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我以一人敌一国
    (是的,这也是一个防盗文。

    “轰!!!”

    然而,龙文这才刚刚开启了反能力磁域戒指,就又是一阵恐怖的震动传了过来。

    这一次的震动无论是规模还是强度都空前的强大,以至于连天花板上都已经开始往下掉各种碎屑和粉尘了。

    “二十六层!已经二十六层了!”

    仅存下来的电脑操作员在此刻发出了惊恐的叫喊:“他竟然用念力一口气突破了二十层!已经马上就要下来了!这家伙……这家伙难道是使徒吗!?”

    这阵惊恐的声音才刚刚落下,整个天花板就在轰然巨响之中被彻底掀翻了。

    随着大量的灰色迷雾伴随着沙土倾泻进了基地之中,墨仁宛如神明般从高处缓缓降临了下来。

    “想好怎么死了么?”

    墨仁静静的悬浮在了高处,居高临下的看着在场之中的所有人。

    “……”

    龙文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尽管现在的局面非常恶劣,但他也不愿意就这样放弃,在稍微的考虑了一下之后,他直接就激活了反能力磁域戒指的最大功率。

    顿时,耀眼的光辉从他的手上爆发了出来,将周围的一切都浸染成了一片白茫茫的颜色。

    “嗡嗡嗡!”

    纯白色的力场迅速的扩张着,眨眼之间就将墨仁也纳入了其中。

    而在被这纯白色的力场所包裹之后,原本悬浮在高处的墨仁突然身形晃了晃,随后整个人就直接掉在了地上。

    “轰!”

    墨仁双脚狠踏在地面上,竟然让合金制的地面都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墨先生,我觉得我们应该还有谈判的余地。”

    尽管已经让墨仁暂时性的失去了念力,但龙文却并没有像是其他反派那样直接就嘲笑对方,或是得意忘形什么的,而是仍旧保持了自己习惯性的严谨:“你看,虽然墨先生失去了自己的念力,但我们也同样失去了能够威胁墨先生的筹码,不是吗?”

    “哦?”

    墨仁稍微歪了歪头,语气之中隐有疑惑:“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当然。”

    龙文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我可以为我之前的行为道歉,但毕竟墨先生太强大了,如果不用一点小计谋的话,恐怕我们是绝无胜算的,而之前看到墨先生暴力对抗心灵遮断合金的场面,更是坚定了我的这个想法。”

    “你手上的戒指,就是你唯一的依仗?”

    墨仁闭着双眼看向了龙文的方向。

    “当然不是唯一的依仗。”

    龙文缓缓的摇了摇头:“这只是一些小手段之一,毕竟我不可能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全放在别人的身上,哪怕盟友也不行。”

    “哦,这样。”

    墨仁缓缓点头:“那你就把你所有的依仗全拿出来吧,这样能让你死慢点。”

    “墨先生,我可是很有诚意的。”

    龙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极力的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怒意:“如果墨先生还在为我之前的举动生气的话,我可以道歉,并且可以帮忙治疗墨……先生的亲人,我们龙家的医疗水平整个天夏都比不上,配合上我们独有的古代系功法和秘典,我们甚至能治愈癌症和艾滋,所以……”

    “不必了。”

    墨仁摇了摇头:“如果你说的是你们那个大宅的话,他已经被我在三秒之内灭掉了,包括那个叫什么龙三的老头。”

    “你!”

    这一下龙文是真的忍不住了。

    尽管他自己的直系子嗣已经被秘密的转移出去了,但龙家大宅仍旧倾注了自己不少的心血,尤其是那个叫做龙三的分家强者,其实力已经达到了第五能级的水准,如果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直接被折损了的话,那毫无疑问是对龙家的重大打击,尽管之后这些东西都可以通过负教来补充,但龙家从祖辈传下来的大宅就这样被别人夷为平地,对于龙文这种人而言,这简直比在脸上扇了一巴掌还要令人愤怒。

    “顺便一提。”

    墨仁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突然出现在了龙文的面前。

    “!!!”

    看到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的墨仁,龙文的瞳孔骤然缩紧,一阵难以形容的巨大恐慌和绝望瞬间扑面而来,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他整个人都彻底撕碎一样,可他自己甚至连抵抗都做不到。

    “心灵遮断合金也好,反能力磁域力场也好,我对它们的了解已经在你之上了。”

    墨仁一边说着,一边毫不费力的掐住了龙文的脖颈,其巨大的力道瞬间就让龙文整个人的脸色都涨红了起来,只见他拼命的想用各种各样的武术招式攻击墨仁,但打在墨仁身上却像是玩闹一样根本不能让他有半点反应,反而是龙文本身感觉自己好像正在捶打一块白矮星上的简并态物质一样,两只拳头都传来了难以形容的剧痛。

    “心灵遮断合金暂且不提,就单单只是反能力磁域力场,它也并不是能够抵消掉所有能力者的能力的。”

    墨仁根本就没在意龙文那像虫子一样扭动般的挣扎,也没有在意对方无比震惊恐惧的目光,而是用一种平静的语气缓缓说了起来:“这东西能抵消的绝大多数都是超自然的现象,而至于那些被现实所承认的东西根本就不会被抵消掉,比如**力量,或者是某些能力者制造出来的永久性合理物质。”

    “呃…呃……”

    龙文此刻根本没办法说话了,因为他整个人都被墨仁死死的掐住了脖颈,就算此刻他整个人都化作了那种半龙人之类的状态,但还是没办法伤害到墨仁一丝一毫。

    “就算你的这个戒指是利用苍白之网的技术制造出来的,但它的性质终究也只是抵消一些超自然,超科技的现象,甚至就算它能屏蔽其他信徒的力量,也不代表它就可以抵消那些被现实所承认的东西了,像是肉身,物体,这种东西仍旧能够使用。”

    墨仁说道这里,直接伸手将龙文的左边手臂捏成了一滩肉泥,然后在对方的惨叫中继续说道:“可能这就是你的败因吧,你固执的认为我的强大全都来自于信徒的力量,从而忽视了我从某本秘典中获得的**力量。”

    “你以为你是古代系能力者,在反能力磁域力场之中仍然保留了**力量和技巧,就可以与我为敌了吗?”

    墨仁再次捏碎了对方的左脚。

    “没错,在这个反能力磁域力场里面我确实变弱了。”

    说着,墨仁又捏断了龙文的右手。

    “但是我变弱了,不代表你就变强了吧?”

    捏断右脚。

    “是什么东西能给你如此这般的勇气,让你敢与我为敌?与整个天夏现在都不敢妄动的我作对?”

    当墨仁说到这里的时候,龙文甚至都已经没力气惨叫了,此刻他的目光之中满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惊恐,太强了,自己对面的这个怪物真的是太强了,这到底是个怎样的怪物啊?这家伙真的跟自己同样都是第五能级吗?为什么自己在对方面前甚至连反抗的情绪都提不起来呢?

    “你知道我为什么疑惑吗?”

    墨仁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自己充满疑惑的脸庞:“因为我真的不是很懂,你是怎么认为自己竟然能够拥有与我谈判的资格?甚至还有能够控制我的错觉?”

    “呃…呃……”

    龙文已经被墨仁掐的出气儿多,进气少了,尽管他还是第五能级,但在掐住了他的血管流动和氧气供给之后,这个古代系的能力者还是显露出了他脆弱的一面,整个人现在已经有点翻白眼的节奏了,整个人的意识都开始模糊不堪了起来。

    “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墨仁松开了对方的脖子,然后直接用手抓住了对方的头发。

    “呃啊!”

    因为墨仁稍微用了点力气的缘故,他的手已经并不是全部抓在龙文的头发上了,甚至直接用力的捏扯住了对方的头皮,其中甚至小尾指已经钻透了他的头皮,把他整个人就那样硬生生的从地面上扯了起来,所以对方惨叫了一声倒是也可以被理解。

    “你将会有幸感受到这世界上最高级的残忍。”

    墨仁微微的弯下腰来,从地面上龙文那已经化作一滩烂肉的手掌中捏出了一枚反能力磁域戒指,将它关闭并塞进了自己的存储空间之中。

    下一秒,墨仁的身后瞬间出现了数百道巨大的空间涟漪,密密麻麻的几乎要将他身后的全部空间都填满了。

    随后,灰红色的负币像是海洋一样从里面哗啦哗啦的倾泻了出来。

    地面上的血液,烂肉,甚至是骨骼碎片和皮肤,都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一样缓缓蠕动了起来,这些像是获得了生命一样的人体组织似乎受到了某种东西的感召,迅速的在地面上组成了一个十分巨大且复杂的扭曲法阵。

    这个法阵是如此的复杂,如此的恐怖,如此的不可名状,甚至普通人看到它一眼就会收到巨大的心灵创伤。

    “嘿嘿嘿嘿嘿………”

    空气中不知何时已经弥漫起了一阵阵浓郁的灰雾,这阵灰雾是如此的晦暗,如此的阴沉,一种阴冷至极,毛骨悚然的感觉瞬间就出现在了在场所有人的身上,就仿佛有浑身腐烂的恶鬼正在一边尖笑一边用长长的舌头舔舐着他们的脊梁骨一样,一种无穷的凶恶寒意在这阵灰雾之中迅速的蔓延着,将恐慌带给了所有人。

    尽管在苍白之网的干扰下,邪神献祭已经不能被用来知获信息了,但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借用邪神的力量却还是可行的。

    就比如现在这样。

    “给他施加一个永久性的状态,我要他无论被怎么折磨都不会彻底死去,永远都可以比常人清晰数百倍的感受到各种负面情绪,不会因为身体的崩溃,精神的崩溃而对任何意义上的痛苦感到麻木或迟钝,精神崩溃之后会自动恢复,但保留曾经受到过的一切记忆,我要他……”

    墨仁单手扯着龙文的头皮,将这个惊恐到拼命想要摇头的家伙高高的举了起来,嘴里则是不断的对邪神下达着指令:“永生永世,万劫不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了墨仁的要求之后,邪神发出了一阵从未有过的恐怖笑声。

    那笑声之中带着一种不可名状的巨大恐怖感,就仿佛是他那无穷的恶意已经得到了满足一样,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满足感回荡在这巨大而惊悚的笑声之中,让这阵笑声足足传播了数百里都没有停息下来。

    “小子!你终于意识到啦!”

    在漫长的笑声结束之后,邪神发出了无比残忍,无比狰狞的声音:“你的敌人就应该被你狠狠的虐杀!就应该永远的遭受折磨!就应该彻彻底底的万劫不复!”

    “那么,你能做到我的要求吗?”

    墨仁没有理会已经有点自嗨倾向的邪神,而是继续拽着龙文的头皮,向邪神询问着自己的指令。

    “当然!!”

    诡秘且冰冷的灰雾之中传来了邪神无比愉悦的声音:“我将如你所愿!”

    随着邪神的声音落下,无穷无尽的灰雾开始像漩涡一样卷动了起来,而被墨仁扯着头皮高高举起的龙文则是这漩涡最中心的位置,那些阴冷至极的,邪恶至极的灰色雾气不断的涌进了龙文的身体之中,而随着这些雾气的涌入,墨仁的耳边也传来了邪神那极度残忍的低语。

    “他的全身都将浸没在负界的诅咒之中,遭受万人唾弃,意识永生不灭,感受到的各种负面情绪将会成倍的提升,永远保持最初的心理素质,永远也无法通过任何方式变强,力量会日益衰减,身体将会变成世人最讨厌的丑陋模样,心灵将永远不会崩溃,负币可以让他的血肉重生,但却会伴随着灵魂撕裂般的巨大痛楚,他将成为你发泄欲~望最完美的材料!哈哈哈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