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欺骗我的主
    是的,这个也是防盗文。

    “”

    如果不是那几个第五能级信誓旦旦的保证,墨仁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没办法,这个岛屿实在是小的有些过分了一点,感觉就算是什么贝爷啊,德爷啊之类的荒野宗师,流落到这里来估计都绝对活不下去。

    不过自己确定的方位应该没错才对,而那几个第五能级又不可能在拥有特殊测谎手段的自己面前说谎,所以这里应该真的就是负教总部的所在地了才对。

    是在海底么?

    墨仁用念力丝线编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仔细的a a起了岛屿周围的海底环境。

    岛屿周围的海底非常正常,到处都是一些淤泥,沙子,还有大量的珊瑚,一些海洋生物在这个环境中生活得非常自然,似乎没有任何人为建造的地方,别说是海底建筑,甚至连一些人类世界随处可见的垃圾都没有在这里出现过的痕迹。

    没有在海底见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墨仁倒也没有气馁,反而是将念力网朝着更深的地方探索了过去。

    在摩曼吞噬了众多贫民死亡时的负面情绪之后,墨仁体内的灰之力也已经达到了第五能级的标准,在妄想极意的连锁带动下,以及献祭了几个第五能级的存在后,他此刻的念力属性也随之增强了许多,而这其中除了强度和爆发之外,提升最明显的就是范围参数了。

    本来半径三百公里的范围就已经够远了,但现在这个范围又被提升了许多,所以实际上墨仁现在的念力a a范围可以说是极广的。

    但偏偏就是这么广的a a范围,墨仁却没有找到哪怕一丁点的人为建筑痕迹。

    要知道,这些念力丝都已经穿透到地幔层里面去了。

    奇怪,难道真的不在这里?

    在搜索无果之后,墨仁的眉头也是紧紧的皱了起来,按道理来说那几个第五能级应该不会骗自己才对,但问题就是自己现在真没有找到任何负教总部的踪迹,而且别说是负教总部了,现在就连一点与之相关的痕迹都没有发现。

    况且,如果说墨仁找错了地方的话,其实也不太可能,毕竟墨仁现在的搜索范围已经达到了近千公里,如果误差能够达到上千公里那也不叫误差了。

    在周围搜索了一大圈之后,墨仁最终又回到了最初的这个小岛上面。

    直觉告诉他,应该是这个小岛有问题。

    “”

    没有过多的言语,墨仁径直的飞到了这座岛上,并俯下身子在地面上抓起了一把沙子。

    下一秒,**解放,红之力被激活,辅助之光加持于身,型异结构 迅速出现,墨仁的实力瞬间攀升到了现阶段所能达到的顶点。

    规模无比庞大的念力不再扩张,反而是紧密的相互挤在了一起,将墨仁手中的沙子仔细的包裹了起来,然后一颗一颗的将其分离开来,已经可以操作大分子团的念力在此刻被更加细化,开始渐渐进入更深层次的微观世界。

    那是一个与我们熟知的世界所截然不同的地方。

    通过不断的深入,细菌,真菌,病毒,蛋白质,遗传物质,氨基酸,甚至各种各样的原子都开始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之中。

    而通过鉴别这些沙粒中所携带的物质,墨仁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里确实有人来过。

    尽管在宏观世界中无法观测,但一些极为细小的痕迹却隐藏在了肉眼看不到的地方,例如一些绝对不可能是这个岛屿上的淤泥颗粒,寒带才有的藓类孢子,人类脱落下来的角质蛋白,还有很多其他不可能出现在海岛上的微小证据,以及混杂在这些证据之中的微生物残骸。

    这么说来,我应该没有找错地方。

    墨仁将沙子随意的扔在地上,然后又测试似的抓起了其他区域的沙子,分析起了其中所携带的各种成分。

    在多次的实验证明之下,墨仁最终确认了这个地方的准确性。

    既然地方肯定没错,那么墨仁直到现在都没有发现负教总部的影子,肯定就是思路上出现了问题,而考虑到了这一点之后,墨仁也是试探性的在这座岛屿上探索了起来。

    念力以最细微的形式扫过了整个小岛,每一颗沙子,每一捧土壤,每一块岩层。

    而当墨仁无意间用手触摸到那颗椰子树之后,念感视角中一阵微弱的引力场变化引起了墨仁的注意。

    “嗯?”

    墨仁立刻将手掌再一次按在了椰子树上面。

    果不其然,念感视角之中又一次出现了一个极为微弱的引力场变化,那些构成空间的长宽高三种线条以一种极为微小的幅度扭曲了一下。

    问题出在这棵树上面吗?

    墨仁稍微考虑了一下,随后他的身体一阵蠕动,立刻就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十分阴冷的青年男子。

    这是刚刚在威尔伊顿遇到的一个第五能级的信徒,因为考虑到一会进入负教总部有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所以在掌握情况之前墨仁觉得还是稍微潜伏一下比较好。

    当然了,也不排除对方已经在那边看到自己现在的行为了,不过那也无伤大雅,一路打过去就好。

    反正现在的e a也只是一个小举动而已,能赚最好,不能的话也不亏。

    在变换了身形之后,墨仁开始试着研究起了这颗椰子树。

    因为现在实力比较强的缘故,所以墨仁的研究效率也是相当的高,眨眼之间就测试了数十种方法,而当墨仁将一枚负币按在了这颗椰子树上的时候,这颗椰子树终于发生了变化,一阵肉眼可见的扭曲不断泛起,随后一阵灰的浓雾就遮蔽了整个岛屿。

    这个灰的雾气来的非常诡异,墨仁发现自己的念力竟然都被这个灰的雾气给彻底阻拦住了,感知范围竟然被压制在了直径不到三米的范围之内。

    这简直跟瞎子没什么两样了。

    “”

    尽管感知已经被压制到了一个极为危险的境地,但墨仁仍旧没有慌张。

    只见他心念微动之间,已经沟通上了身上所穿的蔽日灰幕,那原本跟布料没什么区别的衣物上立刻膨胀出了几条细线,而随后这几条细线猛然张开,化作好几只狰狞可怖的眼球,不断四下张望着。

    这些视野被蔽日灰幕共享给了墨仁,而墨仁同样可以控制这几颗眼球的所视方向,这就跟他本身睁开了眼睛差不多。

    由蔽日灰幕带来的多重视野配合上墨仁自己的念感视角,一时之间让墨仁的视野开阔了些许。

    不过好在虽然感知被压制了,但在墨仁周身的范围里,念力和肉身力量并没有被压制,也就是说他现在只有攻击和探知范围被砍了,但其他方面的实力并没有被削弱太多。

    考虑了一下,墨仁没有选择站在原地,而是直接挑选了一个方向试探性的走去。

    而当墨仁走了十步之后,他却突然停顿在了原地。

    “这个范围”

    墨仁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沙土,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这个范围已经超出小岛所拥有的面积了,但是自己脚下踩着的竟然还是沙子。

    不仅如此,墨仁还发现自己听不到任何海浪的声音了,海洋特有的咸腥味和湿润感也消失了,就仿佛这里只有沙子,而没有任何海水一样,除此之外好像周围的灰雾气也变得更加浓郁了,一种奇异的虚无和模糊感突然出现在了墨仁的感官之中。

    “”

    墨仁没有言语,而是用同样的姿势倒退了十步。

    脚下仍然是细腻的沙子,脚印也没有消失,唯独有些变化的就是浓雾变淡了一点。

    考虑了大概两秒钟左右的时间,墨仁的脸上渐渐出现了一丝明悟,随后他立即朝着一个相反的方向试探性的走了几步。

    灰浓雾再一次的变淡了一些。

    而且,那种奇异的虚无感和模糊感也彻底消失了。

    这样么

    墨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后直接又向前走了一百步左右。

    浓雾再一次的变淡了许多,而原本被死死压制住的念力感知范围也渐渐的扩张了开来,这才短短的一百米不到,墨仁的感知领域就直接从最初的三米扩张到了接近三百米的范围。

    可一旦墨仁试着将自己的念力延伸到浓雾最密集的地方,这些念力就又像是被压制住了一样,最多只能延伸出一百米左右的距离,也就是说,以墨仁最开始站立的那个地方为中心好像变成了一个边墙之类的结构,念力或其他的感知手段都无法越过边墙,而墨仁之前就是因为误入了边墙所以才感到了奇异的虚无和模糊感。

    如果继续朝着边墙的深处走去,恐怕整个人都会在那些不可名状的事物中彻底迷失。

    朝着灰浓雾渐渐薄弱的地方移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墨仁的念力终于重新恢复到了原本应有的范围,而那些浓雾也渐渐消失了。

    至此,墨仁第一次看到这个地方的真实面貌。

    这是一个没有日月星辰的世界,到处都是一片近乎绝望的漆黑。

    地面上弥漫着一些像雪花一样的灰黑颗粒,这些颗粒不断从洁白的沙土中冒出来,就像是虚影一样没有任何实体,就这样一点点的朝着天空上升着,然后渐渐消弭于这世界之中。

    这里唯一的光源,恐怕就是地面上这些洁白的沙土了。

    与最开始在海岛上看到的淡黄细沙不同,这里的沙土呈现出一种淡淡的莹白,就好像是荧光棒散发出的那种微光一样,尽管极不起眼,但近乎无穷的数量让它们的光亮得到了一定的提升,以至于可以照亮距离地面数米左右的高度的物体。

    而在远处,是一座隐藏于黑暗之中的巨大白宫殿。

    那是一座通体洁白,由多重不同建筑风格完美搭配在一起所建造出的巨大宫殿。

    “”

    即便是曾经摧毁了负教两座城市的墨仁,在面对这座巨大宫殿的时候,都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惊诧的表情。

    因为它实在是太过于巨大了。

    这种巨大甚至超过了普通人能想象到的极限。

    甚至可以说,这座宫殿本身就已经可以是一个小世界了。

    那绝对不是现实中任何一个城市可以与之比肩的建筑,硬要说的话这简直像是一个国家其本身,恐怕只有在童话和神话之中,才会出现如此宏伟巨大的宫殿了。

    此时此刻,在这座巨大宫殿的正门入口处,四名穿着灰长袍的青年人正静静的站在那里。

    他们与墨仁平日里见到的那些负教信徒不同。

    这四个青年的脸上没有任何残忍,阴冷,或嗜血之类的神,整个人不仅穿戴整齐,而且还隐隐露出了一丝高贵的气息,但那一双双看似平静的灰双眸之下所隐藏的浓浓疯狂,却是逃不出墨仁那敏锐的感知。

    “四个第五能级的信徒么?”

    墨仁通过蔽日灰幕的视角早早就看清了对方,此刻也是静静的思考起了对战策略来。

    就在刚刚,墨仁已经试着用念力丝探索这座巨大的宫殿了,但站在正门的这个四个青年人好像释放了某种隔绝探知的场,以至于念力不能悄然无息的钻进宫殿内部。

    这个场的强度并不高,如果用念力丝强行戳一下的话倒是可以钻进去,但那样就会引起对方的警惕,而墨仁现在的对策是假装成负教成员,通过已知的情报试图蒙混过关进入宫殿内部,如果不行的话再开打也不迟。

    就这样,墨仁一边思考着各种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一边平静的朝着宫殿所在地方走去。

    很快,墨仁就来到了这座宫殿的正门处。

    “外界的主教?”

    这四名青年人自然看到了墨仁,但他们好像没有看穿墨仁的e a,只见这四人之中的一个青年人微微皱了皱眉:“不是已经允许你们回到外界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