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心主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

    在看到了这柄银色长刀之后,白帝冷漠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诧,但随后他瞬间就调整了自己的攻击姿态。

    原本打算攻向墨仁的漫天剑影此刻悉数笼罩在了这柄长刀上面,恐怖的音爆和 撞击的声音疯狂的响了起来,但仅仅只是因为刚刚那一丁点的愣神,一抹刺目的鲜红就已经出现在了白帝的面颊上,那是银色长刀带起的空气激波,以一个巧妙的空隙躲开了白帝的攻势,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伤痕。

    利用银色长刀和念力缠住了白帝之后,墨仁二话不说,直接就朝着骸魔冲了过去。

    骸魔是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干尸,他全身上下的骨骼和骨节都十分粗大,但却仿佛没有肌肉和内脏似的,整个人完全就是一副皮包骨的模样,一张干枯的脸上满是深深的皱褶,甚至连那两颗昏黄的眼球都是瘪瘪的,此刻见到墨仁冲过来,当即就发出了一声怪异的笑声,随后拳头上就猛然窜出了好几根锋利的骨刺,对着墨仁的拳头二话不说就怼了过去。

    “轰!!!”

    两拳相对,巨大的力量在短暂的时间内制造了难以言喻的高温,甚至让周围合金制的地面都迅速的变成了赤红的颜色。

    但这还不算完,在地面发红变软之后,一阵可怕的冲击波也是从两人交战的地方猛地爆发了开来,超过二十级飓风的超级气浪直接朝着四面八方疯狂扩散,隐龙基地在墨仁的摧残下本来就已经摇摇欲坠了,此刻在经历了这狂暴的冲击波后开始真正的垮塌崩溃了起来,大量的建筑结构悉数崩毁,到处都是巨大的烟尘和震动。

    而随着这规模惊人的可怕冲击波,一个高大的身影也被直接打出了基地。

    那正是骸魔。

    此刻,骸魔整个人都被巨大的力量打进了远处的一座山头里面,他的整条胳膊都已经被怪力硬生生的折成了好几段,那些原本狰狞的骨刺此刻全都消失不见了,只能看到一些稀碎的骨渣和骨粉,这可能是那些狰狞骨刺存在过的唯一证据了。

    “我靠!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将自己的身体硬生生的从岩石之中拔了出来之后,骸魔有些惊疑不定的望着远方缓缓倒塌的基地。

    但就在骸魔心中已经有些萌生退意的时候,他整个人却突然浑身一震,那满是皱褶的干尸脸没有任何征兆的皱起了眉来,就好像瞬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别磨蹭了,其他人根本撑不住太长时间,赶快回去!”

    然而就在下一秒,骸魔那干尸般的脸庞就立刻急速的狰狞了起来,只见他猛地发出了一声咆哮。

    “心主!我说过了你不准再控制我的身体!”

    但咆哮归咆哮,骸魔在夺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之后,还是毫不犹豫的就朝着基地方向冲了过去,整个人的身形也在一阵‘咔擦咔擦’的声音之下迅速拔高起来。

    当骸魔重新回去之后,不光是隐龙基地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甚至连整个山头都被彻底的削没了。

    地狱犬和白帝正在极为艰难的对抗着墨仁的攻击。

    此刻的墨仁犹如神明般强大,整个人甚至都没有使用异能器或其他辅助增幅之类的力量,就单纯的依靠着念力和**力量,就将地狱犬和白帝压制到几乎无法还手的地步了。

    上下翻飞的银色长刀有着庞大无边的念力作为支撑,在此刻也是展现出了它最简单也是最恐怖的特性。

    不可磨灭,无法损毁。

    在念力的操纵下,银色长刀每一秒都能斩出近乎无穷的刀光,由刀刃压迫空气而产生的锐向激波铺天盖地的朝着白帝席卷而去,这些刀气本身就具有了极强的攻击性,每一道都能够切开云层,割裂大地,此刻被念力不断的甩出来,就像是无穷尽的海浪一样袭向白帝,别说是对抗了,甚至就连进行躲避都已经十分艰难了。

    只见白帝正在满脸凝重的对抗着这些可怕的刀气,但突然他神色狂变,整个人瞬间化作一抹微光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秒,银光一闪,一座山峰上渐渐出现了一条细线,随后上半部分的山峰开始震动了起来。

    在无比剧烈的震动之中,上半部分的山峰竟然直接被分成了两半,细线也直接变成了一条巨大的斩击痕迹,巨大的山峰一边冒着烟一边开始迅速的坍塌滑落了下来,竟是被念力操纵着的长刀直接拦腰给斩断了。

    而就在这座山峰不远的地方,之前遁走的微光开始迅速凝聚,白帝一脸震惊的从中显露了身形。

    白帝才刚刚现身,由念力所控制的银色长刀迅速捕捉到了白帝的身形,再次带着数都数不清的刀光剑影狂卷而来,将对方彻底笼罩在了这阵可怕的刃气风暴之中。

    不过尽管白帝对抗的银色长刀略显狼狈,但相比于直面墨仁的起地狱犬来说,却又好上太多了。

    “轰!!!”

    随着一声惊天的爆响,一团带着灼热气浪的蘑菇云冲天而起。

    这是地狱犬利用炎首吐出的高温火球。

    灼热的高温甚至将周围的地面都彻底熔融了,而中心区域更是直接汽化蒸发,火球爆炸之后更是引发了一场规模堪比大规模**轰炸的大范围攻击,将墨仁正面击中了。

    但就在下一秒,墨仁整个人就直接毫发无损的冲了出来。

    近万度的高温甚至连钨合金都能瞬间融化,但墨仁此刻不仅没有受到一丁点的伤害,甚至连衣物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破损。

    他身上甚至还带着几小团燃烧着的火苗,就那么直接从爆炸之中冲了出来,眨眼之间就来到了地狱犬面前,然后毫不犹豫的一记勾拳由下至上打了出来,在发出了一声可怕而沉闷的响声之后,地狱犬甚至整个身体都被打的后仰了过去,直接轰的一下被墨仁整个掀翻在了地上。

    然后下一秒,墨仁一把抓住了地狱犬那如同铁鞭一样的长尾,将他直接硬生生的拽了起来,在空中轮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回旋之后,又狠狠砸在了另一边的地面上。

    “咚!!!”

    周围数百米的地面都因为承受不住这阵力道而崩裂开来,大量的烟尘混合着冲击波甚至扩散到了数千米之外。

    “吼!”

    地狱犬吃痛怒吼了一声,随后周围猛地一暗,大量黑色的闪电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周围,无差别的攻击着他周围的一切事物。

    但尽管被黑色闪电不断的命中,墨仁却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顶多因为麻痹效果,整个人微微在原地僵了一下。

    趁着墨仁被麻痹的瞬间,地狱犬也是用力的扯回了他自己的尾巴,然后像是逃命一样的朝着远处赶紧跑去,在他跑动的过程之中,三个头颅之中的冰首还转了过来,一口白雾就朝着墨仁喷了过去,眨眼之间就将墨仁封冻在了一大块泛着蓝光的寒冰之中。

    “咔…”

    蓝色寒冰在封冻了墨仁零点几秒之后,就出现了裂痕。

    下一秒,墨仁破冰而出。

    “吼!”

    地狱犬另一边的炎首也猛的转过了头来,一张嘴就是一道炽红色的射线喷了出来。

    这道射线其实就是当初墨仁在天夏被地狱犬追赶时,蒸发了墨仁部分肢体和躯体的那道高温射线,但如今的墨仁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第二能级的弱者了,所以面对这道热射线他自然也好不畏惧,甚至直接硬顶着这道射线朝地狱犬冲了过去。

    “怎么,很吃惊吗?”

    冲到了地狱犬面前之后,墨仁看着地狱犬那有些震惊的目光,直接一脚狠踏在了他的腰上。

    一声惨叫过后,地狱犬又被狠狠的砸进了地里,而这一次大概是伤到了内脏,他的三个头一起吐出了鲜红色的血液。

    “你当初追杀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一天?”

    墨仁冷漠的看着像一条断脊之犬一样的地狱犬,一边缓缓的抬起手一边问道:“当你们逆鳞想要用项圈控制住能力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最终也会覆灭的景象?”

    “这一切都是为了天夏。”

    地狱犬尽管已经被墨仁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了,但他那如同野兽般的竖瞳里却满是坚定:“哪怕在黄泉路上,我也一路不悔。”

    “很好。”

    墨仁点了点头,随后手掌挥落下来:“那就去死吧。”

    “兔崽子!你的对手是我!”

    就在墨仁的手掌即将要切下地狱犬的三颗头颅时,一根骨刺突然从远处飞了过来,将墨仁的手掌撞偏到了一旁。

    “轰!”

    由墨仁手掌带起的锋利劲气直接被砸在了一旁的地面上,巨大的烟尘和气浪冲天而起,而当烟尘缓缓散去之后,地面出现了一道足有数百米长,几米宽,深不可测的巨大沟壑。

    “你就这么想死么?”

    墨仁转过头,看着从远处急速赶来的骸魔,脸上充满了浓浓的杀意。

    “死?”

    身高已经接近了五米的骸魔狂笑一声:“老子早就死了!”

    说完,骸魔整个人就已经冲到了墨仁的面前,抬手就是一根骨刺朝着墨仁的胸口刺了过去。

    大概是因为解放了力量之类的缘故,骸魔此刻全身都闪烁着一种淡淡的白色荧光,那骨刺也拥有了类似白玉一样的温润通透的质感,可想而知这些骨刺的坚硬程度显然要远胜刚才。

    但墨仁却没有任何想躲的想法。

    他就这么直接一拳狠狠的朝骸魔的脑袋打了过去,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这根骨刺对自己所造成的伤害。

    “轰!!!”

    “噗嗤!!!”

    骸魔被一阵难以言喻的怪力直接打飞了出去,这一次他所承受的力量可要比上次强多了,这一拳下去骸魔甚至被硬生生的砸穿了一座山,然后带着余力被直接砸进了一个巨大的湖泊之中,激起了冲天的水浪。

    而墨仁这边当然也不是一点事都没有的。

    骸魔这种如同白玉般的骨骼强度极为惊人,甚至墨仁不断利用银色金属切割皮肤肌肉所带来的超级防御力都没能防住它的穿刺,此刻整颗心脏都被骨刺给贯穿了。

    但心脏这玩应墨仁早就不需要了,早在他还没晋升到第五能级的时候,就可以通过念力来干涉自身的血液流动了,而在练成了演化苍生之后,心脏更是成为了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只要大脑没有受到特别严重的伤害,配合上演化苍生和绿线带来的超快速自我再生能力,墨仁几乎就是一个永生不死的存在。

    “这种骨头……”

    墨仁随意的将刺穿了心脏的骨刺拔了出来,然后拿在手中仔细的观察了一下。

    这种骨骼尽管可能没有小莉莎的银色金属那么过分,但能够如此轻易的就穿透自己的表皮,可见这东西的强度还是挺不错的。

    稍微的想了想,墨仁直接把这东西塞进了自己的存储空间之中,让赛缇拉帮忙检查一下这东西的具体性质。

    在放好了这种骨头之后,墨仁再次把目光对准了地狱犬。

    “这次我看看还有谁能救你……”

    墨仁一边说着,一边再次抬起了手掌,准备结束地狱犬的生命。

    而正当墨仁准备挥落手掌的瞬间,一阵诡异的眩晕感突然从自己的脑海深处冒了出来……

    ……

    天夏,北部边疆。

    “队长,你的消息准确吗?”

    一个满头金发的肌肉壮汉一边在雪地上走着,一边对自己身旁的一个身材修长的英俊白发青年问道。

    “心主连人质区的掌控权都放弃了,你觉得这个消息是真的么?”

    英俊的白发青年紧闭着双眼,但走起路来却十分的平稳,就仿佛他其实能够看到路一样。

    “我不知道啊。”

    满头金发的肌肉壮汉挠了挠头,眼中闪过了一丝凶暴的电光:“不过既然队长你说这消息准,那就是准的,这次我要把让逆鳞的那群家伙付出血的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