?”

    “好吧。”

    安德斯仔细想了想,好像自己女儿玩游戏的时候真的是挺开心的,除了与墨仁待在一起的时间之外,安德斯还没发现自己女儿有这么开心的时候。

    “想玩就玩吧。”

    见到安德斯也点头了,墨仁这边再次轻抚了一下赛缇拉的小脑袋:“只要你开心就好。”

    “嗯呢!”

    赛缇拉用力的点了点头,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喂,我说你们啊。”

    德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捂住了小莉莎的眼睛:“这还有小孩子呢,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这样,这会教坏她的吧?”

    “没关系。”

    为了增进赛缇拉对自己的感情,墨仁此刻也是故意的轻搂住了她,随后才对德伦平静的说了起来:“小莉莎该懂得都已经懂了,还有你最好离她远点,我能感觉到她有点害怕你。”

    “她又没跟你说,你怎么知道?”

    德伦松开了蒙住小莉莎双眼的手,改为搂着小莉莎,娇笑着对墨仁问道。

    “……”

    墨仁静静的盯着德伦,没有说话。

    “行行行,你是负教之主你厉害。”德伦无奈的松开了手。

    “墨先生!”

    小莉莎被松开之后,直接就朝墨仁这边快速的跑了过来,直接躲在了他身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