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内忧外患
    (是的,这是一个防盗文。

    “嘿嘿嘿嘿……”

    邪神没有意识到自己语言上的问题,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意这种问题,在灰色的漩涡渐渐停下之后,他阴冷而兴奋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来吧,小子,我已经帮你处理好一切了,来狠狠的折磨他,让他体会到这世界上最高级的残忍!”

    “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的。”

    墨仁冷冷的说了一句,随后直接将龙文像扔垃圾一样扔在了地上,一脚重重的踩在了他的肚子上。

    “呃啊啊啊啊!”

    因为负面感官已经被放大了许多倍,所以那些原本可以被龙文忍受住的疼痛也被连带着放大了许多倍,本来墨仁这一脚就已经踩碎了他腹腔内的大量器官,此刻剧痛在无限放大之下,直接就让他忍不住的惨叫了起来。

    在剧痛之下,龙文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离自己不断的远去着。

    什么权利,什么野心,什么家族,还有那些所谓的阴谋诡计,通通都在对方那绝对的力量下消失了。

    那是宛如天灾般的绝对力量,凡人在这份力量面前甚至连瑟瑟发抖的权利都没有,要么承受并适应这份力量,要么就彻底被这份力量所摧毁,所有曾经在乎的东西都彻底被毁灭。

    “感受到痛苦了吗?”

    墨仁一边用脚在龙文的肚子上来回碾着,一边冰冷的说道:“这对你而言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你的族人,亲人,你的权利,尊严,你所有想要维护的,在乎的,追求的东西,所有那些东西都将被我一一摧毁,而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消失在你的面前,一次接着一次。”

    “呃…呃……”

    因为横膈肌已经被踩成了一滩烂泥,所以龙文已经失去了呼吸的能力,自然也没办法说话了,只能努力的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哦,对了,还有这些人……”

    墨仁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转头看向了那边一脸惊恐的古代系能力者。

    “啊!”

    “咿!”

    “救…救命啊……”

    “不…不要过来!我们是被逼的啊!”

    见到墨仁将目光转移到了自己这边,这群古代系能力者们也都发出了一阵阵惊恐的声音。

    其实这倒不是说这群家伙的心理素质太低了,而是墨仁现在已经通过灰线吞噬了太多的负面情绪了,同时又掌握了负教之主的权柄,所以他现在跟负面气息已经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在他本身陷入某种负面情绪的时候,在他周围就会产生了一种类似光环类的效果,可以激发并放大他人内心最深层次的负面情绪。

    而这些古代系能力者自然是很害怕,或者说很恐惧墨仁的,所以在这种类似光环的照应下这种情绪就被无限的放大了,以至于他们被吓得简直连尿都要甩出来几滴。

    “把这些人也同样变成……”

    因为在场的负币还有很多,所以墨仁干脆就向邪神下达了自己的指令,准备将这几个人也同样转换成类似龙文的状态。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狂啸突然从远处传了过来。

    “嗯?”

    墨仁转头用念感视角看了一眼,结果却发现一道亮蓝色的身影正从远处急速的袭来。

    现在的墨仁实力早已今非昔比了,整颗星球上也未必就有几个人能打得过他,这种实力的干涉之下,念感视角自然也拥有了一定的变化,比如现在他视野之中的亮蓝色,基本上就代表了这个目标差不多拥有第五能级的实力。

    “逆鳞的人么?”

    墨仁看了一眼那个急速袭来的蓝白色身影,也是直接从存储空间中随便掏出了一把小莉莎制造的银色金属长刀迎了上去。

    “叮叮叮叮叮叮!!!”

    “轰轰轰轰轰轰!!!”

    随着一阵阵清脆的 碰撞声混杂着音爆和气浪,墨仁与远处袭来的白色身影狠狠的撞在了一起,他手中的长刀瞬间模糊成了一片肉眼无法看清的影子,与对方的 不断碰撞在了一起,很快就在原地倒卷起了一个充满无穷剑影的巨型剑刃风暴。

    这个巨型的剑刃风暴就仿佛是一台狰狞的绞肉机一样,眨眼之间就将倒霉的龙文绞成了一滩肉末。

    可当这滩肉沫跌落在地上的时候,却因为地上到处都是负币的缘故而沾染到了一枚负币,只见那负币在接触到肉沫之后立刻就融化掉了,随之而来的就是惨叫和血肉的疯狂蠕动,龙文以一种很快的速度就再生了回来,但他却痛的满地打起了滚来,甚至连眼泪,鼻涕都混合着屎尿不要钱的从身上各个孔洞狂喷而出,显然是已经痛到了他难以承受的地步了,整个人一边打滚一边在地上抽搐着。

    然后还没等他缓过神儿来,有几十道恐怖的剑气激波将他绞成了碎渣,淋在了一旁的负币上面。

    “啊啊啊啊!!!”

    于是,在这刀剑碰撞的声音之中,隐隐的掺杂了一丝惨叫在里面。

    “你是白帝?”

    刀剑风暴的中心,墨仁一边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刀,一边有些好奇的朝对方询问道。

    “是。”

    通体雪白的冷漠青年点了点头,但手中的剑刃却愈发凌厉了。

    “你的实力不错。”

    墨仁微微的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虽然同为第五能级,但你的实力可要比龙家那群垃圾要好多了。”

    “……”

    白帝似乎不太愿意说话似的,此刻听到墨仁的言语之后也不作回答,而是再度加快了自己的攻势,一阵凌厉而彻骨的杀意直接笼罩在了墨仁的身上,就仿佛恨不得瞬间就将墨仁彻底的斩杀在自己的剑下那样。

    而就在墨仁与白帝交战的这段时间里面,逆鳞的其他能力者们也纷纷赶了过来。

    地狱犬,骸魔,甚至连一直不见踪影的心主都已经跟过来了,而跟随他们一起过来的还有一支由纯粹能力者组成的军队。

    毫不夸张的说,除了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的命运老人之外,整个逆鳞的最高战力已经全部到齐了,这个由天夏建立起的国家能力者组织已经全面武装,严阵以待了。

    “嗯?已经都来了么?”

    墨仁闭目看了一眼周围,随后也是下意识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叮!”

    趁着墨仁分心的这段时间里,白帝整个人突然猛的斩出了一剑,随后借着墨仁挡下这一剑的力道退回了逆鳞的阵营之中。

    “……”

    在白帝退回了逆鳞的阵营之后,地狱犬一行人的表情不断的进行着一种极为微小的变化,就仿佛正在利用某种墨仁无法感知的方式进行相互交流一样,而墨仁因为没有开启红之力,所以也没办法通过升级之后的猩红视界进行观测,所以对于对方的这种交流也没办法观测或截取。

    而这种疑似交流的举动差不多持续了十多秒左右,接下来地狱犬就缓缓的从逆鳞的队伍里走了出来。

    “墨仁,我想我们应该……”

    “不必了。”

    甚至还没等地狱犬的话说完,墨仁就直接打断了对方:“我现在只问你们一件事,这家伙的计划你们知不知情?有没有参与进来?”

    “绝对没有。”

    地狱犬虽然表情严肃,但脸上却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野心和计划,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逆鳞尽管是谢家的古代系能力者一手建立起来的,但这个机构里大多数的成员还是后天觉醒的能力者,而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我们其实与那些家族很是不和……”

    “……”

    墨仁没有言语,只是静静的听着地狱犬的解释。

    “隐龙和暗龙的人都是古代系能力者,我们逆鳞的成员大多数都来自全国各地,所以努力的目标一般也都是为了人民群众,为了把那些恐怖的东西隔绝起来,守护整个天夏,但隐龙跟暗龙的人则不同,他们的存在完全就是为了一些家族用于巩固自己在天夏的权利和地位的……”

    看到墨仁没有说话,地狱犬也就继续的对他解释了起来:“天夏的高层现在已经要被这群虫子彻底的蛀空了,他们的权利相互重叠交织,不断的打压着除他们之外的所有人,本来我以为他们的重心会聚集在下一任的‘那个位置’上,但我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把目标直接放在了逆鳞的身上,我不知道你是否清楚这一点,他想要控制你其实最终的目的也是想要用你来对付我们。”

    “哦,这一点我已经知道了。”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念力一召就直接将龙文抓了过来,随后突然一脚狠狠地踩在了他的后背上,连同脊椎肺脏和肋骨一同踩了个稀碎:“这狗东西的卑劣的计谋还对付不了我。”

    “是吗?”

    地狱犬看了一眼不断着内脏碎片的龙文,脸上浮现出了一种类似怜悯,又类似无奈的表情:“你没有被他利用就好。”

    “利用倒是没有被利用。”

    墨仁一边说着,一边再次一脚将他踢到了一旁的负币堆上:“但就在刚刚,他已经成功的激怒了我。”

    “……”

    感受到对方语气之中饱含的杀意,地狱犬沉默了。

    “把若水和张雅完整的交给我,告诉我当初飞机失事时所有管理者的名单,让我带走所有跟这家伙有关的人。”

    尽管对方没问,但墨仁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条件:“同意的话,我不会与你们为敌。”

    “……”

    地狱犬还是没有说话。

    但收割了大量负面情绪的墨仁本来就对情绪极为敏感了,所以此刻尽管地狱犬没说话,但墨仁还是能从地狱犬的身上闻到一种疑似愧疚的感觉。

    墨仁的大脑飞速的运转了起来,几种不同的可能性被一一列举了出来,最后又被自己一个接着一个的否定。

    而到了最后,墨仁挑选出了一个可能性最大的事件。

    “让我猜猜……”

    墨仁的表情再度变得阴沉了下来:“反能力磁域**是你们利用张雅作为原型制造出来的,而她应该已经被拿去做实验了,我说的对吗?”

    “你怎么……糟!”

    地狱犬先是惊讶了一下,但随后他就立刻反映了过来,整个人迅速的朝着后方暴退而去。

    “轰!!!”

    地狱犬才刚刚退开,他刚刚所站立的地方就已经被砸出了一个恐怖的大坑,这个大坑的规模并不大,但却非常的深,甚至连整个隐龙基地都已经被墨仁的这一击给贯穿了,整个西部群山也因此而不断的摇晃了起来,所有的东西都在晃动,岩石崩裂,地层坍塌,整个由金属构成的隐龙基地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交涉已经没办法继续进行了……准备战斗吧!”

    见到墨仁冰冷彻骨的表情,地狱犬十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后三个一模一样的地狱犬就迅速的融在了一起,下一秒一阵黑红相间的雾气弥漫开来,一只足足有几层楼高的三头地狱犬就从雾气之中冲了出来。

    “咚!!!”

    地狱犬变身完毕这才刚刚冲出来没几步,一只拳头就已经狠狠的砸在了他的一颗头颅上面了。

    “嗷呜呜!”

    难以置信的力道从地狱犬的整个头颅上爆发开来,他甚至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那巨大的身子就被重重的咋砸进了纯合金制成的地面装甲里面,而墨仁那一拳所蕴含的威力还不仅如此,在将地狱犬一拳砸进了合金装甲层之后,这一阵力道更是直接掀开了地狱犬那堪比金铁般的浓密毛发,撕裂了他柔韧无比的头皮,甚至连坚硬的头骨都被打出了一条条可怕的裂痕。

    “唰!”

    见到地狱犬吃瘪,这边的白帝眉头一皱,整个身影立即化作一片白光冲了上去,手中的长剑眨眼之间就卷起了万道剑影,想要将墨仁整个人留在原地。

    但是墨仁根本就不为所动,甚至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