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拓展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

    。

    (是的,这是防盗文。

    毫无疑问,痛苦是一种不被人喜欢的情绪。

    这大抵源于痛苦这种情绪的产生,因为只有人类被迫经历到一些他们极度排斥的事情时,才会产生类似痛苦的情绪。

    而正如同幸福与快乐之间的关系那样,痛苦本身也意味着悲伤,难过,亦或者干脆衍生出类似愤怒之类的情绪来,这取决于人类对情绪的定义,很多情绪之间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甚至一种情绪还包含了另一种情绪,这是一个理不清说不明的奇怪定义。

    人类因为承受了不同的事情,从而展现出不同的情绪来。

    吃饱了会满足,找到符合自己的另一半就会坠入爱河,每天都能像自己想的那样过就很幸福。

    与之相反的,被伤害会感受到疼痛,被挑衅会感觉到愤怒,亲人和爱人离去会感到难过和悲伤,而所有的这些都可以被称之为痛苦。

    根据邪神的话来讲,痛苦就是人类对自身无能的愤怒。

    几乎任何负面情绪都可以牵扯到痛苦。

    死了老婆,会痛苦。

    死了一户口本,更痛苦。

    被倒着吊起来用小刀不停的割肉,当然很痛苦。

    再比如平时家庭很美满,突然被隔壁老王绿了,那也肯定很痛苦。

    或者换一种说法,十分有钱的时候突然破产了,各种人都跑上门来逼债,毫无疑问这也很痛苦。

    跟幸福包含了大多数正面情绪那样,痛苦也包含了大多数的负面情绪,所以痛苦这个情绪也确实像邪神所说的那样,确实是负面情绪中转化效率最优秀的一种情绪了。

    所以,如果墨仁真的准备启动灰色线条的话,那么痛苦将会毫无疑问的作为他的第一个选择。

    至于要将幸福献祭出去,墨仁早就已经不在乎这一点了,只要能变强的话,就算失去幸福,失去快乐,失去所有的愉悦和欢乐又能怎样

    同样的,既然连幸福墨仁都不要了,那么他肯定也不会在乎爱情,也不会在意喜悦,不会盲目的对一些事情抱有期盼。

    唯一一个有点麻烦的,可能就是无畏了。

    墨仁一时之间有点摸不准这个情绪的具体意义,它到底代表的是勇气还是其他的什么

    “算了……”

    摇了摇头,墨仁这边干脆构建出了一个献祭法阵,然后通过丢出了几枚负币作为代价,让邪神收走了自己一个小时之内的无畏。

    “唔,原来是这种感觉吗”

    墨仁静静的体会着自己现在内心的情绪变化,他努力的幻想着一些假想的敌人,亦或者不断的思考着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结果发现无畏还真跟勇敢之类的情绪差不多,失去了勇气之后,墨仁发现自己做什么事的时候都有些畏首畏尾的,总是担心失败,就算是跟敌人战斗都不会一往无前了,而是变得顾虑太多,这跟以前的自己确实有些不太一样了。

    当然,这也不是纯粹的坏事。

    因为墨仁发现了自己另一种的行动方式,比如用其他情绪取代勇气。

    用愤怒,用恐惧,用憎恨,这些负面情绪如果利用得当的话,在某种意义上同样可以做出跟勇气差不多的事情来。

    打个比方。

    假设有一个人从一开始就很胆小,看到一个劫匪到处乱窜也也没有勇气上前制服对方,然后却发现这个劫匪冲进了自己的家,杀了自己的爹妈,又各种凌辱自己的老婆,最后还把自己的女儿的脑袋给剁了下来,那么这个人肯定直接就疯了。

    无穷的恶意和愤怒会吞没他的理智,失去亲人之后的恐惧让他崩溃,所以他一改平时的胆小怯懦,提着一把刀直接就把那个劫匪给怼死了。

    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却是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

    有些时候,大量的负面情绪确实可以让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变成另外的一副模样。

    当然了,墨仁肯定跟之前那个胆小的男人是不一样的,因为墨仁虽然失去了勇气,但他的智慧还是存在的,这意味着他可以精密的计算出很多意外因素,在排除了这些危险之后,再直接用愤怒,恐惧,或者是憎恨催动自己,让这些无穷的负面气息来取代这个“勇气”。

    “嗯,看来的确可行。”

    稍微的考虑了一下之后,墨仁这边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就再一次的通过献祭法阵叫出了邪神。

    “我决定启动灰色线条的力量了。”

    在召唤出了邪神之后,墨仁当然也没有废话,他直接就跟那滚滚灰雾说了起来。

    “啊嘎嘎嘎嘎!!!”听到了墨仁的说法之后,这边的邪神看起来极为兴奋,只见他甚至连笑声都变得更加诡异了起来:“献祭!把你的正面情绪全部献祭给我吧!啊嘿嘿嘿嘻嘻哈哈哈哈!!!”

    “……”

    见到邪神这好像要疯的样子,墨仁也是忍不住的皱了皱眉,不过在犹豫了一下之后,他还是直接对邪神说了起来。

    “我要献祭我的爱情,我的幸福,我的喜悦,我的无畏,以及我的期盼。”

    “嘎嘎嘎嘎!!!”

    听到墨仁说出这些正面情绪之后,邪神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怖笑声,他的邪恶在此刻甚至已经突破了献祭法阵,将整个地下基地都彻底的笼罩在了这片无尽的灰色之中,一种无比邪恶,无比残忍的冰冷气息开始渗入周围的石壁,渗入所有的设施和工具之中,甚至连洞顶的水滴都变成了一种可怕的淡灰色。

    在墨仁献祭了自己的正面情绪之后,邪神的力量近乎沸腾般的狂欢了起来。

    这些灰色的气浪从地下基地里不断的涌动着,无比邪恶的力场甚至引动了当地的天象,原本月朗星稀的黑色天穹之上,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灰黑色的可怕乌云,这些乌云与普通的雨云不同,它们在没有任何风的干涉下在不断的涌动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邪恶从里面散播开来,这种可怕的邪恶和残忍是那么的惊人,以至于周围数百里内的所有生灵都本能的颤栗了起来,就仿佛是遇到了某种天敌一样,所有的生物,无论是豺狼虎豹,还是老鼠,家禽,人类,甚至连海洋之中的鱼类,扎根在土壤里的植物,都在此刻瑟瑟发抖着……

    “嘿嘿嘿嘿,既然你愿意接受我的力量,那么我就额外给你一点恩赐吧!”

    与以往那种只在献祭法阵中响起的声音不同,邪神的声音在此刻猛然扩张到了无限遥远的地方,甚至整个天地都在回响着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怖之声。

    而在邪神说了这句话之后,天空中翻卷着的乌云还是缓缓散开,露出了一片寂灰色的天空。

    不知何时,原本的黑夜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光怪陆离的灰色天穹,这片灰色充满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死寂,这片灰色的天空中没有云朵,没有颜色,也没有任何飞禽,甚至可能连气体都没有,一片难以形容的荒凉和死寂充满了这片灰色的天穹。

    可就在这片本应什么都没有的天穹上,一轮灰黑色的太阳却高高的挂在了上面。

    这一轮灰黑色的太阳散发着唯一的灰色光源,它的光芒照射在哪里,就将哪里彻底渲染成了一片灰色,就仿佛将其他的颜色尽数夺走一样,只留下这死寂到荒凉的灰色存于世间。

    “嘿嘿嘿嘿……”

    随着这一轮灰黑色的太阳出现之后,整个天地之间突然响起了一阵邪恶的笑声。

    而在这之后,这一轮不知有多么遥远的灰黑之阳上却突然闪过了一丝灰芒,眨眼之间就是一道厚重的灰色光柱直直的射到了地面上。

    这道光柱直接射在了墨仁所在的头顶上,径直的穿过了上百米深的岩石和土壤,然后从洞顶上直直的照射在了他的身上,让他的身体表面开始迅速的变化了起来。

    “这是……”

    墨仁此刻还保留着意识,他当然也看到了那一道浓厚的灰色光柱打在了自己身上,不过这个光柱之中却没有先前灰色雾气之中的阴冷,反而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温暖,这种温暖就像是在大冬天突然跳进温泉里那样,即便是从不贪图享受的墨仁,在此刻都忍不住的微微点了点头。

    说实话,这感觉还真不赖。

    “嘿嘿嘿嘿……”

    邪神的笑声再次回响在了整个天地之间,似乎此刻它也非常的满足一样。

    而随着邪神的笑声,墨仁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了,之前被献祭的那些正面情绪正在以一个很快的速度从自己的大脑中消失着。

    对于爱情的理解和向往,对于幸福的追求和奢望,对于喜悦的渴求,对于勇气的追寻,对于期盼的信任。

    所有的这些东西,都在邪神的笑声中一点点的消失了。

    墨仁努力的试图回想起这几种正面情绪到底代表了什么,但除了一些文字上的记忆之外,自己已经再也不能感受到这些情绪的真正含义了。

    这些东西以一种墨仁不能理解的方式,被邪神彻彻底底的夺走了。

    不知为何,墨仁感觉自己的眼眶似乎有些发酸。

    这让他稍微有些惊讶。

    这是一种墨仁从来都没有过体会过的感觉,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可就在这温暖的灰色光芒照耀之下,墨仁却忍不住的在流泪。

    这不是哭,因为墨仁的主观意识并没有任何的悲伤或难过,但以他修炼过掌握自我的身体把控力,在此刻却控制不住自己眼中的那两条泪腺,这确实有点奇怪了。

    “是我的身体在悲伤吗”

    墨仁用手擦了擦脸,有些复杂的看着这些清澈而微咸的液体。

    “嘿嘿嘿嘿嘿,小子,你不必悲伤。”大概是看到了墨仁此刻的样子,天地间再次回响起了邪神的声音:“虽然你失去了那些正面情绪,但你同样可以试着通过这些负面情绪来获得慰藉,这才是人类最宝贵的东西!”

    “是吗”

    墨仁摇了摇头,不愿意跟邪神讨论这种问题,所以也是直接问起了别的东西:“已经结束了吗”

    “没错,已经结束了。”

    邪神再次诡笑了起来:“嘿嘿,小子,仔细的去体会吧,我相信你会满意的……”

    “哦,那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体会就好。”

    墨仁随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就直接闭上了双眼,不知为何自己现在有点累,想要休息一会。

    “嘿嘿嘿嘿,如你所愿……”

    随着整个天地之间回响起了邪神这最后的话语,所有的异象都开始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消失着,灰色的日轮和那一片灰色的苍穹乍一看就像是一颗巨大无边的眼睛一样,此刻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颗眼睛似乎流露出了非常的满意的神色,随后灰色的乌云就像是眼皮一样将眼睛缓缓闭合起来,随后这些乌云开始下沉,渐渐渗进了地面之中,开始朝着墨仁所在的方向巨龙而去,之前那些瑟瑟发抖的生物们也感觉到心里一轻,好像有什么天敌已经离他们而远去了一样。

    而在地下基地的内部,一切却都不像外界那么平静。

    所有这些汇聚起来的灰色雾气并没有重新回到献祭法阵之中,它们不知为何开始聚拢在了墨仁的身旁,不断的挤压着自身,相互堆叠着,交织着,发出了一阵阵难以言喻的尖锐嚎叫。

    这之后,随着一声惊天巨响,可怕的冲击波直接震塌了墨仁所在的整个地下洞穴。

    随着两只宽大厚重的手掌从一堆碎石中缓缓伸出,墨仁也是一点点的从震塌的废墟之中缓缓的走了出来。

    不知何时,在他的右手上多了一块厚重的灰色布料。

    “这东西……”

    从那些尖锐的碎石中走出来之后,墨仁也是低头看了一眼手掌之中的灰色布料,而发现了这东西只是一块最简单的正方形布料之后,他的眼中也是少见的闪过了一丝疑惑。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