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合并为一
    无论是怎样的能力,都无法对墨仁造成哪怕一丁点的伤害。

    无论是比较普通的能量或物质层面上的打击,还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精神攻击,甚至连在能力之中被称为是顶级的时间和空间系的攻击都对其毫无作用。

    绝望开始在人群之中渐渐蔓延开来。

    墨仁就那么端坐于灰色王座之上,任凭各种各样的攻击将自己彻底笼罩起来,他身上没有什么用来保护自身的能量罩,就这么用强大无边的肉身硬扛着整个逆鳞所有能力者的攻击,甚至连漆黑如墨的空间斩都没有躲避的举动,但无论是空间斩,还是其他什么规则系和论外系的攻击,都没办法伤到墨仁一丝一毫。

    很快的,这种绝望开始再度发酵,发现自己的攻击根本无效之后,一些心智不坚定的能力者们开始恐惧了起来。

    能力者对自身的能力是非常信任且依赖的,当他们发现有什么东西能够完全的否定他们的能力,动摇的信心就会变成粘稠而冰冷的恐惧,将他们彻底的笼罩起来。

    然而,恐惧也是会传染的情绪。

    没过多久,在墨仁的刻意操作下,所有人都开始恐惧了起来。

    人类最原始而强烈的情绪,就是恐惧。

    而最古老最强烈的恐惧,就是未知的恐惧。

    在发现自己最为信任的能力无效之后,逆鳞的能力者们开始惊恐的质疑起了墨仁的实力,他们发现自己根本就对墨仁的能力一无所知,甚至开始怀疑起了墨仁到底还是不是人类。

    以强烈的猜忌作为催化剂,墨仁将恐怖无声的植入了每个人的心底,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之间就对自己产生了难以言喻的畏惧。

    “……”

    程天命在一旁倒是看得清楚,但他已经与墨仁签订了契约,此刻自然不可能伸出手来帮助这群能力者。

    而差不多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等到这些能力者们的攻击开始慢慢弱了下来,墨仁的话语又一次在他们的心底里响了起来。

    “看来,我还是逆鳞的首领。”

    墨仁的目光平静的扫过在场的每一个逆鳞成员,虽然没有夹杂什么气势在里面,但即使这样也让这些逆鳞的成员们汗毛直立,就好像有什么极为凶恶的东西正隐藏在了那一双目光后面,随时随地都会扑上来将自己吞噬殆尽一样。

    “那我就继续说了。”

    见到没有人反驳自己,墨仁在微微点了点头之后,便继续的说了起来:“我在成为逆鳞的首领之前,首先是负教的首领,所以有些事情我希望你们能够遵循负教的规则,而逆鳞也将并入负教之中,成为一个隶属于负教之下的特殊组织,你们在场之中的每一个人都必须遵循负教的规则,这也是我带你们来这里的原因之一,因为你们必须要在这里完成一次入教仪式。”

    “什么?”

    “入教仪式?”

    “竟然让我们加入负教?!”

    “可恶!我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阴谋……”

    在听到了墨仁的说法之后,下面的能力者们果然又炸锅了。

    不过这一次,墨仁可没给他们讨论的机会,心念微动之间念力就混合着灰色气息一起运作了起来。

    而感受到了灰色栖息的蔽日灰幕,也在此刻不安的躁动了起来,原本的灰色大袍此刻也迅速的延伸扩张了起来,不仅扩张到了地面与阴影融合在了一起,更是多出了无数的利齿和眼球,此刻那些眼球之中满是狂暴的杀意。

    早在很早之前的时候就说了,蔽日灰幕这东西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异能器,它是一个有着一定本能思想的活物,而刚刚墨仁利用蔽日灰幕的特性和再生能力硬抗了这么多能力者的各种攻击,这就等于是蔽日灰幕忍气吞声被这群能力者打了一个多小时还不能还手,本身性格就比较恶劣的蔽日灰幕当然是非常愤怒的,此刻它在灰色气息的刺激下终于忍不住了,无数的嘴巴在同一时间发出了尖锐的叫声,它是真的想把这群可恶的能力者们全部都吞噬殆尽,连一根骨头都不留的那种生吞下去。

    只要自己的主人(墨仁)一声令下,蔽日灰幕就会大开杀戒,将这里的十万多人杀的一个也不剩。

    “安静。”

    随着墨仁平静的说了一句,在场所有的人都感觉身子一沉。

    就好像什么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压在了他们的身上一样,这种莫名的气势夹杂着灰色气息之中的负面情绪,再配合上蔽日灰幕那可怕的姿态,瞬间让整个王座之间再度变得安静起来。

    只是,此刻所有人看向墨仁的目光都已经变了。

    他们看向墨仁的目光,已经不像是在看自己上司或首领时的目光了。

    他们此时此刻看向墨仁的目光里面充满了惊恐和愤怒,就好像早年间日式r之中的村民看向魔王的目光一样。

    “先别着急反对我。”

    墨仁早就猜到了逆鳞的这些人会有什么表现,所以此刻也不怎么在意:“所有加入负教的成员,我可以解除你们身上的监视设备,你们将同时享受逆鳞成员和负教成员的双重待遇,不仅可以使用负教专用的献祭法阵,更拥有每月一次与我进行单独沟通的机会,我将会视情况处理你们每个人的个人请求,同时逆鳞的权限也会在天夏得到有效提升,再也没有人能在你们执行任务的时候干涉你们,即使是那些平日里作威作福的世家也不行,而你们本身的待遇也将会随着我地位的稳定而不断提高,每项天夏与负教研究出的利民科技都以你们优先免费使用,并且还可以获得新型都市的永久居住权限……”

    其实绝大多数的逆鳞能力者们在听到解除监视设备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很心动了。

    而在听到墨仁所说的各项福利之后,一小部分头脑简单的逆鳞成员们就已经开始动摇了,甚至产生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倒也挺好的念头。

    不过相比于这些能力者而言,逆鳞的后勤人员倒是有很多能够克制住诱惑的,至少在墨仁给出的这些福利待遇面前,他们看向墨仁的目光仍旧是充满了恐惧和憎恨。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其实墨仁心里也很清楚。

    不过就是因为这些人经常呆在基地之中,对地狱犬等人的看法与其他能力者不同而已。

    “至于福利政策,其实还有很多在这里没办法详细的解释,我在这里说的也只不过是其中几项而已,具体的福利政策你们可以在加入后负教之后知晓。”

    墨仁没有在意那些敌视自己的后勤人员,只见他突然猛地一挥手,蔽日灰幕和念力压制全都在一瞬间被他撤了回去:“那么,想要正式加入负教的逆鳞成员,请举起你们的右手。”

    听到了墨仁的话语之后,人群再次骚动了起来。

    不过相比起之前而言,这次人群的骚动并没有那么夸张,在短暂的考虑之后,一小部分人缓缓的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哗!”

    在看到有人真的举手了之后,逆鳞的后勤成员们几乎都是在瞬间就暴怒了起来。

    他们敌视着这些举起了手来的能力者,嘴里或是嘲讽,或是怒骂着这群人的不知廉耻,忘恩负义,甚至将这群人此刻的举动推到了叛国的高度。

    而至于这些举起手来的能力者们面对其他人的敌视,反应也各自不同。

    有人双眼血红怒吼着自己再也不想被限制了,有的人则是看向墨仁的目光充满了敬仰,对周围的质疑充耳不闻,而更多的人则是因为心虚而跟其他人对骂了起来,同样嘲讽着其他人不识抬举,看不清在场的形式。

    但就实际上而言,这些举起手来的能力者也并不多,大概也就几千人左右,即使是在能力者之中,他们也并不占多数。

    不过就在双方正在对峙的时候,墨仁的声音在所有人的心底响了起来。

    “很好,你们是第一批加入负教的逆鳞成员。”

    墨仁说着,直接微微的抬起了手来:“作为对你们敢举起手的勇气,我将会给你们额外的奖赏。”

    空气中有着某种无形的力量在涌动着,随后这些举起手来的能力者们就发现自己的脖颈或手腕猛然一轻,一阵清脆的碎裂声在他们身上响了起来,他们惊讶的低头看去,却发现了碎裂一地的能力监视器,里面锋利的金属注射针,剧毒的放射性药罐,或是电磁芯片,微型高能爆弹散落得一地都是,各种各样精密而危险的结构光是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这些东西,曾经无时无刻都在威胁着他们的生命。

    自从被猎犬小队抓捕到逆鳞之后,这些像是耻辱一样的东西就一直限制着他们的人身自由,威胁着他们的生命。

    而现在,逆鳞新的首领废除了这种像是项圈一样的耻辱装置,把自由重新还给了他们。

    “大人!我此生必将奉你为主!”

    被解除了监视器的能力者们极为激动,其中几个性格比较极端的能力者甚至当众哭了起来,只见他们直接就对着墨仁跪了下来,也不管墨仁到底能不能听到,总之就是一边哭一边对墨仁诉说着自己的忠诚和信仰。

    “我与逆鳞的前任首领不同,我愿意信任你们。”

    墨仁端坐于灰色王座之上,用平静的语气对逆鳞的成员说道:“心主不仅不相信你们,甚至还利用心网来监视你们,用能力给你们洗脑,用监视器控制你们的生命和自由,而他自己为了活命,却连牺牲z省所有普通人民的性命都在所不惜,这样的首领不信任你们,同样也不值得你们信任。”

    说到这里,墨仁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王座之间内部的一盏壁灯。

    这盏壁灯之中有一颗通透的宝石。

    宝石是邪神的造物,里面囚禁着心主的主观意识。

    这是墨仁对心主敢于反抗自己所降下的诅咒,被囚禁在宝石之中的心主可以看,可以听,可以感受外界的一切,但同时他也永远不会因为负面情绪而失去理智,永远都要承受着滚烫高温的折磨,为墨仁所能吸收的负面情绪奉献上自己的微薄之力。

    此刻,墨仁当着逆鳞所有成员的面前批判着心主,当着心主的面夺走他费尽无数心血支撑起的整个逆鳞。

    心主为天夏所做的一切,不管是出于自己的私心也好,还是真心为了天夏也好,此刻全部都被墨仁彻底的否定抹除了,逆鳞的所有成员都将清楚心主的所作所为,都将狠狠的唾弃心主这个前任逆鳞首领。

    尤其是这些被解除了监视器的能力者们。

    他们所承受的痛苦要比那些逆鳞的后勤人员还要多。

    不仅要与各种各样的敌人作战,完成危险度极高的任务,还要被限制自由,时时刻刻都被死亡所威胁着。

    他们对心主的怨恨要远远超过了那些逆鳞的后勤人员,此刻听到墨仁说出了心主的各种举动之后,当下对心主的憎恨就更强烈了,同时也对解放了自己的墨仁更加崇敬了起来。

    “我准备了丰盛的食物,还有为你们每个人专门定制的新型作战服,现在你们可以离开这里了,外面有人会领着你们完成接下来的流程。”

    感受到了心主无边的憎恨与痛苦之后,墨仁将目光从壁灯上收了回来,对那些第一批加入负教的逆鳞成员温和的说道:“而鉴于你们是第一批加入负教的逆鳞成员,我还有一份额外的奖励送给你们,相信你们会喜欢的。”

    说到这里,墨仁微微的挥了挥手,众人就感觉一阵轻柔的力量将人群分开了,让出了一条条可以移动的道路。

    “相信你们都累了,出去休息吧。”

    制造出了人群之中的道路之后,墨仁再次催促了起来,同时一阵阵轻柔的念力开始推着他们往外走去。

    很快的,在墨仁的操作下这些人就离开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