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动手吧
    是的,这也是一个防盗文。

    “交易?”

    已经化作龙形凶兽的墨仁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汹涌的恶意,本来都打算直接动手了,但看到负教主突然一脸严肃的样子,于是本来攻击的姿态也是微微一缓:“你指的是什么交易?”

    “你对科学感兴趣吗?”

    负教主问道。

    “还可以。”

    墨仁稍微想了一下,随后微微点了点头。

    “哦!是吗?”

    听到墨仁的回答之后,负教主好像也突然有点兴奋了起来:“能稍微跟我说一下么,你个人对于科学的看法?”

    “大概,算是一种很方便的工具吧。”

    墨仁稍微考虑了一下自己对于科学的定义,随后一边将红之力先行解除了下来,一边继续的说道:“科学是前进的动力,也是提升实力最有效的一种手段,多掌握一些知识就可能让两个力量相同的人瞬间分出高下,作为通往力量顶端的几种工具,除了力量本身之外,最好的工具可能就是科学了,这才是凡人所创造出来的奇迹。”

    “嗯工具吗?”

    负教主点了点头,看起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啊,把科学当成了你自己的工具来使用”

    “有什么问题吗?”

    墨仁反问。

    “倒是没什么大问题。”

    负教主双手抱胸,脸上浮现出一种较为微妙的表情:“虽然不是我最为认可的a a,但好歹也比外界那些愚蠢的家伙们要强多了。”

    “你是指外界的那些信徒?”

    墨仁问道。

    “是啊。”

    负教主立刻点了点头:“虽然他们才应该是真正的邪神信徒,但不得不说,他们的行为真的是太蠢了,甚至就连你这样的思想觉悟都达不到,整天除了享乐之外就没有其他任何的爱好了,对实力的渴求也全都是不停的献祭,连自己力量的本质都没有掌握清楚,简直蠢到有些可怜。”

    “嗯。”

    联想到了之前遇到的那几个根本不懂得使用自己力量的第五能级,墨仁倒也很赞同的点了点头。

    “不过好在你不是这样的蠢货。”

    负教主将目光重新投向了墨仁,脸上露出了一个微微有些痴狂的笑容:“虽然跟我期待的还是有些误差,但就这样倒也可以接受。”

    “你想说什么?”

    墨仁的眉头微微一皱。

    “我有一个你可能无法理解的计划。”负教主脸上仍旧挂着那种略带痴狂的表情,只见她缓缓的跟墨仁解释了起来:“这也是我想跟你完成的交易本身,你帮我完成一件事情,然后你就可以把我杀死了,我不会反抗,也不会逃跑,甚至还会将这个平行空间,这个科学圣殿内的所有技术资料,还有整个负教内的所有负币全都送给你。”

    “哦?”

    墨仁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负教主,自己确实对这里的科学技术挺感兴趣的,如果能拿下来确实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只是不知道负教主这边到底想要让自己完成什么事情,于是便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听说过平行世界吗?”

    负教主突然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墨仁的眉头微皱,这已经不是自己第一次听到有人问自己这个问题了。

    没错的话,猩红教廷的那个神使好像也问过自己同样的话语。

    “看来你应该听说过。”

    负教主露出了一个很开心的笑容,随后解释道:“具体的理论你可以再之后查阅这里的资料,我就不跟你详细的解释了,我的目的其实也很简单,我想将记忆转化为一道以电磁波为载体的信息,然后投放到某个平行世界的虫洞里面去。”

    “嗯?”

    听到负教主这么说,墨仁也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她。

    “你觉得一个人存在的基础是什么?”负教主见到墨仁有些惊讶,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是存在?是肉身?还是意识?灵魂?”

    “不知道。”

    墨仁摇了摇头,他确实没深入的想过这个问题。

    “我认为是记忆。”

    负教主伸手在长袍上一抹,突然就拿出了一本灰的书出来:“这是一be e学味道很浓的灰故事合集,是圣殿里一个很有趣的小家伙写出来的,你想要看看吗?”

    “不想。”

    墨仁当然不愿因浪费时间在看书上面,尤其这东西还没什么用。

    “我就知道。”负教主倒也不以为意,而是直接翻开了这本书,然后跟墨仁说了起来:“这上面有一个小故事,讲的是人类在发明了传送机之后的故事,大致讲的就是传送机的原理,先用一种先进的脑波感应器记录下这个人的所有生理特征,并将记忆进行读取和备份,然后将这个人用等离子电弧彻底粉碎,记忆通过光缆或其他手段传输到另一个传送器终端上面,传送器终端用纳米技术抽取原子和分子级的材料从组人体,并将这个人的记忆加以修改,将自身被粉碎分解的痛苦记忆转化成无痛瞬间到达的虚假记忆,并植入新的身体,你觉得进行这么一次传送之后,这个人还是原来的人吗?”

    “不是。”

    墨仁稍微的想了想,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废话,人都被电弧给打没了,只是备份了记忆又加以修改,怎么可能是原来的那个人呢?

    “可这个被制造出来的人拥有原来的一切记忆,也拥有跟之前一样的身体。”

    负教主轻笑着说道。

    “但构成他身体的物质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一批物质了,如果人类是具有灵魂的话,那么这个新人拥有的也不可能是之前的那个灵魂。”墨仁仍旧摇了摇头。

    “原子和分子不可能永远呆在一个人的体内,按照人类的代谢周期来算,细胞很快就会通过摄入的物质进行更新换代。”

    负教主再次说到:“原本的那些物质,会通过死皮,脱发,排泄,体液交互,甚至是呼吸来排出体外,而你所说的灵魂也没人看到过,人类之所以会思考,会感知外界的事物,完全是有可能是因为大脑构成了一个类生物的量子计算机,它或许利用了磷原子的自旋作为算了,你估计也不会懂。”

    说到一半,负教主突然摇了摇头:“总之,灵魂现在还没有被科学验证,而所谓的死亡时质量减轻的试验也是假的。”

    “那么,这就是你想要复制自己意识的原因?”

    墨仁倒是没在意那么多东西,他的注意力现在全都集中在了怎么才算真正的杀死负教主上面。

    “你想多了。”

    负教主仿佛瞬间就看穿了墨仁的想法,只见她的双眼之中突然闪过了一丝狂热:“事实上,我也认为经过传送器之后的人,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

    “嗯?”

    墨仁微微一皱眉:“那你为什么还说一个人存在的基础是记忆?”

    “这之间有什么冲突吗?”

    负教主故作可爱的歪了歪头,主似笑非笑的反问道:“一个人如果失去了所有记忆,那他肯定就不是原来的那个他了啊,难道你失去了关于你亲人的记忆之后,还会是原来的那个你吗?”

    “”

    墨仁没有说话。

    “记忆是一个人存在的基础,但却不是一个人的全部。”

    负教主见到墨仁不说话了,倒也没有停顿,反而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在我看来,任何幼崽,包括新生的婴儿在内,都不算是一个完整的人,因为他们不仅不会独立思考,也没有任何记忆,所以我甚至不把他们当做人类来看待,无法思考的东西不是我的同类,他们只是拥有本能的野兽而已,只有经过教化才能真正的成长为人。”

    “说重点。”

    墨仁此刻也在思考负教主说的这些话的意义,不过对方说的东西太繁杂了,而墨仁想听的显然不是这些。

    “我知道自己会死。”

    负教主的脸上挂着一种淡然的笑容,就仿佛谈论的根本不是她自己的生死一样:“我知道邪神会派人干掉我,我也知道单纯的转移记忆并不能让我死而复生,我还是会死,如果有灵魂的话,那么就是灵魂被拉入负界,永恒永远的承受最痛苦的折磨。”

    “那你”

    墨仁微微一皱眉,对方既然已经认为转移记忆不算是复活的手段,那为什么还这么执着于转移自己的记忆呢?

    “你呀,对科学的认知太狭隘了,所以你当然是不会了解我的啦。”

    负教主仿佛一个未成年的少女一样,一边得意的挺着胸,一边好像故意似的摇了摇头。

    可就在下一秒,她的眼底深处却猛然闪过了一丝隐藏极深的疯狂:“你是不会理解一个科学家的想法的。”

    “好吧。”

    墨仁点点头,毕竟负教的人都是疯子,所以自己还真是不理解负教主的想法。

    虽然墨仁已经猜到负教主想要做什么了,但对于她为什么会的这种举动,还有对方那种诡异的性格模式,墨仁还是有些无法理解。

    “你愿意帮我实现这个愿望么?”

    负教主问道。

    “首先,我没有什么可以操作记忆的能力。”墨仁稍微考虑了一下,随后给出了自己的a a:“而且根据以往的经验看来,邪神几乎全知全能,他现在也肯定知道了你的想法,所以出于对我自身利益的考虑,我觉得这件事有必要用献祭法阵询问一下他的态度,否则的话我没法点头。”

    “哦,邪神那家伙啊。”

    负教主倒是不太在意墨仁的说辞,此刻见到墨仁提起邪神,反而露出了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我知道他想要什么,所以这件事你也不用请示他。”

    “”

    墨仁没有言语,而是直勾勾的看着负教主。

    当然,是闭着眼睛的。

    “邪神想要的无非就是我这个人而已,对于记忆这种东西他是看不上的,自然也不会在意这些。”负教主有些狡黠的眨了眨眼睛,随后向墨仁解释了起来:“我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关于邪神的一些资料,例如这些家伙在其他的平行世界也被称之为魔神,或者神上之神什么的。”

    “要知道,像邪神这样厉害的家伙除了他之外还有十二个,而他代表的则是万物之邪,不可名状之恶,罪之主,这些东西都有记载,你以后自己在圣殿图书馆里翻一翻就能找到。”

    “至于我为什么不让你直接沟通邪神,自然同样也是因为他的这种特性。”

    “魔神们的力量近乎无穷无尽,他们每一秒都在跨越无数的平行世界,每一秒都在无数个宇宙之中散播自己的意识和力量,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之中的邪神不过是他无尽意识之中的一部分而已,所以对于一些不在意的小东西,他是不会刻意关注的,就比如存储了我记忆的存储容器什么的”

    说到这里,负教主再次笑了笑。

    “不过当然了,基于邪神的特性是概念上的绝对邪恶,所以如果你当面问他怎么处理我的记忆,把这个选择权交给他的话,他肯定会以最大的恶意来对付我的,比如彻底毁灭这份记忆。”

    “你确定?”

    听到负教主这么一说,墨仁心里也是有些惊奇。

    本来,墨仁真的以为邪神这种东西是近乎全知全能的存在,但按照负教主的话来讲,好像又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唔你刚刚的想法有些危险”

    负教主似乎拥有某种类似读心的能力,此刻她大概看出来了墨仁内心的想法,脸也是微微的严肃了起来。

    “怎么?”

    墨仁一愣,随即问道。

    “对于邪神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我希望你不要认为自己可以钻邪神的空子,至少现在别这样干。”负教主一脸认真的说道:“你要知道,我之所以可以完成计划,是因为邪神只想让我死,至于我的财产想要怎么分配,这个权利在你的手上,我的记忆并不算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