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行动开始
    “可……”

    若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墨仁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语。

    “在张雅复活之前的这段时间里,我需要你加入逆鳞来做我的帮手,现在我手下值得信任的人太少了。”

    墨仁十分平静的说道:“放心,不是什么非常过分的事情,顶多只是坐镇帝都,教导一下那些逆鳞的成员该怎么正确合理的使用能力什么的,权当是复活的代价吧。”

    “复活的代价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的缘故,若水低头思考了一下,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好吧,我答应你。”

    “嗯。”

    墨仁微微的点了点头:“一会我会前往逆鳞基地,把你的职位安排一下,等到你什么时候修养好了的话,直接去找程天命就可以了。”

    “那你呢?”

    若水有些奇怪的问道:“你不在逆鳞的基地里吗?”

    “我需要处理一些麻烦,所以不能经常呆在逆鳞的基地之中。”墨仁稍微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至少最近这段时间不行。”

    “好吧。”

    听到了墨仁的解释,若水点了点头,倒也没有多问些什么。

    而在这之后,墨仁又和若水闲聊了一段时间,将一些简单的想法之类的东西告诉了对方,也让若水提前适应了一下墨仁的各种计划和想法,避免之后在进入逆鳞的时候,一时之间会手忙脚乱之类的现象发生。

    因为只是一些比较简单的想法,所以墨仁交代这些事情也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

    临近中午之前,墨仁就已经将基本的事情交代完毕了,之后就径直的离开了这处院落,重新返回到了逆鳞基地之中。

    ……

    此刻的逆鳞基地与往日的冷清不同。

    在墨仁下达了召集令之后,所有隶属于逆鳞的成员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了帝都,在程天命的安排下,现在整个逆鳞基地几乎已经是彻底的人满为患了,别说那些会议室,食堂,宿舍,训练场,就连各种通道之中都站满了人。

    是的,所有逆鳞成员的人都在站着,因为已经没有地方可以让他们坐下休息了,整个逆鳞基地几乎都要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金属罐头。

    整个逆鳞基地的空气循环系统已经开到了最大,新鲜干净的冷空气从各个隐蔽的换气口被送了进来,但即便这样也没办法彻底解决逆鳞基地内部的闷热和潮湿。

    在这些成员之中,有的是刚刚从任务中归来的能力者,他们的脖颈或手腕上带着特制的限制器,作战服上染满了刺鼻的血腥和汗臭味,将原本就浑浊的空气污染的更加糟糕,而另一部分则是逆鳞的后勤人员,他们的身上倒是比较整洁的,但因为一直保持着军姿站立的姿势,此刻脸上皆是一副疲态。

    这些后勤人员之中离帝都近一些的,在半夜或昨天就已经到了,现在已经在这里站了超过十个小时,本来就不是从事体力工作的他们自然是有些撑不住的。

    不过,好在墨仁已经回来了。

    “全体注意,全体注意,新任的逆鳞总指挥官已经出现,请大家做好迎接的准备。”

    在所有人都配备了的无线耳机之中,传出了逆鳞情报成员的声音,冷清的声音配合上再次加大功率的循环冷气,让等待了许久的逆鳞成员再次提起了精神。

    墨仁的速度自然是极快的,这边无线耳机之中的声音还没落下,墨仁冰冷的声音就在众人的耳边响了起来:“各位隶属于逆鳞的成员们,接下来你们会被我转移到另一个区域之中,请不要紧张,也不要擅自使用能力反抗。”

    下一秒,大批量的黑色空间门迅速的出现在了逆鳞基地之中,迅速的吞噬着一批又一批的逆鳞成员。

    “你要带他们去哪里?”

    逆鳞基地的上空,程天命对飘浮在自己身旁的墨仁问道。

    “负教。”

    墨仁平静的说道。

    “你要带逆鳞的成员去负教?”

    程天命愣了一下,但下一秒他就明白了墨仁的想法:“你想将他们转化成负教的信徒?”

    “这只是第一步。”

    谈话之间,墨仁已经将所有成员都转移完毕了,随后他直接单手抓在了程天命的肩膀上,带着他飞出了大气层,在最短的时间来到了那个隐秘的小岛上面,并穿过了传送门来到了那处独立的空间里。

    “姆杜恩,准备好了吗?”

    带着程天命走到了王座之间,墨仁用万里一念向实验室内的姆杜恩询问了起来。

    “大人,已经都准备好了。”姆杜恩立刻恭敬的朝着王座之间的地方跪了下去,回答道:“只要教主大人您一声令下,宴会随时都可以开始。”

    “嗯,很好。”

    墨仁点了点头,随后正式的坐在了灰色王座之上,并将逆鳞的成员全部从存储空间中释放了出来。

    逆鳞所有的成员加在一起足有十多万人,普通人可能对这个数字没什么概念,如果一平方米内站四个人的话,那么一个足球场也就能站下两三万左右的人而已,也就是说如果想要将这十多万人全部安置下来,至少也需要四五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场地。

    所有的这些人肩靠肩,背贴背的站在一起的话,几乎就可以诠释什么叫做人山人海了。

    那真是一眼望去全都是人,如同大地,如同山岳,如同海洋一样,放眼放去一直到视野的尽头都是密集的人群,别说奔跑或是穿行,就连在这其中挪动脚步都是做不到的事情。

    尽管灰色圣殿(墨仁将科学圣殿的名字进行了修改)的占地面积极为巨大,各种试验广场的空间也是匪夷所思的宽广,但实际上王座之间的面积却并不是很大,这可能考虑到了内教成员本身并不多的缘故,尽管比起地球上的其他建筑而言已经极为宽敞了,但显然是没有四五个足球场那么大占地面积的。

    不过,墨仁早就对此做了特别的准备。

    就在墨仁驱动存储异能器的同时,几名内教的大主教发动献祭法阵,利用一些研究到一半的残缺科技配合上邪神的恩赐,居然成功的启动了一种可以延展空间的巨大仪器。

    这样以来,王座之间的面积直接翻了百倍都不止,整个格局在墨仁的控制下变得极为夸张,整个灰色王座变得更加恢弘,而随着一个接一个的逆鳞成员被墨仁释放了出来,原本异常空旷的王座之间也渐渐被填满了,优秀的素质让这些逆鳞成员并没有私下交流,整个场面极为肃静,除了呼吸的声音之外几乎听不到任何其他杂音。

    很快的,所有逆鳞的成员都被墨仁转移了出来。

    而在转移完毕之后,墨仁静静的等了两分钟,在这些逆鳞成员都适应了此刻的环境之后,他这才缓缓的开了口。

    “各位逆鳞的成员们,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逆鳞的新任首领,同时也是负教的教主,你们可以叫我教主,首领,也可以叫我大人,总之怎样都可以……”

    “……”

    在听到了墨仁简单的自我介绍自后,逆鳞的成员们露出了各自不同的表情来。

    有的是担忧,有的是畏惧,有的是憎恶,但更多一些的则是好奇和疑惑,毕竟他们之中的很多人还并不清楚整个逆鳞的高层已经被墨仁给打完了。

    “我不是一个擅长演讲的人,所以我接下来说的话会很直接,我想你们应该也很累了,不会想听一些枯燥的长篇大论的。”

    跟语气上的冷漠平淡不同,墨仁上来就直接说了一件非常夸张的事情:“就在前些日子,天夏的龙家因为一些事情激怒了我,而逆鳞的高层选择了帮助他们,所以我杀光了逆鳞的高层,包括心主,骸魔,白帝,地狱犬在内的第五能级现在已经全被我彻底斩杀了。”

    “什么!?”

    “哈?这家伙在开玩笑吗?”

    “地狱犬大人那么好一个人,为什么……”

    “哈哈哈!好啊!好!这该死的心主终于死了!”

    “他竟然连骸魔都杀了!?”

    “白帝大人……”

    原本还十分肃静的逆鳞全体成员,在听到了墨仁的说法之后几乎瞬间就炸了锅,尽管这其中有很多能力者和情报人员都保持了安静,但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这样的,所以整个场面在这一瞬间就乱做了一团,有人惊惧的看着墨仁,仇视着墨仁,当然更多的人都是兴奋而狂热的看着墨仁,不过仍有不少人是面露狐疑之色。

    显然,他们并不相信墨仁有实力杀死逆鳞的所有高层,尤其是极为难缠的心主。

    因为能力的特性,心主在里世界几乎被认定为不死的存在。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想法。”

    尽管场面极为嘈杂,但墨仁的声音却仍旧十分的清晰,每一个人耳边的念力丝配合上心主的能力,让墨仁的声音能够同时在每个人的心底和耳边同时响起:“你们可能会怀疑我,崇拜我,当然更多的人会恨我,甚至想要杀死我。”

    说到这里,墨仁突然挥了一下手。

    “我给你们这个机会,从现在开始,一直到这次演讲结束之前,但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伤到我,我就将逆鳞首领的位置交给我身边的这个人。”

    墨仁说着,指了指一旁的程天命:“他是命运老人,大家应该都……”

    这边墨仁连话都没说完,一道激光就直接笔直的射在了墨仁的脸上,剧烈的闪光瞬间吞没了墨仁的整张脸。

    但这阵白光只持***钟不到的时间,随后白光退去,露出了墨仁完好无损的脸庞来。

    “……都认识。”

    墨仁平缓的说完了自己刚刚被打断的话语。

    “什么?”

    台下的某人见到自己的攻击无效,整个人也是直接就愣住了。

    他叫吴太隆,是一位第四能级的变异系能力者,能从经过变异的左眼中射出高能激光,其威力足以在瞬间蒸发好几辆重型坦克,甚至切断整栋大楼。

    对于自己的能力,吴太隆有着绝对的自信,因为激光的攻击速度是最快的,所以就算是第五能级都没办法躲开自己的能力,在很早之前的一次能力测试对战中,吴太隆被地狱犬检测过实力,当时吴太隆也是攻击了地狱犬,结果竟然烧焦了对方一小块皮肤,这也正是吴太隆对自己能力自信的原因,因为即使是第五能级也会因为自己而受伤。

    但此刻,他引以为豪的攻击却没有对墨仁造成哪怕一丁点的伤害,这让他一时之间有些不能接受。

    不过还没等吴太隆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其他能力者也开始攻击起了墨仁,瞬时间各种各样的光芒混合着奇怪的物质,瞬间吞没了灰色王座上的那个伟岸身影。

    闪电,强酸,重力场,穿刺,高温,冲击波,所有的能力在一瞬间全部被施展了出来。

    大地裂开,深紫色的藤蔓带着荆棘和尖刺缠上了墨仁的脖颈。

    空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液化,超低温的液化空气劈头盖脸的浇了墨仁满身都是。

    漆黑无比的锋锐锥状物一个接一个的从远处飞来,以数倍音速狠狠的砸在了墨仁的胸口之上。

    一种接着一种,一样接着一样。

    喷涌而出的能量,性质诡秘的物质,匪夷所思的现象,憎恨墨仁的能力者们纷纷施展着自己的能力,而这其中十分尊敬地狱犬和白帝的人更是红着双眼,几乎豁出了老命般的疯狂攻击着墨仁,比起其他人狐疑的试探,他们几乎是一边怒吼着一边倾泻着自己的愤怒。

    但很快的,这种愤怒就变成了绝望。

    他们绝望的发现,自己的能力根本就没办法伤害到墨仁一分一毫。

    哪怕是让对方稍微的躲避一下都做不到,锋利的刀锋,呼啸而至的子弹直直的钻进了对方本应最脆弱的双眼,但对方却连眼睛都未曾眨一下。

    刀锋被折断,子弹被反弹出来。

    哪怕是倾尽了一切的攻击,却也根本没办法给对方造成一丝伤害。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