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诸事待办
    是的,这也是一个防盗文。

    “这种负币,在某种意义上跟中世纪炼金师之间所流传的贤者之石有些相似。”

    墨仁将手中的负币靠近了e a头一些,然后才继续说道:“只不过,这种负教之中流通的货币却是利用活人祭炼而成的,这一枚像石头一样的负币之中,包含了一个人所有的全部,包括他的记忆,人格,甚至是可能存在的灵魂和意识,以及肉身,还有各种各样的情绪,负教的教徒会用极端残忍的方法折磨一个人,并在他负面情绪最强的时候启动一个祭炼法阵,将这个人活活炼制成这样一枚 b,”

    “……”

    安德斯所栖身的那台电脑并没有发出任何响声,这意味着安德斯也正处于一个沉默的状态之中。

    “由能力者炼制而成的负币,一般情况来说会比普通负币更具有价值。”

    墨仁身旁的空间再次泛起了一丝涟漪,随后一枚通体纯灰色的 b就从里面飘了出来,取代了之前那枚普通负币所在的位置。

    “你是一个能力者没错,但你应该比别人更加清楚,你的能力远远要比这样一枚 b更加好用,所以如果我是负教徒的话,是绝对不会把你折磨到发疯,然后祭炼成这样一枚负币的。”墨仁一边说着,一边挥了挥手,在他身后的空间涟漪之中立刻出现了数量惊人的负币,这些负币就像是灰红色的潮水一样从涟漪之中涌了出来,然后掉在地上。

    “更何况,我也不缺负币。”

    墨仁说到这里之后,也是故意的耸了耸肩。

    “……”

    安德斯还是没有言语。

    “你要清楚,一个人的负面情绪是有限度的。”见到安德斯还是不说话,墨仁倒也不生气,反而是继续用一种十分平静的语气对安德斯解释了起来:“我看到你死亡时周围的场景了,也能猜测出他们都干了些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当时你内心的负面情绪应该已经达到一个峰值了,再强烈的刺激只能把你彻底逼疯,而疯子被祭炼成负币的价值会被大打折扣,所以如果我真的是负教人员的话,我早在刚刚就把你祭炼成负币了,毕竟一个负教的大主教一秒钟几十万负币上下,根本就没必要跟你在这里演戏的。”

    “我……”

    大概是觉得墨仁的解释颇为合理,承载了安德斯意识的那台电脑突然响起了一阵有些犹豫的声音。

    “但说无妨。”

    墨仁点了点头,一边把所有的负币收回存储空间之中,一边等待着安德斯的言语。

    “我…还能使用我的能力吗?”

    安德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这个你要问赛缇拉。”墨仁看了一眼跪坐在地上的赛缇拉,并用念力将电脑的e a头对准了她:“我只是帮手而已,复活你的人其实还是她。”

    “赛缇拉……”

    安德斯看到了一脸无神的赛缇拉,言语之中带着一丝不安和迟疑。

    “爸…”

    赛缇拉抬头看了一眼笔记本电脑,眼泪又开始忍不住的从眼眶中流了出来:“我真是赛缇拉啊……”

    “我……”

    安德斯的语气看起来明显也动摇了许多,但却好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似的,刚说了一个字就没了什么动静。

    “安德斯,你认为这是哪里?”

    见到安德斯似乎还是有些犹豫,墨仁突然问道。

    “这里……”

    安德斯微微一愣。

    “赛缇拉,把你老爸先借我用一下。”墨仁对赛缇拉说了一声,随后整个人就带着笔记本电脑消失在了地下基地之中,来到了万米高空之上。

    “你应该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才对。”

    墨仁将笔记本电脑的e a头对准了地面:“这里就是你呆了很久的住处,那个渔村以及它附近的全部地形。”

    “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安德斯此刻倒也不沉默了,而是有些疑惑墨仁此刻的举动。

    “现在这个情况,你能怀疑的只有两件事。”

    b

    r;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

    r;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墨仁没有理会安德斯的疑问,而是用一种平静到几乎冰冷的语气说道:“第一,我仍旧是负教的信徒,试图用一些欺诈或演戏的手段来骗你,让你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然后继续对你进行残忍无比的折磨。”

    “第二,这一切还是负教的某个信徒捣的鬼,只不过他采用了一种幻觉,精神侵蚀,亦或者是梦境之类的方式将你转移到了另一个世界,并用无比真实的假象不断欺骗折磨着你。”

    墨仁一边说着,一边带着安德斯急速的飞了起来。

    “首先,我要破除你的第一个猜忌。”

    眨眼之间,墨仁就带安德斯回到了之前的摩曼城废墟之中:“我不知道你清不清楚这附近的地形,不过这里就是你之前被抓来的地方,在负教的势力分布之中,这里被他们称之为摩曼城,一个用来产出和收割负币的地方。”

    “你被他们囚禁在地下室里面,那里已经被我摧毁了,所以我也没办法带你下去看,不过这地下还埋藏着许多没来得及被转移走的零星负币,可以证明这里确实是负教的据点之一,这里也确实是被我破坏的,其原理是用一颗巨大的陨石从天而降,如果你想看的话我也可以演示给你看,反正也不过就是从我的存储空间里扔出去一颗石头而已。”

    “……”

    安德斯再次沉默。

    “当然,你也可以看一看我身上的异能器,比如你之前亲手制作出来的这个东西。”

    墨仁抬了抬手,与墨仁意识紧密联合在一起的蔽日灰幕就动了起来,像是故意炫耀似的露出了许多眼球和嘴巴,同时还故意恶狠狠的发出了一阵咆哮。

    “……我清楚这附近的地形。”

    在见到了蔽日灰幕后,安德斯很难得的继续开口了:“这里确实跟摩曼城很相近,他们当时是从空中抓着我飞进来的,所以我对着周围的地形多少还记住了一点。”

    “那就好。”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随便的从自己的存储空间之中掏出了一本书出来。

    “这是什么?”

    安德斯自然也看到了这本书。

    “一本二零零九年在科学出版社出版的科学类读物,基因的分子生物学,作者是沃森,贝克,译者是杨焕明。”

    墨仁一边翻动着这本书,一边对安德斯解释道。

    “你拿出这东西来干什么?”

    听到墨仁的解释之后,安德斯的语气明显变得更加疑惑了。

    “在我还很弱小的时候,为了避免自己被其他能力者所故意针对,我曾经对幻觉系的能力者也有一定的了解和研究。”

    墨仁继续用冷静的语气对安德斯解释着:“我不清楚你是否也对他们有过了解,不过根据我的研究,我发现这些精神或幻觉系的能力者有一个明显的短板,那就是他们的攻击方式,无论是构建出虚假世界也好,亦或者是直接用精神信息攻击对方也好,他们所能掌握的情报无非只有两种,一个是他们自己所认知的世界,另一个就是被攻击者所认知的世界。”

    “这个其实很好理解。”

    说到这里,墨仁已经将整本书都翻阅完毕了。

    “换一个说法跟你讲,就拿一个从小就患有严重臆想症的疯子来举例子好了,他可能会幻想自己是一个生物学教授,声称自己从小就受到了专业的各种课程,并在亚美斯特的高级学院毕业,病态般的不断的a re解刨,但实际上如果你你真的询问他关于生物学的知识,他却根本不清楚,因为他所有的知识都是一个虚假的状态,人不可能通过臆想得出真理,因为他从小就在精神病院之中长大,根本没可能接触到这些知识,他的所有信息都是通过电视得到的,你明白了吗?”

    “你想说的是,用我不了解的知识来证明我不在幻觉世界?”

    安德斯也不傻,听到墨仁都这么说了,他自然瞬间就理解了对方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错。”

    墨仁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可以指定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不清楚的东西,然后我带你去

    r;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

    r;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找到这样东西,就可以证明这个世界是真实的,证明你没有活在一个依托于你的或者我的记忆构建出的虚假世界。”

    “让我想想……”

    安德斯稍微的沉默了一下,随后笔记本电脑的的发热量就突然增多了不少,风扇也开始急速的运转起来。

    大约几分钟过后,安德斯的声音从重新从扬声器之中响了起来:“我想好了。”

    “是什么?”

    墨仁点点头,随后问道。

    “如果你真的是墨仁的话,你的能力应该也已经达到第五能级了,那就想办法带我去一趟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吧,那里的书是最多的,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是按照我的记忆所构建出来的,那么这个图书馆绝对只有几本书而已。”

    扬声器之中,传来了安德斯已经冷静下来了的声音。

    “就这么简单吗?”

    听到了安德斯的提议之后,墨仁却反而是摇了摇头:“你就没有更严谨建议了吗?”

    “不需要了。”

    安德斯的语气倒是变得平静了许多:“如果这个幻境的构建者能够无聊到把整个图书馆内的所有书都看一遍,包括那些儿童读物和那些无聊题材的话,那我也就认了。”

    “好吧,既然你是这么想的话。”

    墨仁点了点头,随后就带着安德斯消失在了摩曼城的上方……

    ……

    大约两个多小时之后。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职业女性抱着笔记本电脑,从某国的最大图书馆中缓缓的走了出来。

    只见她直接走到了一个咖啡馆里面,随后挑了一个座位,点了一杯咖啡后就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开始迅速的在笔记本上敲打了起来。

    如果有人能够看到她屏幕的话,就可以看到,她此刻正在一个文本文档之中输入一种形态很诡异的火星文,而且更加诡异的就是在她输入完毕之后,这个文本文档的内容像是中了病毒一样,自动又生成了一句,这让她看起来就好像是正在通过什么黑客ra a与其他人聊天一样,但偏偏这个咖啡馆里根本就没有任何 a。

    青葱般的手指在键盘声迅速的输入了几个文字。

    下一秒,电脑自动生成了两个文字。

    手指的主人再次问道。

    文档再次生成了文字。

    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一段文字再次被输入进了文档之中。

    文档之中的文字即刻生成:

    职业女性的脸上没有半点情绪,只见她轻轻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随后就在文档内继续输入了起来:

    “您的咖啡。”

    端着咖啡的男性侍者从不远的地方走了过来,俯身将热气腾腾的咖啡放在了桌上,同时眼睛不经意之间扫了一眼她的屏幕。

    但还没等侍者看到屏幕,一只手就如同铁钳般死死掐在了他的脖颈上。

    “不该看的东西,不要看。”

    随着一阵清冷的声音,侍者的视野瞬间天旋地转了起来,随着一声巨大的响动,他整个人就已经怦然摔倒在了地上,而当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那原本坐在座位上的职业女性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留下了一叠美钞放在了咖啡的杯垫上面。

    至于那被热气腾腾咖啡,也跟着不见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