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炼制异能器
    (是的,这还是一个防盗文。

    在猩红教廷的教主少女离开之后,整个世界的颜色开始渐渐恢复了。

    就像是停摆的时钟再次被人拨动起来一样,被静止的事物也开始慢慢的运转起来,垮塌到一半的房屋开始继续崩塌,心主痛苦的哀嚎也继续响了起来。

    “轰轰轰轰……”

    即将触及地面的巨大陨石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随后就像是a a者刚刚所说的那样,迅速的朝着天空飞了过去。

    “诶?”

    抬头仰望着陨石的心主在见到这一幕之后,整个人都微微一愣。

    “怎么,很吃惊么?”

    就在心主吃惊的望着陨石的时候,墨仁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身后响了起来。

    “?!”

    心主的身体猛然一僵,随后本能的就要转过身去。

    但这边心主才刚刚转过了身去,一只有力的大手就像是铁钳一样死死掐住了他的脖颈,将他整个人都从地面上提了起来。

    “呃…呃……”

    心主的脸色一变,但因为脖颈被掐住了,所以就算是想说话也说不出来了。

    “被封锁在这具身体里,无法使用能力的感觉怎么样?”

    墨仁掐着心主的脖颈,平静的问道。

    “呃…”

    心主被掐的整张脸都有些发红了,只能无力的用手脚踢打着墨仁,试图用这种方式挣脱开来。

    尽管墨仁已经将自己的本体再次隐藏进了存储空间之中,但即便是由他本体极小部分所构成的这具分身,也不是心主可以轻易挣脱的。

    “我刚刚与深绿庭院做了一交易,你想知道交易的内容和结果吗?”

    看着心主不断挣扎的样子,墨仁稍微松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力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

    感受到脖颈被微微松了松,心主这边立刻就开始咆哮了起来:“你对我又做了什么!?”

    “深绿庭院阻止了我想要毁灭这里的想法,同时在程天命的配合下,将天夏的控制权完整的转移到了我的手里,现在你脚下踩的这片土地已经不是你的了,而是我的。”墨仁缓缓说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会用我自己的方法改变整个天夏,让整个天夏变成我理想中的样子。”

    “你休想!”

    听到墨仁这么说,心主立即怒吼了起来:“天夏从来都不是某个人的!天夏是属于所有天夏人民的!”

    “哦,是吗?”

    墨仁看了一眼心主,脸上露出了一个冷漠的表情:“那我问你,既然天夏属于所有的天夏人民,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只能挣扎在温饱线上?为什么官员欺压平民的事情屡屡发生?恶人为什么不会被公正的审判?为什么贫困家庭努力攒半辈子钱都买不起一套房子?为什么会对各个地区各个民族有不同的对待方式?你知道我弟弟平时是怎么称呼自己的吗?”

    “怎么?”

    心主当然不知道墨凌是怎么称呼自己的。

    “四等夏,你明白吗?”

    墨仁直接一巴掌拍在了心主的脸上,让他半张脸都迅速的充血红肿了起来:“这就是天夏的人民,自古以来夏族人应有的地位吗?”

    “那只是个别现象!”

    心主当然也不会就这么低头:“而且这又不归逆鳞的事情!这是……”

    “我知道啊。”

    墨仁打断了心主的诡辩,扬着眉毛说道:“所以我才拿到了天夏的决断权,现在整个天夏都是我的了,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你这是独裁!是暴君!”

    心主怒吼道:“你难道想变成第二个希特勒,被写入历史,遭受万人唾弃吗?!”

    “希特勒失败了,而我不会。”

    墨仁微微地摇了摇头,随后冷冷的说道:“况且就算遭受万人唾骂我也不在乎,哦……对了,在抽取你能力的时候我会试着把你的意识留下来,到时候你将会亲眼目睹天夏的变化,让你看看,你们所有人都无能为力的事情我是怎么一个人办到的。”

    “你敢!”

    心主再次咆哮了起来。

    “我为什么不敢?”

    墨仁歪了歪头,随后直接带着心主飞了起来:“我现在是负教之主,深绿庭院跟我又达成了协议,程天命现在也奉我为主,包括你在内我手下现在至少有十个第五能级的战斗力,这还不算负教高层,就这种战斗力你觉得还有谁能反抗我吗?西盟?还是亚美斯特?或者你在指望正义的外星人入侵地球?”

    “你……”

    心主还想说些什么,但听到墨仁说明了自己现在的实力,他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你输了,逆鳞也输了。”

    墨仁摇了摇头,随后直接在空中加速了起来,朝着负教总部的方向飞去。

    可当他带着心主彻底消失在空中之后,一个淡淡的青色身影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墨仁先前所在的地方。

    “墨仁……”

    一身黑衣的龙武死死盯着墨仁消失的地方,手里紧攥着的银色小刀正在缓缓滴落着灰红色的鲜血:“此仇…不共戴天……”

    ……

    另一边,有着极强的念力辅助,墨仁很快就回到了负教总部之中了。

    “教主大人,您回来了。”

    得知墨仁回来之后,姆杜恩立即从自己的实验室跑了出来。

    “嗯。”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直接就朝着王座之间走去。

    回到了王座之间后,墨仁当着心主的面直接从存储空间中拿出了一块银绿色的金属锭出来:“看看这是什么?”

    “嗯?”

    心主定睛一看,随后脸色微微一变:“心灵遮断合金?”

    “准确的说,是心灵遮断合金升级版。”

    墨仁平静的说道:“它拥有心灵遮断合金的特性,同时拥有近乎用不损毁的性质,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你……”

    心主脸色一白。

    但还没等他说话,墨仁就直接打开了一道空间裂缝,随后一阵强大的吸引力就直接将心主吸进了这道空间裂缝之中。

    是的,这是墨仁为心主单独准备的空间分区,不过考虑到心主的意识即便是被封锁进了一个人的身体之中,也很有可能可以继续使用能力,所以墨仁利用心灵遮断合金制造出了一个特殊的密封监牢,将心主彻底的关了进去。

    至于这个特殊的心灵遮断合金,其实做法也很简单。

    先前也说了,赛缇拉在晋升到了第四能级之后,她的能力得到了提升,可以同时复制两种不同的能力在体内,所以墨仁就尝试着让赛缇拉复制了小莉莎的能力,而因为赛缇拉的能力性质,复制比她能级低的能力都会自动提升到跟她一样的能级,所以赛缇拉直接掌握了小莉莎第四能级时的金属操作能力。

    这就让银色金属多了几种不同的性质。

    这几种不同性质之中,第一种就是这种银色金属可以主动的融合其他金属,在降低一定物理强度的同时获得一些特殊效果。

    之前墨仁用来保护住自己亲人e 体的记忆金属,也是基于这个原理被制作出来的,总之在融合进不同的金属后,小莉莎的银色金属会展现出很多全新的物理特性,比如超强的延展性,记忆性,又或者是极高的热比容,极高的密度和质量,常温超导效应,甚至是制造出规模惊人的爆炸(混入金属氢)。

    超级心灵遮断合金,就是利用银色金属与心灵遮断合金融合之后的产物,具有心灵遮断的效果之外,还具备近乎银色金属的物理强度。

    在测试过程中,这种由超级心灵遮断合金制成的 ,甚至能直接切断磁场。

    也就是所谓的能够攻击到某些无实体的灵体。

    用这种银色金属所构成的超心灵遮断合金监牢,就算心主是第五能级,也绝对没办法对外界使用能力了。

    而在搞定了心主之后,墨仁又将之前那个金发女人从存储空间之中叫了出来。

    “嗯?打完了?”

    金发女人看起来真的睡了一觉,此刻被拉出来脸上还有点茫然,不过她很快就将自己的面部表情调整过来了,只见她露出了一个微笑:“看你现在的样子,应该是成功了?”

    “没错,我确实成功了。”

    墨仁端坐于灰色王座之上,平静的说道:“天夏现在已经是我的了,负教也是。”

    “这可真好。”

    金发女人笑了笑,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那么……”

    墨仁看着自己前方娇笑着的金发女人,平静的问了起来:“我该叫你德伦呢?还是叫你希娜?”

    “名字这东西很重要吗?”

    金发女人看起来根本就不在意:“反正我早就没有真正的名字了,随你怎么叫好了。”

    “那就德伦吧。”

    墨仁点点头,他确实不怎么在意名字这种东西。

    “也行。”

    德伦耸了耸肩,看起来倒是不怎么在意。

    “你现在还是第四能级吗?”

    在确定了名称之后,墨仁对德伦询问道。

    “是啊。”

    德伦点了点头:“你难道认为我只炼制了一个第五能级的能力者,自身就能晋升到第五能级吗?”

    “那你需要几个?”

    墨仁微微皱了皱眉:“之前我抓到的那些够用吗?”

    “用不了那么多。”

    德伦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再来三四个应该就差不多了,毕竟第五能级的能力者也很稀有的。”

    “那好。”

    墨仁点点头:“你就在这里炼制吧,哦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个第四能级的能力者,你先把那个家伙给处理掉……”

    “哦?”

    德伦还以为墨仁说的是小莉莎,于是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墨仁:“那小家伙都成长到第四能级了?”

    “不是莉莎,是另外一个能力者。”

    墨仁摇了摇头,随后心念一动直接就将那个能力者从存储空间中拽了出来。

    当然了,这里墨仁指的是在西盟某国遭遇到的a a能力者,就是那个可以使用各种状态和负面状态的能力者。

    赛缇拉很喜欢自己,也愿意为自己没日没夜的炼制各种异能器,而且安德斯又是若水的老朋友,墨仁就算再怎么冷血,也是绝对不可能将她活活炼制成异能器的,除非这样做可以直接让墨仁的亲人回到他身边来,否则墨仁绝对不会这样做。

    “咦,这个女人有点眼熟。”

    德伦在看到了这个辅助能力者之后,脸上也是露出了一阵有些惊讶的表情。

    “眼熟?”

    墨仁眉头一皱。

    “哎呀哎呀,看你眉头皱的,不是你想的那种眼熟。”见到墨仁皱起了眉来,德伦也是随意的笑了笑:“我在西盟的能力者失踪名单上看到过她的个人资料,她的能力者组织愿意用五千万美金和一件第二能级的异能器寻找有关于她的下落,据说她好像是在难民比较多的那地方失踪的,当时我还怀疑她是被负教的人给炼成负币了,结果却没想到在你这里。”

    “哦,她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敌视我,辱骂我,所以我就把她抓回来了。”

    听到德伦的解释,墨仁微微的点了点头,并故意模糊了自己使用类多巴胺信息素摧毁对方主观意识的事情:“为了控制她我用了不少手段,不过既然有你在,那就直接把她炼制成异能器吧,这样我就可以直接利用献祭把这个异能器提升到第五能级了,至于五千万美金和异能器,你如果想要的话可以去负教的教库里拿。”

    “等等,你说你要用献祭提升异能器的级别?”

    德伦突然一愣:“你的空间戒指也是这么提升的?”

    “对。”

    墨仁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不然呢?”

    “你亏大了啊。”

    德伦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说道:“邪神那家伙给出的代价我也清楚,但是那个代价也太高了点,你找它还不如找我呢。”

    “你也能提升异能器的等级?”

    听到德伦的说法之后,墨仁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

    “邪神给出的代价是多少?”

    德伦问道。

    “五十个第四能级的能力者,或者五十个第四能级的异能器。”墨仁平静的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