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灰色王座
    (是的,这还是防盗文。

    “怎么样,是不是很吃惊?”

    负教主见到墨仁陷入沉默了之后,也是轻轻的笑了笑。

    “还好吧。”

    墨仁摇了摇头:“我本来就对所谓的环境和濒危生物没什么保护意识,只是没想到那些东西原来是你们灭绝的而已。”

    “进步总是会伴随着牺牲的。”

    负教主笑了笑:“文明也好,科学也罢,只要人类想要进步,就总是会探索一些东西,而这种探索往往是伴随代价的,古往今来一直如此,你看看那些环境污染,环境巨变,种族灭绝,哪个不是人类自己动的手?”

    “嗯。”

    墨仁轻轻的点了点头,他对于这些东西倒是不怎么在乎。

    “就算是当初旅鸽的灭绝,我们也只是在背后推了一把罢了,真正灭绝它们的还是人类自身的贪欲。”负教主笑了笑:“在当初那个穷人吃不到肉的年代,它们既好捕捉,又十分的廉价,你觉得那些饥饿却又想吃肉的穷人会听鸟类保护学家的话,禁止捕捉它吗?哪个年代的的饥民会有这么高的思想觉悟呢?”

    “所以说,在旅鸽灭绝之后,地宫内部的那扇门就被打开了?”

    墨仁不想跟负教主讨论旅鸽这种早就灭绝了的玩应,也不想跟她讨论人性是否丑恶的大道理,他现在关注的就只有地宫本身。

    “是呀。”

    负教主也看出了墨仁的冷淡,此刻也不再喋喋不休的讲那些大道理了,而是缓缓的点了点头:“旅鸽灭绝之后,那扇门就被我们打开了,只不过处于安全考虑,当时我没有亲自进入其中,而这之后的事情我都跟你讲过了。”

    “那这上面的钥匙又是怎么回事?”

    墨仁指了指那个巨大圆环装置的顶端,上面悬浮的几枚地宫钥匙正在散发着一种迷蒙的光辉,而这也是墨仁最开始的问题。

    “旅鸽灭绝之后,我们开启了另一个地宫的大门。”

    负教主用一种平缓的语气说道:“但没过多久,这扇大门就再一次的关闭了起来,而且考虑到那些来自各方面的压迫,负教已经没办法继续大量的灭绝种族了,所以我们就采用了另一种折中的办法。”

    “用钥匙?”

    墨仁抬头看了一眼那些地宫钥匙,瞬间就猜到了负教主想要说的东西。

    “嗯哼。”

    负教主有点小得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才继续给墨仁讲解起来:“现在这个地球上的所有信徒组织之中,只有我亲眼见到过平行地宫的身影,而通过一些小伎俩,我掌握了一些关于地宫更深层次的秘密,也正因如此,我才能通过地宫钥匙里内置的时空跳跃特性,在短时间内制造出一个通往其他平行世界的人工虫洞。”

    “不过在最开始的时候,我是想直接制造出一个可以运输活物的人工虫洞来着,但在测试的时候所有运输进去的东西都消失了。”

    “消失?”

    墨仁敏锐的抓到了负教主所说的这个词汇。

    “没错,就是消失。”

    负教主缓缓点头:“我不清楚是维度发生了变化,还是因为里面的某种能量太过狂暴的缘故,总之所有那些被运输进虫洞内部的东西都消失不见了,不是宏观上的消失不见,甚至我通过微观视角也看不到它们的存在了,就好像有一种看不见的反物质触碰到了它们,然后把它们湮灭成了难以想象的能量一样。”

    “质能转换?”

    墨仁眉头微微一皱。

    “差不多。”负教主点了点头:“一种我无法观测的东西转化了这些物质,让这些物质变成了纯粹而惊人的能量,这些能量以波作为载体,在虫洞之中不断的奔流着……”

    “这就是你想要用电磁波传输记忆信息的理由?”

    墨仁问道。

    “是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负教主故意有些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卖萌道:“毕竟我也不能再灭绝种族了呀。”

    “……”

    墨仁稍微的沉默了一下,他还是有点不适应对方的这种性格。

    跟赛缇拉那种宅女的性质又有些不同,负教主此刻表现出的东西真的很诡异,就像是一个活了不知多少年岁的老女人,却偏偏一边卖萌一边装嫩,还一口咬定说自己今年才十七岁一样,让人极短的不适应,但偏偏对方的脸蛋身材什么的都是完美级的,又让人说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来,真的是太诡异了。

    “咦?你是不是在想什么很失礼的事情?”

    负教主似乎察觉到了墨仁的变化,此刻眉头也是微微皱了一下。

    “不,没有。”

    墨仁立刻摇了摇头,随后转移话题道:“既然你已经把该说的都跟我说了,那接下来是不是就应该进行记忆转移了?”

    “你还真是盼不得我早点死啊。”

    负教主轻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突然把自己领口附近的灰袍往下拉了一点,并用故意做出一种很撩人的姿态问道:“你看我这样漂亮的尤物这么被你打死了是不是有点可惜,你要不要先趁热来一发?”

    “不需要。”

    墨仁摇了摇头:“你还是快点死吧,这样对大家都好。”

    是的,墨仁就是这么一个不解风情的家伙。

    “好伤心……”

    负教主的脸上突然挂上了一副很难过的表情,配合着她的绝世容颜,只怕每一个男人都想疯狂的保护她。

    但墨仁却不为所动,甚至已经开始去操作那台捕获记忆的机器了。

    “躺下。”

    花费了几分钟都不到的时间,墨仁就已经掌握了这台机器的大概用法,此刻直接启动了这台机器,并转头对着一旁的负教主开口说道。

    “你能先让我召集一下这里的其他成员么?”

    负教主一扶额:“就算是你赶时间,也起码让我先料理一下后事行吧?”

    “……好吧。”

    稍微的考虑了一下,墨仁最终还是同意了对方的说法。

    于是接下来,负教主这边就通过内部某种看不见的网络设施,将这座负教总部中的所有信徒全都召集到了大殿之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已经跟其他人打好招呼了,所以负教的其他信徒对墨仁并没有抱有敌意,这让墨仁稍微的有些疑惑了起来,明明之前四个看门的对自己的态度那么凶,但除了那四个家伙之外,其他人好像对自己都不是很在意似的,尤其是这些满头白发的干瘦老头,虽然脸上也带着一阵阵疯狂的笑容,但却没有外界信徒那种阴冷的气质,对于墨仁更是看都不看一眼,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负教主的身上。

    很快的,负教主就把自己接下来的打算说出来了,而下面的那些信徒也没有一片哗然,甚至连嘈杂的讨论都没有,一个个都静静的在那里看着负教主。

    而通过念感视角的观测,墨仁在这群信徒之中发现了接近二十个第五能级的家伙,而这也稍微的有些超出了墨仁的预算。

    但也好在这些人没什么敌意,在听到负教主要进行记忆备份之后,很多人也纷纷举手打算一起备份。

    负教主将这些信徒之中所有超过第三能级的家伙全部选了出来,并让他们依次进行起了记忆备份,而她自己则站在一旁操作起了这台巨大的机器,将一个又一个科研人员的记忆全部备份进了这台巨大冰冷的仪器之中。

    记忆备份的速度并不快,在大半天的时间过去之后,所有人的记忆才堪堪备份完成。

    而至于副作用,其实也远远要比负教主所说的更加严重,整整超过三百名信徒参与了记忆备份,但最终精神还算正常的家伙却只有一百多名,而至于剩下的那一百多名信徒,要么直接死在了仪器上面,要么就记忆扭曲,彻底变成了一个个神志不清的疯子,让墨仁忍不住的直皱眉头。

    但即便这样,却还是有很多第二能级的信徒想要参与记忆备份,好在被墨仁和负教主制止了。

    而到了最后的最后,负教主自己也躺在了冰冷的仪器上面,在喝下了特质的深度睡眠药剂之后闭上双眼,静静的接受着记忆备份。

    好在,负教主并没有因为记忆备份而变成疯子。

    这一次的记忆备份时间很长,足足几个小时之后整份记忆才被彻底的备份成功,而在这之后负教主也缓缓的醒了过来。

    “结束了吗?”

    负教主从仪器上坐了起来,然后看了一眼一旁正在操作仪器的墨仁:“处理的怎么样了?”

    “文件已经都生成完毕了,现在正在进行最后一步。”

    墨仁站在仪器旁边,用念力不断的敲击着一个格式有些诡异的键盘:“把这些文件转换成可以被人脑接收解读的电磁波有些麻烦,我不会编程之类的技术。”

    “没关系,我来。”

    负教主从仪器上蹦了下来,丝毫没有在意下方跪了一片的信徒,两只如青葱般的玉手放在键盘上,眨眼之间就打出了一大堆墨仁看不懂的东西,然后这台机器就开始急速的运转了起来,随着一阵嗡嗡的声音不断响了起来,一旁的那个巨大圆环装置也开始噼里啪啦的冒出了电弧,显然已经开始充能了。

    “嗡嗡嗡……”

    随着一阵阵肉眼可见的能量不断的被集中到一个金属棒上面,那边的巨大圆环装置也彻底的充能完毕了,一种荒诞莫名的颜色开始晕染在圆环的内部。

    那是一种墨仁无比熟悉的颜色。

    就在圆环装置的上方,那几枚地宫钥匙正在闪烁着极为耀眼的光辉。

    任何光谱之内可以看到的颜色,以及任何光谱之内根本无法看到的颜色,它们就像是无数粘稠的染料一样相互流淌着,这其中还混杂裹挟着一种半透明的奇异能量,将整个圆环的内部浸染成了一种人类根本无法理解的扭曲色块,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可怕气息从这些扭曲的色块之中散逸出来,就仿佛是灭绝时生灵的哭喊,宇宙浩劫时的恸哭一样。

    墨仁静静的看着圆环内部被激发出来的能量,这或许就是那位创造了地宫的魔神力量了。

    与邪神那种灰色的雾态气息不同,这种力量甚至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它看起来像是粘稠的液体,却又带有固态的特性,本身看起来好像无色无相,但内里却仿佛又存在着万千世界之中众生寂灭的景象一样。

    真的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

    “嗯,看起来生成完毕了。”

    一旁的负教主看了一眼不断变换的圆环内部,然后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就按下了键盘上的一个键位。

    “嗡!”

    金属棒猛然一亮,随后一道耀眼的蓝紫色电芒就猛地射出,瞬间消失在了那荒诞莫名的色块之中。

    “呼……”

    做完了这一步,负教主整个人都松了一大口气,像是失去了一切力气一样直接坐在了地上,是有一双漂亮的灰色眼眸仍盯着那边的圆环状传送门,似乎是想要看到那份记忆最终会落到哪里一样。

    “结束了吗?”

    墨仁一边问着,一边从存储空间之中拿出了一枚菱形金属刃。

    “啊,已经结束了。”

    负教主的脸上看起来没有一丝恐惧或遗憾,只见她此刻轻轻的笑着,并对着墨仁招了招手;“过来一下。”

    “?”

    墨仁有点疑惑,但考虑到自己现在的加护还没过,所以倒也不怕对方暗害自己,所以就轻轻的俯下了身子,想要看看负教主还有什么事想做。

    “帮你加冕一下,算是帮我的谢礼。”

    负教主出其不意的在墨仁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随后也没见她做些什么,墨仁手中的那枚菱形金属刃就被一股巨大的无形力量拉扯了起来,狠狠地贯穿了她的胸口。

    “……”

    感受到汹涌无边的负面情绪不断的朝自己的内心中涌去,墨仁也是愣了愣。

    还没等墨仁想要张嘴说些什么,邪神那阴冷至极的笑声就突然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