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统合
    (是的,还是防盗文。

    “嘿嘿嘿嘿嘿嘿……”

    灰色的浓雾之中,传来了一阵阵阴冷恐怖的笑声:“小子,你这次干得不错,我很满意。”

    “哦。”

    墨仁随意应了一声,看来邪神真的没有因为记忆的事情责备自己。

    “作为承诺,我将让你获得至高无上的权利。”

    邪神一边用十分残忍的语气说着,一边将雾气流动到了负教主的身旁:“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把她带到她该去的地方。”

    “呵……”

    负教主的胸口已经彻底被菱形金属刃贯穿了,此刻她本来就是一副出气多进气少的状态,在听到邪神阴冷的话语之后,她也是用尽全力露出了一个冷笑,但在这之后她就被灰色的雾气彻底吞没了,只有一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骨骼碎裂声,还有**被撕裂的声音在不断的响起。

    而当这些灰色的雾气渐渐飘散到其他地方的时候,负教主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一滩鲜红色的血液在原地。

    “哈哈哈哈哈哈!!!”

    吞噬了负教主之后,邪神发出了一阵疯狂的笑声,整个圣殿内部所有的灰色气息都在急速的涌动着,它们裹挟住了在场的所有人,然后时空在顷刻之间发生了变换,墨仁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王座之间。

    “来吧,登上这属于你的王座,你将掌握到更深层次的力量!”

    邪神将无穷无尽的灰色浓雾缠绕在了王座之上,随后向墨仁发出了充满 力的邀请。

    “……”

    对此,墨仁没有言语,在压下了体内浩如烟海般的负面情绪之后,他直接就朝着这个巨大的灰色王座走了过去。

    没出现任何意外,墨仁直接坐在了这王座之上。

    “轰!!!”

    仿佛有什么无形的东西狠狠爆炸了一样,翻卷着的灰色气浪形成了犹如海啸般的冲击波,疯狂的朝着四面八方狂涌而去,径直的穿透了在场的所有人,穿透了墙壁,穿透了整个科学圣殿,甚至吞没了整个空间内的一切事物。

    “嘿嘿嘿嘿嘿,小子,现在你就是新的负教之主了。”

    整个空间之中都回荡起了一个冰冷却疯狂的声音::“这世界上的所有信徒都由你执掌,是毁灭还是别的全都随你所愿!”

    随着邪神的言语,在王座上方疯狂汇聚的灰色雾气突然渐渐凝结了起来,就仿佛变成了一颗散发着负能量的太阳一样,也幸亏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负教的成员,对于负能量的侵蚀还是有一定抵抗性的,并没有因此而发疯。

    而在这之后,这颗太阳缓缓的落在了墨仁的头顶上,化作了一顶通体纯灰色的精致王冠。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

    “教主!教主!教主!”

    “叽哇!!!”

    “轰!”

    在王冠被戴在墨仁头顶上的一瞬间,所有的东西都沸腾了起来,邪神在疯狂的狞笑着,匍匐在墨仁脚下的信徒在激动的呐喊,蔽日灰幕也兴奋的延伸开来,如同灰色的地毯般覆盖了整座大殿,灰色的浪潮也发出了欢呼似的轰鸣。

    而与此同时,一些其他信徒组织也感应到了这其中所发生的变化……

    ……

    月背,一座巨大的庭院之中。

    “嗯?”

    一位神色十分平静的男人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样,放下了手中翠绿的书籍,低头看向了脚下的地面,仿佛目光已经穿透了整个月球,凝视在了地球上的某处……

    ……

    另一边,在极地某处的地幔之中,一艘游动在粘稠熔浆之中的巨大飞船里面。

    “咦?”

    娇小的少女突然歪了歪头,随后抬起了头,用自己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向了头顶的天花板。

    “教主,您怎么了?”

    正在少女身旁的神使发现了少女的变化,于是好奇的问道。

    “负教,易主了……”

    ……

    镜头重新转回墨仁这边。

    灰色的王冠似乎没有任何重量,当它轻轻的落在自己头顶上之后,就迅速的融进了自己的头顶之中,而随之而来的则是大量难以形容的信息。

    这些信息有点类似异能器传递给使用者的信息,大多数都是一些新的能力该怎么使用什么的,比如自己现在成为了负教之主,理论上在这个世界之中除了邪神之外,自己的等级是最高的,所以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设置任何关于其他信徒的设定。

    没错,就是设定。

    墨仁可以定制一个规则,让信徒互相残杀,胜利者能夺走失败者的一切力量,也可以禁止信徒之间的互相残杀,一旦有人违背自己的指令就会瞬间死亡,然后不管死在哪里力量都会墨仁吸收,甚至这些信徒获取的力量都可以被墨仁抽税,比如获得力量的几分之一归墨仁所有,剩下的才能分给他们。

    这个权限真的是大的有些过分了。

    除了没办法更改献祭法阵本身的一些设定之外,墨仁对手下信徒的控制几乎是绝对的。

    尽管没有办法控制这些信徒的主观意识,但像是植入一些忠诚之类的信息进去还是可以做到的,这样以来除非是一些特殊的外界因素,否则根本不会有信徒会背叛负教。

    所有的这些设定,都是邪神允许的,也就是说只要使用过献祭法阵为自身谋取利益,就会成为负教的一员,而一旦成为了负教的一员就会被教主控制,教主构建出一些合理或不合理的设定,然后邪神承认这些设定,所有的负教徒无论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都只能选择接受这些设定。

    这就是灰色王冠所带来的权利,对于负教的绝对支配力。

    而除此之外,邪神也完成了他的承诺,墨仁的灰之力再一次的发生了蜕变,除了能够用负面情绪提升自己的体质之外,还可以用这些负面情绪配合负币刺激自身,在短时间内完成一个增幅效果。

    当然了,尽管这个增幅效果堪比红之力的变龙,但实际上副作用还是比较大的。

    墨仁现在一共可以支配五种不同的负面情绪,这其中分别是憎恨,痛苦,愤怒,恐惧,还有绝望,而灰线的增幅效应也正是建立在这五种负面情绪之上的。

    简单来说,这是一种类似狂化的手段。

    通过迸发体内的负面气息,用极端的情绪来刺激自己的精神,从而迸发出惊人的**力量出来。

    比如愤怒。

    如果激活了愤怒情绪,那么墨仁就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狂战士,战斗力提升的同时理智也不可避免的会下降一些,而激活了痛苦就会忍不住想要宣泄,极致的痛苦会让人倾尽一切的去发泄,同理,憎恨,绝望,和恐惧也具有类似的效果。

    这五种不同的负面情绪如果在同时迸发出来,那么墨仁在瞬间提升的力量甚至比红线来的还要多,但同时他也会变成一个负面情绪的聚合体。

    变成一个几乎没有多少理智的真疯子。

    总体来看的话倒还凑合,虽然看起来有点像是双刃剑的感觉,但是怎么说也又有了一种能增强自己一些实力的手段。

    这么一想的话,那还是不错的。

    “嘿嘿嘿嘿嘿……”

    就在墨仁正潜心研究自己新获得的力量时,邪神的笑声又在周围响了起来:“小子,满意吗?”

    “嗯,还行。”

    墨仁微微点了点头,对于邪神给予他的权限和力量,他当然还是比较满意的,但唯独一点墨仁有点在意:“只要你不会又找一个其他人出来把我干掉,我就更满意了。”

    “嘿嘿嘿嘿嘿,当然不会。”

    邪神发出了一阵刺耳的狞笑:“你跟那个女人不一样,就算你想要维护这个世界的正义,成为这个世界之中唯一的正义我也无所谓。”

    “哦?”

    墨仁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那些灰雾:“你没骗我?”

    “我很邪恶,但从不骗人。”

    邪神发出一阵阴冷而诡异的笑声:“怎么,难道你心动了,真的想要守护这个世界?”

    “如果是呢?”

    墨仁好奇的问道。

    “嘿嘿嘿嘿嘿,那我推荐你看看这些书籍。”

    邪神一边笑着,一边从灰雾之中噼里啪啦飞出来一堆re 书,墨仁随意的扫了一眼,上面什么都有,像是什么林中之马的魔王,食物链顶端的男人,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其他书籍,统治学,希特勒自传,他改变了天夏什么的……

    “算了,我没那个兴趣。”

    简单的用念力翻了翻那些书籍,墨仁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他本来就是好奇才多说一句的,自己根本就对维护世界e 没有任何的兴趣。

    “嘿嘿嘿嘿嘿……”

    邪神发出了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随你怎么开心都好,我是绝对不会杀你的,尽管放手去做吧,用你最疯狂的方式!”

    “当然。”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就下了逐客令:“你可以回去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如你所愿……”

    邪神倒也没在这里多做停留,在听到墨仁的说法之后,周围的浓雾迅速的就开始淡化消失了起来,最终彻底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整个空荡荡的大殿,已经一大堆跪在地上的信徒。

    “我需要了解现在负教的全部情况,有谁愿意说说吗?”

    墨仁将两只手轻轻的搭在灰色的石质扶手上面,整个人也靠住了王座的椅背,面色平静的对下方的信徒们问了起来。

    “教主,我可以回答。”

    一位看起来年事已高的老人跪在地上,用一种平缓的语气说道。

    “嗯,说吧。”

    墨仁点了点头,然后又加了一句:“站起来说。”

    “是。”

    老人应了一声,随后就从地面上站了起来,恭敬的对墨仁说了起来:“现在的负教被前教主大人分成了两派,一派是外教,一派是内教,外教人员一般比较松散,性格也很极端化,他们的作用一般就是为我们 负币和材料,据点一共有七个,分别是加利安,威尔伊顿,摩曼,虚尔图,特林维姆,伽纽,盖尔斯,只不过之前教主您似乎对外教很不满,所以攻陷并摧毁了这其中的加利安,摩曼,虚尔图,以及威尔伊顿……”

    “嗯,继续说。”

    墨仁脸上仍旧平静如常,他之前又不知道自己会变成教主,所以摧毁了这些外教据点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虽然有些损失,但墨仁对此也不是很在意就是了。

    “这其中,加利安和摩曼被摧毁的最为彻底,已经没有任何能够修复的可能性了,而威尔伊顿和虚尔图的损失并不大,现在修复工作已经在进行之中了,最多半年,最少一个月之内,这两座城市就可以重新启动,继续成为外教的据点之一,为内教带来负币收益。”

    见到墨仁没什么反应,老者继续说了起来:“特林维姆,伽纽,盖尔斯这三个据点分别散落在东南亚,太平洋,以及北美洲这三个地方,所以没有受到波及,现在仍旧在源源不断的产出负币给我们。”

    “嗯。”

    墨仁点了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因为前教主最近停止了使用负币的一些研究,再加上从之前几个世纪中存下来的负币,内教现在已经积攒了七十万枚负币,而至于外教之中,至少也有五十万枚以上的负币在流通,如果教主大人想要在短时间内使用大量负币的话,整个负教经过几天的整理,应该能为教主大人凑齐两百万枚负币,这些负币可以让教主大人的实力得到明显提升。”

    “两百万……”

    墨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些家伙还真是有够疯狂的。

    这两百万枚负币还仅仅只是没花掉的那些,如果再算上被花掉的那些负币,负教从创建至今又到底献祭了多少人给邪神?

    “教主,需要为您下达收集负币的命令么?”

    见到墨仁点了点头,这边的信徒老人还误以为墨仁很满意负币的数量,于是直接恭敬的向墨仁询问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