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贺电
    (是的,这还是一个防盗文。

    “她是我的东西,明白吗?”

    墨仁似乎没怎么在意姆杜恩那有些慌乱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说道。

    “诶?”

    姆杜恩一愣,显然是一时半会有些没明白墨仁的意思。

    你说要是因为自己不小心看到了什么要被处死的话倒也可以解释的通,但是你突然跟我说这个事闹哪样,这种突如其来的威慑根本就让人看不懂啊。

    “我的意思是……她的权限高于你们所有人,这回你明白了吗?”

    墨仁大概也意识到了姆杜恩的疑惑,所以此刻特地又跟他说明了一句,同时指了指脸上有些呆呆的小莉莎。

    “属下明白了。”

    姆杜恩这下当然是明白了,很明显是自己刚刚误会教主大人的意思了。

    “嗯,那就下去吧。”

    墨仁一挥手,直接把姆杜恩赶了出去。

    “墨先生,刚刚那个是……”大概见到姆杜恩已经离开了,所以小莉莎也表露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就当他是管家之类的家伙好了。”

    墨仁一边说着,一边将小莉莎放到了一旁的地上,然后自己缓缓的站了起来:“我现在要去处理一点事情,你是在这里随便玩玩,还是回去休息一下?”

    “呜…墨先生这么快就要忙了吗?”

    听到了墨仁的说法之后,小莉莎发出了像是被遗弃的小狗一样的声音,表情也变得十分委屈了起来。

    “乖。”

    墨仁轻轻的摸了摸小莉莎的头,随后尽量用一种比较温和的语气对她说了起来:“过一段时间我还会陪你的,好吗?”

    “那好吧……”

    小莉莎从来都不是那种喜欢任性撒娇的小家伙,此刻在听到墨仁这么说之后,倒也很懂事的点了点头,虽然还有些瘪嘴,但还是很听话的钻进了墨仁的存储空间之中。

    而在送走了小莉莎之后,墨仁温和的表情再次骤然变冷,径直的朝着王座之间的大门走了过去……

    ……

    十分钟后,墨仁来到了一处位于科学圣殿边缘处的巨大广场上。

    这个广场原本是用来进行 威力测试的,不过因为之前墨仁的召集令,所以此刻这里已经被外教信徒所占满了,整个广场上密密麻麻看上去全都是人,而且这些人身上所穿的灰袍无一例外全都是那种极为华贵的,显然这里聚集的都是一些高等信徒。

    而至于其他的外教信徒们,他们甚至连进入这个广场的资格都没有,此刻都停留在科学圣殿的外面,那一望无际的白色沙海之中。

    为了让所有人都能注视到自己,墨仁干脆选择了一种比较夸张的出现方式。

    “咚!”

    随着一道灰光出现在了广场上方,一阵异常恐怖的压力直接盖住了在场的所有人,这种威压简直如山岳般庞大无边,以至于一些实力比较差的信徒几乎在瞬间就匍匐在了地面上。

    而借着自己所释放出的气势,墨仁那冰冷彻骨的话语也是在所有信徒的耳边响了起来。

    “初次见面,我是你们新的教主。”

    墨仁在天穹上平静的注视着下方,一根接着一根的念力丝不断延伸出来,在这些信徒的耳边振动着空气:“我不愿意多说废话,之前的抹杀你们应该也已经看到了,那么现在我只有一句话想对你们说的,臣服,或者死。”

    “……”

    在听到墨仁这么霸道蛮横的话语之后,下面的人群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讨论,整个广场都呈现出了一种异样的鸦雀无声。

    “姆杜恩。”

    墨仁平静的说了一声。

    “属下在。”广场的一个角落里,维持秩序的姆杜恩轻声对墨仁说了一句。

    尽管隔着很远的距离,但姆杜恩心里清楚,墨仁拥有某种特殊的感知方式,所以是绝对能听到自己言语的。

    “人数进行过清点了吗?”

    墨仁问道。

    “清点过了,教主大人。”

    姆杜恩应了一声,随后双手捧起了一份羊皮纸:“这是所有没过来的外教徒清单。”

    “嗯。”

    墨仁一招手,这份清单就直接出现在了墨仁的手中,随后墨仁简单的在这份清单上扫了一下,直接当着所有外教徒的面发动了灰之力的特殊权限,瞬间杀死了这份清单上所有没来的外教信徒,并将这些外教徒的力量再一次融合进了自己的力量之中。

    不过大概是墨仁上次干掉外教信徒们有些太不讲道理了,所以这一次没来的人真的很少。

    这次的仪式,更多的像是某种象征性意义。

    在所有外教信徒惊恐的注视下,墨仁毫不犹豫的发动了仪式,随着一阵难以言喻的气息渐渐出现,那些被墨仁杀死的外教信徒力量开始渐渐被转移了过来,被墨仁一点点的吞噬了起来。

    “叽哇!”

    蔽日灰幕似乎也清楚现在这个时刻的重要性,此刻他猛然扩张开来,仿佛要将整个天穹都彻底遮蔽一样,无数的眼球正在用一种狰狞,贪婪的目光注视着下方,似乎不满足这些被墨仁杀死的外教信徒,而是想将所有的外教信徒全部都吞噬殆尽一样。

    良久,仪式结束,场面再次回归到了寂静之中。

    “好了,该清理的家伙已经都清理干净了,现在外教之中只有你们还是活着的了。”

    墨仁平静的声音再次在这些负教信徒的耳边响了起来“现在,为了证明你们愿意效忠于我的决心,以及愿意对我新订制的规则进行拥护,你们必须要完成一个新生的仪式。”

    “?”

    这一下,这些外教信徒之中终于有人开始有些疑惑了。

    听负教主说的话,好像并不是想杀死他们,这他们多少就放心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新生仪式是什么?

    为什么内教的这群家伙在通知的时候,完全就没有告诉过自己?

    “身上携带了献祭材料的人,现在原地开始进行献祭。”

    墨仁当然没有义务为这些罪孽深重的人进行解释,所以哪怕是面对诸多疑问,墨仁也只是冷漠的下达了自己的命令而已:“向邪神献祭你们所有的正面情绪,把这些正面情绪转换成的力量一半归纳与我,一半转换成绝对理智保留下来,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

    “啊!怎么是这样?”

    “为什么要献祭所有的正面情绪啊?”

    “教主大人为什么还要夺去我们一半的力量?!”

    在墨仁下达了这个命令之后,整个场面瞬间就炸开了锅,这些原本还有些顺从的外教信徒几乎瞬间就要反了,场面一片哗然,好多人都对墨仁怒目相视,如果不是因为没办法反抗负教主,他们早就发动攻击了。

    不过面对这样的场面,墨仁却好像没有什么想要解释的。

    他只是静静的漂浮在原地,不多时就有几个外教信徒突然惨叫一声,随后整个人都被体内喷涌出的灰雾疯狂的吞噬压榨着,最后除了一摊鲜血之外什么都没有剩下。

    “你们每思考一秒钟,我就随机杀死一百人。”

    墨仁根本就没给这群外教信徒多少考虑的时间,目光扫过的地方大片大片的灰雾疯狂涌现,以一种残忍莫名的方式将外教徒祭炼成了一份纯粹的力量,甚至连一句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而就在众人恐慌的时候,墨仁平静的话语再次响起:“十秒钟后,我会将a re数量提高到每秒钟一千人。”

    “我献祭!教主大人!我这就献祭!”

    在自己的性命和正面情绪之间,很多贪生怕死的外教信徒们都选择了献祭正面情绪。

    整个广场上面,大量的献祭法阵被制造出来,一团团诡异莫名的灰雾不断发出森冷的笑声,看起来就像是在开什么可怕的邪神派对一样,这些外教信徒几乎立刻就向邪神发出了自己的请求,随后一只只巨大的手扯出了他们身体内的正面情绪,并将力量平均的分给了墨仁和这些信徒们。

    而成功献祭了正面情绪之后的信徒们,一个个并没有因此而萎靡不振,反而整个人变得表情无比冰冷残忍,仿佛比献祭之前更加邪恶了三分。

    随着越来越多的信徒加入了献祭的队列之中,这些外教信徒们全都变得无比冰冷残忍了起来,就仿佛是全世界的大反派,大恶人全部被集中在了这里一样,那种难以形容的邪恶和阴沉甚至惹得邪神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不愧是我选中的人啊,真是太会玩了!”

    感受到这些外教信徒们阴冷莫名的样子,邪神发出了一阵无比愉悦的森冷笑声。

    “……”

    墨仁没有理会邪神的狂笑,此刻他全部的心神都沉在了对灰之力的操纵上面,努力的在“剥夺并吞噬信徒一切”这个选项里面拆分寻找着关于负面情绪这一项。

    大概几分钟后,墨仁终于成功的寻找到了这一条,并直接发动了权限。

    随着灰之力的疯狂涌动,此刻所有的负教信徒,不光是外教,甚至是内教信徒们都被墨仁囊括在了其中。

    墨仁转移了所由负教徒心中几乎所有的负面情绪。

    愤怒,自卑,贪婪,恐惧,怯懦,残忍,背叛,绝望,痛苦,狂妄,嫉妒,傲慢,扭曲……

    所有的,所有的这些负面情绪都被墨仁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而因为有着灰之力的作用,这些负面情绪根本无法干扰墨仁正常的思绪运转,直接就被灰之力源源不绝的吞噬着,每当有一名信徒心里出现了负面情绪的时候,这些负面情绪就会被自动的转移到墨仁的心里,然后在瞬间被灰之力吞噬,转化成墨仁力量的一部分。

    至于那些墨仁无法吸收的负面情绪,则由蔽日灰幕吸收或存储,反正蔽日灰幕体内本身就拥有某种可以存储事物的特殊异空间。

    这一次,墨仁所修改的灰色权限与之前不同,之前墨仁只是借用权限吞噬了一些外教人员而已,而这一次墨仁是真正的用灰色权限制定了新的规则,这个规则是在负教之中可以永久通用的,也就是说只要墨仁没死,那么这条规则就永远生效,哪怕一个普通人成为了负教徒之后,也要被这条规则所限制。

    而墨仁刚刚订制出来的规则,则是:‘负教内所有信徒的负面情绪都归教主所有’这一条。

    有人可能会问了,那既然负面情绪能归自己所有,那正面情绪呢?

    事实上,正面情绪墨仁也可以夺走。

    但正面情绪并不能给墨仁带来什么太好的收益,正面情绪不能被灰之力用来转换力量,它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让墨仁感受到其他信徒的正面情绪,从而变得快乐,幸福,但问题就是墨仁已经把自己的正面情绪献祭给了邪神,所以就算是他夺走了其他人的情绪,也没办法感受到这些情绪,这是因为因为邪神的权限比他高的缘故,邪神通过献祭法阵拿走的东西权限是最高的,墨仁想通过自己的权限来钻 是行不通的,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况且,墨仁本来就跟疯子差不多了,他也不需要正面情绪让自己变得快乐。

    只有家人才能让他感觉到快乐。

    而与之相反的,卖掉这些正面情绪就不一样了。

    在邪神给出的价值里面,只有正面情绪是可以卖出价格的,因为卖出正面情绪后,人们就会一直生活在痛苦和绝望之中,沉沦在负面情绪的深渊里不能自拔。

    与之相反的,那些负面情绪其实根本就卖不出任何价格,邪神虽然自己很喜欢负面情绪,但他却不主动收取人类的负面情绪,因为那样的话简直是在造福大众,谁爹妈死了,工作丢了,被戴原谅帽了,破产了,所有这些心情痛苦的时候,只要找邪神献祭一下,让邪神把这些令人难过的情绪统统拿走,然后就能乐观开朗的继续生活?

    邪神可不是什么知心大姐姐,你们觉得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会这样造福大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