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要我收手?
    (是的,没错,这也是个防盗文。

    “哦?居然没逃跑吗?”

    带着骸魔的大脑从地下飞了上来,墨仁看了一眼仍在原地的地狱犬和白帝,也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地狱犬这边倒还好说,毕竟他之前本来就是重伤了,现在又是伤上加伤的状态,估计心里也清楚自己逃不了多远什么的,但另一边的白帝就不一样了,作为逆鳞移动和攻击速度最快的能力者,他完全可以尽可能的逃离这里。

    但也不知是为什么,总之他并没有这么做。

    “喂,契约我已经签了。”

    当墨仁站在了地狱犬面前的时候,金发女人也从不远的地方缓缓走了过来,将手中的羊皮纸直接丢给了墨仁。

    “不错,看来你没有骗我。”

    墨仁用念力接住了对方丢过来的羊皮纸,随后打开看了看,发现对方确实与自己签下了契约,于是便直接用高温点燃了这张羊皮纸。

    橘红色的火焰很快就变成了纯粹的灰色,而随着一阵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整张羊皮纸都被这阵灰色的火焰彻底的烧了个干净,只有邪神那一阵阵诡异莫名的笑声在两人耳旁经久不息的回荡着。

    “现在我们是同一阵线上的人了。”

    点燃了契约之后,墨仁对着那边的金发女人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就将自己身后的一颗头颅丢给了对方:“送给你的见面礼。”

    那是食铁熊的头颅,一颗超过数百吨重的合金熊首。

    “哎呀哎呀,第五能级的能力者啊。”

    金发女人露出了一个非常甜美的笑容,随后就伸手朝食铁熊的脑袋上摸了过去。

    因为没有彻底死去,所以食铁熊还威慑性的怒瞪双眼,张开大嘴试图吓退或警告金发女人,但很快他的表情就变得惊恐了起来,这种惊恐甚至比刚刚被墨仁切断头颅时来的还要强烈,甚至于在场的其他人都能感受到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只见,食铁熊的头颅开始一点点的萎缩了起来,皮肤开始慢慢的起皱,原本通透凶残的双眼也变得浑浊无光了起来。

    仿佛有什么东西,被金发女人慢慢的从食铁熊的身体里抽离了出来一样。

    “接下来就是你们了。”

    没有理会金发女人处理食铁熊的样子,墨仁趁着这段时间,直接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地狱犬和白帝的身上。

    “墨仁,你到底对心主做了什么?”

    面对墨仁的说法,地狱犬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凝重和紧张。

    “给了他一点小教训罢了。”

    墨仁当然不可能说出在自己意识空间之中所遭遇到的那些事情,所以此刻面对地狱犬的质疑,也不过就是随口说了一句。

    “不可能!”

    地狱犬的声音猛然大了几分:“他刚刚甚至失去了意识,你到底做了什么!?”

    “哦?”

    墨仁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地狱犬:“你怎么知道他失去意识了?”

    “除非失去意识,否则他不可能中断与我的连接。”

    地狱犬立刻说道。

    “为什么与你中断连接就是失去意识?”

    墨仁好奇道。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地狱犬那巨大的狗头露出了一个类似皱眉的表情,随后语气也开始变得低沉起来:“墨仁,我的性命你可以随时拿去,但我希望不要伤害天夏的普通群众,至于心主……”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墨仁摇了摇头,直接就否决了地狱犬的说法:“你们惹了我,怎么处理你们,用什么样的方法处理你们,会不会牵扯到其他人,那都是我来决定的,你想要阻止我的行为,你的实力允许你这样做吗?”

    “可是这毕竟是你的……”

    地狱犬又开始了说教模式,不过还没等他说完,墨仁就粗暴的打断了他。

    “我的祖国,是吧。”

    墨仁看了看周围,随后才悠悠说道:“你之前跟我提到的东西我确实考虑了一下,我也觉得你说的东西有一定的道理,毕竟这里是我亲人们所深爱的土地,所以为了迎接他们终有一天的回归,我会把这里打造成他们理想中的样子。”

    “……什么?”

    听到了墨仁的这种说法之后,地狱犬也是微微一愣.

    不知为何,他心里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字面意义。”

    墨仁平静的说道。

    “我会按照我自己的意志,按照他们曾经的喜好,彻底的改变这个国……不对……”

    说到这里,墨仁突然停顿了一下。

    随后,他才缓缓开口道:“我会改变整颗星球的格局,不是毁灭这一切,而是将这一切都彻底转变成他们理想之中的样子。”

    “他们……理想中的样子?”

    地狱犬心中不妙的预感越来越强了起来。

    “没错。”

    墨仁平静的点了点头,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上的变化:“他们讨厌的东西就毁灭,他们喜欢的东西就加以扶持,他们曾经想要这世界变成什么样子,我就会把这世界变成什么样子,哪怕灭绝物种,终结时代,违背自然法则,甚至将整个世界都变成一个建立在我实力上的扭曲国度,我也在所不惜。”

    “这……”

    听到了墨仁的说法之后,地狱犬也愕然在了原地。

    是的,地狱犬有些迷茫了。

    他不清楚自己的劝说是否起到了正面的效果,墨仁这个疯子在听到了自己的建议和劝说之后确实改变了最初的想法,但他现在的这个想法就真的很好吗?

    将整个地球变成他的猎场,他的棋盘,而他自己则变成了唯一的棋手,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暴君。

    这……

    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一时之间,地狱犬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做错了没有。

    “好了,闲聊到此为止。”

    在简单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墨仁也是主动的结束了这次谈话,整个人身影一闪,巨大的爪子直接贴在了地狱犬的胸口上:“现在,告诉我心主的本体到底在哪儿。”

    “你可以杀死所有人,但你不能杀掉心主。”

    跳动的心脏可以感受那可怕的利爪,但哪怕是面对死亡,地狱犬却仍旧拒绝了墨仁的质疑和询问。

    “哦?”

    墨仁歪了歪头:“为什么?”

    “因为他现在启动了死神药剂,还有心灵桥能力增幅器,这两种物品配合上他的心网,他现在已经控制了天夏差不多三分之一的人口了,那是超过五亿的人民群众。”

    地狱犬说道。

    “那又如何?”

    而墨仁在听到了地狱犬的说法之后,却对此丝毫不在意:“我要找的只有心主的本体,你跟我说这些根本就没有用,你难道还担心他会用普通人做人质保护自己吗?”

    “当然不是!”

    地狱犬听到墨仁这么说,立刻有些激动的反驳了起来:“心主跟我都是一心为民的家伙,尽管有些偏激,但他绝对不会拿人民群众的生命去当筹码的!”

    “既然这样,那就把他本体的位置告诉我。”

    墨仁语气淡漠的逼问道:“或者说,你其实也不清楚心主的本体到底在哪里?”

    “我……”

    还没等地狱犬说些什么,一旁一直没动静的白帝却突然插嘴说道。

    “心主已经没有本体了。”

    “白帝!”

    地狱犬的一颗头颅立刻转过去对白帝大吼了起来。

    “地狱犬,你也该醒一醒了。”

    白帝此刻有些狼狈的依靠在自己的剑脊上,语气淡漠的说道:“你和心主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是不现实的,从人类最凶引起的那场虚无之祸,你们其实就应该意识到这一点的,能力者根本就不是信徒们的对手,我们一直以来的研究方向也是错的,心主一直都是那么的高傲和倔强,向来也都是一意孤行,但难道连你也一点都没看出来吗?”

    “我……”

    地狱犬的头颅再次低了下去。

    “醒醒吧,地狱犬。”

    白帝依靠着自己的剑,平静而淡然的说道:“梦早就碎了,只是你不承认而已。”

    “白帝,连你也这么想吗?”

    听到白帝的说法之后,地狱犬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我们付出的已经太多了。”

    白帝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为了天夏,我们已经付出太多了,不仅仅只是生命而已,还有很多比生命还要沉重的事物。”

    “是啊,如果仅仅只是生命的话就好了。”

    地狱犬微微点了点头,语气中充满了一种常人无法理理解的复杂情感。

    此刻,地狱犬的眼眶开始微微的湿润了起来。

    “你叫墨仁,是吧?”

    没有理会那边独自感伤的地狱犬,白帝的表情一直都是比较淡然的,此刻他微微抬起了头来,将自己的目光对准了墨仁:“做个交易,怎么样?”

    “哦?”

    墨仁看了一眼白帝:“什么交易?”

    “我死后,希望你能把我的尸体埋葬在这个墓里。”

    白帝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随后手腕一抖就将这张纸飞向了墨仁:“作为报酬,这张纸的背面写了我这把武器的材料和炼制方法,你会对它感兴趣的。”

    “你就不怕我不帮你?”

    墨仁用两根手指夹住了这张泛黄的纸,随后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在这张纸的正面,是一张男女合影的照片,男的看起来跟白帝有着几分相似,在照片下方则是有两行手写的小字,第一行是一个坐标地址,第二行则是一句话,清秀的小字写着颇为伤感的情诗,字里行间满是透骨的悲伤。

    “我觉得你会帮。”

    白帝一边说着,一边直接拔出了身后的剑:“不过就算你不帮我,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不是吗?”

    “……”

    墨仁没有理会白帝,他此刻已经将这张纸翻转到背面了。

    在这张泛黄的纸张背面,写的是一种古代系材料的特殊炼制方法,这种材料拥有极为诡异的物理性质,而在这种物理性质的干涉下,这种叫做‘圣星瓷’的材料甚至可以媲美小莉莎的银色金属,而这也是白帝这柄剑之所以一直都没有损坏的原因了。

    这种叫做圣星瓷的材料重量跟陶瓷差不多,在瞬间被巨大的力量所冲击时,会根据承受力量的速度和规模进行强度转化,如果一颗子弹打在圣星瓷的表面上,那么圣星瓷的硬度会瞬间提高到硬抗子弹而不损,但如果只是一点一点的在这种材料上施加静态力量,这种材料本身的性质就会变得跟陶瓷差不多,物理性质十分的脆弱。

    所以,这是一种十分考验使用者的材料。

    如果使用者像白帝这样,能使用超越音速数十倍的超高速斩击的话,那么这柄剑的硬度就会无限接近小莉莎的银色金属,甚至达到一个永不损毁的程度。

    但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全力挥舞的话,他的物理强度就只能达到特殊合金的程度了。

    当然了,如果一只蜗牛去使用这把武器的话,那这把武器可能比一块玻璃强不到哪里去,随便用一下力就碎了。

    “有趣的材料。”

    彻底看完这种材料的介绍之后,墨仁的脸上也是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

    “满意吗?”

    白帝问道。

    “满意。”墨仁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就把这张纸塞进了存储空间之中。

    “既然满意,那这颗人头你就拿去吧。”

    见到墨仁点头,白帝竟然立刻就单手洒脱的把剑一挥,一旁的地狱犬甚至还没来得及阻拦,白帝自己的一颗人头就直接飞上了天,鲜血像是不要钱似的狂喷而出。

    “白帝!!!”

    白帝的速度太快了,在他出剑之后,地狱犬才猛然反映了过来,整个人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悲鸣。

    “……”

    相比于地狱犬的悲恸,墨仁倒是理智的多了,在见到白帝的双眼因缺氧而急速黯淡起来之后,墨仁直接就皱起了眉头来。

    不过即便如此,墨仁还是不打算说些什么,只是静静的用念力将白帝的头颅拖拽到了自己的身后,利用空间涟漪从存储空间内部为这颗头颅提供着养分。

    “好了,现在就只剩你一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