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现在的你还太弱了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所以,这一切都跟我有关?”

    感受到来自答案者和教主少女的注视之后,墨仁的大脑急速运转,很快就把自己掌握到的信息都联系到了一起,在内心构建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

    “是的,这一切都跟你有关。”

    程天命点了点头,语气沉重的说道:“当你觉醒之后,我眼中的世界就变了。”

    “怎么变了?”

    墨仁的眉头微微一皱。

    “概率上的变动。”程天命说了一句,随后对墨仁问了起来:“你相信平行世界吗?”

    “相信。”

    墨仁微微点了点头,这已经不是自己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了。

    “某种意义上来讲,概率决定了平行世界。”

    程天命缓缓说道:“每一件事的不确定性都会导致一个全新的平行世界出现,假设一个人每天都买彩票,而他有0.000141%的概率中彩票,那么既然这个概率存在,在未来的时间线上就一定会有一个他中了彩票的平行世界存在,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吧?”

    “嗯。”

    墨仁点点头。

    “这个世界其实也是这样的。”

    程天命毫不避讳答案者与教主少女,直接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双眼:“我能够看到很多事物的概率,一个人意外死亡的概率,中奖的概率,一片区域下雨的概率,自然灾害发生的概率,甚至是一个国家繁荣兴盛的概率,毁灭的概率,通过干涉和扩大概率的方式,我能够影响很多东西,但就在你获得了能力的那一刻,所有的事物上都增加了一个从未见过的概率。”

    “是什么?”

    墨仁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猜测。

    “灾难,死亡,灭绝。”

    程天命说道:“生物,地区,种族,甚至是星球本身,所有我能看到的东西都多了一个毁灭的概率,这意味着所有的事物都会被彻底的毁灭,而这个毁灭的概率数值也跟其他的概率数值一样,每一秒都在不停的变换着,而通过之前的一些验证,我确认了这一切都与你有关。”

    “你继续说。”

    墨仁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很多破碎的信息和线索此刻都已经被连在一起了,只差一点点自己就可以推演出一个大致正确的结果。

    “早在最初,你被地狱犬追杀的时候,这个毁灭的概率曾经一度飙升到了74%,这是你被他用炽炎射线命中时的概率。”

    程天命一边说着,一边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一卷纸质的文档:“而当你逃入地宫的时候,地狱犬不顾一切的攻击传送者的地宫能量,你知道当时发生什么了吗?”

    “什么?”

    墨仁还真不清楚这件事。

    “炎首,连同着整片海洋一起消失了,随后疯狂汇聚在一起的海水引起了大海啸,尽管没有太多的人员伤亡,但却造成了天夏难以计数的经济损失,而当时我用概率观测到了那附近的景象,看到了一个纯粹由地宫能量构成的巨大眼球,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之后再由其他人趁着地宫传送的时候攻击传送者,但却再也没有出现过那颗眼球了,而当那颗眼球出现的瞬间,毁灭的概率曾一度攀升到了92%,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程天命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份纸质的文档递给了墨仁:“这是我整理出的资料,你姑且先看看吧。”

    “嗯。”

    墨仁直接接过了这一份资料,飞快的观看了起来。

    在这份资料里面,记载了许多关于关于墨仁不知道的东西,看起来倒是颇为严谨的样子,而至于程天命所说的海水消失和大海啸,程天命则将其命名为第一次冲击,并提到了魔神,以及地宫,魔神,以及墨仁之间有可能的联系。

    根据这份资料里面记载的东西来看,程天命平时能够看到的毁灭概率大概在50%左右,而在第一次冲击之后,这个毁灭值就一直停留在了60%左右,而这个世界上出现的自然灾害也多了许多,程天命收集了全球各地的自然灾害出现频率,发现比起第一次冲击之前,全球性的自然灾害多出了大概多出了20%左右。

    “深绿庭院需要这份研究报告。”

    就在墨仁着这份资料的时候,深绿庭院的答案者也对一旁的程天命说了起来:“我们应该有过协议,任何关于虚无之祸,以及地宫的研究资料都要第一时间提供给庭院方面。”

    “我已经把资料交给他了。”

    程天命倒是也没有明确的拒绝答案者,而是直接指了指一旁的墨仁:“现在逆鳞已经是他的了,我已经无权拿回这份资料了。”

    “墨仁,深绿庭院需要这份研究报告。”

    答案者将目光再次转移到了墨仁的身上,平静的对他说道。

    “猩红教廷也要。”

    另一边的教主少女也跟着凑起了热闹,不过比起深绿庭院的说法,她们的说法更加简单直接:“我们可以用《从零开始的滑稽战神完美锻炼手册》来换取这份资料的权,如果不够的话还可以加上《三年学习,五年干架》和《猩红技术-从入门到入土》这两份资料。”

    “……这件事之后我们再讨论。”

    在简单的扫了一眼程天命的研究报告之后,墨仁直接将这份报告塞进了自己的存储空间之中,随后对着程天命说了起来:“你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你担心我会引来某种未知的灾难,而眼看着毁灭的概率越来越高,所以你找到了唯一能够拯救天夏的方法,就是让天夏成为我的所有物,对吗?”

    “大致上是这样。”

    程天命缓缓的点了点头:“天夏能够存留下来的概率只有0.17%,但一件事在成为事实之前,其概率从来都不是一个确定的数值,通过一系列的手段,它是可以被干预和扩大的。”

    “为了天夏?”

    墨仁微微扬了扬眉毛。

    “为了天夏。”

    程天命双眼看向墨仁,整个人用一种无比坚定的语气说道。

    “好,我明白了。”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一张灰色的羊皮纸直接从存储空间之中飞了出来,墨仁抬手甩,一滴血直接念力拉长成了一大段文字被印在了羊皮纸上:“签一份契约吧,我会尽我所能的改变天夏,守护天夏,而你则要永远的效忠于我。”

    “概率告诉我,这是唯一能够说服你的办法。”

    看到那张飞到自己面前的灰色羊皮纸,程天命无奈的摇了摇头,但在仔细过之后还是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嘿嘿嘿嘿嘿,契约成立!”

    随着一阵诡异的邪笑声莫名响起,灰色的火焰凭空燃起,吞噬了整张羊皮纸。

    “行了,你可以回去了,我在处理完这边的事情之后再去找你。”在签订了契约之后,墨仁直接对那边的程天命挥了挥手:“帮我收集整个逆鳞的相关资料,我回去要用,如果有任何人不愿意安分的话就先行记下来,回去把名单给我……哦对了,给我把若水放出来,给她提供最好的环境,告诉她等我回去。”

    “好的。”

    程天命倒是没有普通老头的那种架子,此刻在接到了墨仁的命令之后也是直接的点了点头,随后一阵迷雾卷来,他就消失在了原地。

    而在程天命离开之后,墨仁也将目光重新放到了教主少女和答案者身上。

    “你们先行退去。”

    答案者第一个了解了墨仁的意图,此刻也是跟身后的一行人吩咐了一句,随后一阵绿光就包裹住了他们,眨眼之间就让他们消失在了原地。

    “哼。”

    猩红教廷这边的人同样也离开了,只不过相比于深绿庭院那边的好脾气,他们就不是那么情愿了,之前的一直吵闹着想要打架的神使李林有点不开心的哼了一声,另一个神使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只有穿着白大褂的某位神使嘴角挂着别有深意的笑容,率先转头离开了。

    “资料我可以给你们。”

    在其他人都离开之后,墨仁直接对这两位信徒组织的首领说了起来:“不过我要先清楚你们的目的,你们应该懂我的意思。”

    “我明白。”

    答案者点了点头:“我会告诉你深绿庭院成立的目的,以及我为什么需要你的帮助。”

    “猩红教廷也可以。”

    教主少女缓缓说了一句,随后她看了答案者一眼,这才朝着墨仁继续说道:“但只能告诉你一个人。”

    “你先说吧。”

    墨仁将目光转移到了答案者的身上,对方似乎不介意告诉其他人自己的目的。

    “我正在研究一个课题。”

    答案者的语气十分平静的陈述道:“我探究了太多的奥秘,但却无法理解能力者的本质,所以我现在正在研究一个关于能力者本质的课题,希望能够找到能力者的真正产生因素,以及验证它们能力在概念上的本质与特性,为此我已经观测了数千年。”

    “能力者的本质?”

    墨仁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答案者:“深绿庭院的存在意义就是为了探究能力者的本质?”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答案者平静的说道:“魔神信徒只是一种广义上的说法,因为并不是所有可以使用魔神力量的人类都会信仰魔神,信徒这个词之所以会广泛的流传,其实都是因为负教的缘故,只有负教徒才会疯狂的信仰他们的邪神,实际上其他的魔神信徒并不会疯狂的信仰魔神本身,我们连魔神的本质都无从理解,又该如何去信仰它们?”

    “原来如此。”

    听到答案者的解释,墨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原来信徒的真正含义是这样的。

    “对于多元宇宙的十三魔神,深绿庭院的内部有着些许的资料记载。”答案者说道:“而至于绿之魔神的一些更为详细的资料,你也可以在参观深绿庭院的时候亲自查看,相信你会对此有所收获的,不过鉴于那些资料太过于复杂庞大,所以我就不在这里跟你讲述了。”

    “嗯。”

    墨仁应了一下,随后就继续提问了起来:“既然你的目标是能力者的本质,那么又为什么对地宫这么执着?”

    “你在修炼妄想极意的时候,难道就不会对其他的修炼功法感兴趣了吗?”

    听到墨仁的提问后,答案者反问了一句。

    “你知道我修炼的是妄想极意?”

    墨仁一愣,这件事他好像没有跟任何一个人说过。

    “我曾经试着修炼过这本秘典。”答案者平静的说道:“不过深绿庭院之所以对地宫十分执着,除了单纯的好奇之外,还要归纳于一些推想和联系,而这种推想在得到了足够的证据证明之后,已经可以被证明是正确的了。”

    “你认为地宫跟能力者的本质有关系?”

    墨仁问道。

    “或许有着一定的关联。”

    答案者点了点头:“随着我们对地宫的探索越来越深入,我们发现了很多之前没意识到的事情,无论是地宫里面的异能器,能力,亦或者是秘典,都有一部分是从未在地球出现过的事物,通过这一点我们可以推测出地宫并不只是可以交换,甚至它很有可能还具有产出能力的性质,再加上……”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我探索地宫?”

    墨仁打断了答案者充满学术理论的解释,这些东西之后自己都有机会知道,所以现在还是要问出最重要的事情。

    “因为你很特别。”

    答案者也没有因为被打断而生气,反而直接跟墨仁解释了起来:“地宫与你之间有一种莫名的关联,这一点我相信你应该感受得到。”

    “莫名的联系……”

    几乎一瞬之间,墨仁就想到了那个在自己记忆中笑的很奇怪的年轻男人。

    “对于地宫的来历,我一直都很好奇。”

    答案者看了一眼墨仁,随后就继续的说了起来:“不过根据近些年的一些线索和资料来推断,地宫很有可能跟某位魔神有着一定的关联,我曾经研究过地宫内部的能量形式…”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