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随便你挑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尽管墨仁平日里基本上都在用暴力解决问题,甚至许多不知情的人都认为他十分的残忍,但实际上墨仁还是有很强的求知欲的。

    如果用野兽来进行比喻的话,一些人可能会将墨仁比作一头残忍的鳄鱼,仅仅只依靠着自身的力量横冲直撞,但实际上墨仁更倾向于类似狼之类的生物,既有着一定的实力来执行计划,又有着一定的狡诈和残忍在里面。

    所以,墨仁其实对知识其实是很看重的。

    早在很久之前的时候,墨仁就在母亲的帮助下认识到了知识的重要性。

    知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升自己的实力,在战斗的时候也拥有了更多的攻击手段可以选择,甚至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洞悉敌人的弱点。

    可是了解的越多,不懂的就越多。

    在墨仁实力不断变强之后,这个问题开始变得愈发明显了起来。

    现在,墨仁的心底里有着太多太多的疑问了,这些疑问不仅仅只是知识层面上的疑问,更多的是那些被隐瞒起来的所谓真相。

    就比如自己的父亲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猩红教廷的教主少女会叫自己灾厄之子?

    或者换一种说法,这世界上还隐藏着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每次只要一想到自己被蒙在鼓里,墨仁就心烦的不行,不管自己怎么提升实力也好,或者努力的去追寻真相也罢,总会有更多的困惑在前面等着自己,就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一样。

    “你看起来有些烦躁。”

    答案者的语气没什么变化,但却很明确的指出了墨仁内心的问题:“原因似乎是你讨厌未知,对吗?”

    “差不多。”

    墨仁点点头,随后目光就集中在了答案者手上的黑皮书上面:“你想告诉我些什么?”

    “一些你之前可能并不是很清楚的事情。”

    答案者倒是也没卖关子,而是直接就将这本书递给了墨仁。

    “……”

    墨仁没有言语,接过书就仔细的了起来。

    翻开第一页之后,书页上写着‘里世界重大事件记录’这几个字,墨仁只是匆匆的扫了一眼之后就直接翻到了下一页上面,开始一页一页仔细的了起来。

    而也正是从这一页开始,一些以前从来不被人所知的事情呈现在了墨仁的面前。

    这其中,有对能力者最早的猜测起源,也有对古代传闻和流言的解释,其内容之全面,范围之广,已经超出了当今任何一个组织所能记载的极限。

    根据这本书所写的东西来看,能力者最早的起源至少能追溯到至今五百五十万年前,这意味着能力者可能在人类诞生之初就已经存在了,深绿庭院的研究成员找到了一些南方古猿的化石,也也就是人科动物已灭绝的一个属的骸骨化石,通过记录员的能力,这些古猿被转化成了一本参透远古世界的奥秘之书。

    也正是这本书籍之中,深绿庭院找到了关于能力者的蛛丝马迹。

    这几乎打破了现代科学家对于进化论的许多猜想,因为在这本南方古猿制作成的书籍之中,深绿庭院的人发现了许多不同种类的远古猿人。

    它们的身体特征只有很少的不同之处,并都以群落的形式居住在一起。

    远古的世界非常危险,而这些不同种族之间的古猿人群落基本上也没有太大的冲突,本来一切都应该是这样的,但直到有一天,一个群落突然之间就壮大了起来,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毁灭了周围的好几个群落,而且毁灭的方式也非常的夸张。

    虫灾,地震,火山爆发,雷暴雨,龙卷风,泥石流。

    这些群落莫名其妙的遭受到了灾难,然后在灾难席卷了这些群落之后,就被那个突然壮大的群落灭绝掉了。

    古猿人的脑容量和脑利用率都远远比不过现代人,所以它们对于这种自然灾害也有着相当程度的畏惧,而因为不断被自然灾害所灭绝,这些古猿人们开始更加恐惧起了这些自然灾害,甚至诞生出了一系列的原始文化,也就是所谓的壁画,祭祀,想用自己能够理解的方式避免遭遇这种浩劫般的打击。

    然而,这并不能避免遭受灾难,所以这种祭祀在恐惧之下开始了演变,它们将自然灾害描述成了一种比任何掠食者都可怕的怪物,也就是将天灾拟化成了一个类似神灵的概念。

    这可能也是世界上关于神灵最早的模型了。

    很快,那个突然壮大的群落就灭绝了许多其他的古猿人群落,甚至连一些其他可怕的掠食者也被它们灭绝掉了。

    不过随着古猿人群落越来越少,最终,这种可怕的灾难降临到了‘科尔斯’的身上。

    顺带一提,科尔斯就是深绿庭院利用古猿人头骨制作出的那本书,不过因为年代太过于久远了,尽管有着答案者进行配合,但这本书里仍然只有一些杂乱而残缺的记忆景象。

    在最后的一个景象之中,科尔斯目睹了天灾的降临,狂风裹挟着暴雨和雷霆席卷了整个区域,地震让他们赖以躲藏的山洞悉数坍塌下来,而当仅存的族人们逃出去之后,要么被雷霆劈死,要么就被垮塌下来的泥石流彻底吞没。

    科尔斯是最后一个被泥石流吞没的族人,在拼命的挣扎之中,它模糊的看到了天空中的一个奇特身影,随后一块石头就彻底让它陷入了黑暗之中。

    对于科尔斯而言,这个天空中的身影是一闪而逝的,但在它被制作成一本书之后,这一副场景变成了书中的插画,所以深绿庭院的人经过了一些技术的还原之后,将这幅模糊的插画便清晰了起来,结果发现飞在天空中的同样是一只古代猿人。

    只不过相比起同时期的古猿来说,这只古猿显得更加高大,此刻手上握着一根由不知名野兽腿骨打磨成的骨杖,在骨杖的顶端则镶嵌着一枚闪烁着奇特光辉的钥匙。

    是的,就是一枚钥匙。

    “……”

    见到了这枚钥匙之后,墨仁的眉头微微一皱。

    虽然墨仁已经猜测到了地宫的年代久远,但比整个人类的历史还要久远这件事还是有点让他意外的。

    不过这才仅仅只是这本书所记录的第一件事,也就是能力者的起源而已,而根据这本书每一页的厚度来看,估计还有许多事情还在等着自己。

    想到这里,墨仁没有选择直接与答案者进行交流,而是继续沉默着了下去。

    在看完了第一个事件之后,墨仁顺着目录看起了第二个事件,也就是之前说的对于古代传闻和流言的解释。

    这其中提到了一个墨仁之前也有听到过的概念,那就是一种被称为灭亡体的生物。

    根据深绿庭院给出的解释,灭亡体是一种因为某种意外,导致能力者反过来被自己的能力所支配或吞噬,最终由能力和本能所衍生出来的可怕怪物。

    这种怪物在深绿庭院之中也有很多种不同的样本,这种样本基本上都是用来研究灭亡体与能力者的不同之处的,灭亡体有两个很好辨认的特点,第一点就是可以通过彻底吃掉其他能力者的方式来迅速增强自身的能力,第二点就是在变成灭亡体之后,整个人的心智和性格会根据能力的不同而产生极端的变化,而这其中比较极端的甚至连人类的形态都无法保持原样了。

    即使是深绿庭院,也无法彻底搞清楚灭亡体到底为什么可以通过进食能力者而变强,不过对于性格变化这一点倒是有一定的推测,只不过试验报告太繁杂了,所以这里暂且不表。

    而那些古代经常听到的传闻和流言,很多也都是灭亡体搞的鬼。

    就比如天夏古代很著名的一本志怪古籍,曾被许多古人和现代人称之为荒诞不经的《山海经》,里面出现过的一些东西就很有可能跟灭亡体有关。

    除却一些乱七八糟的信息之外,山海经之中记载了包括逐日,补天,填海,治水等远古神话传说,还记载了许多奇特的矿物,植物,以及异兽等传说记录,有人认为这只是古人对未知事物的理解和猜想,但实际上这却很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只是因为流言的不断传播,这些东西可能多少的有些夸大其词了而已。

    随便拿几个举个例子,比如说山海经中记载的异兽穷奇。

    原文翻译过来的意思大概就是说在邽山上面,有一种野兽长得像是牛一样,但身上又生长着如同刺猬般的锋利尖毛,这种东西就是穷奇,能发出像是狗吼叫一样的声音,会吃人。

    可是根据深绿庭院的深度剖析之后,他们怀疑这种所谓穷奇的东西很有可能就是一位生于古代的变异系能力者,因为控制不当的缘故导致自己变成了灭亡体,可能尚且分辨不出来自己需要吃的是能力者还是普通人,所以见到人就吃,本能的想要继续变强。

    而可以证明深绿庭院这一论证有一定说服力东西,同样是出自山海经上的另一段信息。

    之前提到了穷奇的外貌,那一段外貌是在山海经西山经上出现的,而在北海内经上所记载的穷奇外貌却有了很大的不同之处,根据北海内经上所记载的信息来看,穷奇是外貌像是老虎一样,背上生有巨大双翼,喜欢吃人,而且还喜欢从人的头开始吃的凶恶异兽,而且还有流言称穷奇喜欢看别人打斗理论,专门将有理的那一方的鼻子咬下来,并捕捉野兽送给恶人……这完全就跟山海经西山经上记载的不同嘛。

    除了在吃人这里有着共同的特征之外,剩下的简直完全就不一样了。

    古代人很喜欢用夸张的手法来形容一些事物,所以在见到灭亡体之后将其夸张化的形容一下也是很正常的。

    而同样的,那些古代所谓的道士,仙人,鬼怪,宗师,甚至是一些传言之中的歪门邪道,恐怕也跟能力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只不过相比于灭亡体而言,他们都是没有被能力反过来吞噬的能力者,考虑到古代系能力的千奇百怪,古人的智慧在这方面也同样不可小视,毕竟古代系可以说是唯一一种可以让普通人超凡脱俗的手段了,而古代系本身就是由古人们最先创造出来的,尽管可能会有很多缺陷和弊端,但古人们开创了一个新的流派这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

    几乎所有那些流传在民间的传说,神话,亦或者是一些精怪之类的诡谈,几乎有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由能力者搞出来的,甚至深绿庭院还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那就是秦始皇恐怕已经接触到了某种关于永生门槛,只不过因为牵扯到其他高能级能力者(古代可能将其力量之强将其称之为仙人)之间的争斗,所以才在意外之中死去了,毕竟古代的国家再怎么繁荣,也抵不过一个第五能级的疯狂肆虐。

    这种古代之间的流言和传说一直延续到了天夏历代王朝的结束,同时也贯穿了整个西方世界的中古世纪,乃至扩张到了整个历史流程。

    从中世纪所谓的女巫,黑魔法,还有灭绝了大量人口,肆虐了几乎整个欧洲的黑死病,好像所有大事件的背后都有能力者的影子,甚至黑死病本身就是一位可以变成鼠头人的第五能级灭亡体所引起的,只是因为当时深绿庭院忙于解决更加重要的事情,所以在稍微的延迟了一下对这件事的处理。

    而将格局在放大一些,把历史从天夏转移到其他古文明国度之中,同样可以看到能力者的影子。

    古巴比伦神话之中的吉尔伽美什,根据深绿庭院的剖析和解读,他很有可能就是一位拥有能力的统治者,而至于他的挚友恩奇都,估计就是另外一位能力者了,不过因为太繁琐这里就暂且不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