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不同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

    。

    (这又是一个防盗文。

    “就是这一份么”

    没等凯瑟琳这边自己动手,她怀中的协议文件突然就自己动了起来。

    随着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想起,一份并不厚重的纸质文件就这样从她的领口里面钻了出来,然后径直的飘向了她前方的黑暗之中。

    “……”

    感受到之前胸口的异动,凯瑟琳的脸色微微红了一下,但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之中,倒也很难被发现。

    “怎么签署这个协议”

    粗略的看了几眼之后,墨仁对凯瑟琳发出了询问。

    “直接签就行。”

    凯瑟琳赶忙回答道:“这份协议是由庭院的规则系能力者制作出来的,一旦签订上面的协议就不可以违背,否则的话将会受到上面所述的严厉惩罚。”

    “嗯。”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这个协议上还真就些了一些惩罚条件,如果墨仁违背了这个协议条件的话,那么他的实力将会永远止步不前,并且将再也无法使用任何形式上的邪神之力,而相反的如果深绿庭院违背了这个协议,那么整个庭院也会被他们信仰的邪神所抛弃。

    虽然并不是致命的威胁,但确实也称得上是非常严厉了。

    不过也好在这个协议本身并不算严苛,事实上深绿庭院想要墨仁做的也并不是其他的什么东西,而仅仅只是希望墨仁能够加入到地宫的探索队伍之中,也就是说他们需要墨仁作为战斗力来帮助他们探索地宫,在协议之中对这部分的解释一共有两点,第一点就是墨仁的实力成长极为惊人,甚至已经快达到第五能级的程度了,只要再稍微的提升一下实力,那么墨仁绝对会是一个实力非常优秀的地宫探索者。

    而至于第二点,则是因为庭院对墨仁能力来源的推测,通过某种暂时不能透露出来的消息来看,他们怀疑墨仁本身就跟地宫有着某种未知的关联,而这能够帮助他们更好的探索整个地宫,而似乎也正是因为这点,所以深绿庭院这边肯定是不想跟墨仁交恶的。

    “我再向你确认一下。”

    墨仁手中拿着由牛皮纸书写成的协议,也是对着面前的凯瑟琳再次询问了起来:“在不会受到生命威胁的情况下,我作为战斗力来帮你们探索地宫,作为回报你们会将我亲人的消息告诉我,我说的对吗”

    “没错,墨先生。”

    听到了墨仁的询问之后,凯瑟琳自然也是赶忙的点了点头。

    “希望你没有骗我。”

    墨仁没有直接签下协议,而是在考虑了一下之后直接从存储空间里拿出了两枚负币。

    心念微动之间,一个范围十分小的献祭法阵就突兀的出现在了墨仁的身旁,伴随着一阵阴冷彻骨的灰雾不断翻涌,邪神那低沉而恐怖的笑声也是从献祭法阵里面传了出来:“嘿嘿嘿嘿,这次是庭院的人吗”

    “墨先生!你想干什么!”

    感受到周围浓郁无比的负能量之后,这边的凯瑟琳整个脸都在瞬间变得惨白一片。

    作为以研究和了解为己任的庭院研究者,凯瑟琳当然明白这个声音代表了什么东西,那是邪神,与他们所信仰的东西几乎平等的恐怖存在,然而他们越是了解负界的构成,就越是会对灰邪神产生难以言喻的恐惧感,地狱是假的,但负界可是真的,而且这东西可要比地狱恐怖多了。

    “告诉我,这个协议对我有没有害处。”

    没有理会被吓的花容失色的凯瑟琳,墨仁直接将这份协议丢进了翻涌着的灰雾之中。

    “嘿嘿嘿,为什么要跟绿的信徒做交易呢”

    灰雾吞没了那份协议,随后他一边发出低沉的邪笑,一边对墨仁说了起来:“不过是获得了一只蝼蚁传承的另一只蝼蚁罢了,他们有什么资格跟你做交易”

    “嗯”

    墨仁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自己面前不断翻涌的灰雾。

    邪神没有直接回答自己的问题,而是说了一些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在墨仁的印象中这好像还是第一次。

    “咦”

    有些意外的不仅仅只是墨仁,此刻就连一旁被吓的够呛的凯瑟琳都发现了这一点,此刻她的脸上也是写满了难以置信的惊奇。

    “嘿嘿嘿嘿嘿,小子,想知道你真正的身世吗”

    大概是没有得到回应,这边的邪神再次发出了一阵刺耳的笑声:“你想知道自己究竟是谁吗你想知道你母亲和你父亲的过去吗”

    “你愿意告诉我”

    这一次,墨仁的注意力是真的被吸引起来了。

    “拿出相应的代价来吧。”

    邪神发出了一阵无比刺耳的尖笑,只见他发出了一种好像在用指甲挠黑板的刺耳声音:“杀了你面前的这个女人!毁灭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信徒组织!然后把他们所有人都献祭给我!”

    “……”

    墨仁沉默了。

    “墨先生,请您一定不要相信它所说的话。”凯瑟琳感觉自己的背后都被冷汗给打湿了,一种难以言喻的邪恶正侵蚀着自己的意识,但她此刻也只能咬紧牙关继续提醒着对方:“它能给墨先生的东西,我们庭院也能给墨先生,而且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

    别人可能会觉得墨仁只是不知道怎么回答邪神的问题,或者被邪神的疯狂给吓到了。

    但凯瑟琳可不这么认为,因为庭院那边已经不止一次的提醒过自己了,说目标对于亲情和家庭有着近乎荒诞般的执念,而自己先前也确实验证了这一点,所以现在凯瑟琳当然不会认为墨仁是被邪神的疯狂给吓到了,他此刻的沉默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正在权衡邪神给出的这个条件的可行性到底有多少!

    他在思考是不是该毁灭所有的信徒组织!

    “嘿嘿嘿嘿,有趣,区区一个祭品也敢这样说话”

    灰色的雾气之中传来了邪神难以置信的狞笑,随后一只由灰色雾气构成的狰狞手爪就这样直直的伸向了瘫软在一旁的凯瑟琳。

    凯瑟琳此刻尽管因为黑暗的缘故无法看清周围的东西,但她仍能感觉到一种无比恐怖的负能量突然笼罩住了自己,那是一种充斥着绝望,悲伤,痛苦,恐惧,憎恨,愤怒,以及所有负面情绪于一体的可怕事物,在那一瞬之间凯瑟琳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将会遭受亿万种不同的折磨。

    然而,就在凯瑟琳已经被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墨仁却阻止了邪神的这个肆意举动。

    “叮。”

    一枚负币被墨仁用念力直接扔进了邪神的手中,原本只是流质般的灰色雾气在此刻却与负币相互撞击,发出了一阵清脆的撞击声。

    “回答我的问题。”

    微微皱了皱眉,墨仁对着有些越界的邪神说道。

    “还是不相信我吗”

    邪祟的声音中听不出一丝的失望,反而充满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期待和兴奋,只见那灰雾构成的手爪在握住了负币之后,也是缓缓的回到了献祭法阵之中:“他们对你没有恶意,也不会对你产生威胁,这个协议也对你没有任何的害处……”

    说到这里的时候,邪神的声音突然顿了顿,然后就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充满了愉快的扭曲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轰!”

    就在邪神的狂笑之中,整个献祭法阵也是在瞬间就轰然碎裂了开来,阴冷的气流席卷了整个房间,在墙壁上来回的冲撞,回荡,仿佛无数的冤魂正在绝望的低速着什么。

    “……”

    墨仁没说些什么,无形的念力透体而出,将整个房间内到处乱窜的混乱气流稳定了下来。

    “墨…墨先生……”

    凯瑟琳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从黑暗中传了出来。

    “沙沙……”

    没有言语上的回应,凯瑟琳此刻只能听到笔尖在牛皮纸上不断划动的声音。

    而仅仅只是几秒钟之后,这种书写的声音就停了下来,随后协议重新飞回到了凯瑟琳的面前,当然这一次这份协议没有重新飞回到凯瑟琳的怀里,而是直接被墨仁放在了她的手边。

    “协议已经签完了,我什么时候能得到我亲人的消息”

    黑暗之中,墨仁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个我不清楚。”凯瑟琳先是摇了摇头,然后抢在墨仁之前又说了一句:“但按照以往的惯例来看,只要等我把这份协议带回庭院,那么庭院就会立刻将那份消息告诉墨先生。”

    “这样么”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后念力微动,房门就发出了咔擦一声,自动被打开了。

    “哎”

    凯瑟琳转头看了一眼房门,愣了一下。

    “你可以走了。”墨仁当然懒得继续跟凯瑟琳交流,反正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所以他此刻也是直接摆了摆手:“协议我已经签了,你可以先离开了。”

    “这……”

    凯瑟琳愣了愣,这也太快了吧,谈完就赶人的吗

    “怎么”

    墨仁抬头看了她一眼:“还有事”

    “墨先生不好奇我们是怎么找到您的吗”凯瑟琳一边从床铺的碎片上站起来,一边有点尴尬的问了一句:“或者说,墨先生就不想知道一些其他的……”

    “这些东西以后我自然会问的。”

    听到了凯瑟琳的疑问之后,墨仁这边也是平静的说道:“既然你们能找到我的行踪,那么我只要等你们上门就好了,现在我还要处理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所以暂时不想跟你聊太久。”

    “好吧。”

    听到墨仁的说法之后,凯瑟琳也不勉强,她当然知道墨仁接下来想要干什么,于是当即就直接朝对方点了点头:“既然墨先生还有事的话,那么我就不打扰了。”

    “嗯。”

    墨仁应了一声,送客道:“再见。”

    “……”

    凯瑟琳没有多说些什么,转过身直接就离开了。

    而在墨仁的念力感知之中,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凯瑟琳在离开了自己的视野之后直接走进了旁边的屋子里面,抬起手臂似乎在联络着什么,几秒种后整个人就消失不见了。

    下意识点了点头,墨仁也是明白了对方之前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这应该类似某种定向传送手段,估计对方来的时候也是直接传送到了大门附近,所以才会出现对方突然出现在自己感知范围里的这种事情发生,因为对方根本就不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而是直接通过传送出现在了大门口。

    不过,现在对方已经走了,所以自己在考虑这种事情也没什么意义了。

    墨仁将地宫钥匙从存储空间里拿了出来。

    这枚钥匙是墨仁从王家拿的,刚刚凯瑟琳给自己的那把钥匙已经连带着协议一起还给她了。

    墨仁静静的看着这枚地宫钥匙,之前在进入了地宫之后,这枚钥匙曾在一段时间内都失去了任何色彩,变成了一把极为普通的石质钥匙,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光怪陆离的色彩又再一次的出现在了这枚钥匙上,那些色彩就跟自己在梦里见到的光景一样,所有人类能看到的,看不到的,所有颜色都以类以各种各样诡异的几何形状叠加交织在了一起,每一种色块里仿佛都映照着无数种无法形容的大恐怖,大灾难。

    “……”

    看着无数交织在一起的色块,墨仁的眉头也是微微的皱了起来。

    这些诡异的色块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在自己的梦中,在地宫的钥匙上,在古兴国预言的水晶球里。

    墨仁当然不傻,他也清楚这些色块或许跟自己有着某种关联,否则自己的梦中也不会出现一个充满色块的奇怪人影,古兴国也不会在预言自己的时候出现那样诡异的变化,而先前凯瑟琳那出的那份协议也说了,庭院推测自己跟地宫或许有着某种特殊的关联,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自己用一把钥匙就拿到了妄想极意这种可怕的功法。

    而对于这一部分的秘密,似乎灰色邪神那边也很清楚,所以也不会开出那样条件来。

    推荐:巫医觉醒< r=”://.b.r/” r=”_b”>://.b.r/手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