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算法
    是的,这是防盗文。..

    通过念力丝回馈的信息,墨仁可以轻易的在脑内构建出存储空间内的声音和画面。

    在存储空间内部的生活区之中,小莉莎正十分努力的试着安慰赛缇拉,而赛缇拉也没了以往的那种很随意的态度,整个人坐在地上一直在忍不住的掉眼泪,整个生活区里面此刻都充满了一种浓浓的悲伤气息。

    “”

    见到这一幕,墨仁也是稍微的沉默了一下。

    他当然知道失去亲人的滋味,而安德斯对自己也确实挺不错的,只可惜一百万枚负币对于自己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就算墨仁心里也想要把安德斯复活,但那也绝对不是现在。

    也正因如此,恐怕欺骗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了。

    “呼”

    墨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直接就将这片空间涟漪扩张的更大了一些,并把赛缇拉从里面拽了出来。

    “噗通。”

    刚刚从存储空间被墨仁拉出来,赛缇拉就看到了地面上那具已经冷透了的尸体,只见她整个人突然失神的跪坐在了地上,也不发出哭声,只有眼泪在不断的从眼眶里流淌出来。

    “抱歉,赛缇拉。”

    墨仁用一种很慢的语气说道:“当我赶过来的时候,安德斯已经死了。”

    “”

    赛缇拉没有言语,只是静静的流着泪。

    “对方是三个第五能级的能力者。”

    墨仁一边认真的关注着赛缇拉,一边向她解释了起来:“我赶来的时候本来还想跟他们交涉,但安德斯已经死了,所以我直接与他们三个开战了,不仅毁灭了这座城市,还彻底的杀死了他们三个人。”

    “”

    赛缇拉仍旧没有任何的言语,就连她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在此刻都变得无神,空洞了起来。

    甚至,赛缇拉的生命磁场都开始不稳定了起来。

    嗯?

    因为一直在使用念感视角观察世界,所以墨仁在一瞬间就发现了赛缇拉生命磁场的不稳定,那种起伏波动简直就像是闪烁着的灯泡一样,不仅仅只是忽明忽暗,忽强忽弱,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东西掺杂在了里面。

    就仿佛是浓郁的负面情绪一样。小说网..

    因为掌握了灰之力,所以墨仁可以完美感知到任何他可以吸收的负面情绪。

    而此刻,在赛缇拉的身上,墨仁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

    浓郁至极的绝望,强烈的痛苦,还有恐惧,憎恨,愤怒,所有的这些负面情绪墨仁几乎都可以从赛缇拉的身上感应到,甚至吸收这些负面情绪所产生的能量。

    当然,这不是说赛缇拉此刻迸发出的负面情绪要比摩曼城被毁时还要多,这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实上每个人能够产生的负面情绪都是有上限的,赛缇拉此刻产出的负面情绪尽管很多,但也不过就跟十多个贫民产生的负面情绪差不多,只不过因为赛缇拉本身并没有死,所以能爆发出这样强烈的负面情绪才显得比较惊人罢了。

    可以说,安德斯这个并不是亲生父亲的家伙,在赛缇拉心中的地位却要比墨仁想的还要高出很多。

    “墨仁”

    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赛缇拉突然用一种极为沙哑的嗓音叫了一声。

    “我在。”墨仁一直都陪在赛缇拉的身旁,此刻对方一说话,墨仁当然瞬间就回应了她:“有什么事吗?”

    “我爸爸他”

    赛缇拉的脸上仍旧是一片木然的表情,只有两行眼泪还在不停的往下流着,原本空灵的声音在此刻变得异常沙哑,浓重的悲伤几乎要让声音都跟着滴出血来:“他有留下什么吗?”

    “没有。”

    墨仁缓缓的摇了摇头:“我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不爸爸没死”

    不知道是不是墨仁又刺激到她了,赛缇拉原本木然的表情开始发生变化,只见她用两只手放在安德斯的胸口上不断的摇晃了起来:“爸爸只是只是被这群家伙用能力困住了只要他能听到我说话肯定会醒过来”

    “”

    对此,墨仁没有任何言语,只是静静看着赛缇拉疯狂的摇晃着安德斯的身体。

    “爸爸!你快醒过来啊!”

    “我再也不玩游戏了!”

    “我再也不管你抽烟喝酒了!”

    “我再也不跟你顶嘴了!”

    “我”

    赛缇拉说到这里,已经把整个头都埋在了安德斯的胸口,两边的肩膀因为大声哭泣而不断的颤抖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绝望和悲伤从她身上涌出来:“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啊,我不是你说的剩女了啊,爸爸,你睁开眼睛看看啊,爸”

    说到这里,赛缇拉终于泣不成声了,整个人甚至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就那么趴在安德斯的身上嚎啕大哭着。..

    “”

    墨仁没有言语,就那么静静的在旁边陪着赛缇拉。

    “啊啊啊啊啊啊啊!!!”

    赛缇拉的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凄惨,到了最后甚至连她的嗓子都彻底喊不出声了,这是墨仁用念力按住了她的声带,以免赛缇拉因为过度用力伤到自己。

    可就在赛缇拉已经喊不出来的时候,她身上却突然冒出了一阵极淡的金光。

    嗯?

    墨仁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丝金光。

    在这一丝金光出现之后,赛缇拉体内的生命磁场开始爆发似的增长了起来,就仿佛是打开了某一道枷锁一样,这些原本已经淡到几乎看不清的生命磁场开始变得深邃起来,虽然仅仅只是让颜加深了一丁点都不到,但墨仁却清楚,赛缇拉的能力估计已经在这巨大的悲伤中突破了。

    如果没算错的话,赛缇拉现在的能力应该已经达到了第四能级的水准。

    “”

    赛缇拉这边尽管已经没办法发声了,但却还是一脸泪痕的摇晃着安德斯的身体,直到她身上猛然亮起了一道金光为止。

    这道金光来的快,去的也快,就像是网络游戏之中角的升级一样,就只是金光闪了一下就不见了,但赛缇拉却在猛然间停住了哭泣,表情也变得有些惊愕,就仿佛遇到了某种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赛缇拉,怎么了?”

    墨仁当然也看到了赛缇拉身上亮起的金光,只不过墨仁以为这是对方升级的表现,所以此刻的询问里根本就没有好奇,多半还是以关切为主。

    “我”

    赛缇拉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却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墨仁偷偷的解除了赛缇拉声带上的念力限制,随后再一次询问了起来。

    “我的能力”

    赛缇拉下意识的喃呢着什么,随后就想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猛地睁大了双眼,转过头急忙对墨仁说了起来:“羊皮纸!墨仁!快给我羊皮纸!”

    “?”

    墨仁有些疑惑,但还是从存储空间拿出了一张羊皮纸递给了赛缇拉。

    “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成功啊!”

    赛缇拉一把抢过了墨仁手上的羊皮纸,然后将它卷成了一个筒子抓在手心里,脸上满是紧张和期待的神。

    “这是”

    见到赛缇拉的举动之后,墨仁也是微微的皱了皱眉,这个场景自己在安德斯的身上见到过,如果自己的记忆没错的话,这应该是在构建一个定向的制作书。

    “呼”

    这边墨仁还正回忆着,赛缇拉的手上就已经冒出了一团金的火焰出来,这团金的火焰瞬间就烧光了整个羊皮纸,随后一些血红的文字眨眼之间融进了赛缇拉的掌心之中,赛缇拉急忙低头看去,结果一边看着,眼泪就又不争气的流下来了。

    “有救还有救”

    赛缇拉看着自己的手心,脸蛋上再次挂满泪痕。

    “赛缇拉,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赛缇拉好像一脸庆幸的样子,已经猜到一些东西的墨仁也十分适时的询问了起来。

    “是我的能力!”

    赛缇拉转过身猛地扑进了墨仁的怀抱里。

    “乖。”墨仁同样紧紧的搂住了赛缇拉的身子,一只手在她的后背上轻轻拍打着,另一只手则抚摸起了她柔软的发丝,同时也没忘记让一点点的信息素散逸出来,不管什么时候,这种安抚手段都是最有效的。

    “墨仁,我晋升到第四能级了!”

    赛缇拉一边哭一边紧紧的抱着墨仁:“呜呜,太好了,我的能力变强了很多,这样终于可以救活我爸爸了”

    “这真是太好了。”

    听到了赛缇拉所说的话之后,墨仁也是由衷的点了点头。

    “不过在这里应该不行。”

    赛缇拉虽然在哭,但理智还是多少有一些的,此刻只见她一边抽泣着一边对墨仁说道:“带上爸爸,我们先回去,家里的工具比较齐全”

    “没问题。”

    墨仁点了点头,随后直接把安德斯的尸体收进了存储空间里面,随后抱着赛缇拉就朝着之前地下基地的方向飞了过去。

    尽管因为要照顾赛缇拉所以速度不能太快,但回到基地仍旧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

    回到自己的地下基地之后,墨仁和赛缇拉几乎立刻就忙了起来,通过墨仁现在范围极广,强度极强的念力,直接将地表的那栋小屋沉进了地下,将安德斯原本的工作室与自己的地下基地连接在了一起,而至于那些一脸懵逼的村民们,则被墨仁用一个小小的献祭给抹去了记忆,根本不知道这里曾经还存在过一个小屋。

    而在准备工作进行的时候,墨仁也通过交流,从赛缇拉那里得到了安德斯复活的流程和原理。

    原来,赛缇拉的能力在晋升到第四能级之后,其强度和各方面性能都得到了明显的提升,她原来的能力是复制,只要别人同意就可以复制其他人的能力,但在升级了之后这个能力被明显加强了许多,如果复制了别人的能力,只要自己不主动取消的话这个能力是可以一直持续下去的,也就是说就算是能力被用光了,只要休息一段时间等恢复了就可以继续使用,也就是说一次复制终身受用,还是挺方便的。

    而除此之外,赛缇拉说自己的体内还多了一个切换槽,这意味着她可以复制两种能力来回切换着用。

    就比如赛缇拉如果复制了念力和银金属的话,她就可以根据战局情况来使用不同的能力,而一旦发现了更好的能力之后,她就可以舍弃掉之前两种能力其中的一种,复制一个新的能力到能力槽之中,来回切换着用。

    最后,关于赛缇拉为什么可以从已经死了的安德斯身上复制能力,其实这一点说起来也挺诡异的。

    根据赛缇拉自己的说法,当时她哭的真是很伤心,脑子里面各种各样的想法都是张口就说,但怎奈嗓子发干说不出来被念力禁言了,不过即使这样她还在尝试着跟安德斯说话,最后赛缇拉表示了自己还想继续复制安德斯的能力,帮他好好干活,但怎奈安德斯都已经挂了,肯定是不会理会她的,于是赛缇拉哭着说你要不答应我可就当你是默认了,这句话之后,异变就出现了。

    “”

    在听到赛缇拉的这种说法之后,墨仁真的是有点无语,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评论了。

    沉默而了半天之后,墨仁的千言万语总结在一起就只有一句话。

    规则系真不讲道理。

    不过也幸好赛缇拉复制了安德斯的能力,这才能通过能力使用那不讲道理的定向制作书,用规则系的某些漏洞来复活安德斯。

    当然了,这个复活肯定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复活,而是将安德斯制作成一件具有意识的异能器。

    而这个意识就是安德斯本身。

    即便是曾经的负教主,也不敢确认灵魂是否真的存在,而墨仁当然也不清楚赛缇拉创作出来的这个异能器到底还是不是安德斯,毕竟连邪神要复活一个人都需要巨大的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