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蔽日灰幕
    (是的,每天都会有一个防盗文出现。

    “嗡……”

    在稍微的看了一眼手中的秘典之后,一阵奇异的能量很快就从不知名的地方突然涌了出来,而下一秒,墨仁就发现自己已经被逐出地宫了。

    就如同第一次进入地宫时的那样,墨仁同样没有出现在进入地宫时所在的海平面上。

    而是出现在了一片冰雪交加的寒冷地带。

    “这是……”

    墨仁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星象,随后又在周围随意的用念力扫动了一番,在发现了一些包装纸上的文字之后,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到了冰联,而按照这个温度和星象的坐标来看,自己现在应该处于一片永远都不会融化的冰原之上。

    墨仁对这个拥有世界最大领土的国家没什么好感,所以此刻发现自己身处冰联之后便皱了皱眉,双脚在地面上用力一踏,轰的一声就直接飞上了天。

    而在那之后,墨仁就径直的离开了这个国家。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墨仁使用的飞行方式跟以往已经有些不同了。

    早在地宫沙漠里的时候,墨仁还一直保留着原有的那种突破音障的飞行方式,但在那之后他仔细的思考了一番,发现虽然这样的飞行方式速度极快,但同样的,巨大的音爆和摩擦空气产生的热量和光芒也很容易被发现。

    所以,墨仁稍微的改进了一下自己的飞行方式。

    因为念力已经变成了固态结构,所以这也就意味着墨仁现在已经可以彻底的控制气态物质了。

    念力对于气态物质的控制再也不像是一团厚重的帆布包,而是真正绝对密不透风的高压釜,哪怕一个气态分子都不可能从墨仁的念力封锁中泄露出去。

    也正是基于这一点,墨仁干脆给自己制造了一条特殊的真空通道,利用自己极大的念力控制范围在空中制造了一条长度超过百公里真空通道,这条真空通道以墨仁为中心,前后方泽渐渐缩小,在墨仁进行超音速移动的时候,他本身就不再与空气进行摩擦了,而是直接用念力开拓出一个只能容纳他自己通过的真空通道,并在这条通道之中不断穿行,不仅避免了与空气摩擦时的光和热,还避免了那巨大的音爆声。

    因为这条真空通道本身极为细长,再加上墨仁的念力性质特殊,所以这条通道本身对于空气的干涉倒没有太大的反映,也不会出现一些很刺耳的声音,甚至就连空气乱流都已经小到几乎微乎其微了,简直就跟电风扇吹起来的风没啥区别。

    这样以来,墨仁的高速移动就变得隐蔽了许多。

    虽然还是不能躲过一些能力者的探查,但至少雷达,普通人,或者一些军事设备是绝对不可能捕捉到他的身影了。

    而也正是凭借着这一手真空移动,墨仁很轻松的就离开了冰联的领土。

    大概也就一顿饭的时间不到,墨仁就已经一路穿过了冰联,天夏,还有其他东南亚的效果,重新回到了自己位于印西的地下基地之中。

    这一次墨仁在地宫之中呆的时间并不算长,所以自他出来之后这个世界还是夜晚的状态,不过地宫的设定是不允许同一个人在同义词月相中进入两次的,所以墨仁也并没有再拿着其他钥匙进入地宫,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地下基地深处,开始研究起了之前从地宫获得的那一本大暗天养神诀。

    说实话,墨仁对这本书的兴趣其实并不是很大,但这东西好歹也是地宫出品的,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墨仁还是想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增加自己一部分的实力。

    不过在修炼之前,当然还有一个必要的步骤要先做一下。

    “告诉我,我修炼这个有没有副作用?”

    朝地面上丢出了一枚负币,墨仁开始用素材构建起了一个简单的献祭法阵。

    “嘿嘿嘿嘿嘿……”

    按照惯例,灰雾之中还是一如既往的发出了一阵刺耳的狂笑,而在这之后,邪神才用自己那疯狂而扭曲的声音解释了起来:“这本书是地宫产物,算是一种经过特殊修改过的秘典,你的话,自然是可以放心修炼的。”

    “这样么?”

    墨仁点了点头,随后见到献祭法阵没有要爆炸的倾向,于是就又朝着里面丢了一枚负币:“之前在地宫的时候,为什么我无法构建出献祭法阵?”

    “嘿嘿嘿嘿,当然是因为力量之间的相互倾轧了。”

    邪神发出了一阵刺耳的笑声:“那家伙已经成为最强的存在了,就算是我也没办法将力量渗透到他的造物之中。”

    “那家伙?”

    墨仁的双眼微微一眯:“那是谁?”

    “轰!!!”

    因为已经完成了二次献祭,所以在墨仁提出了第三个问题之后,献祭法阵也是毫无意外的直接炸裂了开来,可怕的灰色气息又一次的到处奔涌着。

    “……”

    对于这些一边发出尖叫,一边到处奔流的灰色气息,墨仁这边已经都习惯了,所以此刻也干脆就不理会它们,而是继续孽畜了一枚负币,直接丢进了重新构建出来的献祭法阵之中:“告诉我,地宫的主人是谁?”

    “嘿嘿嘿嘿,你是支付不起这个代价的。”

    一阵嘲讽似的冷笑从献祭法阵之中传了出来:“不仅你支付不起这个代价,甚至连你所在的星球也承受不起这个代价。”

    “这样么……”

    听到邪神的说法之后,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又扔了一大把高等负币进去:“那么,他的颜色是什么?”

    “我很喜欢你的狡诈!小子!”

    邪神突然发出了一阵更加刺耳的愉悦笑声,看起来好像是对墨仁的这个问题很满意似的:“那我就告诉你好了,仔细的听着,他的颜色是无色……亦或者是万色!”

    “原来如此。”

    听到了邪神的说法之后,墨仁微微的点了点头,看来地宫的主人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样,的确是一位邪神,而且好像还是一个很厉害的邪神。

    “自己去体会吧,嘿嘿嘿嘿嘿……”

    邪神发出了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随后整个献祭法阵就轰然炸裂了开来。

    “……”

    这一次,墨仁没有继续召唤邪神。

    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现在差不多已经全部清楚了,所以短时间内自然也没有继续召唤邪神的必要。

    墨仁从存储空间之中掏出了一把地宫钥匙,看了看上面不断涌动着的色彩。

    而也正如同邪神所说的那样,这枚钥匙上面涌动着的东西确实有点像是一种半透明的能量,但在这半透明的内里却又隐藏了无数荒诞诡异的色块,这些色块就像是游戏之中的b图像一样,大量无法理解的颜色被随意涂抹或点缀在上面,仿佛每一个色块都是一个浑浊不堪的末日一样,而所有的色块交织在了一起,却反而又变成了一种类似半透明的性质。

    既无色无相,无根无源,却又好像包含了万世万界,万色万象,这东西仔细看上去还真是有些违反常理的感觉。

    墨仁摇了摇头,直接将这枚钥匙重新放到了存储空间之中,随后则是拿起了那本叫做‘大暗天养神诀’的秘典仔细的研究了起来。

    既然邪神已经确定这东西不会有副作用,那墨仁也就放心大胆的打算试一下了。

    首先就是修炼的方法。

    墨仁从秘典的第一页开始仔细的看着,将内里的全部内容都深深的记在了脑海之中,然后他一边思索着秘典之中所记载的原理,一边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这就是大暗天养神诀的第一个修炼步骤,也是唯一的修炼步骤,最重要的修炼步骤。

    这就是大暗天养神诀中的第一句话。

    而至于闭上眼睛之后的事情,无非也就是刺激窍穴,默念心法,然后一直保持下去就可以了。

    当然,这里说的保持下去并不是说修炼的时候一直持续,而是在大暗天养神诀在彻底练成之前一直都要持续着,包括战斗,吃饭,喝水,甚至是睡觉,任何时候都要一直默念心法,刺激窍穴,紧闭双眼。

    但凡有那么一秒钟没有保持住,那么这本功法就要从头开始修炼。

    如果是正常人的话,面对这本对威力闭口不谈,却一直都在催促别人闭上双眼的奇怪秘典,肯定看两眼就放弃了。

    但凡是一个视力正常的能力者,就不可能一直闭着双眼,先不说睡觉的时候都要持续修炼这一点有些过分,就是一直不睁开眼也完全做不到啊,万一遇到无法避免的战斗那肯定要睁开双眼的,不然什么都看不见还不被人把屎都打出来了?

    而这,也恰恰是墨仁跟其他能力者的不同之处了。

    因为能力的特殊性,墨仁拥有其他能力者没有的特殊感知器官,所以对于眼睛和视力这种东西,墨仁还真就不像是其他能力者那样过度依赖。

    大暗天养神诀刺激的窍穴也非常奇怪,因为它并不要求刺激身上的某些窍穴,而是要求修炼者刺激几个很奇怪的穴位,而这几个穴位分别位于修炼着的后颈,额角,头顶,眉心,如果不是因为位置上有一些偏差的话,墨仁还以为这个秘典是在教自己做眼保健操呢。

    不过即使如此,墨仁仍然觉得这本叫做大暗天养神诀的秘典有些奇怪,感觉好像是被很随意的就被制造出来了一样。

    至于原理什么的,则很有可能取自天夏的一句老话,闭目养神。

    即使已经开始修炼这本秘典了,但墨仁仍然不对这本秘典抱有太大的信心,甚至已经有点想一枚负币询问邪神了,看看这本秘典到底能把自己增强多少。

    毕竟,邪神之前只确认了这本秘典没有副作用,却也没有说这本秘典能带来什么好处。

    不过在想了想之后,墨仁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这种冲动。

    摇了摇头,墨仁直接将手中的大暗天养神诀重新收回到了存储空间之中,然后继续开始修炼妄想极意的第二层。

    相比于其他秘典而言,显然妄想极意这种叼炸天的东西更适合自己……

    ……

    因为没有出现什么其他的麻烦事。

    所以墨仁这一次修炼也是直接持续了好几天的时间。

    几天之后,墨仁主动的结束了修炼。

    当然了,这并不是说墨仁已经突破演化苍生这一阶段,也不是说几天的修炼让墨仁感到有些疲累。

    唯一的原因,只是安德斯带着赛缇拉来找墨仁了而已,而相比于不知何时才会突破的演化苍生,墨仁自然对安德斯炼制的那个异能器更感兴趣一些了。

    “我说,你还真是努力啊。”

    安德斯缓缓的走进了石洞里面,看到地面上盘膝坐着的墨仁,也是有些感叹的对着他说了一句。

    “不努力,实力难道会自己增长吗?”

    墨仁此刻仍旧没有忘记保持着大暗天养神诀的修炼方式,所以此刻尽管在跟安德斯说话,但双眼却还是紧紧闭着的,这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仍旧还在修炼一样。

    “你看看人家。”

    安德斯将目光转移到了赛缇拉的身上,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对自己的宝贝女儿说了一句。

    “咳咳……”赛缇拉有点尴尬的咳了两声,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墨仁面前的缘故,她现在倒没有像以往那样直接跟她老爹顶嘴了。

    “东西应该已经做好了吗?”

    墨仁闭着双眼,从地面上缓缓的站了起来:“能让我看看吗?”

    “哦,这当然。”

    安德斯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随后直接从自己身后拿出了一个金属箱,朝墨仁递过去,同时也不忘记嘱咐道:“小心点,这毕竟是那块布做成的东西,邪的很。”

    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