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时机不错
    是的,这也是一个防盗文。

    以墨仁的身体素质来讲,哪怕是硬质合金,也不过就是比豆腐硬一点罢了。

    所以,心主从高空急速俯冲下来的这个举动其实并没有什么,反正现在墨仁的身体素质已经超越人类太多太多了。

    “咚!!!”

    足以裂石开山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一层半透明的晶壁上面,发出了一阵异常沉闷的声音。

    可怕的冲击波从拳壁相交的地方扩散开来,蕴含着惊人能量的次声波疯狂的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将周围数十公里的地面都再一次的撕裂开来,大量散碎的岩石接二连三的爆裂开来,惊天的土浪混合着狂风吞没了地表的一切,甚至连两方交战的能力者都被这一阵狂暴的烟尘土浪吞没了。

    “你以为控制住一个**系的能力者就能对我造成威胁了吗?”

    轻描淡写的挡住了心主的攻击,晶帝俊俏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我的能力你们逆鳞应该已经不是第一次研究过了,难道连这点事情还不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

    见到整个人都被半透明晶壁包裹起来的晶帝,心主的表情异常冰冷。

    他没有跟晶帝继续打口水战,而是直接操纵起念力就是一顿狂轰猛打,把晶帝的晶壁层直接连带着他本人给拽上了天,随后就是各种各样的攻击打了过去,什么声波攻击,念力攻击,心灵打击,各种各样的攻击层出不穷,打的晶帝这边只能不停的建立起一层又一层的晶壁。

    “”

    可虽然表面上看好像是心主处于上风,但实际上心主的表情却是越来越阴沉了起来。

    正如同晶帝刚刚说的那样,逆鳞对于他能力的研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于对方能力的性质都已经有了十分明确的掌握。

    晶帝的能力严格来讲应该介于论外系和规则系的中间,其能力可以让他创造出理论上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的晶体类物质,并支配它们。

    这些幻想出来的晶体类物质基本都拥有一些特殊的性质,比如可以吸收动能的晶体,物理强度超高的晶体,能够存储电力的晶体,含有剧毒的晶体,总之只要跟晶体类物质有关,晶帝在进行一定时间的构思之后基本都可以制造出来。

    而与其他能力者不同,晶帝还可以通过制造出一种特定的能力水晶来储存自己的力量,在战斗的时候源源不绝的使用这些水晶中存储的力量,避免在战斗中耗尽能力。

    上一次重创晶帝,也是因为逆鳞这边使用了计谋切断了对方的能量源,在对方麻痹大意的情况下这才伤到了对方。

    这一次,晶帝显然是有备而来的。

    至少在能量充沛的情况下,心主一时半会还真拿对方没什么办法。

    而就在心主和晶帝陷入了长久僵持的时候,场面上的战局再一次的发生了变化。

    地狱犬本身就已经是重伤了,此刻又因为能力被末影使者死死克制的缘故,几乎随时都处于一个濒死的局面,如果不是因为心主用念力帮了地狱犬几次,恐怕地狱犬此刻已经殒命当场了。

    骸魔这边倒是与冰联新晋的食铁熊打了个难解难分,但因为食铁熊本身可以通过吸收金属粒子修复自身受到的损伤,所以短时间内骸魔也没办法拿下这个纯粹是肉盾的食铁熊。

    而至于雷暴和白帝之间的战斗,才是真正的惨烈。

    一团直径超过二十公里的雷云之中,白帝和雷暴的身影在疯狂闪动,每一秒钟都会出现成百上千道不同的残影,然后雷光一闪,所有的残影瞬间被劈个粉碎。

    下一秒,惊人的剑气如龙卷过境般狂卷而过,雷暴躲藏在雷云中的身影也暴露了出来,顿时就是数百道白帝的影子从不同的方向朝他袭来。

    雷电被切断,然后再次疯狂的劈下来,血液混合着怒吼,断肢夹杂着碎肉,两人的目光之中满是冷冽与疯狂。

    本来,冰联和逆鳞的能力者们虽然各有优劣,但好歹在短时间内还处于僵持之中。

    可是别忘了,冰联还有一名叫做迷宫的能力者到现在都没有受到过攻击,所以当一阵淡淡的雾气一点点的开始弥漫在了战场上之后,逆鳞这边的能力者瞬间就陷入了一个极大的劣势之中。

    骸魔从手掌中射出了一道骨刺,但这道骨刺却并没有命中食铁熊的脖颈,而是莫名其妙的直接钻进了不远处的地面之中。

    “嗯?咋回事?”

    见到自己的攻击无效,骸魔愣了一下。

    然而就在他愣住的这一瞬间,食铁熊已经怒吼着抬起了爪子,然后用力的朝自己面前的地面拍了下去。

    “咚!!!”

    不知为何,本来远在骸魔数百米之外的食铁熊,这一击却突然拍中了骸魔,在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之后,也是直接将其砸进了深深的地壳之中。

    另一边。

    地狱犬狂吼着对末影使者喷出了一道温度极高的炽炎射线。

    然而,这道炽炎射线却在半空之中突兀的消失了,随后雷暴所支配的那团雷云中却猛地射出了一道炽炎射线,白帝躲闪不及,右边肩膀被这道射线轻微的擦了一下,瞬间整个人就被一大团火焰笼罩了起来。

    “”

    见到自己的同伴们瞬间陷入了危机之中,心主的脸色也是愈发的沉了下来。

    随后,他的攻击频率也是越来越快了起来,念力开始裹挟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朝晶帝狂轰乱炸了起来。

    “你觉得这样就有用吗?”

    晶帝的身边不断的浮现出六边形的晶壁,这些巴掌大小的六边形晶壁相互组合在一起,每一块即将碎裂的时候就会从里面补上另一块作为代替,而这几乎就像是一层绝对防御圈一样,让晶帝根本就不畏惧心主的疯狂攻击。

    只有心主释放心灵攻击的时候,晶帝才会陷入短暂的恍惚之中。

    没办法,毕竟心主现在使用了死神药剂和心灵桥型能力增幅器,这两种东西再配合上心主的心支配,使得心主现在几乎变成了五亿天夏群众的无意识集合体,虽然因为水平不够完全无法发挥这些无意识聚合体的真正力量,但其暴增的精神力量还是可以突破晶帝的防御,就算对方使用了屏蔽心灵攻击的晶体也不能完全幸免。

    每一次心主使用能力时,晶帝全身上下的心灵屏蔽晶体就会在瞬间爆裂开来。

    但同样的,当心主使用了自己能力的时候,墨仁的意识就会开始剧烈的抵抗心主的心灵支配,几乎几秒钟之内就会重新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于是,出于无奈,心主只能放弃对晶帝的攻击,转而再次跟墨仁争夺他身体的控制权。

    可偏偏这样又会导致晶帝从恍惚之中清醒过来,然后继续制造晶体障壁阻挡心主的攻击。

    就这样,心主陷入了一个愈演愈糟的死循环之中。

    该死

    心主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先前的战斗之中,冰联从来都没有出动过食铁熊和迷宫这两位能力者,甚至心主利用心入侵到冰联的内部,都没有发现任何跟这两位能力者有关的信息,所以此刻冷不丁遭遇到了这两位能力者之后,这才判断失误,让整个团队都陷入到了危机之中。

    不过现在倒也不是绝境。

    毕竟,这里可是天夏,姑且不提逆鳞的命运老人,谢家还有好几位第五能级没有出动,只要现在发出求援的话,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派出支援。

    本来,为了维持逆鳞在天夏的威信,无论怎样艰难的战斗心主都是拒绝求援的。

    但现在的情况已经跟之前不同了。

    自己现在为了控制住墨仁这个定时炸弹,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脱身,这样以来的话就很麻烦,而且自己也绝对不愿意看到地狱犬就这样战死在北部边疆这边。

    想到这里,心主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准备用心灵通讯与谢家进行交流。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

    “轰!!!”

    一枚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a a突然狠狠的砸在了空无一物的地面上。

    “!?”

    在这枚莫名其妙的a a爆炸之后,天上又莫名其妙的飞下来了好几枚一模一样的a a,吸引住了在场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

    原本空无一物的空气突然微微的模糊了起来,随后一辆造型比较奇怪的坦克突兀的显出了身形。

    “真是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也有被人控制住的一天啊。”

    坦克上方的盖子被打开,一个满头金色长发的漂亮女人缓缓从里面走了出来,她根本就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目光,而是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墨仁的身上。

    “这家伙是谁?”

    在看到这个金发女子之后,双方的战斗几乎在瞬间就停了下来。

    这个从坦克中钻出来的金发女人长得十分惊艳,甚至可以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但此刻她身上却穿着一套有些奇怪的军装,好像并非是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军服,而她的手上则套着一双黑色的皮手套,上面的两枚戒指闪烁着一种独属于异能器的奇特光泽。

    “哪儿来的捣乱女人!”

    雷暴是所有能力者之中脾气最大的一个,此刻又受了伤,自然是更加暴躁,此刻见到这个女人出来之后也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举动,反而是抬手放出一道闪电朝她劈了过去。

    “轰!!!”

    这道雷霆尽管是雷暴的随手一击,但毕竟雷暴是第五能级的强者,所以威力自然不弱,直接就将整辆坦克都轰碎了。

    但正当雷暴以为自己解决了这个奇怪的女人之后,那女人的身影却从爆炸的烟尘中缓缓走了出来。

    “威力不错,已经快赶上超高压磁暴的攻击力了。”

    只见那金发的女人一边笑着拍着手,一边对雷暴说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

    见到自己随手一击竟然连对方的防都破不了,雷暴那本来就暴躁的性格更加暴躁了,不仅仅只是爆了一句 ,甚至连身后的雷云都变得更加躁动了起来。

    “关你什么事?”

    金发女人看了一眼那边的雷暴,随后也没见她有什么动作,她身后的空间就突然泛起了一丝涟漪。

    下一秒,蕴含高温的白色光芒一闪而过,雷暴顿时发出了愤怒的吼声。

    “女人!我杀了你!”

    雷暴倒是没有受到什么非常严重的伤害,但刚刚那道高能激光确实也让他感觉到痛了,而本来性格就非常暴躁的他当然忍不了这种挑衅,抬起手就打算聚集雷电。

    但就在下一秒,一脸冰冷的白帝突然拦在了雷暴的身前。

    “你的对手是我。”

    白帝抬起了自己手中那柄毫发无损的白色长剑,随后又是一轮狂暴的斩击朝着对方袭了过去。

    “你”

    本来准备一道闪电劈死那个女人的雷暴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整个人就被白色的剑光吞没了,只留下阵阵怒吼和雷云中密密麻麻的可怕雷电。

    不过尽管雷暴没机会理会金发女人了,可心主却不一样。

    虽然说心主现在没办法使用大功率的心灵攻击,但通过心灵感应来与他人进行交流还是没问题的。

    于是,心主的心灵感应直接就笼罩住了这个奇怪的女人。

    你是谁?是来帮助我们的吗?

    然而回应心主的却不是对方的声音。

    一个语气异常阴冷的男性用一种淡淡的语气回应了心主。

    心灵能力者,别试图用你那异常肮脏的心灵接触我的指挥官,否则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残忍。

    “???”

    听到对方回应过来的信息之后,心主也是一愣。

    “喂,以你这家伙的实力应该有办法挣脱吧?”

    不过金发女人这边却好像根本没感受到心灵之间的交锋,她此刻的目光仍旧集中在了墨仁的身上,脸上也一直挂着一种诡异的笑容:“我应约前来了,你可别让我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