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 一章 悔不当初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这还是传说中的防盗文。

    “你可以叫我陈昂,或者陈博士。”

    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换换转过身来,对着墨仁露出了一个微笑。

    “?”

    墨仁的眉头微微一皱,他想张嘴跟对方说些什么,但随后却发现这里其实是三号萝莉的记忆,自己最多也只是一个者,是根本不可能与对方的记忆产生互动的。

    “我知道你在困惑着什么。”

    自称陈昂的年轻人一边在记忆中随意的渡着步子,一边说道:“这里是执行者三号的记忆空间,我对她的人格做了一定程度的微调,所以当执行者小队接到了关于你的任务之后,她将会因此而保留到最后,而天性谨慎的你必然会窃取她的记忆,用以观测猩红教廷深处的秘密,就像现在你做的那样,对吗?”

    “……”

    墨仁没有言语,事实上他也没办法言语。

    “你不必担忧我会加害于你,我的目标永远都不是一个人或一个组织那么简单。”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停在了一个书架前,伸出手轻轻的抚摸起了书架上的书籍:“两天前,通过一系列的自我测定,我意识到了我的存在是一个阴谋,这个世界中的我本身就是一个高维者的造物,而我通过与猩红教廷的公主大人进行了一番交流,得知了这个很多你感兴趣的东西。”

    “实际上,你的存在也同样是一个阴谋。”

    陈昂轻轻的笑了笑:“我窥探了很多不应该出现的秘密,也很有可能随时被这时空中最高的意志所抹去,所以在此之前,我打算多做一些有趣的准备。”

    “……”

    墨仁有点没听懂对方说的意思,什么存在阴谋造物之类的,感觉有点乱七八糟的。

    “你现在应该很混乱吧?”

    陈昂突然笑了笑:“以你现在所获得的信息来看,会感到混乱也很正常,毕竟这个世界隐藏了太多的真相,就比如关于你母亲和父亲的事情。”

    “!”

    听到对方说起自己的亲人,墨仁立刻集中起了所有的精神。

    “你虽然只是一介凡人,但为了提升实力也对相关知识有了一定的了解,那么你应该知道平行世界理论吧?”

    陈昂平静的说道:“从宇宙大爆炸至今,所有概率的坍塌都会导致世界的创造与覆灭,每一个随机的举动都会分裂出不同的世界,这个世界在以最小的时间刻度不断分裂着,你早餐吃的包子还是油条,你的恋人是赛缇拉还是莉莎柯伦莎,所有的不同都会制造出截然不同的世界,而所有人所有事物的随机性加在一起,最终构建出了无穷无尽的平行世界。”

    “……”

    墨仁在心底点了点头,这倒是跟他自己听到的理论差不太多,总之都是类似平行世界无限之类的理论。

    “从你父母结合并孕育了新生命的那一刻起,属于你的平行世界就已经在朝着无限延伸了。”

    陈昂面带微笑的说道:“男性的你,女性的你,从卵子受精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有了无数种可能,而十月怀胎到你现在的年月,属于你的平行世界已经多了无穷无尽之多,而你又何曾想过,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一场关于平行世界的侵染,一场只属于魔神之间的争斗。”

    “?”

    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汇,墨仁心里隐隐的有些疑惑,也是有些分不清魔神跟现在地球上那些邪神的区别了。

    “你现在应该还不清楚,我此刻所言的魔神,就是地球上这些信徒们所信仰的邪神。”

    陈昂似乎对这些东西都很不在意一样,只见他的语气没有一丝凝重或轻浮,仍旧是用一种严谨而平静的语气解释着:“它们的真实身份远远超过了你的想象,也远远超过了这个世界所有人的想象,他们是人类所不能想象的极限,是近乎无穷无尽的存在,它们盘踞在漫长的时间线上,占据并掠夺着难以想象的资源,每一秒都在朝着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终极’所前进着,你们的地球在他们眼中连一颗尘埃都不如,哪怕仅仅只是一念之间,他们就能从时间线上抹除数量难以计算的地球,毁灭人类不知多少万亿次。”

    “你现在应该已经掌握灰之魔神的力量了吧?”

    “如果你这些东西感兴趣的话,可以找一个平行世界,杀死所有人类,然后献祭给它,以此来验证我所言是否真实。”

    陈昂在说出这件事的时候,就像是命令墨仁碾死一只蚂蚁一样自然,丝毫没有任何的怜悯或仁慈在他的脸上出现过:“当你出生的那一刻,你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了,你注定是魔神之间用来对抗的一颗棋子,是灾难与灾难对决时的一把尖刀。”

    “……”

    听到陈昂的说法之后,墨仁的内心有着太多的疑问,但怎奈自己现在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干着急也没办法。

    “你很着急,对吗?”

    陈昂直直的看着墨仁,尽管在他那边的视角或许是在看着三号实验体,但墨仁确实感觉对方好像在与自己即时对话一样:“更加深入的东西我没有办法向你解释,因为我要尽可能的降低被抹除的概率,魔神这种存在跟我想的有些不同,但确实也是通往全知全能的一种方式,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很想对此更加深入的研究一下,但对方把我限制的太严格了,我暂时找不到什么机会……”

    “不过你也无需太过于紧张,亦不要在醒来后直接赶来找我。”

    “对于整个多元宇宙来说,你现在所处的宇宙不过就是一个穷乡僻壤罢了,连一个第三阶末期的存在都不存在,资源也匮乏到难以想象,甚至连几位魔神都对这里不感兴趣,所以现阶段的你就继续努力变强好了,如果当你真的有实力探求这一切之后,就前往其他世界吧,相信在那里你会找到a a的。”

    “哦,对了,还有一件关于你弟弟的事情。”

    陈昂突然说道:“墨凌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并且也在寻找关于你的痕迹,无需过多忧心,等到时机成熟之后你自然会遇到他,只不过我希望你到时候能克制住自己。”

    “?”

    听到陈昂的说法之后,墨仁突然一愣。

    克制?克制什么?

    “好了,该说的也差不多都说完了。”

    没有给墨仁一个解释,陈昂拍了拍手:“我知道你应该还有很多疑惑想要询问,但我现在要唤醒执行者三号的主体意识了,这个世界还很有趣,我不想因为泄露太多秘密而被提前抹除,尽管现在的我只是一个魔神造物,但如果被提前抹除的话,我也会感到很遗憾的,所以就先说一声再见吧。”

    说到这里,三号萝莉的意识就徒然一黑。

    随后,整个画面再次亮了起来,只不过这次这些记忆就都是战斗画面了,应该都是三号萝莉自己的主体记忆,没什么太多可以参考的东西。

    因为三号萝莉的主体记忆没什么太多可以参考的东西,所以墨仁没花费太长时间就将其看完了。

    “啪嚓!”

    在记忆完毕之后,墨仁手中的记忆水晶也在瞬间就变成了碎片,然后一点点的融化在了这刺骨的海水之中。

    “……”

    墨仁在海底缓缓的站起了身来。

    是的,他现在确实有非常多的疑问想要提出来。

    但是那个叫做陈昂的家伙说了,不允许自己去寻找他,这就有点麻烦了。

    虽然不确定对方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但直觉告诉墨仁最好还是别直接动用武力比较好,毕竟对方好像也没有向自己表露出太过明显的恶意。

    虽然执行者小队是他派过来的,但这个所谓的执行者小队本身就不是自己的对手,而且再加上对方给自己送了这么多情报过来,所以墨仁还是把执行者小队进攻自己当成是对方的一种实力检测了,如果打不过执行者小队的话,那么就无法得到现在这一段信息之类的设定。

    回忆起了记忆中陈昂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墨仁也是微微的皱起了眉来。

    陈昂对魔神的实力评价远远超过了自己的估测,如果真的按照对方所说的来进行计算的话,那么这群按照光谱划分自己的家伙恐怕已经是站在一切的最顶端了,宇宙也好,生物也好,他们甚至凌驾在强大本身之上,是任何生物穷尽一生都无法追寻的浩瀚。

    摇了摇头,墨仁想到了对方跟自己说的那句话。

    如果魔神一个个都这么强大的话,那么又为什么需要自己当做棋子?

    想不通。

    虽然那个自称为陈昂的家伙给自己解答了一些疑惑,但在这些疑惑被解答了之后,却反而带出了更大的疑惑等待着解答。

    偏偏这些东西恐怕代价又很高,没办法直接通过献祭进行询问。

    有点心烦。

    墨仁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任由强大的念力直接将一座冰山撕成了无数碎片。

    “轰!!!”

    冰山在顷刻之间崩碎,数十万吨的冰块在瞬间坠入海中,制造出了一阵裹挟着碎冰的惊涛骇浪。

    摇了摇头,墨仁最终还是先把自己的疑惑强行的压了下去。

    这些事情虽然让墨仁很在意,但那个叫做陈昂的家伙也跟自己说了,这个宇宙连一些魔神都不屑于进行关注,所以理论上来说这里短时间内应该也不会太危险,自己还是努力先变强再说,最起码也要把妄想极意练个七七八八,念力再突破一两次什么的,到时候直接先把整个地球肃清一遍。

    如果真的有什么疑惑,至少也要等到实力差不多了才有资格去追寻a a。

    是的,就像是对方说的那样,直接前往其他世界寻求真相。

    不过在这之前,自己该怎么做还是要怎么做。

    随手捏碎了一座冰山之后,墨仁直接飞出了海面,并且重新飞到了东南亚一个比较温暖的小国之中。

    随着空气泛起了一阵肉眼可见的涟漪,赛缇拉的身影也是从存储空间里钻了出来。

    “久等了,赛缇拉。”

    见到赛缇拉整个人都快速的朝着自己扑了过来,墨仁也是直接张开了怀抱,然后将对方轻轻的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然而,就在下一秒,赛缇拉急促中带着几分哭腔的声音就立刻响了起来。

    “墨仁!快!快回去!”

    赛缇拉猛地一抬头,只见她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挂满了泪痕,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面满是紧张和慌乱的神色:“我爸出事了!快!带我回去!”

    “好。”

    墨仁眉头一皱,随后也不废话,抱着赛缇拉直接就飞上了天。

    与此同时,大量的银色菱形金属刃也是从存储空间之中迅速的飞了出来,自动的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像是飞梭一样的物体,将墨仁和赛缇拉重重叠叠的包裹了起来。

    “别急,用不了多久就能回去了。”

    飞梭之中,墨仁紧紧的抱着赛缇拉,一边轻轻的安慰着她,一边用比较温和的语气对其询问了起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老爸之前做了一个异能器,可以感应佩戴双方的生命体特征。”

    赛缇立刻拉抬起手来,露出了一个手腕上的镯子,同时用一种慌张无措的语气说道:“本来一直这个东西都没反应,但就在刚刚这东西出问题了!”

    “我的存储空间会屏蔽所有 a,会不会是因为这个缘故才出问题的?”

    在赛缇拉解释之后,墨仁也是瞬间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你试试,现在这个异能器还有问题吗?”

    “有啊!”

    赛缇拉急的都要哭了:“他说这个是用了什么纠结技术,任何屏蔽都阻隔不了感应,可是你看,现在我都出来了这东西还是红色的……我到底要怎么办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