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你也是第五能级?
    (是的,这是一个防盗文。

    “这样么……”

    听到了赛缇拉的说法之后,墨仁也抬头看了一眼她手腕上的那个银色手镯,果然是一片刺目的血红。

    墨仁微微的皱起了眉来,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是他们啊。

    那个什么神使陈昂既然已经在三号执行者的记忆中植入了信息,那么不管他背地里隐藏了多少秘密,有着怎样的计划,但至少在记忆空间时看起来是没有明面上的敌意的,所以也没必要突然在这个时候又跟自己翻脸,这逻辑上也说不通啊。

    如果对方真的只是想利用自己达成某个条件的话,那更不会选择在这种时候直接作出这种事情,来与自己交恶了。

    稍微的在脑子里想了想,墨仁很快就排除了猩红教廷的部分嫌疑。

    因为之前所在的地方本来就离印西不算很远,所以仅仅只是短短的思考了一下,飞梭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到了。”

    墨仁对十分焦急的赛缇拉开口说了一声,随后就控制着飞梭直接降落在了小渔村附近的一处荒野之中。

    “快一点!”

    赛缇拉整个人瞬间就从墨仁的怀里跳了出来,然后快速的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跑了过去。

    “嗯?”

    而至于墨仁这边,却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停下了脚步。

    “这个气息是……”

    墨仁双眼紧闭,但却缓缓的抬起了头来。

    在念感视角的观测之下,墨仁发现整个小渔村的上空都弥漫着一种淡灰色的气息。

    这是一种汇聚在一起的浓重负面情绪,隐隐的给人一种压抑沉闷的感觉,而除此之外,墨仁还通过自己远超常人的嗅觉感应到了各种人体组织的独特气味。

    那是由血液,淋巴液,肠液,唾液汇聚在一起之后再蒸发的味道,这其中又混合上了各种内脏,激素,**,还有动物粪便的气味。

    仅仅只是通过这些特征,墨仁就已经猜到了敌人的身份。

    墨仁微微握了握拳,体内收集的愤怒情绪开始沸腾,一种冰冷的杀意从他的体内一点点的散逸了出去。

    下一秒,墨仁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几乎只是眨眼之间,墨仁就来到了安德斯所在的房屋面前了。

    此时此刻,整个小渔村仿佛都变成了地狱一样,尽管念感视角无法取代真正的视角,但墨仁同样可以看到那些地面上随意丢弃的残肢断骸,那些都是这里的原住民,他们有的被砍成了六百六十六块扔在了地面上,有的剥了皮吊在了树上,有的则像是烤猪一样在嘴里塞了一个苹果,然后被火焰生生烤熟,还有一些干脆就变成了无法分辨的肉糜,被一群乌鸦不断的啄食着。

    在这些残忍的死法之中,被直接劈成两半的那些都算是比较 的了。

    而这也很符合负教徒那种疯狂的做法。

    他们似乎完全就是为了发泄,甚至都没有将这些人炼制成负币,直接就在这里上演了一场邪恶教派的血腥狂欢。

    这里的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浓郁的负面情绪,憎恨,痛苦,愤怒,恐惧,绝望,这五种负面情绪随着墨仁的到来而不断欢呼着,然后它们就以一种疯狂的速度涌进了墨仁的身体之中,汇聚成了墨仁力量的一部分,让墨仁的念力和身体素质一点一点的提升着。

    “……”

    然而,尽管吸收了规模不小的负面情绪,但墨仁的脸上却没有一点愉快的表情。

    相反的,他此刻的脸色阴沉的已经有些吓人了。

    一种浓郁的杀气在墨仁身上涌动着,这种彻骨的杀意是如此的庞大且冰冷,甚至连被墨仁穿在身上的蔽日灰幕都因此而受到了影响,随着一声奇怪的咆哮声,一种如同阴影状的灰色雾气开始在蔽日灰幕的表面上翻涌了起来。

    墨仁没有找到安德斯。

    尸体也好,组织残留也好,墨仁都没有找到任何的相关线索。

    墨仁冷静的推断着现在的状况,同时手中一翻,已经掏出了一枚负币准备进行献祭了。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赛缇拉也终于赶到了村子里面。

    “啊!”

    看到村子里这犹如地狱般的景象,赛缇拉自然也是忍不住的惊呼了一声,随后整个人立刻捂住了嘴巴,忍不住的呕了几下。

    没办法,这里的味道和视觉效果实在是有些让人受不了。

    “你不该来这里的。”

    墨仁用念力把赛缇拉带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利用一种类内啡肽的信息素让赛缇拉稍微镇定了一些。

    “墨仁,我爸是不是已经……”

    尽管稍微的镇定了一点,但赛缇拉的脸色仍旧十分苍白,双眼之中也写满了悲伤。

    “我不清楚,他应该是被单独带走了。”

    墨仁摇了摇头:“他们可能看中了安德斯的能力特性,或者说他们的目标从一开始就已经是安德斯了,所以趁我们不在的时候才直接下手的。”

    “都怪我……”

    赛缇拉整个人无力的跪坐在地上,十分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如果不是我……”

    “与你无关。”

    墨仁抱了一下赛缇拉,并轻轻的抚了抚对方的脊背:“我大概已经猜出是谁动的手了,现在我准备想办法找到他们,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尽可能的把安德斯带回来。”

    “我也要去!”

    赛缇拉立刻说道。

    “不行。”墨仁摇了摇头:“那里有可能发生危险,我不能让你冒险。”

    “可是那是我爸爸啊!”

    赛缇拉一边哭一边大喊道。

    “可是你也是我的a re啊。”墨仁一脸认真的欺骗着赛缇拉,内心没有一点的愧疚感,只见他轻轻的在对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随后用一种温和的语气再次说了起来:“听话,好吗?”

    “呜哇……”

    在信息素的刺激下,赛缇拉哇的一下就哭了,但却也用力的点了点头。

    “告诉我,我现在应该去哪里?”

    墨仁一边安慰着哭泣的赛缇拉,一边将负币丢进了早就准备好的献祭法阵之中,然后对着邪神下达了自己的指令。

    “嘿嘿嘿,这地方还真是美妙啊……”

    灰色的雾气在献祭法阵中迅速的聚拢着,随后邪神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就立刻响了起来。

    “呜…”

    赛缇拉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把墨仁抱的更紧了。

    “回到我的指令。”

    墨仁现在可没时间跟邪神多废话了,也没什么时间听邪神在这里发表自己的感慨,于是直接催促了起来。

    “嘿嘿嘿,小子,你很狡诈。”邪神发出了一声刺耳的狞笑,他这里是在夸奖墨仁的询问方式,因为墨仁直接问的是要去哪,而不是敌人是谁,也不是谁曾经来了这里,这就巧妙的绕过了很多东西,而且价格也比较低廉。

    当然了,就算低廉,也绝不是一个负币就能解决的事情。

    “代价……”

    “哗啦!”

    还没等邪神说完,墨仁直接一口气就丢进去了几十枚负币,而在这其中还掺杂着几枚高等负币在里面。

    “嘿嘿嘿嘿嘿,小子,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邪神发出了一阵难以言喻的可怕笑声,随后他就直接将正确的信息说了出来:“去摩曼吧,把那里所有的人都杀光,然后再一路杀上威尔伊顿,与我共享这个世界的至高王座!”

    “摩曼吗?”

    墨仁选择性无视了邪神习惯性的疯言疯语,而是直接回忆起了那座巨大的贫民窟。

    “轰!”

    如同往常一样,献祭法阵在完成了二次献祭之后,也是瞬间爆碎了开来,只留下了狂暴且阴冷的灰色气流到处吹动着,让这个小渔村一时之间变得更加像是地狱了。

    “墨仁…刚刚的那个是……”

    赛缇拉还是第一次直接面对邪神,大概是邪神给她的压力太大了,所以她直到此刻还有些心有余悸。

    “一种很方便的技能。”

    墨仁一边说着,一边直接打开了存储空间的涟漪:“以后再说吧,我现在要去一趟摩曼。”

    “我……”

    赛缇拉在见到那个空间涟漪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

    “怎么了?”

    墨仁见到对方迟迟不肯进入,也是顺口问了一句。

    回应他的,是一个软软的拥抱。

    “吧嗒!”

    赛缇拉在墨仁的嘴上大力的亲了一下,随后整个人就直接就钻进了存储空间之中,只留下了一句话还在墨仁的耳边回荡着:“不管怎样都好,你千万不要出事!”

    “……”

    墨仁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随后倒也没有过多的停留,双脚在地面上用力一踩,整个人轰的一声就飞上了天……

    ……

    没过多久,墨仁就来到了摩曼的上空。

    因为要先试着找一下安德斯,所以墨仁并没有直接释放什么杀招,而是直接用念力在城市里扫了起来。

    当然了,对于摩曼这座巨大无比的贫民窟而言,显然只有中央的位置看起来比较可疑,所以墨仁也直接将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座类似皇宫之类的建筑之中。

    这座类似皇宫的建筑相比于整个摩曼城来说,占地面积其实并不大,但墨仁在经过非常仔细的探索之后才发现,原来这个类似皇宫的建筑还有很深的一部分地下结构,这个地下结构就要比露出来的地方大多了,这让整个建筑群看起来有点像是两座贴在一起的金字塔,现在暴露在地面上的也就是一个塔尖而已。

    这个巨大的建筑群似乎受到了某种灰色能量的保护,以至于墨仁上次在第四能级的时候,都没有发现它隐藏在地下的这一部分结构。

    地下建筑的面积远远超过了墨仁的想象,而工程量的规模显然也远超过了普通城市的建设规模,毫不夸张的说,摩曼的地下王国要比虚尔图和加利安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摩曼上面的平民窟有多大,下面的地下城几乎就有多大,而且还没有算上整个城市的深度,毕竟整个城市是呈八角形的,就像是两个底座贴在一起的金字塔一样,而地面露出来的仅仅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在找到了摩曼隐藏起来的地下区域之后,墨仁很快就锁定了安德斯的具体位置。

    那是地下皇宫的第九层。

    只不过,现在的安德斯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生命迹象。

    在他的周围,有很多很残忍的刑具,这些刑具有的是折磨肉身的,还有一些是用来折磨精神的。

    这些折磨精神的刑具是负教惯用伎俩,墨仁随便用念力一扫,就看到了地面上躺了好几个跟赛缇拉一模一样的女人,还有几只像是螃蟹一样的奇怪负界生物,鬼知道这群负教的人能用这些刑具玩出什么花样来,但从安德斯的表情上来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就对了。

    不过,既然连这次的拯救目标安德斯都已经死了的话。

    “那我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墨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也是直接对着下方的摩曼城张开了左手。

    一个直径超过了八百米的涟漪开始缓缓出现。

    是的,墨仁在赶来摩曼之前,将负币制造厂的零件全部安置在了地下基地里面,然后潜入地下找到了一块质地十分坚硬的岩层,用银色金属削切了一块直径超过八百米的圆形巨石,将其一口气塞进了自己的存储空间之中。

    现在,是时候让这块巨石重见天日了。

    “哗啦…哗啦……”

    巴掌大小的细碎石子首先从存储空间中滚落了出来,在从存储空间滚落出来之后,这些细碎的石子因为重力的缘故,径直的朝下方坠去。

    在这些石子滚落之后没多久,整个空间涟漪的扭曲突然变得激烈了起来。

    “……”

    墨仁没有言语,一直维持着空间涟漪的开启。

    差不多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十分钟左右,整个空间涟漪的扭曲达到了一个极限,随后,一个足以遮天蔽日的阴影缓缓的从这片涟漪之中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