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何等强大
    (是的,这也是防盗文。

    “你不懂。”

    见到情报人员一脸无法理解的样子,地狱犬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你不懂那家伙到底有多在乎自己的亲人。”

    “可是,骗他的又不是我们。”

    情报人员立刻说道:“他就算愤怒,生气,倒霉的也应该是隐龙和暗龙的人才对啊。”

    “他们当然逃不过。”

    地狱犬的脸色看起来有了一丝疲惫:“但你觉得他们会坐以待毙吗?”

    “隐龙和暗龙也有各自的第五能级,应该不会坐以待毙吧?”

    情报人员下意识的推测道。

    “你知道两个第五能级战斗的时候,对周围环境的会造成多么恐怖的破坏吗?”地狱犬看了一眼情报人员:“更何况那家伙一向谨慎,这次既然过来了就肯定是有备而来,甚至连对付逆鳞的想法都已经想好了,根据前段时间负教疯狂流动负币的信息,我怀疑他很有可能已经吞噬了数百万枚负币的力量,其力量已经不是普通的第五能级能够阻挡的了……”

    “这…怎么会……”

    情报人员被地狱犬一说,整个人也有些愣住了。

    “我的暗首已经去联系心主和白帝了,骸魔应该用不了多久也会赶过来,再加上程天命,希望逆鳞能撑住这一次吧。”

    见到情报人员呆愣的样子,地狱犬就忍不住的又叹了一口气:“既然那家伙已经前往了龙家的宅邸,恐怕那里已经保不住了,接下来我会让冰首带着所有猎犬小队前往隐龙基地,希望能尽量减少一下损失……”

    “大人……”

    情报人员此刻也感受到了这种风雨欲来的压抑感,此刻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没等说出来就被地狱犬挥手打断了。

    “好了,多余的事情就不要说了。”

    地狱犬对情报人员说道:“先把这件事汇报给上面吧,实话实说,千万别隐瞒任何虚假的东西,这次的祸端纯粹就是那些世家们引出来的,希望这次的事情能给‘那位’(最高掌权者,你们懂的,但我不敢打出那几个字)提个醒吧,如果能借由这件事削弱世家的权利,那么不光是我们,连‘那位’的行动也会方便许多。”

    “是,大人。”

    在听到了地狱犬的命令之后,情报人员立刻就点了点头,在对地狱犬敬了一个十分标准的军礼之后,急忙就转身离开了……

    ……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龙家宅邸。

    一道黑光闪过,墨仁重新出现在了这片废墟之上。

    “龙文,你很好。”

    墨仁将目光对准了西边,一阵淡淡的灰色气雾带着阴冷刺骨的杀意,开始在他的身旁迅速蔓延了开来。

    通过存储空间中进行优化过的记忆剥离装置,墨仁成功的从那个龙家老头的脑子里挖取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这其中包括了一部分针对逆鳞的计划,而为了针对逆鳞,这群人竟然把算盘打到了自己的头上来,甚至不知道是利用e 还是其他什么技术制造出了自己的亲人。

    如果说别人在墨仁头上拉屎的话,他可能最多也就拧断对方的脖子而已。

    但是如果有人胆敢利用墨仁的至亲,甚至侮辱墨仁的至亲,那么等待这个人的已经远远不是死亡那么简单了。

    墨仁会干掉这个人,包括他的亲人,族人,a re,跟他们沾染上一丁点关系的所有人,以及他们的亲人,族人,a re,把所有这些人的痛苦都放大亿万倍,变成永远都杀不死的沙包不断的殴打,虐杀,不断的折磨,倾尽世间一切最残忍的手段施于这些人的身上,甚至专门屠光一个国的人祭炼成为负币,让邪神亲自出手来折磨他们,让他们沉沦在永恒的痛苦之中,直到整个世界,整个星球,整个多元宇宙都毁灭的那一刻。

    乍一看,这似乎是只有疯子才能干出来的事情。

    但请大家不要忘了,墨仁本来就是疯子。

    一个极端偏执,崇尚暴力,同时又拥有着强大力量的疯子。

    通过那个龙家老头的的记忆,墨仁已经清楚了很多东西,比如自己亲人被他们藏到了哪里之类的信息。

    那是一个位于西部群山之中的隐秘基地,主要是隐龙这个机构用来搞地下科研的,平时因为驻守了一些龙家的古武修炼者,这些古代系的能力者最低也有第三能级的水准,所以整个基地的综合防御性能倒也不弱。

    但这只是对普通人而言的。

    对墨仁来说,这些所谓的基地根本就防御不了他自己的进攻。

    就连当初猩红教廷派遣出的那几个执行者,他们所躲藏的地方都被墨仁顺着电磁波找到了,简单的攻击了几下之后,整个基地就被墨仁在顷刻之间化砸了一片废墟。

    连信徒组织的基地都不行,更何况是区区一个家族建立起的基地?

    几十秒不到的时间过后,墨仁已经出现在了群山的上空。

    通过念感视角以及念力网的a a,墨仁在短短几秒钟不到的时间内就已经掌握了整座基地的大致情况。

    这是一个偏向科研的基地,内部一共被分成了十二层,其中主要守备的力量基本上全被集中在了第五层,也就是整个基地最核心的地方,各种各样的警戒机器人,激光守卫,还有一大堆穿着先进外骨骼装备的能力者,他们里一层外一层的将两个瑟瑟发抖的人守在了圈内,而墨仁通过念感视角和念力a a,可以确定这两个人从外观上来看就是自己的弟弟和母亲。

    “……”

    墨仁没有言语,甚至连脸上的杀意都渐渐消失了。

    只有无穷无尽的灰色气浪从他身上疯狂的涌出,这些带着彻骨寒意的灰雾甚至直接冲上了云霄,形成了大片大片阴沉的铅灰色重云,迅速的遮蔽了正午的烈阳。

    天,黑了……

    ……

    “族长,目标好像过来了。”

    一个穿着白色外骨骼的能力者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对着一旁闭目沉思的龙文说道。

    “嗯,我知道了。”

    龙文的脸庞仍旧严肃,此刻双眼里也满是凝重的神色:“时刻监视他的动向,对方一旦有任何敌对行为直接进行反击,对了,本宅那边现在能进行联络了吗?”

    “不行,族长。”

    另一个盘膝坐在地上的能力者摇了摇头:“我的千里传音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要么本宅已经全部阵亡,要么就是被屏蔽了特殊 a。”

    “应该是被屏蔽了特殊 a。”

    龙文眉头紧皱:“龙三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解决,除非目标还有其他帮手,现在负教徒的献祭能力被扰乱了,所以肯定是逆鳞的那群人已经知道我们的计划了,屏蔽 a的要么是程天命,要么就是那条疯狗。”

    “族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一个女性能力者面容冰冷的问道:“目标拥有超越普通信徒级别的念动力,而且似乎还有某种可以操纵空间的异能器,他如果强攻的话……”

    “没关系。”

    龙文面容严肃的摇了摇头:“目标只要还在意他的亲人,那么他就不足为据,更何况这里还有反能力磁域生成装置,基地的外部装甲也掺杂了心灵遮断合金在里面,他如果强攻的话我们就控制住那两个筹码,现在我们要在意的还是逆鳞和深绿……”

    话还没说完,一道黑光瞬间就出现在了墨仁亲人的头顶上方。

    “嗡!!!”

    下一秒,一圈无形的波动从旁边四个罐状机器上突然爆发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覆盖住了整个大厅。

    那一道急速扩张的黑光甚至还没成型,就在无形波动的干涉下消弭于无形了。

    “对方开始强攻了!”

    在黑光消失之后,在场的能力者们才猛然的反映起来,这其中两个能力者瞬间就像是演练好了一样冲到了墨仁亲人的面前,一只手抓着他们的头发将其拽了起来,然后拔出一把利刃就抵在了他们脖颈上面,同时远处的几个e a头也瞬间启动,开始朝外界放映起了这个画面。

    “连念力都没使用,这只不过就是一次试探罢了。”

    见到自己手下的族人们一个个如临大敌的样子,龙文有些不满意的摇了摇头,虽说对方是信徒组织的首领,但毕竟也不过就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屁孩罢了,连自己岁数的一半都没活到,这样一个冲动的愣头小子,除了精力旺盛一点,能力强一点之外又能有什么厉害的?

    空有整个负教却不懂得运用这背后的整个黑色利益链,只知道自己单打独斗,还为了自己的亲人就如此这般冲动,真是太嫩了。

    等到这愣头小子不知死活的冲到自己面前之后,自己直接把苍白之网那台改进过的反能力磁域**开启,一边用对方的亲人威胁他,一边给点甜头,还怕这小子不乖乖束手就擒?

    到时候自己只要掌握了整个负教,就不怕站在逆鳞身后的深绿教廷了,而逆鳞本身自己也可以通过舆论和其他手段一点点的蚕食干净,将权利和能力者们都彻底集中之后,自己就能够成功上位掌权,彻底的掌控整个天夏。

    想到这里,龙文的内心一阵火热。

    “外面的能力者!你的亲人在我们手上!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比起龙文的沉稳老成,他手下的这些古代系能力者就差的远了去了,此刻在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位第五能级之后,一个个紧张的不行,尤其是那两个掌握人质的古代系能力者,更是大声的朝e a头喊着:“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一旦有下一次的话我不保证会发生点什么!”

    “哔哔…嗡!”

    e a头一旁的一个小盒子上突然闪过一阵雪花,随后一道光打在空气上,形成了一个虚拟的显示屏,即时的放映起了外界的画面。

    群山之上,一个身着灰衣的男人正闭着双眼看向e a头所在的方向,而因为这个画面就是e a头拍摄下来的,所以此刻就像是这个灰衣男人正在闭眼看向在场所有人那样。

    可虽然这个家伙真的是在闭着双眼的,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似乎对方正在看着自己。

    “这就是你们的遗言么?”

    虚拟的显示屏之中,沉默了许久的墨仁终于开口了。

    “这不是遗言。”

    威胁墨仁亲人的古代系能力者摇了摇头,他们都接受过龙文的命令,不得用语言过分的刺激或辱骂墨仁,以免对方失控不再顾忌亲人的死活:“我们只是想跟你好好谈谈,而这是必要的手段,请放心,如果你不轻举妄动的话,你的亲人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谈谈?”

    墨仁缓缓的摇了摇头,脸上仍旧是一副平静的面容,语气却是十分的冷漠:“你配吗?”

    “我……”

    古代系的能力者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还没等他说出什么来,一阵恐怖的压力就突然从四面八方出现,瞬间他整个人就疯狂的扭曲了起来,最开始还能看出是一滩像肉酱一样的东西,但眨眼之间这些东西就消失了,只留下了一些血沫,颜色奇异的碎渣,以及几块晶莹透明的结晶体。

    那是构成他的有机物被可怕的念力释以高压,瞬间产生的高温破坏了其化学键性质,让他直接就变成了一堆零碎的无机物。

    而至于那些结晶体,则是碳原子在高温高压的环境下直接被压成了碳元素的同位异形体。

    简称……钻石。

    这一切,也不过只花费了几秒钟不到的时间。

    “你!”

    另一个古代系能力者见到自己的同伴直接‘恒久远,永流传’了,此刻脸上也是闪过了一丝恐惧混合着狰狞的表情,随后手上的利刃立刻朝着人质的胳膊上捅去,大概是想要试图用这种方式震慑住墨仁。

    但他的身体并没有墨仁的念力来的更快,所以就在他差一点就捅到人质的瞬间……

    也稀里哗啦的变成了一地的钻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