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高层
    (没错,这还是个防盗文。

    那么,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呢?

    墨仁将大脑中所有的线索全部连在了一起,开始对自己所谓的身份开始了一系列的推测和猜想。

    事实上,早在这之前,墨仁就已经怀疑过自己的身世问题了,而在获得了能力之后,无论是梦中的那个荒诞影像,还是古兴国发动预言时的诡异场景,都让他更加确定了自己的问题。

    根据现有的几个线索来进行判断的话,墨仁也是想出了好多种不同的答案。

    而这其中嫌疑最大的自然就是自己那个从未出现过的父亲。

    墨仁自幼就跟母亲一起生活,十多年以来的时间里,墨仁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有任何异常的地方,自己的母亲既没有能力,也没有其他异于常人的地方,根据墨仁对自己母亲的了解来看,母亲应该不会把一些事情瞒着自己,再参考上母亲之前经常仰望星空的样子,所以墨仁怀疑这一切都跟自己未曾出现过的父亲有关。

    当然了,这只是一个比较笼统的猜测而已。

    墨仁现在的思考速度极快,几乎眨眼之间就能想出上百种不同的可能性,而也正因如此,墨仁更是无法确定哪个推测才是绝对正确的。

    单单只是问题出现在自己父亲身上这一点,墨仁就可以推测出数十种不同的可能性,这其中包括自己父是不是人类,他的目的和野心是什么,自己母亲和弟弟的消失跟他有没有关系,自己的能力是不是从他那里继承过来的,如果是的话这种能力意味着什么,为什么他会跟地宫有关系,梦中荒诞的色块人影是谁,古兴国在预言中看到了不可名状的灾难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仅仅只是获取提问自己亲人下落需要什么资格,邪神就要自己献祭十万生灵?

    所有的这些疑问,都没有人能够为自己解答。

    墨仁感觉自己就像是在一片无穷浩瀚的迷雾之中不断行走,永远也看不清这片迷雾的尽头在哪里。

    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或许就只有努力变强这一条路了。

    墨仁相信,自己只要变得足够强大,那么自己就能重新找回自己的母亲和弟弟,而所有的疑惑也都会在那个时候得到完美的解答。

    摇了摇头,墨仁将脑海之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了出去,随后也是将存储空间内的那名女人重新放了出来。

    在金钱的攻势下,这名女人没有多问些什么,毕竟活了几十岁的家伙怎么说也不会太蠢,尤其还是在虚尔图这种邪神信徒的地盘上,所以在意识到自己遇到了惹不起的家伙之后,这个女人也是选择了一个最明智的选择。

    拿钱,回答问题,然后闭嘴走人,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

    当这个女人缓缓离开了旅馆之后,墨仁也同样选择了离开,不过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还是留下了一笔现金,相信旅店的老板也清楚应该怎么做。

    而在墨仁离开了旅馆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因为现在是白天,所以墨仁也不打算直接动手,于是他开始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闲逛了起来,一边利用念感视角观察着周围的建筑,一边不断的朝人多的地方靠近,像是什么饭馆,公园,或者是浴池之类的地方,总能找到不少一些消息比较‘灵通’的家伙。

    这些消息灵通的家伙或许是下象棋的老头,或是浴池里面的搓澡工,也有可能是喝多了假酒的食客,不过不管对方的身份是什么,但他们无一例外的都将大量的信息告诉给了墨仁。

    不过当然了,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泄露了大量的信息。

    毕竟,这些虚尔图的本地居民肯定不会明白,他们随口说的那些事情对墨仁有多大的帮助。

    墨仁现在的念力各方面属性都远远超过了先前的自己,而异常强大的念力精度让他可以敏锐的感知到空气最细微的振动,这意味着墨仁现在甚至不需要读唇语,而是直接通过念力感知他们谈话时的空气振动,就能在大脑内将这些人的对话重新构建出来了,而且这种念力窃听不仅仅范围极广,还可以同一时间内窃听数量极多的对话,这意味着墨仁收集情报的手段变得愈发多元化了起来。

    就这样收集了一整天的情报之后,墨仁自然也是对虚尔图这座城市有了很充分的了解。

    不得不说,这座灰巫教一手建立起来的虚尔图确实挺不错的,它没有使用加利安城那种夸张的手段来收集财富,也没有搞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东西。

    从表面上来看,虚尔图几乎跟普通的印西城市没什么区别,甚至连政体都十分的严谨,这里居住的那些平民也没有饱受摧残,事实上这些平民几十年来一直居住在这里,除了不能触碰那些研究所之外,他们平时也过得挺好,没有负教的人把他们抓走炼成负币,甚至因为灰巫教本身取代了当地的治安集团,这座城市里面的犯罪分子都要比别的地方少很多,监狱一年四季都基本上是空的。

    当然了,墨仁也清楚,这些犯罪分子估计也都被炼成负币了,只不过没人知道这一点罢了。

    不过,邪神信徒终究是邪神信徒,所以虚尔图的平静也不过只是表象罢了。

    跟大多数人想的一样,虚尔图的所有问题都出在了研究所上面。

    墨仁通过念感视角透视到了研究所里面的景观,尽管因为一些莫名的干扰而有些模糊,但他却仍旧意识到了这些研究所之中的研究真相,那里几乎比地狱还要让人心生恐惧,在整个人类社会上都被明令禁止的禁忌试验层出不穷,每个研究机构都拥有着不同的研究方案,但如果将所有的这些研究方案全都聚合在一起的话,也不难看出灰巫教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基因工程,克隆术,生化病毒,人工信息素,神经强化药剂,极限测试,记忆覆盖,人造子宫基地。

    所有这些触目惊心的实验,所有这些人类残缺不全的肢体,粘腻腥红的血浆,一同构建出了虚尔图这群邪神信徒的真实目的。

    负币制造厂。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这群疯子的野心就是能够随心所欲的大批量制造负币。

    利用克隆技术来培育人类胚胎,然后通过人造子宫基地迅速催熟这些只有几天寿命的克隆人,强化他们的痛觉神经,改造他们的大脑奖励机制,然后将一份近乎完美的虚假记忆覆盖到它们的大脑里面去,而到了最后,这些克隆人被工厂流水化的方式极限的折磨,在承受了无尽的痛苦之后被统一集中在一个巨大的祭坛上,被灰巫教的祭司统一献祭给邪神,以此来换取数量惊人的负币。

    当然了,虚尔图之中的居民也是他们试验之中的一部分。

    这些胚胎的基因提供者就是当地的居民,通过试验和配比,虚尔图的灰巫们将胚胎的基因进行了一系列的随机化,也就是说他们提取了所有居民的染色体信息,通过随机配对的方式来合成人工胚胎,严格意义上来说,每个居民几乎都以这种方式和数万名不同年龄,地位,样貌的异性进行过交配,然后这些所谓的生命结晶被系统化的植入记忆,批量折磨,最终被献祭。

    尽管这些研究机构还处于一个不断测试的阶段,但这个技术确实是可行的,每一批成品克隆人都可以从邪神那边回馈一定量的负币。

    只不过,这个负币的回馈非常的不稳定,有的时候这种回馈大概可以达到一百比一左右,也就是一百个克隆体就可以得到一枚负币的回馈,但有的时候这种回馈却只有一万比一,甚至十万比一,也就是说十万人才能换来一个负币,这不是在搞笑吗?

    这些研究人员当然也正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难题。

    他们不断的记录每一批克隆人的基因,记忆,以及其他参数,然后记录下最后回馈的负币数量,以大量的实验数据进行参考和对比,试图找出影响回馈数量的真正原因。

    “这就是虚尔图的真相么?”

    墨仁静静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废弃人体处理器,脸上平静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在他的身后,是一片厚厚的粘稠血肉,这些残肢和碎肉混合着组织液,仿佛在墨仁的身后铺成了一条厚厚的地毯。

    这些血肉和碎尸的来源并不是那些克隆人,而是灰巫教部署在这里的技术研究人员。

    此刻,这些技术研究人员全都死绝了,他们被撕裂的近乎扭曲的面颊浸泡在刺鼻的血浆之中,惊恐和绝望似乎已经永远的凝固在了上面。

    “呼……”

    没有来的,墨仁感觉自己的胸口似乎有些发闷,于是他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不过,灰巫教的人似乎并不想给墨仁留下太多的时间来感叹。

    大概是杀死技术人员时的手段太狂暴了,所以这才仅仅只过了几分钟的时间不到,一群穿着灰色长袍的家伙就将墨仁团团围住了。

    “阁下是哪位?为什么要入侵我们的研究所?”

    一个看起来像是零头人一样的灰袍老者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直接就对墨仁询问了起来。

    “都到齐了么?”墨仁抬头看了一眼灰袍老者,随后又转头看了看围在他周围的灰袍巫师们,也是仔细的清点了起来。

    “嗯?”

    墨仁的回答让灰袍老者一楞,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墨仁的想法了,苍老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个笑容,但眼底的深处却在同时闪过了一丝隐藏很深的不屑:“没想到阁下还是一位卫道士,这说法难道是想要将我们灰巫教一网打尽?”

    “怎么?”

    墨仁没有直接回答对方,反而是抬头看了他一眼。

    “呵呵,阁下未免太过于自大了。”

    灰袍老者笑着摇了摇头:“本来我还以为阁下是想跟我说些什么,没想到竟然只是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我们灰巫教的发展速度虽然不比负教,但也属于同根同源,阁下此刻独自前来想要解决我们,还不是太不自量力了一点?”

    说到这里,灰袍老者也是突然用手中的灰色长杖敲了一下地面。

    “拿下他。”

    随着灰袍老者这一句话说出来,立刻就有一大堆灰袍巫师朝墨仁发动了攻击,这些攻击真的是千奇百怪,有的是灰色的鞭子和绳索飞向了墨仁,有的则是火球啊,气刃啊,还有直接扑上来的,催眠的,发出奇怪声波的,还有从眼睛射激光的,用嘴放炮的,拿出水晶球念念有词的,总之一大堆灰袍巫师用什么能力的都有,都二话不说朝墨仁招呼了过来。

    然后,就在下一秒,回应这群灰袍巫师攻击的一声异常整齐的炸响。

    “啪叽!!!”

    所有攻击墨仁的灰袍巫师,全在一瞬之间被爆了头,一时之间上周围上百个灰袍巫师全部脑浆横飞,无比血腥的画面在此刻却异常整齐,上百个脑浆炸裂的无头尸体在原地直挺挺的喷血,让整个工厂都下起了一阵滂沱的血雨,也是将整个场面衬托无比壮观。

    “什……”

    为首的灰袍老者瞳孔一缩,显然也是没发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自量力?”

    墨仁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灰袍老者,随后也是缓缓的摇了摇头,而就在他摇头的同时,那上百个还在喷血的无头尸体也在同时轰然倒地。

    “你……”

    灰袍老者此刻真的是有点被吓到了,可还没等他说些什么,这边的墨仁就又一次缓缓的说了起来。

    “先解释一下好了。”

    墨仁看了一眼灰袍老者,随后就将自己的目光重新转移到了周围的设施上:“我对你们的这种行为没什么感觉,也没有替天行道这种无聊的想法,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