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加冕
    (是的,这就是防盗文。

    “也就是说,邪神知道你保存了记忆,对吗?”

    墨仁一边整理着措词,一边对负教主说道:“只不过你的记忆并不算是你生命的一部分,邪神之想让你死,而只要你真正意义上的死了,你的一切其实都可以被我拿来获利,包括负教的财产,你的地位,乃至你的记忆,怎么处理这些东西的取决权在我手里,对吗?”

    “哎呀,虽然看起来好像是个疯子,但意外的聪明嘛。”

    负教主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墨仁:“你说的没错,除了我的性命和不一定存在的灵魂之外,其他所有的东西其实都是属于你的财产,就这一点来说邪神也是默认的,但如果你主动问他的话,就很容易被他钻空子,毕竟你要知道,他可是灰之邪神,是代表了整个多元宇宙绝对邪恶的一面。”

    “我明白。”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哪怕负教主刚刚不作解释,他也已经明白这一点了:“那么你想怎么把你自己的记忆留下来?”

    “谁告诉你,我要留下来的只是我自己的记忆了?”

    负教主有些狡猾的笑了笑。

    “我要留下来的记忆,是这构成了整个科学圣殿所有教徒的记忆。”

    “所有记忆?”

    听到负教主这么说之后,墨仁也是微微一愣。

    “是啊。”负教主笑了笑:“我问过他们的意愿了,在得知我必死的情况下很多教徒对此表示了伤感,并愿意 一份自己的记忆作为贡献,与我的记忆一同发往平行世界,不过你放心,除了几个比较极端的家伙之外,剩下的那些还是很愿意在你手下工作的。”

    “哦?”

    墨仁的眉毛一扬。

    “那几个极端的家伙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你随时都可以处理他们,他们不会反抗的。”

    负教主的露出了一个有些缅怀的表情:“他们基本上都是我的死忠,也是我在最初的时候拉拢提拔起的一批人,每一个人都愿意与我同生共死。”

    “好吧。”

    墨仁点了点头,对此不发表自己的看法。

    反正,墨仁就算是把这些人献祭了也能获得力量,那么又何必非得要活的呢?

    “那么,你想让我怎么做?”

    理清了思路之后,墨仁没有跟负教主多说什么废话,而是直接就朝她询问起了接下来的做法。

    “其实很简单。”

    负教主笑了笑,随后也是简单的解释了起来:“我制作出了一台可以读取和收录记忆的机器,只要一个人处于深度睡眠的状态之中被送入这台机器里,这台机器就会通过磁波交互的方式从神经元和特定皮层之中获取驳杂的记忆信息,并用特殊的解析算法将其完整排列,最终制作出一份格式特殊的记忆存储文档,而这个记忆存储文档如果用 来播放的话,就是一个人从生到死的所有经历,甚至还有可能出现一些类似画外音或画中画之类的心理 ……”

    “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东西。”

    听到了负教主的说法之后,墨仁满意的点了点头。

    墨仁看中的地方肯定跟负教主不同,在他看来,这个机器用来获取情报简直再好不过了,而且如果配合上一些其他有可能出现的仪器之后,这东西的作用可就更广泛了。

    “你看起来在想一些很有趣的事情。”

    负教主笑了笑,也不点破墨仁脑中的构思,只是露出了一个“我们都懂”的笑容。

    “现在就去收录记忆么?”

    墨仁当然没有理会负教主的话语,此刻满脑子想的都是赶紧干掉这个强的有些过分的家伙,所以说起话来自然也是非常的冷酷:“还是你已经把记忆存储好了,我现在就可以动手?”

    “你亲人有没有说过你是一个不解风情的人?”

    被墨仁如此冷漠的怼了一句,负教主倒也不生气,反而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

    “没有。”

    墨仁摇头否认。

    “好好好,你是最棒哒。”负教主叹了口气,随后也是缓缓的朝一个方向走了过去:“既然你这么着急,那我们就走吧,我带你去熟悉一下几个比较重要的仪器的具体使用方法。”

    “嗯。”

    见到对方终于忙起了正事,墨仁也是缓缓点头,随即就跟上了对方的脚步。

    很快,负教主就带着墨仁来到了另外一个十分空旷的大殿之中,而在这个大殿的最中央,则是摆放了好几个体型极为巨大的特殊仪器,墨仁甚至在其中的一个仪器之中,看到了几枚悬空的地宫钥匙。

    “这是……”

    墨仁一边打量着周围的仪器,一边检查着有可能存在的危险性。

    “这里是最近才建起来的地方,专门用来完成记忆承载的有关试验。”

    负教主伸手指向了一个机器,同时解释道:“这就是用来记录记忆的仪器,只要在深度睡眠的时候躺在上面,就可以被仪器一点一点的收录记忆,但如果是那种意志不坚定或者身体素质比较差的家伙,很有可能会出现一些后遗症。”

    “什么后遗症?”

    墨仁问道。

    “很多,最常见的包括精神失常,记忆混淆,人格分裂,而类似成为植物人,或者脑死亡之类的情况也有可能发生。”负教主解释道。

    “原来如此。”

    墨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还有这个。”

    负教主继续指向了一个机器,那是一个足足有数米高的直立圆环形的机械结构,地面上密密麻麻连着不少橡胶管道和复杂精密的金属结构,甚至顶端还有几枚地宫钥匙悬在那里,只见负教主缓缓说道:“这个仪器可以利用能量撕裂出一个短时间的人工虫洞,将非物质的事物吸入其中,就比如各种电磁波,或者是引力波什么的。”

    “物质不行吗?”

    墨仁看了一眼这个复杂到有点让人头痛的仪器,同时指了指上面的地宫钥匙:“这些地宫钥匙又是起什么作用的?”

    “???”

    听到墨仁这么说,负教主突然转过头来,用一种有些惊奇的目光看着墨仁。

    “说话。”

    墨仁眉头一皱。

    “你居然连这件事都不知道。”负教主眨了眨眼睛:“猩红教廷也好,深绿庭院也好,甚至是苍白之网都行,它们难道都没告诉过你关于地宫这方面的信息吗?”

    “什么信息?”

    墨仁问。

    “地宫与其他世界的关系。”

    负教主毫不犹豫的说道。

    “地宫跟其他世界的关系?”墨仁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之前在第二次进入地宫的时候,面对那一望无际的黄沙星球,墨仁也想过这个地宫是不是有点太大了,感觉像是把自己传送到其他世界里一样,难道负教主指的就是这个?地宫只是一个通往其他世界的传送门?

    “呃…你好像又想错了……”

    负教主有点尴尬的挥了挥自己的小手:“事情可能比你想的要复杂一些。”

    “你说。”

    墨仁点点头,示意负教主继续说下去。

    “地宫其实也是一位魔神的造物,只不过我们最近都沉浸在科学的领域之中了,所以对这位魔神的情报并不多,只知道他对应的可能是一种不属于光谱之中任何一个可见光的魔神,猩红教廷那边直接称他为灾厄,我推测这位魔神所代表的意义应该与灾祸,浩劫之类的事物有关,但具体的东西实在搞不清楚,就算询问邪神也没用,因为这家伙一开口就是全人类的性命。”

    “这位不知名的魔神创建了整座地宫,而经过探索,我们发现这座地宫其实是有一定自我意识的,我们不清楚这是地宫是自我演化的结果,还是魔神赋予它的能力的结果,不过有一个变化却是非常明显的……嗯,你见到过地宫里面的那扇石制大门吗?”

    “嗯,我见到过。”

    墨仁点了点头,自己进入了两次地宫,两次都遇到过那个颜色奇怪的石制大门。

    本来自己还以为这个大门是用来离开地宫的,或者说这扇大门是用来进入地宫其他层面的通道,但不管墨仁怎么用钥匙去捅它,也没能将其打开分毫。

    “你肯定会疑惑这个大门是通往哪里的吧?”

    负教主露出了一个神秘兮兮的笑容,随后她才缓缓说道:“我告诉你吧,这个大门其实是通往其他‘地宫’的。”

    “其他地宫?”

    墨仁微微一愣,但很快就想到了负教主指的是什么,于是立刻问道:“你说的是其他世界之中的地宫?”

    “你还真是聪明啊。”

    负教主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继续的讲了起来:“你想的没错,那扇门的确是通往其他世界地宫的通道,或者说是其他平行世界中的地宫通道。”

    “果然么?”

    墨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后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神色,也不知道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

    “我们曾经花费了很大的代价去探索那扇大门,最终成功的将几位信徒送进了平行世界的地宫通道,并留下了约定,如果那几位信徒能够存活下来的话,就会在平行世界发展负教,并最终通过某种方式联系上我们。”

    负教主耸了耸肩,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牵强了起来:“但很可惜,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收到过任何回信。”

    “或许他们出现了什么意外吧。”

    墨仁平静的说道。

    “或许吧。”

    负教主叹了口气:“那次送过去的五位教徒都是第五能级的顶峰,而在那之后我也多次通过献祭确认了他们的生命安全,邪神告诉我他们活的很好,没有受到任何拘束,我也给他们发送过信息,但没有得到过任何回应。”

    “……告诉我,那扇门的打开条件是什么?”

    沉默了一小会儿,墨仁突然问道。

    “你想去平行世界找亲人?”

    负教主再次露出了一个笑容,随后她微微地摇了摇头:“省省吧,打开那扇门所需要的代价太大了。”

    “什么代价?”

    墨仁皱了皱眉,继续追问道。

    “灭绝种族。”

    负教主缓缓说道:“将一个或数个大型种族彻底灭绝,你明白这代表了什么吗?”

    “说具体一些。”

    墨仁稍微想了想,随后问道;“比如你们当初是怎么做到的?”

    “你知道渡渡鸟吗?”

    负教主的语气之中带着一种莫名的寒意,随后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念诵着一些已经彻底灭绝的物种名称:“开普狮,白足澳洲林鼠,斑驴,西袋狸,北美白狼……”

    “这么多?”

    墨仁眉头一皱,倒是没想到这么多物种的灭绝都跟负教有关。

    “多?很多吗?”

    负教主笑了笑,但这笑容之中却带着一种可怕的意味在里面:“我们故意制造天灾**,甚至因此与深绿庭院大打出手,那场战斗持续了超过十年,甚至连我都在与a a者交战之中受了重伤,最后我们将这个秘密告诉了深绿庭院,并在付出了一定代价之后才得到了他们的默许,但即便负教已经灭绝了不少物种,却也没有让那扇门彻底打开。”

    “然后呢?”

    见到负教主沉默了,墨仁这边也是追问了一句。

    “然后?”

    负教主似乎回忆了一下,随后缓缓说道:“我们灭绝了旅鸽。”

    “……”

    这一次,墨仁是真的沉默了。

    可能有些人不太清楚旅鸽是什么物种,但墨仁却对这个物种有着一定的了解。

    北美旅鸽,是一种身体细长,特别喜欢长途旅行的鸽子,主要食用浆果,坚果,作物种子,以及一些昆虫等无脊椎动物,是一种典型的群居生物,每一个族群甚至有上亿只都不止,他们结群飞行的时候遮天蔽日,甚至能让当地天空都黑上几个小时。

    在数量最多的时候,北美旅鸽在亚美斯特的数量甚至超过了五十亿只,然而因为大量猎手的猎杀,加上繁殖力不高,环境变化的影响,整个旅鸽种族在二百年不到的时间内被灭杀殆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