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交流
    (是的,这也是一个防盗文。

    墨仁的手段很有效。

    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演讲之后,几乎全部的能力者都选择了加入负教,甚至连少数后勤人员都跟着动摇了。

    尤其是在墨仁的刻意操作下,第一批离开的能力者们已经吃饱喝足,穿戴着新装备回来亮了一波相,在第一批能力者们的开导和劝说下,所有内心动摇的逆鳞成员们都选择了加入负教,只有一部分后勤人员仍旧固执的拒绝着,甚至敌视着墨仁。

    “看来,你们是不打算加入负教了。”

    当所有那些愿意加入负教的逆鳞成员离开之后,墨仁微微的摇了摇头,开始对下方那些对自己十分敌视的逆鳞成员说了起来:“你们不打算加入负教的这件事让我很遗憾,所以我宣布,你们被解雇了。”

    “哗!”

    听到墨仁的话语之后,场下再次陷入了一片哗然之中。

    不过面对这些炸了锅的后勤人员,墨仁却对此根本就不以为意,他甚至都没有用能力去压制这些人的话语,只是自顾自的平静说道:“我不会想办法将你们囚禁在逆鳞之中,不过考虑到逆鳞作为隐秘机构的特殊性,所以你们需要签订一份保密协议,在这之后你们就可以离开了,你们将不再是逆鳞的一员,也不能提起关于逆鳞的任何信息。”

    “我不服!”

    在听到了墨仁的这个决定之后,很多后勤人员都是极不服气的:“你没权利解雇我们!我们是逆鳞不可或缺的成员!”

    “哦?”

    墨仁听着下方这些逆鳞后勤成员的说法,随后说道:“我现在是逆鳞唯一的首脑,所以我还真有这个权利,你们不过就是一群连能力都没有的普通人罢了,负教之中有太多比你们更加优秀的人才了,对于你们的离开我根本就不在乎,你们所积累的那些信息资料也好,工作特长也罢,都不能成为你们威胁我的资本,因为这些东西在我眼里一文不值……”

    说到这里,墨仁的气势也跟着一起扩张了出去,将所有这些逆鳞后勤成员全部死死的压制住,随后居高临下的对他们说道:“现在,你们可以离开这里去签协议了。”

    “……”

    逆鳞的后勤成员们脸上带着极为不甘的表情,但在墨仁的气势压制之下,却又连一句反抗的话都说不出来。

    最终,当第一个人彻底失望,转身离开了王座之间后,这些逆鳞的后勤成员们终于开始陆陆续续的转身离开了,离开了灰色王座,跟着带领他们的负教成员前往了签订协议的地方。

    而至于墨仁,也最终彻底的统合了整个逆鳞,成为了逆鳞真正意义上的首领。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在逆鳞的后勤成员全部离开之后,程天命语气有些低沉的对墨仁问道。

    程天命现在的心情确实很低落,刚刚那些后勤成员在离开之前,全都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希望自己能站出来为他们说一句话,但因为跟墨仁签订的协议,他却没办法为这群真正的战士们说上一句公道话,以至于这些期待的目光全部变成了彻底的失望。

    程天命几乎是看着他们一个个加入逆鳞的,此刻被这种失望的目光注视着,他的内心是真的很不好受。

    “先重新分编逆鳞,然后解决世家的问题。”

    墨仁的语气仍旧一如既往的平静:“再之后,我会派遣使者前往冰联,让他们对出动能力者攻击天夏的这件事割地赔款,否则我就将血洗并利用负教取代冰联的政权。”

    “你这已经是战争了。”

    程天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全世界的能力者组织都会与你为敌的。”

    “那就杀光他们。”

    墨仁的语气中透着一种冰冷的杀意:“我正好还嫌这些异能器不够用呢,他们如果愿意亲自过来送死的话,我会很开心的把他们的政权同样血洗并取代。”

    “这也是你计划中的一环,对吗?”

    程天命虽然是在提问,但语气却是十分肯定的。

    “没错。”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想要创造出我想要的世界,统治全世界只是第一步而已。”

    “你会成为史书上被唾弃的千古第一暴君。”

    程天命微微的摇了摇头。

    “我不在乎。”墨仁冷漠的回答道:“暴君也好,恶魔也罢,我只需要达成我的目的就足够了。”

    “好吧。”

    程天命的表情中透露着一丝无奈,但他却也没有多说些什么了。

    “你先回天夏去吧,这里现在有我就足够了。”

    见到程天命一脸的无奈,墨仁也不打算让他在负教这里多做停留了,虽然灰色圣殿属于负教的内教,远远没有外教来得那么野蛮凶残,但是这里终究也是负教,各种使用负币的地方也很多,为了防止程天命到时候再到处悲天悯人,墨仁还是打算让他先行离开比较好:“你回去之后,向那些家族下达最后通牒,如果仍有冥顽不灵的家伙,就留着等我回去处理。”

    说罢,墨仁从灰色王座上站起身来,准备离开王座之间。

    “等等。”

    就在这个时候,程天命却突然叫住了墨仁。

    “嗯?”

    墨仁转过头看了程天命一眼:“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你……”

    程天命突然犹豫了一下,随后才开口对墨仁询问了起来:“你应该…还没有杀死白帝和地狱犬吧?”

    “你看到了?”

    墨仁知道程天命的能力,所以倒也不吃惊。

    “我能跟你商量一件事吗?”

    程天命没有否认墨仁的质疑,只是有些犹豫的问了一句。

    “说吧。”

    听到程天命这么说,墨仁估计这件事肯定是跟地狱犬和白帝有关系,但程天命这家伙怎么说也是人老成精,显然是不会做那些无用劝说的,所以墨仁还真有点好奇他会跟自己说些什么。

    “你知道我的能力对吧?”

    程天命没有直接提到地狱犬和白帝,反而是直接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的双眼能看到事物的概率,这是我家先祖从地宫中偶然获取到的力量,这种力量的性质比起古代或是血脉系的能力,其实更倾向于信徒的力量,甚至答案者也将其称之为橙之力,你明白吗?”

    “嗯,我知道。”

    墨仁点了点头,这些东西自己还是清楚的。

    “我知道你可以继承所有信徒的力量。”程天命说道:“我能看到你的身上的绿,灰,红,蓝这四种颜色,这意味着你应该还没有掌握到橙之力,那么我愿意以这种力量作为筹码,换回地狱犬和白帝这两人的性命。”

    “哦?”

    听到程天命这么说,墨仁的兴趣也被明显的吸引起来了。

    虽说地狱犬和白帝这两人可以炼制出两个异能器,但首先这两个异能器对墨仁的增幅就不怎么大,比起信徒之力而言显然是要差上好几个等级的,此刻程天命居然愿意将橙之力交给自己,以换取这两个人的性命,这交易倒也不是不能做。

    墨仁对白帝本来就没有什么敌意,而地狱犬这家伙虽然与墨仁结仇在先,但也被墨仁吊起来锤很久了,在之前的战斗中也是率先主动投降的,讲的话也都很真诚,看起来并不是那种真的罪大恶极的人,如果不是心主的干涉,可能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的这种地步,所以就这样将他放了也不是不行。

    反正,这两个家伙加在一起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就算放出来感觉也不会给自己造成太大的威胁。

    “橙之力并不像其他信徒那样可以相互传播,这份力量源自于程家的血统,而所有的血统都会集中我们程家人的这一双眼睛上面。”

    见到墨仁陷入了思考,程天命也是主动的说了起来:“我看过我们家族在过去年代的一些记载,这份力量是可以作为馈赠交给其他人的,程家曾经就将这份力量馈赠给了两个对程家有恩的人,我今天同样也可以分给你一只眼睛,只要你愿意放了地狱犬和白帝。”

    “让我想想。”

    墨仁一边说着,一边直接从存储空间捞出了一把负币,随后只见他将负币往地面上一撒,直接就构建起了献祭法阵:“告诉我,我能否用这种方式获得橙之力。”

    “嘿嘿嘿嘿……”

    随着浓重灰雾的涌动,献祭法阵之中传来了邪神那毛骨悚然的低沉笑声。

    “那老头的双眼之中寄宿着橙的力量,你只要得到他的眼睛,当然就可以获得那份力量,不过这份力量会以怎样的方式施加于你就不一定了,不过不管怎样你都会因此而变得更加强大,嘿嘿嘿嘿嘿……”

    “这样么?”

    听到了邪神的说法之后,墨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嘿嘿嘿嘿,当然了。”

    邪神一边阴冷的笑着,一边回答了墨仁。

    “很好。”

    墨仁得到了答案之后也不犹豫,直接一挥手就遣散了献祭法阵,随后对一旁的程天命说道:“你的这个交易很好,我答应了。”

    “唉,你对力量的执着已经超过了太多东西……”

    程天命再一次的叹了口气:“除了你的亲人之外,我看不到有什么东西在你心里比力量更加重要,尽管你答应了我的请求,但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因此而变成力量的傀儡。”

    “力量是我找回他们的唯一手段。”

    墨仁冷冷的摇了摇头,平静的否定了程天命的说法。

    “好吧。”

    程天命的脸上再次挂上了一幅无奈的神色,似乎是在替墨仁惋惜,又似乎是在替这个世界惋惜。

    “你将力量转移给我的话,你自己会失去这份力量么?或者需要举行什么仪式?”

    墨仁没有理会程天命的无奈神色,而是只将自己在意的问题问了出来。

    “将力量转移给你的话,是需要你来到程家举行一场仪式的,而实力应该也会降低,对概率的观测和干涉应该都没有以前那样得心应手了。”程天命缓缓的说道:“不过对于你的话,我也不清楚你会获得怎样的变化,就像是邪神说的那样……”

    “嗯?”

    听到了程天命的说法之后,墨仁有点在意的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程天命说道:“这个我觉得你应该去问问答案者,他在千年前的那个年代就被称之为知晓一切的存在了,比起询问我来讲,我认为你问问他或许会得到更准确的答案。”

    “嗯,知道了。”

    墨仁微微的点了点头,心里默默的把前往深绿庭院的日程提前了些许,随后对程天命说道:“你先回去准备一下吧,我近些时日就会前往深绿庭院。”

    “好,那我就先回去等你了。”

    程天命应了一声,随后一阵莫名的雾气就将他笼罩了起来,随后他就消失在了灰色圣殿之内。

    “……”

    见到程天命离开之后,墨仁也直接离开了王座之间。

    在搞定了逆鳞后勤成员之中的大量刺头后,接下来需要进行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所有的能力者都获得了墨仁为其特别定制的作战服,同时又体验了沐浴,享受了美食,现在一个个全都是精神抖擞的样子,看向墨仁的目光也从最开始的疑惑渐渐变成了敬仰或是崇拜,就算态度最冷淡的那群能力者,对墨仁的态度至少也是平视的了,可见先前的这一套流程下来,确实有效的提升了这些能力者的好感。

    因为这个作战服真的是很帅气,所以此刻这些能力者们已经没几个还在穿浴袍的了,所有的人此刻都站在灰色圣殿外部的广场上,穿着属于自己的作战服。

    而这其中有一些像是周峰之类的能力者,看向墨仁的目光已经隐隐有些狂热的情绪夹杂在里面了。

    没有人要求他们怎样做,但当墨仁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所有能力者都像是军人一样笔直地站在原地,静静的等待着墨仁接下来的讲话。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