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激进
    是的,这是一个传说中的防盗文。

    “我不会骗你。”

    墨仁平静的说道。

    “呃,这一点我当然清楚。”埃肯有些混乱的点了点头:“墨先生,我现在只是有点混乱,请让我先整理一下思路。”

    “可以。”

    墨仁点了点头,随后就继续盘膝在原地修炼起了演化苍生。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埃肯这边才慢慢的理清了自己的思路,整个人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并对墨仁小声的说了起来:“墨先生”

    “弄清楚了?”

    墨仁睁开眼睛,对埃肯直接的问了一句。

    “我的那帮属下”

    埃肯犹豫了一下。

    “都死了。”墨仁平静的说道:“杀死他们的是一个叫做苍白之的组织,他们在你的城市里投放了生物病毒,这种病毒的致死率是百分之百,整座城市里除了你和莉莎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幸免于难,所有人都死的非常惨烈,这件事已经上了西方媒体的新闻,如果你想要看的话可以上查一下。”

    “果然,那帮家伙真的都死了啊。”

    埃肯的脸色变得有些失落,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那些手下还是很在意的,此刻听到这些人全部团灭后也是有些伤感。

    “没错。”

    墨仁当然不在意埃肯的想法了,所以此刻他直接就点了点头。

    “墨先生,您对苍白之有了解吗?”

    埃肯在沉默了几分钟后,也是突然对墨仁这样的询问了起来:“我对这个组织有些好奇,我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

    “可以。”

    墨仁看了埃肯一眼,随后也是缓缓的点了点头:“不过如果想要跟你解释这个的话,恐怕需要花费的时间就很长了。”

    “没关系。”

    埃肯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坚定。

    “那好。”

    墨仁带点了点头,随后也是缓缓的说了起来:“这要从能力者和信徒这两者说起来了,首先你现在应该已经清楚了能力者到底是什么了,而信徒在某种意义上也跟能力者差不多,他们都是获得了超自然力量的一帮人,只不过信徒与能力者不同的地方在于”

    就这样,墨仁把一些可以告诉埃肯的东西全部告诉给了他。

    这其中不仅仅包括伊迪斯的苍白之,还有负教,猩红教廷,深绿庭院,以及其他的各种信徒组织的信息。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了。”

    在将所有的事情都解释完毕后,墨仁也是任由埃肯整理一下这些信息。

    “这样么”

    没过多久,埃肯这边也是消化完毕了这些资料,只见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原来苍白之居然是一个信徒组织,而且还那么强大”

    “没错。”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信徒构建的组织极为庞大,其中一些比较古老的甚至已经有了数千年的历史,这些超自然的存在到底累积了多少资源谁也想不到,所以短时间之内我并不打算与伊迪斯有什么交集或接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的,墨先生,我明白。”

    埃肯点了点头,倒是没有不满或者其他的什么情绪,反而还是比较理解墨仁的:“现在墨先生要对付负教,所以在同一时间内尽量不希望与另一个信徒组织产生冲突或敌对,这样没好处。”

    “嗯。”

    听到埃肯的说法之后,墨仁点了点头:“你说的跟我想的差不多。”

    “墨先生,我有一个请求。”

    看到墨仁点头之后,这边的埃肯突然抬起头对墨仁说了一句。

    “哦?”墨仁看了一眼埃肯,发现他的眼底深处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这里面有迷茫,也有仇恨,还有更多的是向往和敬畏,于是便问道:“你想说什么?”

    “墨先生您能不能收我为徒?”

    埃肯问道。

    “收你为徒?”

    对方的这种说法多少跟自己想的有些偏差,所以墨仁也是微微一愣。

    “是的。”

    埃肯倒没觉得哪里不对,反而还用一种很正常的语气说道:“墨先生好几次都在性命攸关的时候救下了我,还不止一次的帮我扩张地盘,现在我所有的势力都没有了,而墨先生有这么强,所以我想跟墨先生学习变强的手段”

    “你倒是有点特别。”

    墨仁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埃肯:“如果是其他人的话,肯定第一反应是怪我才对,毕竟伊迪斯的目标应该是我才对,所以你只是受到了我的牵连才落得如此下场的。”

    “我埃肯虽然这一辈子活的都很卑鄙,但一些事情还是能看清楚的。”

    埃肯摇了摇头:“如果没有墨先生的话,按照当初我落魄的样子,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其他军阀干掉,而且在那之后墨先生也真的帮助过我,可以说如果没有墨先生的话,我甚至走不到今天的这一步,所以我当然不会怪墨先生了。”

    “嗯,好吧。”

    墨仁点了点头,他一直都在检测埃肯的各项参数,结果并没有发现对方有说谎的迹象。

    “不过,这还是跟拜师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在确认了对方没有说谎之后,墨仁也是继续跟他说了起来:“在我们天夏,拜师是一个很严谨的事情,况且能力这种东西并不是我可以教给你的,你本身就不是一个能力者,所以想要获得能力的手段也不多,在这方面我最多只能帮你,至于师傅这两个字我还真谈不上。”

    “可”

    听到墨仁似乎想要拒绝自己,埃肯这边也有点急了。

    “这样吧。”

    墨仁当然也看到了埃肯有些着急的模样,于是此刻也不卖关子了,而是直接的说了起来:“如果你愿意跟我签订一份契约的话,我可以帮你变强,也会在解决完负教之后,想办法对付伊迪斯和苍白之,不过同样的你也要答应帮我做一些事。”

    “我愿意!”

    听到墨仁并不是想放弃自己,埃肯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能帮上忙的话,墨先生什么事情都吩咐给我。”

    “嗯,那就先确认一下你的身体吧。”

    墨仁满意的点了点头,有邪神契约作为保障的话,埃肯至少在短时间内应该没办法反抗自己了,而且只要在这段时间内自己用信息素改变对方大脑的奖励机制,对方就会变得彻底忠于自己,虽然现在还不清楚他的实力如何,但至少从念感视角上来看,这家伙体内还是有一些蓝光的,这意味着他现在至少要比小莉莎强上不少。

    “呃这个要怎么确认?”

    听到墨仁的说法之后,埃肯也是微微一愣:“是要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吗?”

    “你看着就好了。”

    墨仁也懒得跟埃肯过多的解释,反正邪神献祭这种东西他以后也要经常看到,所以此刻干脆就将两枚负币往地上一丢,然后立刻就构建起了一个献祭法阵。

    “告诉我,埃肯现在全部的身体状况。”

    在下达了指令之后,浓郁而深邃的灰色雾气开始凭空出现,它们围绕着那两枚负币一点点的蠕动着,就像是某种不可名状的恐怖之物一样,一旁的埃肯甚至已经被这一幕吓得有些呼吸急促了,而他的这种惊恐和害怕在邪神发出笑声的时候,几乎达到了一个峰值。

    “嘿嘿嘿嘿嘿”

    邪神发出了一阵邪恶至极的笑声,这次它倒是没有再多废话些什么,而是直接就丢出来了一张灰色的纸。

    “轰!”

    下一秒,整个献祭法阵都轰然爆碎了开来,再一次吓了埃肯一跳。

    “墨先生,刚刚那个难道就是”

    有些惊魂不定的埃肯看着邪神曾经出现过的地方,他整个人都忍不住的抖了抖身子,随后他挽起袖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却发线上面不知何时已经满是鸡皮疙瘩了。

    没办法,邪神对于生者的影响和干涉实在是太明显了,埃肯能忍成这样已经是心理素质很不错了。

    这要是换一个普通人来的话,怕是已经被邪神的笑声给吓尿了。

    “刚刚出现的东西就是邪神。”

    墨仁用念力轻轻的托起了邪神给出的那张纸,随后也是一边看着这张纸上面记载的东西,一边对埃肯解释了起来:“负教的人就是通过与邪神进行交易,从而获得各种各样的东西,这其中可以是物质,也可以是能力,但基本上的交易货币都是人的灵魂。”

    “那刚才”

    埃肯回忆起了墨仁刚刚丢出两枚晶体的样子,也是脸色微微变了变,他不是傻子,当然也清楚那两枚晶体到底应该是个什么玩应。

    “没错,那东西就是负币。”

    墨仁点了点头:“这些事情我不是跟你讲过了吗?”

    “可还是有些”

    埃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管墨仁之前在解释负教的时候已经稍微介绍过这些东西了,但当自己实际经历过之后,却发现这些东西比介绍时来的要更加渗人,至少埃肯现在的心里就感觉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感觉,没想到人命这种东西居然真的能变成货币来交易。

    哪怕是在混乱的施库,都从来没发生过这种毛鬼悚然的事情。

    “这种事情很正常,等你以后习惯就好了。”

    墨仁当然对这种事情没什么感觉了,因为此刻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手中的这张纸上面。

    根据邪神给出的这张纸来看,埃肯之前的那个异变还真的是有点奇怪的,要知道,埃肯并不是像墨仁说的那样染上了病毒才被墨仁救下来的,而是墨仁为了测试一些东西,才导致他感染上病毒的,而且这还仅仅只是墨仁以为的真相而已。

    墨仁当然也不清楚,自己体内其实早就没有了病毒,给其他生物注射体液并撒谎死他们的功能,其实都是细胞本身的功能而已。

    而也正是因为不知情,所以他才对此刻邪神给出的这张纸充满了疑惑。

    这张纸上记载了埃肯现在所有的身体属性,包括心跳,耐力,综合实力强度,血型,呼吸频率,能量利用率,特殊状态,最高移动速度等等,密密麻麻的几乎有好几百项,而这其中最让墨仁在意的就是那个所谓的特殊状态,因为在这一栏上面,一个叫做共生体的状态十分醒目,而且也是唯一一个看起来很有问题的特殊状态。

    “墨先生,怎么了?”

    埃肯当然也发现了墨仁紧皱眉头的样子,于是此刻也开口询问了一句。

    “嗯,稍微发现了一点不太正常的东西。”墨仁一边说着,一边继续从存储空间中拿出了一枚负币:“总之,还是先问问再说。”

    说着,墨仁直接将负币丢了出去。

    “嘿嘿嘿嘿,因为他现在是你的共生体啊。”在献祭法阵成功的被激活之后,邪神也是从灰雾之中发出了一阵阵刺耳的狞笑:“你的特异化细胞侵占了他的身体,成为了他身体构成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也正因如此,他从这些与他共生的特异化细胞里得到了部分力量”

    “特异化细胞?”

    听到邪神的说法之后,墨仁也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些问题,特异化细胞是什么东西,不应该是病毒吗?

    “嘿嘿嘿嘿嘿嘿,看来你也不清楚当时你自己的变化啊。”

    邪神再次发出了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随后整个邪神法阵就轰然爆碎了开来,漫天的灰色气浪带着摄人心魄的尖啸,朝着四面八方狂涌而去。

    “墨墨先生?”

    埃肯有点犹豫的声音从不远的地方响了起来。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墨仁伸出手制止了埃肯想要说的话,同时又摸出了一个负币,只不过这次的负币是纯灰色的,显然这是一枚将能力者或信徒作为祭品炼制而成的负币,只见墨仁一边将负币丢出去,一边对埃肯说道:“你想问的话我会给你解释,不过现在还是要把这些该花的东西花了才行。”

    “告诉我,当初我染上病毒后,所有的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