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你为他求情?
    (是的,这也是一个防盗文。

    “呃啊啊啊啊啊啊!!!”

    远超手腕骨折的疼痛让周宇轩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混蛋!我是周家的人!”周宇轩的脸庞狰狞到近乎扭曲:“你竟敢这么对我!我要让你明白什么叫后悔!我要让你再也走不出市!!!”

    “哦,是吗?”

    墨仁看着不停惨叫的周宇轩,脸上平静的连一点表情都看不出来。

    “别以为你的能力强就可以为所欲为!混蛋!畜生!”

    周宇轩扯着脖子怒吼道:“你惹了我们周家!你已经完了!逆鳞的猎犬小队马上就要来了!他们会把你像是一条狗一样的控制起来!”

    “你似乎…”

    墨仁看着周宇轩这有些可笑的愤怒表情,随后一只手指直接戳进了他的右边胸口:“一点也不怕死啊……”

    随着很轻的噗一声,墨仁的手指直接刺进了周宇轩的右边胸口,比合金还要坚硬不知多少倍的手指轻而易举的突破了皮肤和脂肪层的阻拦,然后在戳断了肋骨之后又直接戳进了周宇轩的肺叶上,让他发出了比杀猪还要高昂的惨叫。

    “你敢这么对我!!!”

    周宇轩一边惨叫着一边大吼着:“你知道你将会迎来怎样的下场吗?!”

    “下场?”

    听到周宇轩的质问,墨仁平静的摇了摇头。

    尽管周宇轩的脸上仍旧挂着一幅狰狞凶恶的表情,但拥有灰色线条的墨仁却已经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对方的变化,除却憎恨,痛苦以及愤怒之外,墨仁在周宇轩的身上感受到了属于恐惧的味道,这意味着他已经渐渐对墨仁产生恐惧了,只不过现在还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但墨仁这次过来本来就是来对付周家的,所以周宇轩自然是倒了大霉。

    “如果你说的是逆鳞的猎犬小队,那就很抱歉了。”

    墨仁一边说着,一边用念力一点一点的剥离着周宇轩的指甲和皮肤:“当我还是第二能级的时候,我就在市逃过了猎犬小队的追杀,而且当时带队的人是第五能级的地狱犬……”

    “你…你在干什么!?”

    周宇轩惊恐的看着自己的皮肤和指甲一点点的从血肉上被剥离开来,心底深处的恐惧在也没办法掩饰了:“住手啊!你快住手啊!”

    “当我达到了第五能级之后,整个逆鳞都被我覆灭了。”

    墨仁一边继续用念力折磨着周宇轩,一边平静的对他说道:“当然了,我光是这么说的话你肯定是不相信的,所以如果你想见到地狱犬本人的话,我也不介意把你的头跟他的头放在一起……”

    “别杀我!别杀我!我错了!是我错了!你先别杀我!”

    周宇轩哪里还有心思听墨仁讲的话,此刻巨大的恐惧已经将他的内心彻底填满了。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难以形容的惊恐表情,眼泪混合着鼻涕一起流了下来,因为墨仁控制住了他体内的痛感神经,所以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皮肤和指甲被剥离的感觉,感受到风吹在自己肌肉和脂肪上的凉意,但却一点疼痛也感觉不到,就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皮肤一点一点的被剥离下来,这种形容的恐惧感几乎已经要将他的理智彻底摧毁了。

    “放心吧,一时半会你是死不掉的。”

    墨仁看着周宇轩那惊恐不已的表情,随后单手抓在了他的天灵盖上,带着他直直的朝着周家大宅的方向飞了过去。

    什么?

    你说跑车里面的那个女人?

    在那种夸张的撞击下,就算那辆跑车的保护措施再怎么严密完善,也是救不回一个普通人的……

    ……

    依靠着念力的帮助,墨仁没过多久就来到了周家大宅之中。

    此刻的周家大宅与之前的时候有些不同,它看上去似乎被重新修缮了一番,整体结构变得大气了许多,一些周家子弟仍旧在演武场上不断的训练着,除却周家大宅本身的变化之外,一切仿佛都跟之前没什么变化。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墨仁本身了。

    上一次墨仁来到周家大宅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初获能力的弱者,在这危机四伏的大宅之中一点一点的增强着自己的实力。

    而现在则完全不同了。

    在从地狱犬的手上逃出之后,墨仁先后走过了施库,西盟,印西,面对了地方军,德伦,苍白之网,天剑成员,西盟的官方能力者,负教信徒,而当墨仁统治了整个负教,重新回归到了天夏之后,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这颗星球最顶端的位置,除却那两个信徒组织的首领之外,几乎再也没有人能与墨仁在实力上相提并论。

    “轰!!!”

    随着墨仁降落在了地面上,一阵巨大的响动也是传了出去。

    几乎是一瞬之间,周家的人就做出了相应的反映,只见大量的周家子弟宛如潮水般从各个地方涌了过来,将墨仁包围的水泄不通。

    但很快的,就有一部分周家子弟认出了墨仁,认出了这个曾经干掉了自己家主的可怕能力者。

    “等等!他难道是……”

    一部分目睹过墨仁可怕一面的周家子弟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只见他们开始悄悄的后退了起来,而那些没见过墨仁的周家子弟则完全不同,他们此刻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赶紧表现一番,到时候好得到新家主的赏识什么的。

    “你是什么人!?”

    大概是人数的优势让这些周家子弟们感到了莫名的安心,很快一些新人们就按耐不住了,几个带头的开始装作一脸严肃的样子对墨仁质问了起来:“擅自闯入这里,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等着你吗?”

    “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滚出来。”

    墨仁根本就没有理会这几个周家子弟,而是直接将目光锁定在了大宅的某一处,平静的对其说道。

    “喂!我问你话呢!”

    见到墨仁不理会自己,这几个周家子弟瞬间就觉得面子挂不住了,当即就伸手朝着墨仁的肩膀袭了过来,居然是打算用这种低劣的功法来试探墨仁一番。

    然后,下一秒,这几个周家子弟瞬间就炸了。

    “轰!”

    就仿佛腹腔里被塞进了一大团压缩空气一样,这几个周家子弟在瞬间就被炸成了一大团血雾,大量被炸的极为细腻的人体组织劈头盖脸的浇了其他人满身都是,什么血滴,肉沫,还有骨茬,组织液,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混合在了一起,就像是最好的消音器一样,瞬间就止住了在场所有周家子弟的声音,整个场面变得极为安静,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被听到似的。

    “还想看戏是吗?”

    墨仁看了一眼大宅的某一处,随后点了点头:“很好,那就送你一份大礼。”

    说着,墨仁直接将周宇轩的脑袋拧了下来,用念力包裹着直接朝着大宅的某一处扔了过去,只听“咚”的一声,整颗头颅就被墨仁扔进了大宅之中。

    而也就是在这颗头颅被墨仁扔进去之后,一阵愤怒至极的咆哮突然从宅子内部传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随着这阵怒吼,宅子的一扇窗户轰然破碎,随后一名双眼通红的老者就像是一只老鹰一样从里面猛扑出来,一双布满青筋的老手二话不说就朝着墨仁的面门袭去,那种惊人的气势就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墨仁撕成碎片一样。

    然而,现实总是那么的不尽人意。

    “跪下。”

    墨仁看着直扑过来的老者,一根念力丝直接缠绕在了他的身上。

    接下来,让所有周家子弟惊呆的画面出现了。

    “噗通!!!”

    那如同老鹰扑兔般气势汹汹的老者,在飞到墨仁面前的时候,就仿佛真的听从了墨仁的话语一样,整个人双膝弯曲直接就跪在了地面上。

    这位老者跪在地上的力度极大,众人只听噗通一声,再一看时才猛然惊觉,这老者膝下的青石板竟然都被他生生跪裂了,大量蜘蛛网一样的裂痕延伸出足有一米多远的距离,可想而知这一跪的力气到底有多大,就好像他从天上飞下来就是为了跪在墨仁面前一样。

    “老东西,我给你的礼物还喜欢吗?”

    墨仁看着突然跪在自己面前的周家家主,平静的对他问道。

    “你!混!蛋!”

    周家家主此刻虽然跪在了地上,但整个人却是一副怒目圆睁的样子,不仅死死的咬着牙,甚至连浑身的肌肉都鼓胀了起来,似乎是用尽了全力想要站起来。

    “给我磕十个响头,我可以留你周家一个活口。”

    墨仁平静的说道。

    “你休……”

    话还没说完,周家家主就发现自己的脑袋被一阵强大的力量硬生生的按在了地面上。

    “砰!”

    一个响头,直接把青石板都磕裂了。

    “很好,继续。”

    墨仁一招手,不远处的大宅之中就飞出了一个足足有五米多高的合金保险箱。

    “砰砰砰砰砰砰砰!!!”

    周家家主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感觉一阵无法匹敌的惊天巨力包裹住了自己,就那样硬生生按着自己的脑袋不断的往地面上砸去,丧子之痛加上如此这般的羞辱,几乎要将他的理智都彻底吞没,难以想象的憎恨,愤怒,痛苦在瞬间就充斥了他的内心,这让他的双眼都因为充血而变得通红一片。

    “老东西,你可比周启良会玩啊。”

    在周家家主磕头完毕之后,墨仁直接一只脚踩在了他的头上,随后念力微动之间,整个巨大的保险箱瞬间就被撕裂了开来,将内里大量的账本都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下。

    “贪污,贿赂,谋杀,威逼利诱,同流合污,欺骗民众……”

    墨仁随意的看了一眼那些账本上的东西,心里对于家族的厌恶也是更多了几分:“就凭这些东西,灭你全族都不冤。”

    一边说着,墨仁一边在脚上稍微的用了点力气。

    “……”

    周家家主此刻整张脸都被墨仁踩进了青石碎块之中,根本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像是一只蟑螂一样在那里疯狂的挣扎扭动着。

    “看来你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啊。”

    见到周家家主挣扎的样子,墨仁将脚从对方的脑袋上抬了起来。

    “小畜生!”

    周家家主此刻的样子可不太好,几颗比较尖锐的青石碎片直接就挂在了他的脸上,这让他看起来有点搞笑,但实际上他却愤怒的已经双目通红了:“你要杀就杀!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杀你?”

    墨仁歪了歪头:“你以为我会让你这么轻易的死去吗?”

    “小畜生,逆鳞第一次抓不到你然你跑了,难道这次还抓不到你吗?”

    周家家主冷笑了一声。

    “逆鳞?”

    墨仁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周家家主,随后便摇了摇头:“原来如此,原来你们都已经被舍弃了啊。”

    “什么舍弃?”

    周家家主心里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但因为怒极,却也没多想:“你要杀就杀!不然的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逆鳞已经灭亡了。”

    墨仁平静的说道:“早在几天前,程天命就跟所有世家把这一点给说明了,而你的宗家却根本没有把这一点告诉你,答案很明显。”

    “什……”

    周家家主猛然一惊,但还没等他多想,一阵无形而庞大的力量就直接将他拽上了天。

    “时代已经变了。”

    墨仁已经不愿意再跟这个家伙多说什么了,只见他的右眼之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十字星形的白色符号,心主的能力定向记忆窃取瞬间发动,眨眼之间整个周家就被心主的能力所覆盖了,所有曾经犯下过不可饶恕罪刑的周家子弟全部都被墨仁的念力包裹着悬浮了起来。

    而在这之后,一个巨大的献祭法阵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所有这些被墨仁宣布了死刑的家伙,包括只剩下一个头却还没死的周宇轩,全被墨仁丢进了献祭法阵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