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协定
    (是的,这还是一个防盗文。

    “还是来了吗?”

    答案者抬头看了一眼猩红教廷的教主少女,但却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的样子,就好像早就清楚对方要过来一样。

    “在这个星球上,并不是只有你才清楚他的身份。”

    猩红教廷的教主少女微微皱着眉,只见她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目光偏移到了墨仁的身上,品红色双眸投射出的目光仿佛是在挑剔的审视着什么一样,容不得一丝瑕疵。

    感受到了对方的注视之后,墨仁自然也抬头看了对方一眼。

    那是一个看起来介于莉莎和赛缇拉之间的精致女孩,脑袋上顶着一头粉中带紫的柔顺长发,一双明亮的眼瞳就像是通透无暇的红水晶一样,此刻他身上穿着一件有点奇怪的白色风衣,整个人的身材看上去则有些纤薄,就好像是有点还没发育完全的感觉,但即便如此,她的容貌精致程度也已经超过了墨仁见过的所有女人。

    包括莉莎,赛缇拉,甚至之前那个金发女人,如果单论脸庞的精致和漂亮程度的话,都远远比不上她。

    不过墨仁对于女人的外貌好像从来都不怎么在意,所以他此刻关注最多的也并非是对方的容貌,而是通过猩红视角所观测到的对方的生命磁场。

    如果说答案者的生命磁场就像是一片无边无际的绿色大海,那么这个少女的生命磁场就宛如掩藏于地底深处的灼热熔岩,同样的无边无际,但比起那平静温和的海洋而言,却又多了几分看不见摸不着的炽热,仿佛一旦爆发起来,就足以将整个世界都化为一片火海似的。

    “嗯……”

    不过,尽管墨仁正在不断的观察着这位教主少女,但这位教主少女似乎并不在意墨仁观看自己的目光,在自顾自的审视完毕之后,也只是表情有些微妙的在原地点了点头。

    那个表情看上去就像是有点嫌弃,但好像又有点舍不得放弃的表情。

    是的,那个表情看上去就像是一位网购中毒少女在看到一样正在打折,但自己又用不到的商品,正在思考是不是要剁手的样子。

    “他拥有猩红之力,应该是我们猩红教廷的人。”

    良久,教主少女似乎下定了决心,只见她转头朝答案者看去,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需要他探索地宫。”

    答案者没有否决或认同,此刻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另一边的教主少女:“而且如果单纯按照他体内的力量来分类的话,他同样也拥有深绿之力,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与我一样继承了太古之遗,理应是我们深绿庭院的人才对。”

    “哦哦!”

    听到答案者的说法之后,猩红三神使之中的李林突然眼前一亮:“这是要打架了吗?”

    “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深绿庭院都不会畏惧战争。”

    答案者没有言语,反而是他身后的一个中年男人缓缓的往前走了一步,一阵极为锐利的气势就直接朝着对方压了过去。

    “哦!你看起来很强嘛!”

    大概是感受到了这个中年男人的气势,这位神使的双眼之中流露出了一阵阵难以言喻的狂气,随后的气势就立刻开始节节攀升了起来,脸上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要先跟我打一场么?用你来做做热身运动好像也是很不错一件事呢……”

    “如果事情能够用交涉来解答的话,那么暴力将毫无意义。”

    就在猩红神使与深绿庭院的人马上就要起冲突的时候,答案者突然摇了摇头:“更何况,这颗星球能不能承受住这场战争,你我心里应该都很清楚才对。”

    “……嗯。”

    似乎很赞同答案者的这种说法,猩红教廷的教主少女也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阵柔和的橙色光芒突然在空无一物的空气中闪了一下,随后一个紧闭着双眼的老者就从一阵橘光之中走了出来。

    “哦呀哦呀,连天命家族的人也来了啊。”

    见到这一名老者之后,另一位猩红神使也是直接对着墨仁招了招手:“嘿,大兄弟,你还真是挺受大家欢迎的啊。”

    “……”

    墨仁倒是没有说些什么,毕竟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猩红教廷的三位神使,真的没想到一位神使居然就这样直接就跟自己莫名其妙的搭上了话茬,此刻看来当初收集到的情报还真没错,猩红教廷的人看起来果然都有点奇怪。

    三个神使,一个打架狂人,一个没事跟自己套近乎,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家伙一直都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在场的一切。

    至于那个教主少女,虽然乍一看好像没什么问题,但她衣角边缘处印着的一个小型滑稽图案也已经出卖了她,正常的信徒或能力者应该是绝对不会在衣服上印这玩应的。

    “两位首领不远万里来到天夏,怎么也不跟我个糟老头子打一声招呼呢?”

    紧闭着双眼的老者才刚刚从橘光之中走出来,就立刻对答案者和教主少女主动的招呼了起来。

    “深绿庭院的人已经跟逆鳞通信过了。”

    答案者平静的回答了一句。

    “猩红教廷的人行事,从来不需要跟任何人打招呼。”

    教主少女很快也给出了自己的答复,但相比于深绿庭院而言,这份发言就要显得狂妄多了。

    “呵呵,原来是这样。”

    紧闭着双眼的老者微微笑了笑,倒也没有因为猩红教廷给出的说法而生气,事实上深绿庭院给出的说法同样过分,因为墨仁都把逆鳞基地给掀了,所以就算发了通信也无从查证,基本上也跟没发一样,只不过就是一个直接说了出来,一个没有直接说出来罢了。

    “那么,天命家族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

    答案者平静的问道。

    “……”

    猩红教廷的教主少女没有言语,但她的目光却也集中在了老者的身上。

    “这件事,我认为还是要先跟本人交流一下比较好吧?”紧闭着双眼的老头微微笑了笑,随后抬起头对墨仁说了起来:“墨仁,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逆鳞唯一没有参与进来的能力者,被称为命运老人的存在,天命家族的当代家主,橙之信徒,程天命。”

    墨仁用猩红视界紧紧的盯着老者,但却并不能从他身上看到那浩瀚无边的生命磁场,相反的,墨仁从猩红视界之中感知到的生命磁场仅仅只跟晶帝差不多高,可以说是在场之中生命磁场最低的一个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年岁已高的原因。

    “看来你的记性还挺好的。”

    程天命笑了笑,随后又说道:“那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上次见面的地方?”

    “无名小岛,当时我正在被地狱犬追杀。”

    墨仁微微的点了点头,心里也是瞬间意识到了程天命的想法,当初对方救自己一命的时候可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在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对自己提出一个请求,而现在对方出现了,估计十有**就是打算对自己提出什么请求了。

    果不其然,程天命这边在听到墨仁的说法之后,立刻就微笑着点了点头。

    “没错,当时我救了你一命……”

    “直接说吧。”

    墨仁打断了程天命的话语:“你想让我做什么?”

    虽然就现在看来答应对方一个条件好像挺吃亏的样子,但如果当初没有命运老人帮自己一手的话,墨仁估计早就被地狱犬烧成一团骨灰了,也就不会变成今天这般强大的样子,所以如果命运老人的请求不是很过分的话,墨仁还是愿意实现这个承诺的。

    当然了,如果这个承诺确实很过分的话,逆鳞的第五能级今天可能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了。

    “呵呵,其实也不是什么很让你为难的事情。”

    程天命笑了笑,但他很快就感觉到了两道目光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一道深沉而又浩瀚无边,另一道则宛如太阳般炽烈,于是他本要说出口的话语也是立刻改变了起来:“这件事只跟天夏有关,不会干涉到猩红教廷和深绿庭院的计划。”

    “嗯,那你说吧。”

    听到程天命这样的说法之后,猩红教廷的教主少女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而至于深绿庭院那边,虽然没有像猩红教廷那样直接发言,但答案者本人却也不再将注意力放在程天命身上了。

    “其实也很简单,墨仁,我希望你能接手逆鳞,保护天夏的安危。”

    在感受到两道目光都从自己的身上撤走之后,程天命立刻对着墨仁说了起来:“逆鳞已经被你彻底毁灭了,而谢家又在刚刚集体失踪了,现在天夏的高层战力几乎已经彻底消失了,一旦外敌趁机入侵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你让我接手逆鳞?”

    墨仁有些意外的看了程天命一眼,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本来,墨仁还以为对方会提出永远不踏入天夏一步,或者干脆就是永远不要伤害天夏人之类的要求,心想反正自己现在对天夏也不是很在意,大不了不接触天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结果没想到对方竟然想把自己给绑在天夏上面,这就有点蛋疼了啊。

    “不是单纯的接手逆鳞,而是保护天夏的安危。”

    程天命缓缓说道:“只要你能保护天夏的安危,不管你做出怎样的举动都可以,把负教的总部安置在天夏境内,利用天夏的力量帮你实现个人野心,甚至改变整个天夏的格局,只要你承诺能够保护天夏的安危,保护天夏人民群众的安危,哪怕是你想将整个天夏打造成你的游乐园都可以,你想怎么做都行。”

    “哪怕我要称帝?”

    墨仁问道。

    “哪怕你要称帝。”

    程天命认真的点了点头。

    “……”

    见到程天命这一脸认真的样子,墨仁也是微微的皱起了眉来。

    对方看起来不像说谎,而且他也没办法在猩红教廷,深绿庭院,以及自己的面前说谎,这根本就没有意义。

    可如果对方所说的都是真的的话,那又是怎么一回事,竟然把这么大的权利都交给自己,难道他们真的就没有其他更好一点的办法了么?那些家族真的就愿意一个疯子站在他们的头顶上?还是说这一切都是一个巨大的阴谋?他们就不怕自己到时候乱来搞的天夏人民都怨声载道么?

    一时之间,墨仁想了很多。

    “自从我的先祖踏入地宫的那一刻起,天命一族就已经拥有了看到命运的能力。”

    就在墨仁正思考着程天命有什么阴谋的时候,对方却突然开口说了起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甚至连天夏的当权者都极度依赖程家的力量,以此为契机,我们直接将自己命名为天命一族,并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左右着天夏统治者的抉择,而直至今日,当权者仍然非常重视我们的力量。”

    说到这里,程天命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那是一双散发着诡异橙光的眼睛,它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一双眼睛,反而更像是每一秒都在不断变换的奇怪字符。

    “长久以来,天命一族都在尽可能的避免着天夏的衰弱,无论天夏曾经经历过多少惨痛的历史,但那终究都有一线生机的,而天命一族所要做的,便是要将这一线生机无限的放大,利用概率,将命运的天秤倾斜到胜利这边。”

    说到这里,程天命顿了顿,随后才继续说了起来:“但现在,天夏已经没有概率可以窥探了,几乎所有我能看到的选择,到了最后都只剩下了彻底的灭绝。”

    “……”

    听到程天命的说法之后,不知为何,无论是猩红教廷的教主少女,亦或者是另一边的答案者,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移到了墨仁的身上。

    而至于猩红教廷的第三神使,那位穿着白大褂的青年,更是嘴角勾勒起了一丝笑容,无声的默念了一个词汇出来。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