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这才是一个信徒该有的样
    而在彻底了墨仁定制下的初步框架之后,姆杜恩感觉自己的双手都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冷汗不知不觉已经挂满了他的额角。

    姆杜恩抬头看了一眼王座上静静坐着的新任教主,尽管这位新任教主的实力跟前任教主根本就是天壤之别的差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了对方拟定的这份新规则的框架之后,姆杜恩却产生了一种深入骨髓的寒意,就仿佛王座上坐着的不是一个刚刚上任的教主,而是被他所信仰的,那个时时刻刻都笼罩着浓郁灰雾的可怖邪神。

    “有问题吗?”

    看到自己下方满头大汗的姆杜恩,墨仁面色平静的问道。

    “教主大人,您如果真这样做的话……”

    姆杜恩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稳下来,试图通过详细的解释来让墨仁看清现在的形式:“负币的供给链就会彻底断掉,同时整个世界都会因为黑色产业链的崩裂而动乱不安,不仅我们失去了与邪神进行交易的筹码,更是会滋生出更多新的敌人来,而且外教的人恐怕也绝对不会同意这份规则的,这简直就是在要他们的命啊。”

    “不同意,就死。”

    墨仁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力量归还给我,然后在没人注意的角落里死去,这有什么不好吗?”

    “可…可是……”

    姆杜恩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可是外教的成员有时候还是挺有用的啊。”

    “我说他们没用了吗?”

    墨仁反问道。

    “可大人您这完全就是让他们全都去死的节奏啊。”

    姆杜恩无比的头痛,自己原本还以为新任的教主应该是个很厉害的家伙,没想到居然会突然做出这么让人想不通的事情出来:“先前收缴负币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颇有微词了,如果这份规则框架再被他们知道的话……”

    “怎么,你觉得他们还想造反?”

    墨仁坐在王座之上,平静的注视着下方的姆杜恩。

    “呃,那倒不是……”

    姆杜恩一愣,随即也是立刻就反映了过来,毕竟负教之主可是拥有掌控所有灰信徒的权能,外教这群人就算再怎么生气,愤怒,恐怕也绝对不会造反的,因为那样只会让他们在瞬间死去,甚至连一丁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既然不会造反,那你还担心什么?”

    墨仁再次问道。

    “可是……”

    姆杜恩还想说些什么,但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出来了。

    是啊,虽然新教主订下的这些规则框架让人无法接受,但是外教的这群人也不可能因为不接受就背叛或反抗教主,因为那样的话他们直接就会被新教主用权限杀死,如果他们真的有人不怕死也没关系,这份力量也能被新教主收为己用,当然了如果他们怕死自然更好了,那样的话就会因为这份恐惧而接受这些规则。

    这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

    或者说……

    难道这才是新教主真正的想法吗?

    留下那些听话的,不听话的直接干掉转化成为力量,然后再以绝对的实力去统治其他那些听话的信徒?

    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他究竟要把负教变成什么样子?

    “……”

    姆杜恩揣测着墨仁的想法,但越是这么揣摩着,却愈发的茫然了起来,他发现自己好像根本就看不穿这个年轻的新教主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总之,这份规则你先发下去,告诉所有外教的信徒,我给他们三天考虑的时间。”

    见到姆杜恩的表情变得迷茫,墨仁也清楚这家伙可能有点懵,不过自己可不会给他过多思考的时间,直接就对其下达了命令:“我一会就会修改权限,以防止他们在冲动之下做出一些麻烦事出来,你只要负责传播命令就好了。”

    实际上,墨仁通过权限,也可以向外教的所有人传达命令。

    只是墨仁现在对于这套权限还没有彻底钻研透彻,所以才需要姆杜恩利用教内的网络进行传播。

    “……遵命,教主大人。”

    稍微的沉默了一下之后,姆杜恩深深的叹了口气,最终还是选择听从了墨仁的命令:“属下这就去转达教主大人的意志……”

    “先别急着离开,我还有一件事。”

    墨仁挥了挥手,直接叫住了准备转身离去的姆杜恩,并将一份很长的设计图丢给了姆杜恩。

    “你看看这个。”

    “这是?”

    姆杜恩接过了墨仁用念力送过去的设计图,简单的扫了两眼,因为是内教成员,所以姆杜恩对于设计图这种东西理解的很快,这才几秒钟都不到的时间里,他就立刻看懂了这份设计图所表达的大致信息:“负币制造厂?”

    “没错。”

    墨仁缓缓点了点头:“就目前而言,这还只是一个大致的雏形,你觉得怎么样?”

    “好像还不错。”

    在面对这一份设计图纸的时候,姆杜恩仿佛一下子从信徒转变成了学者一样,脸上的恭敬的神态迅速转变成了一种科学家特有的严谨,只见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手中的这份设计图:“虽然对于产量还没什么太多保障,但如果这几个由异能器构成的元件真可以制造出来的话,那么这个负币制造厂就具有了一定的可行性,只不过这个结构应该还可以再一次进行优化,如果您真的有这种近乎用不损毁的金属物质的话……”

    “这些东西我都可以找人来制作,但你们应该也可以通过献祭获得,但为什么我没有在内教中看到有关于负币制造厂之类的生产设施?”

    听到姆杜恩所表达出的看法之后,墨仁适时地发表了自己的问题。

    “这是前任教主的命令。”

    姆杜恩回答道:“前任教主没有大人您的这份魄力,为了想办法让外教那些信徒们有点事情做,前任教主大人直接让他们接管了这世界上绝大多数的黑色产业链,并命令他们源源不绝的提供负币给内教进行使用,而内教因为一直在钻研其他的学术知识,虽然对于负币制造厂的设计图早就已经有具体雏形和想法了,但因为外教的关系,这些生产设施一直没有被正式制造出来过,毕竟外教产出负币的速度也不低,除非一些大事件,否则的话也足够我们使用了。”

    “事实上,就算我们内教没有制造负币制造厂,外教的信徒们也曾钻研过这方面的技术,虚尔图在这方面的研究曾一度达到了可以投入使用的最低标准……”

    “这我知道。”

    墨仁打断了姆杜恩的话语:“我这份设计图就是通过虚尔图的负币制造厂改进而来的。”

    “这份设计图是大人亲手改进出来的?”

    姆杜恩微微一愣。

    “没错。”

    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墨仁自然是很干脆的就承认了。

    “没想到教主大人还懂这方面的技术。”姆杜恩看向墨仁的目光稍稍有些意外,在看到了那份针对外教的计划书之后,姆杜恩还以为墨仁是那种蒙住双眼就是一顿蛮干的家伙,结果现在没想到墨仁还懂这种程度的技术,看来自己短时间内应该不用担心内教也被针对了,至少在表现出优秀科研能力的时候是不会被针对了。

    “知识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我并不排斥它。”

    面对姆杜恩略带惊讶的言语,墨仁很平静的解释了一句。

    “教主大人英明。”

    姆杜恩再次拍了个小马屁。

    “把这份设计图带下去吧,找几个对这方面十分精通的人一起研究,参考一下你们内教之前的负币制造厂雏形,继续优化这份图纸。”墨仁对于这种拍马屁的行为自然是没什么感觉的,此刻在交代完了所有事情之后,也是直接一挥手就下了逐客令:“想法可以很大胆,但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到一份近乎完美的图纸。”

    “遵命,教主大人。”

    大概是负币制造厂给了姆杜恩一些信心,他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苦闷了,此刻对墨仁恭敬的鞠了一躬之后,也就慢慢的退了出去。

    而在姆杜恩退出去之后,墨仁也是直接消失在了王座之上。

    距离新规则的颁布还有三天时间,他需要趁着这段时间尽可能的把自己再变强一点。

    几秒钟不到的时间里,墨仁就已经突破了重重阻隔,以绝对至高的权限来到了科学圣殿专门用来存储负币的地方。

    在货币仓库之中,墨仁看到了那堆积成山的海量负币,这其中绝大多数的负币都是灰红相间的颜色,而还有几万枚负币是那种通体纯灰的颜色,很显然是用信徒或能力者祭炼出来的高等负币,所有的这些负币加在一起足足有两百多万,如果不一口气用来强化实力的话,已经足够墨仁挥霍很久了。

    这如山如海般堆积在一起的负币是如此之多,甚至这些负币本身都开始散发出一阵阵难以言喻的负面气息来了,人类临死前所爆发出的各种负面情绪在这里一点点的散逸出来,形成了一种淡灰色的薄雾。

    单单只是站在这里,墨仁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在一点点的提升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