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灰之力
    是的,这就是传说中人人喊打的纯黑色防盗文。

    “别用语言去叙述,把你知道的东西用文字转达给我。”

    墨仁平静的对邪神下达了自己的指令。

    “嘿嘿嘿嘿,这就是你想要的东西吗?”灰雾之中传来了邪神那颇有深意的恐怖笑声,就仿佛它已经看清了墨仁的想法一样:“既然如此,那我就如你所愿好了。”

    随着一阵阵十分阴冷渗人的笑声,一卷灰色的羊皮纸从灰雾之中飘了出来,缓缓的落在了墨仁的面前。

    “轰!”

    与以往一样,在满足了墨仁的愿望之后,整个献祭法阵都轰然爆碎了开来,带着浓郁邪恶气息的灰色乱流在地下空间不断奔涌着,那尖锐的嚎叫和无形的恐怖夹杂在灰色的狂风之中,几乎将一旁埃肯的脸都吹成了同样的灰色。

    “……”

    墨仁没有言语,只是静静的用念力控制着卷轴飘浮起来,然后将其在自己的面前缓缓展开,迅速而仔细的观看了起来。

    面的文字是墨仁最熟悉的简体天夏文,看来邪神确实察觉到了墨仁的想法,因为那边的埃肯肯定是看不懂这些简体天夏语的,这也就排除了对方会偷看到一些不该看东西这一点。

    邪神的叙事方式跟有些差别,它并没有采用一些中经常用到的第一人称,亦或者是第三人称,与所有常规叙事文所用的描述方法都不同,邪神这边直接是用类似对话的方式在描述着整个故事,它采用了第二人称这种极为特殊的描写方式,通篇下来墨仁看到最多的一个字就是“你”,这让这篇卷轴看去不像是一个纯粹的故事,而更像是邪神正在跟自己直接交流那样。

    你根本不知道你的体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绿之力的适应性超出了你的想象,你的细胞为了适应病毒,进化成了一种复杂的混合型碳基结构。

    你的每一滴血,每一块肉,每一颗还活着的细胞都携带着绿之力,它们无时无刻都在影响着你作为生物最本质的东西,它的力量比你能想象到的极限还要宽广,它是一种近乎无穷庞大的概念,是一种广义而并非狭义的进化,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引动它,让它以不同的方式改变着你。

    嘿嘿嘿嘿,愚蠢的人类小子啊,你还没意识到吧?

    自你被……所吞没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不再是你自己了。

    绿之力赋予了你在生命的无尽可能性,碳基生物是如此的弱小,但又如此的顽强,你早就不是人类了,你是一个失去了限制器的可怕异种,你比细菌和病毒更加致命。

    你不停的适应着一切本应致你于死地的事物,进化着,吞噬着,融合着,你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全新的生物,你的每一颗细胞都跟你本人同样可怕,它们就算是离开了你的身体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死去,而你面前的这个蠢货非常幸运,你细胞中所蕴含的绿之力意识到了它们将会跟这个蠢货一起死亡,而为了对抗和适应这种情况,它们试着与这个蠢货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并幸运的成为了一种共生体的结构。

    这是一个不可复制的特殊案例,因为你越强,你细胞的侵蚀性和致死性就越强,现在已经没有碳基生物可以与你的细胞共生了,你变成了一个孤独的怪物……

    “……”

    看到羊皮纸的内容,墨仁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虽然自己已经尽可能的高估绿色线条的能力了,但就现在来看的话,这东西的功效可能比自己想的还要高一点。

    本来,墨仁还以为自己是因为感染了那个什么病毒,所以血液对其他人和生物来讲才有致死性的,结果从邪神这里给出的答案来看,其实那个病毒早就被自己的细胞给吞噬吸收了,那些对生物的致死性纯粹就是自己细胞的原因。

    邪神解释的已经很清楚了,致死性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绿线。

    绿线在吞噬了病毒后,为了适应某种东西,所以直接改变了自己的细胞结构。

    然而这种特殊的细胞结构或许继承了病毒的某些性状,再加细胞本身因为携带了绿之力的特异性,导致不具备毒性的细胞本身却变成了具有致死性的可怕存在。

    “告诉我,这种情况该怎么解决?”

    想了想,墨仁最终还是朝献祭法阵丢进了几枚负币,并再次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我要无副作用的解决办法。”

    “嘿嘿嘿嘿……”

    邪神的笑声回荡在浓密的灰雾之中,一张全新的羊皮纸缓缓飘到了墨仁的面前,而在墨仁接到了这张羊皮纸的瞬间,整个法阵也是瞬间爆碎。

    “……”

    墨仁没有理会轰然爆碎的献祭法阵,而是直接查看起了羊皮纸的内容。

    这一次,羊皮纸的内容倒没有之前多了,邪神给出的几条答案都出乎意料的简单明确。

    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一点。

    妄想极意可以帮你解决这一点。

    信徒组织的首领可以帮你解决这一点。

    仅仅只有三条解决的办法,但无论哪一条都十分的简洁明了,以至于墨仁在瞬间就已经决定好了接下来自己的发展流程。

    “埃肯,我有话想跟你说。”

    墨仁没有继续构建出献祭法阵,而是转头对着一旁已经有些看傻了的埃肯突然说了起来。

    “呃?”

    本来就有些茫然的埃肯听到墨仁的话之后,也是微微一愣:“墨先生有什么事?”

    “我遇到了一点意料之外的麻烦。”

    墨仁一边释放着微量的神经信息素,一边半真半假的说道:“刚刚我在跟邪神进行交流的时候,我发现你和我身感染的东西似乎并不是病毒,而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性,我决定先把你暂时放到之前存放你的那个空间里,等我弄清楚了这些东西之后,再把你放出来,你愿意相信我吗?”

    “唔…”

    埃肯本身当然是有很多疑问的,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之听到墨仁这么说突然心里就有些开心,于是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好的,墨先生。”

    “嗯,那好。”

    墨仁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他肯定不会说出来的,于是此刻也是挥了挥手:“那你就先进去吧,到时候虽然麻烦了点,但我应该也可以跟你进行交流,如果真的有什么话想要说的话,也可以等回到里面去再说。”

    随着墨仁这样说着,埃肯周围的空气也是泛起了一丝涟漪,墨仁稍微的用念力挪动了埃肯一下,就将他整个人都送进了存储空间的内部。

    而将埃肯重新送进了存储空间之中,墨仁也是再一次的召唤起了邪神。

    这一次,墨仁没有选择一次一次的询问了,而是直接将几个问题都写在了一张纸,然后召唤出了邪神。

    “解答这张纸的所有疑问。”

    面对滚滚而来的灰色浪潮,墨仁也是直接对其下达了命令。

    这种提问的方式并不算是违规,因为献祭法阵规定的是一次只能提出一个请求,而墨仁也的确是提出了一个请求而已。

    虽然这样可能会增加一小部分负币的消耗,但也不会比每次单独提出问题请求邪神解答多出太多,一切都在墨仁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嘿嘿嘿嘿嘿,人类的一些小伎俩……”邪神从来就没有因为墨仁的这种狡猾或其他负面因素而对墨仁表示不满,甚至与之相反的,它还发出了一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愉悦笑声:“既然这是你想要的,那我就满足你的请求。”

    随着邪神的话音落下,那浓密的灰雾也是从献祭法阵中涌了出来,将墨仁面前的纸张彻底吞没了进去。

    “轰!”

    在献祭法阵轰然爆碎的同时,一张灰色的纸也是随着阴冷的灰色气流激射而出,被早已察觉的墨仁用念力径直的停在了空中。

    “……”

    没有过多的言语,墨仁低头直接打开了这张泛着邪恶气息的纸张。

    墨仁列出的问题并不多,为了避免短时间内消耗大量负币,墨仁询问邪神的基本都是最近能用得的问题,比如妄想极意要修炼到什么层次才能在解决自己的问题,邪神自身对负币制造工厂的看法是什么,还有自己会因为什么事情而泄露一些自己不想泄露的东西,以及一份关于灰之力代价的转换列表。

    所有的这些提问,邪神都给予了完美的解答。

    首先是妄想极意修炼层次的问题。

    根据邪神的回答,墨仁只要能将演化苍生修炼到凝练技能的程度,就已经能够解决自身遇到的麻烦了。

    而至于对负币制造工厂的看法,邪神则表示无所谓,它渴求的只有人性中最黑暗的东西,如果人造人能够拥有跟常人一样的情绪,记忆,以及思考能力,那么它们也就同样具备了人性这种东西,不过邪神并没有说出更多有用的信息,所以这其中更深层次的东西还是要靠墨仁自己来权衡。

    除却这些之外,邪神也同样给出了两份清单。

    这其中,第一份清单标明了一些导致墨仁泄露身份的事情,比如与负教高层的的战斗,或者是其他的一些细节的东西。

    这些很可能会导致墨仁泄露身份的事情有很大一部分是可以挽回的,这些挽回可以是墨仁亲自动手,也可以通过邪神献祭的方式来动手,不过这里邪神建议墨仁直接使用献祭,因为这种方式最简单,不会因为解决一部分问题,却又导致了新问题的出现。

    不过虽然有一些事情可以挽回,但一些事情却不能被挽回了,这一点邪神没有提到为什么,只是说某些事情有庇护,所以无法被抹去。

    墨仁猜测,这些事情应该是被其他信徒的组织知道了,因为有着其他颜色的邪神作为庇护,所以灰邪神才不能轻而易举的抹除这些事物在世界的影响,而对于自己的这个猜测的真实性,墨仁在短暂的考虑之后,也是直接拿出了链接之书,向深绿庭院提了出来。

    不同性质的邪神之力是否会导致相互干扰?

    将笔和书再次收回到了存储空间之后,墨仁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了第二份清单面。

    第二份清单记载的是正负情绪之间的清单和列表,同时,它也是让墨仁能够使用灰色线条力量的唯一前提和代价。

    本来,灰色线条作为副作用很大的一种能力,墨仁是并不愿意使用它的。

    但现在自己的处境有些问题。

    在演化苍生的修炼还没有结束之前,墨仁的实力还无法获得质的飞跃,而深绿庭院所约定的地宫探索日期也尚不明确,除此之外自己因为献祭地狱犬的缘故,估计天夏那边也盯自己了,再考虑到之前自己有可能泄露一些东西的可能性,所以在多方面权衡之下,墨仁最终还是选择开启灰色线条,通过灰色邪神和负面情绪来获得力量。

    灰色邪神的力量很特殊,它不像是红之力那样直接改变自己的身体结构,也不像是绿之力那样不断的进化。

    它是一个跟人类情绪密不可分的可怕能力。

    说它能支配人心也不足为过。

    在灰色邪神给出的正负情绪清单之中,墨仁挑选了几个收益几乎能达到最大化的正负情绪。

    爱和恨,痛苦和幸福,愤怒和喜悦,恐惧和无畏,绝望和期盼。

    这几种正负情绪的转化和收益比率是最高的,不过因为人类的有些情绪太过于相似,或者说有着某种密不可分的关联,所以在墨仁没有挑选出的其他情绪里面,也有一些收益相当高的,只不过它们对应的正面情绪都是一样的,所以这意味着墨仁一旦献祭了相应的正面情绪,就会获得所有对应的负面情绪。

    这其中,就拿幸福来举个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