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世界的平衡由我打破
    (是的,这还是一个防盗文。..

    “放心,这一点不用你说我也会做的。”

    对于答案者给出的建议,墨仁倒是觉得挺有道理:“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会比现在还要强,强上很多。”

    “既然你自己有把握的话,我就不多说什么了。”

    答案者平静的点了点头,随后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的巨大陨石:“这颗陨石对于天夏的破坏性不小,你需要我来帮忙处理吗?”

    “无所谓,我现在只想把心主抓起来。”

    墨仁摇了摇头,对于这颗陨石能杀死多少人什么的,他还真不怎么在乎,甚至倒不如说这些人死前的绝望和痛苦还能够提升自己的力量:“你要是愿意帮忙的话,最好能帮我把心主抓起来,我要他的能力。”

    “我可以帮你处理这个能力者。”

    答案者看了一眼被时间静止住的心主,平静的对墨仁说道:“既然我们已经签订了探索地宫的协议,那么提升你的实力,自然可以让你在地宫之中走得更深远一些。”

    “哦?”

    听到答案者的说法之后,墨仁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对方:“你要怎么弄?”

    “稍微需要一点准备的时间。”

    答案者说着,一阵淡淡的绿光就从他身上延伸了出去,以一种极为惊人的速度覆盖住了整个城市,并没有任何停歇的继续朝外扩散而去。

    而至于他自己,则是将两只手放在胸前,做了一系列像是结印一样的奇怪动作。

    没过多久,这些淡淡的绿光就开始聚拢在了所有群众的身上,随着答案者不断的变换着自己的手势,这些绿光就像是潮汐一样又从远方涌了回来,这些如同潮汐般的绿光之中夹杂了许多半透明的闪光颗粒,墨仁可以清楚的从这些闪光的颗粒中感受到属于心主的气息。

    最终,在答案者的手势和绿光的作用下,这些半透明的闪光颗粒全部涌进了一个普通男人的身体之中,大量的绿光环绕在这个男人的周围,让他的皮肤表面开始渗出了一些血液,这些血液如同有生命般的变换起了自己的形态,一个覆盖全身的复杂法阵渐渐被这些血液绘画了出来,随后在绿光的作用下,这些法阵又再次消失在了这个男人的皮肤表面上了,就仿佛它从来都没出现过一样。

    “现在,这个人就是心主了。”

    答案者平静的伸手指了指那个普通的男人,随后身体就开始慢慢的消失了起来。

    “至于这颗陨石,我已经改变了它所受到的引力方向,当时间重新开始流动的时候它会直接飞出大气层,那么我们下次再见。小说网..”

    说到这里,答案者就已经彻底消失了。

    不过即便是答案者已经离开了,但周围静止的时空却并没有因此而继续运行。

    “……”

    于是,墨仁将目光转移到了那边的教主少女身上。

    “是的,现在换我接管了。”

    见到墨仁看向自己,教主少女也是直接点了点头:“跟他的原理有些不同,不过最终表现出的效果还是差不多的。”

    “你想跟我说什么?”

    墨仁没有任何的拐弯抹角,直接就把话说开了。

    “嗯…”

    对方沉吟了一下,随后才说道:“本来按照计划,我应该会跟你结为夫妻,但根据我的观测,你好像已经把自己的爱情献祭给了不可名状之邪,所以这个计划只能被迫中断了。”

    “???”

    墨仁看向教主少女的目光有些怪异。

    这上来就要跟自己结婚是怎么回事,猩红教廷的人一个个都这么开放的吗?

    “你想多了。”

    大概是感受到了墨仁诡异的注视,教主少女这边也是摇了摇头:“现在的我对你并没有什么感情,但作为拥有劣化墟渊基因的个体,我必须寻找另外一个具有相同血脉的强大个体才能够蜕变,繁衍或进化,而且比起我个人的意志而言,我现在的这种情况更像是相亲,你也是天夏人,应该能明白我的说法吧?”

    “嗯。”

    尽管墨仁正在皱着眉,但在听到了教主少女的解释之后,却还是点了点头。

    反正对方的意思也很简单,大概就是红信徒的血脉特殊,必须找另一个红信徒才能结合变强之类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对方才选中了自己。

    “简单来说,我与答案者的目的不同。”

    见到墨仁点头,教主少女继续说了起来:“基于某些比较特殊的原因,我知道的东西要比答案者更多,所以他感兴趣的那些东西我也不会感兴趣,我唯一的目的就是变强,羽化,然后彻底的脱离这个宇宙,成为……嗯,成为一条后天形成的墟渊龙,前往红宇宙。”

    “那你现在怎么办?”

    听到对方的说法之后,墨仁也是初步的了解了对方的目的。小说网..

    简单来说,对方接触自己就是为了谈恋爱顺便变强,结果现在自己失去了爱情,对方好像就不能变强了,虽说这听起来有尴尬,但大家总归也要想个解决的办法出来啊。

    “我在考虑该怎么夺回你的爱情。”

    教主少女眨了眨红水晶一样的大眼睛:“猩红教廷应该支付得起这个代价……”

    “不行。”

    还没等教主少女这边说完,墨仁就直接打断了对方:“我需要憎恨的力量,所以我不能拿回爱情,而且这东西对我而言也没什么用。”

    “唔……”

    看出了墨仁此刻表现出的果决,教主少女也露出了一个有些困扰的表情。

    “除了这一点之外,你就没有别的目的了么?”

    墨仁问道。

    “别的目的也有,不过那些都不是必要的。”

    猩红教廷的教主少女摇了摇头:“比如告诉你一些必要的信息,资料什么的,顺便给你一些帮助,让你可以更快的成长起来。”

    “我想知道的是你的目的,不是这些。”

    墨仁再次重申了一遍。

    “目的……”

    教主少女皱眉想了想,随后才开口说道:“这是其他人让我做的,我对此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

    “谁让你做的?”

    墨仁问道。

    “你不必知道。”

    教主少女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为了防止墨仁继续追问,她直接就转移了话题:“比起这个,你不好奇‘灾厄之子’这个称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是怎么回事?”

    墨仁也意识到了对方转移话题的举动,但既然对方想要转移话题,那就意味着自己就算询问也得不到答案,于是便顺着对方问了下去:“之前答案者说我跟地宫有联系,你又说地宫又是一位魔神的造物,叫做什么无相天灾,现在你问我灾厄之子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你想说我的父亲其实就是这位魔神?”

    “也不是不可能。”

    教主少女一脸认真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的父亲是多元宇宙十三魔神?”

    墨仁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语气也变得冷淡了许多:“根据我掌握的资料和你们的说法,多元宇宙之中的十三魔神是列位于所有生命和文明的顶端的存在,拥有着任何生命都难以想象的智慧和力量,它们的智慧和智慧每一秒都会以指数爆炸的形式不断增长,不断的朝着无限前进着,它们同时存在于几乎无限的平行世界之中,同时行走于过去,现在和未来,是任何智慧,任何生命都无法彻底理解的终极存在,甚至连多元宇宙本身都难以承受它们的力量……现在你跟我说我的父亲就是这是十三位魔神其中的一位?”

    “我又没说一定是这样,这只是一个可能性而已啊。”

    教主少女倒是没觉得哪里不对:“这世界本身就是由无数的可能性构成的,只是一个猜测而已,你那么激动干嘛?”

    “哼。”

    墨仁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教主少女。

    对方当然不可能理解墨仁的执念了,事实上这世界上都鲜少有人能理解墨仁对自己亲人的执念。

    如果真的按照对方的说法,墨仁的父亲是多元宇宙的十三魔神之一,拥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与智慧,同时存在于几乎所有的宇宙之中,实力以指数爆炸的形式疯狂增长着,那么它又为什么会把自己的母亲扔到地球,或者说,它又为什么会与自己的母亲结合?它这是有病吗?

    拥有无尽力量与智慧,目睹了无数文明诞生与毁灭,同时可以存在于现在过去和未来,站在维度的顶端朝下方俯视,被全宇宙所有顶级的生物和文明敬畏着,恐惧着的家伙,为什么会遵循人类这种低等碳基生物的繁殖法则?

    这不是什么崇尚爱情的文学作品,神是绝对不会拥有人类感情和审美观的。

    人类在四维视角之中,就已经像是一条条扭动的虫子一样恶心了,那么站在至高顶点的存在又怎么会喜欢上这种碳基生物?

    就算是人类之中极少数的怪癖者,他们的发情对象也仅仅只是一些动物而已,恋物癖们可能会对一些特定的物体产生浓厚的兴趣,但还从来没有人会对一颗像素颗粒渤起的吧?有人会艹一颗灰尘吗?

    “我都说了这只是一个可能性而已嘛。”

    教主少女有点奇怪的看了一眼墨仁,她当然不知道墨仁的世界观,此刻也是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墨仁:“灾厄之子这个称呼也不是我创造出来的,但我掌握的资料也有限,只能根据这部分资料来进行推测了,你是魔神之子的可能性虽然也有,但我不说你应该也清楚,这个可能性绝对是最小的啊。”

    “……”

    墨仁看了一眼教主少女,没有言语。

    “比起这个可能性,我还是认为其他的可能性更可靠一些。”

    教主少女继续自顾自的说道:“比如你本人或你的血脉比较特殊,所以才会吸引到无相天灾的关注,而这个理由也完美的解释了为什么你的母亲和弟弟的离奇失踪,他们失踪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被无相天灾注视到了,所以才被转移到了那个无限空间之中,包括你的父亲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一直没有出现过。”

    “嗯……”

    听到了教主少女的说法之后,墨仁也是低头沉吟了起来,倒是没有在第一时间否定这样的说法。

    “当然了,至于其他的可能性也有,比如你的父亲曾经是无之信徒。”

    教主少女见到墨仁陷入了沉思,也是继续说道:“你的力量继承自你父亲,然后你母亲和弟弟的失踪其实也都是你父亲的计划,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把你留下来了……”

    “那他就该死。”

    墨仁打断了教主少女的说法,冷冷的说道。

    “好吧好吧。”

    教主少女对于墨仁的性格也无奈了,内心想要找对方结合一起羽化的想法也越来越淡了,大不了就从三神使之中随便找一个好了,虽然血脉的浓度有点低,但也不是不行,总比找这个疯子来的要强一些,这家伙对家人的执念实在是有点过分了,而且性格什么的也完全谈不来的感觉,要不是因为那个人的嘱咐,自己现在估计都懒得跟对方继续聊下去了……

    “你现在能解读电磁波内的信息吗?”

    在决定了羽化对象之后,教主少女对墨仁的兴趣也淡了一些,于是便开口问道:“我把资料用电磁波的形式转移给你如何?”

    “可以。”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

    “那好。”

    教主少女微微点了点头,随后抬起手来,白嫩的手心之中升起了一团红色的滑稽光球。

    “这是我整理出来的一部分资料,对你而言它们应该会有用。”

    说着,教主少女直接将这团光球丢向了墨仁:“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也可以参观一下猩红教廷的本部,你应该也会感兴趣的。”

    “有机会的话,我会的。”

    墨仁抬手接住了红色的滑稽光团,随后就将其放进了自己存储空间的一个独立分区之中。

    “我的教徒们开始呼唤我了,我就先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