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现状
    (是的,这是一个防盗文,阅后请勿焦躁,每天十点之后会自动更新成为正确< r=”://../”>章节,且不收二次阅费用。

    “这这是”

    墨仁当众祭炼负币的举动毫无疑问是非常夸张的,至少这群周家子弟从来都没听说过关于负和邪神的传闻,此刻见到墨仁单手一挥就把自己平日里相识的这些人全都烧成了硬币,此刻心绝对是极为震惊和恐惧的。

    此刻,这些没有被墨仁炼制成负币的周家子弟都在畏惧的看着墨仁,就仿佛在看着一个绝对无法胜的恶一样。

    “时代已经了,天夏不再是世家的一言堂。”

    对于这些周家子弟畏惧的目光,墨仁当然是根本不在意的,此刻只见他单手一挥,就直接将那些负币吸进了自己的存储空间之中,随后则是冷声对这些周家子弟说道:“我接下来会去接管逆鳞和整个天夏,如果你们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惹麻烦的话,我便不杀你们。”

    说着,墨仁将自己一部分的气势放了出来,笼在了在场所有周家子弟的上。

    在杀了不知多少生灵,吞噬了多少负面绪之后,墨仁现在单凭气势几乎都已经能对一般人造成几乎致命的伤害了。

    憎恨,痛苦,愤怒,恐惧,还有绝望这五种绪,哪怕随便拿出一种,对普通人而言都是难以承受的神击,如果墨仁释放出的是杀气的话,普通人在一瞬间就会因为过度的神动导致心跳过速,进而死于心脏骤停,或是血管破裂导致的脑溢血。

    尽管墨仁只是释放了自己一部分的气势,但对于这群基本没见过血的周家子弟而言,效果还是很好的。

    “噗通!噗通!”

    被墨仁刻意留下来的周家子弟们感受着这恐怖的气势,几乎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跪在了地面上。

    通过灰线条对负面绪的妙掌控,墨仁已经将恐惧和绝望深深地植入了这群周家子弟的心之中,不管他们在今后会到怎样的遭,这份恐惧和绝望都不会有半分减弱,在他们后半生之中,墨仁会成为他们心中最恐怖的噩梦,让他们连半点反抗的想法都没办法提起。

    “很好。”

    见到这些周家子弟们恐惧的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模样,墨仁微微点了点头,看来这些负面绪有的时候还真是挺有用的。

    至少就现在而言,自己已经差不多将市清理的差不多了,虽然考虑到周家还有一部分人此刻并没有在大宅之中,但在家主和大部分力全部 的况下,他们很显然已经掀不起太大的风浪了,到时候随便从逆鳞派遣一个第二或第三能级的能力者,基本上就可以轻而易举的镇压他们了。

    而在搞定了周家子弟之后,墨仁将目光转移到了周家大宅的地下某。

    “那么,接下来就是”

    一边自言自语似的说着,墨仁一边直接动用了自己的念力。

    建设于周家大宅地下某的私牢被念力牢牢锁定,随后足以移山填海的念力被墨仁催动,硬生生的将这个足有小半个周家那么大的建筑物从地下拔了出来。

    “轰隆隆!!!”

    因为地下建筑被墨仁拔了出来,所以整个周家大宅都因为失去了地基支撑的原因而轰然倒塌,巨大的烟尘几乎吞没了在场的一切,直到墨仁用念力走了这些烟尘,整个周家的废墟才缓缓展露在了在场众人的面前。

    墨仁没有理会周家子弟那些震惊或恐惧的目光,在拽出了这个周家的私牢之后,径直的就朝着这个私牢走了过去。

    厚重的合门在瞬间就被撕成了碎片,随后墨仁表平静的走了进去。

    这种世家的私牢之中,一般囚着的都是犯了族规的家族成员,只有极少部分大型家族敢于囚其他人,比如某种意义上的家族敌人,但周家在市的这个分支显然还没有这个权利和胆量,所以此刻这座私牢之中囚着的显然都是周家的家族成员。

    而在这些被囚的家族成员之中,墨仁要找的那个人正在整个私牢的最深。

    而被关在那里的,是一个伤痕的子。

    没有理会其他被囚,墨仁就那么平静的走到了铁栏杆的面前。

    “你是”

    子显然也感受到了刚刚墨仁拔出私牢时造成的巨大动静,此刻本来就在四张望着,所以在看到墨仁缓缓向她走过来之后,也是立刻就注意到他了。

    “还记得我么?”

    墨仁平静的看着牢之中的子。

    “墨墨仁?”子此刻正坐在地面上,所以此刻看向墨仁的目光仰视的,此刻在听到墨仁的询问之后,脸上也是有些不确定的神。

    “没错,是我。”

    墨仁平静的点了点头,同时控制着一定剂量的信息素开始在周围弥漫了起来。

    “墨仁!真的是你!”

    在信息素的作用下,牢人的表开始得有些激动了起来,只见她腾的一下从地面上站了起来,两只手握住铁栏杆急忙道:“他们想抓你!你快离开这里啊!”

    “抓我?谁?”

    墨仁歪了歪头:“逆鳞?还是周家?你觉得他们有这个资格吗?”

    “我”

    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墨仁直接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念力微动,所有的铁栏杆都在瞬间像是面条一样被扭曲了起来。

    “周家已经完了,害你的人也都死光了,要跟我走吗?”

    墨仁的右眼深闪过了一个十字星状的奇特符号,随后他缓缓的对这个人伸出了手。

    “嗯。”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人同样伸出了手。

    “轰!”

    在墨仁念力的催动下,整个私牢在瞬间爆碎了开来,巨量的烟尘混合着惊叫吞没了周围的一切。

    而当一切恢复平静之后,墨仁已经带着对方消失了在了原地

    离开了周家之后,墨仁开始朝着帝都的方向飞去。

    之前从周家带出的那个人,现在已经被他塞进存储空间里面了。

    因为可以比常人更加灵活的运用存储空间,再加上演化苍生所带来的特殊能力,所以墨仁单在存储空间的一个分区之中演化出了一具分,并操着这具分与对方交了起来。

    这个人其实倒也不是什么陌生人,她正是墨仁最开始在周家时,被周启用来试着拉拢墨仁的那个人。

    如果墨仁当时没记错的话她应该是叫周默来着。

    本来墨仁对她也没什么感觉,只不过为了麻痹其他人,所以才故意配合对方演了一戏而已,但之后在其他周家子弟的记忆之中,墨仁发现周默的境并不好,或者说是颇为凄惨也不足为过。

    在墨仁杀了周家家主逃离天夏之后,周家从宗家空降过来的家主对周默的度很不好,总认为她可能会掌握墨仁一定的信息,为了想办法挖出这些信息交给隐龙来换取利益,同时也是为了空降过来之后的杀鸡儆猴,于是直接就把周默给扔进私牢里面了,各种私刑基本上也都用的差不多了,甚至因为这个原因,她的父母也为了家族荣誉把她给抛弃了。

    事实上,墨仁最开始用念力扫过整个周家大宅的时候就发现她了,但最开始墨仁根本就没在意这个家伙。

    直到后来,墨仁从她上发现了很浓郁的负面绪,痛苦,绝望,憎恨,恐惧,愤怒,这五种负面绪死死的绕在她的上,就像是一把把沉重无比的灰枷锁一样,通过这种负面绪的感应,墨仁这才再一次的注视到了对方。

    于是,墨仁产生了将对方控制在自己手中的想法。

    通过心主的能力,配合上墨仁自己制造出的更为复杂的信息素,墨仁现在可以从心理到生理上完美的控制住一个人。

    现在墨仁手中还有好几个空余的异能器,这些异能器有一些自己可以用得上,但有一些却是自己没办法用上的,自己接下来就要直接支配整个逆鳞,光是自己一个人的话想必是肯定不够的,程天命也不可能把一切都理好,这时候就需要一些高级力撑场面来使用了。

    不过比起控制逆鳞的能力者,再把异能器交给他们,墨仁觉得还不如利用灰线条的手段将周默转化成为负信徒,再将异能器交给她来使用来的靠谱一些。

    起码,这个已经失去了一切的人要比其他能力者单纯多了,再加上自己的暗中控制,虽然说在斗力上可能比不上一些正规的老牌第五能级,但好歹也是有一些用的,所以现在顺手收回来也不费什么力气。

    毕竟,以后没准什么时候就能用得上。

    只不过,现在的周默还对整个局势不太了解,为了让她更好的适应接下来需要面对的这一切,墨仁还需要导她一段时间。

    不过好在墨仁现在的实力极,由演化苍生制造出的分配合上存储空间的立分区,已经足以完成交的整个过程,所以在墨仁在外界赶的过程之中,对周默的单导就已经开始了。

    而就在导正在进行的过程之中,墨仁已经来到了帝都,第一次来到了逆鳞的帝都总指挥基地之中。

    迎接墨仁的仍旧是程天命,逆鳞所有第五能级之中仅存下来的命运老人。

    “你回来的还真快。”

    程天命对墨仁笑了笑:“没在市多待上一段时间,缅怀一下曾经吗?”

    “没有。”

    墨仁缓缓的摇了摇头,脸上仍旧是一片平静:“简单的清理一下就足够了,怀旧这种事不适合我。”

    “那好吧。”

    程天命无奈道:“不过你来的这么快,逆鳞的成员还没有集合完成呢”

    “还差多少?”

    墨仁问道。

    “还差很多呢。”

    程天命直接说道:“现在已经集合的逆鳞成员都是帝都或帝都附近的,执行任务和各大城市的逆鳞成员想要过来恐怕还需要不少时间。”

    “直接让他们做专机过来,直接用各大城市的专机让他们优先使用,十二小时之我要看到逆鳞的所有成员。”

    墨仁平静的命令道。

    “呃”

    程天命犹豫了一下。

    “嗯?”

    墨仁看了一眼程天命,右眼之中的白十字星一闪而逝:“有人在阻挠?”

    “唉怪不得心主不想让你得到他的能力”

    听到墨仁的话语之后,程天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是谁在阻挠?”

    墨仁平静的脸渐渐冷了下来,语气之中弥漫起了一阵淡淡的杀意:“哪边的家族?”

    “大多数还是世家的那些人。”

    程天命无奈答道。

    “好。”

    墨仁点点头,随后直接转走。

    “等等,你要干什么?”

    程天命见到墨仁的举动之后,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急忙道:“你如果现在就理他们的话,那天夏会陷入大乱的!”

    “我在乎吗?”

    墨仁转头看了一眼程天命,平静的问道。

    “这”

    听到墨仁这么说,程天命一时之间也愣住了。

    好像确实也是这个样子啊,墨仁这家伙从来都不在意自己会捅出多大乱子来的,这一点从他当为了对付心主直接扔陨石就可以看出来了,这疯子做事是真的不计后果。

    “你没事的话,我就先去理那群垃圾了。”

    见到程天命没了动静,墨仁也是将目光收了回来,随后就准备先行离开。

    “等等!”

    程天命再次喊住了墨仁。

    “你还有什么事?”

    墨仁这次干脆连头都不回了,就那么直接问道。

    “若水已经被我带出来了,她现在就在帝都的疗养里面,她跟我说很想见你一面。”程天命赶忙说道:“你可以先去见她一面,我这边尽量让逆鳞的全体成员赶紧过来”

    “你这是在为他们求?”

    听到了程天命的话语之后,墨仁的眉头微微一皱。

    “这可不是为他们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