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状态
    死性不改防盗文。

    “地狱犬先生,关于你的疑问。”

    这边的谢尔丝好像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什么,此刻也是直接指了指一旁的一台电脑:“所有的解答都发到这台电脑上了,如果你还对此抱有疑问的话,那么你可以现在就仔细观看我们给出的这份解答。”

    “这样吗?”

    地狱犬缓缓的点了点头,直接坐在了那台电脑的面前,然后真的就在桌面上发现了一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文档。

    虽然说这份文档的出现也代表了逆鳞在网络安全方面的绝对弱势,但地狱犬此刻已经对这种事有些麻木了,当即也不再去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而是直接点开了文档查阅起来。

    不得不说,这份文档之中所呈现出的各项条例确实非常完美,地狱犬这边仅仅只是简单的看了几下,结果发现这些解答几乎每一条都完美应对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几乎自己能想到的所有方案对方都有对应的措施,而且这些对应的措施竟然让地狱犬觉得还可以接受。

    于是,没过多久,这边的地狱犬就再次抬起了头。

    “地狱犬先生,你的疑问得到解答了吗?”

    谢尔丝平静的问道。

    “嗯。”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地狱犬还是不得不点了点头,没办法,对方的解答太过于详细了,这就是深绿庭院最厉害的地方,秩序严明,目标精准,主要认定了一样东西,那么他们就会为这样东西搞出各种各样的报告,解答,或者用一些让人十分在意的东西去交换,很少有人能拒绝这种诱惑,尤其是需要大量先进技术的国家,自然也没有拒绝他们的道理。

    当然了,如果强行得不到的话,他们也同样会动手去抢。

    而一旦将事情升级到了抢夺这个范畴的话,那么恐怕地球上的这些国家还真拿这群邪神信徒没什么办法。

    “那么接下来我将会与你拟订一份合约。”

    谢尔丝见到地狱犬点了头,此刻也是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白纸:“如果地狱犬先生不愿意让其他人等知获合约具体内容的话,那么我建议……”

    “不用了,就在这里吧。”

    地狱犬缓缓的摇了摇头,他已经猜出对方想要做什么了,而这种合约确实也不需要背着其他人。

    “那好。”

    谢尔丝应了一声,随后她手上的白纸迅速的就开始浮现出一行行黑色的文字,一种淡淡的黑色迷雾从她身体周围凭空的出现,然后化作一笔笔如同墨汁般漆黑的物质印在了纸张上,很快一份简单的合约就被拟定了出来,不过当然了,这还并不生效,因为两方都有很长的时间来探讨这其中的一些细节问题。

    签订合约并不是什么很简单的事情,这边地狱犬和对方交谈了很长时间,才把这些麻烦的细节彻底的订了下来。

    当整份合约都被彻底订下来之后,谢尔丝这边也没有过多的停留,在确定了合约的精准性之后,她直接就将关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一号南太平洋上的所有超自然报告都交给了地狱犬,然后朝地狱犬简单的点了点头,也懒得干涉逆鳞与隐龙暗龙的国家内事,双手直接结了一个也不知道是什么玩应的印法,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情报室之中。

    “派人出去,彻底排查一下基地的各方面损失。”

    将谢尔丝给出的超自然报告贴身收好,这边的地狱犬也是对一旁的情报人员简单的吩咐了一下:“我要你们在半个小时之内统计出所有的损失。”

    “是,大人。”

    情报人员点了点头,随后就匆忙的离开了情报室。

    “……”

    见到对方已经离开了,地狱犬这边的眉头也是再一次的紧紧皱了起来,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南太平洋那边飞机失事的真正资料了,也就是说如果那个念动力能力者再跑过来的话,自己也有了应对他的办法,只不过现在还有一点比较麻烦,那就是天夏航空公司这边,地狱犬自己当然是不怕天夏航空公司这边了,说实话如果他真怒了的话,心主只要稍微的配合他一下,那么这整个公司都要完蛋了。

    只不过爬到了他的这个位置上之后,很多事情就不能用纯粹的暴力去解决了,而这也正是让地狱犬真正头痛的地方。

    虽然说多年以来的任职经验已经让他有些习惯了,但不爽终究还是不爽的,尤其是这种势力相互牵扯关联在一起,层层叠叠一大片关系网这种东西,真的是地狱犬极度讨厌的东西,有时候就因为一丁点的利益,这群人就跟疯了一样的上蹿下跳,而且偏偏因为他们之间的相互袒护,还不能将所有人都连根拔起,地狱犬此刻甚至都有点理解心主的那种想法了。

    或许,正是因为有大量像这种像蛀虫一样的家伙们,才拖住了天夏原本可以飞快进步的速度。

    “唉。”

    极为少见的,地狱犬突然深深叹了一口气。

    “大人,您没事吧?”

    这群情报人员自然也是看出了地狱犬不对劲的地方,事实上今天所遭遇的事情确实也让他们承受了很大的精神压力,不过他们当然也能看出来地狱犬承受的压力其实更大,尤其最开始地狱犬这边还莫名其妙的吐血了,所以此刻在他叹了口气之后,这群人也是纷纷站了起来,十分关切的对地狱犬这边询问了起来:“大人,您吩咐下来的任务我们都能完成,您要休息一下吗?”

    “不用,我还没有脆弱到这种地步。”

    看到这群属下关切的目光,地狱犬虽然脸上仍旧没什么表情,但心里却是微微一暖。

    是啊,这群连能力都不曾拥有的家伙们都在为国家贡献着自己微薄的力量,那么自己这个第五能级的强者又怎么能退缩?

    想到这里,地狱犬的目光变得坚定了许多。

    “,继续寻找心主。”

    “是!”

    “,在网络上制造虚假信息,把天京普通群众的目光从这里转移出去。”

    “是!”

    “,拦下其他高层,直接帮我联系那位,我要把今天的事情单独上报给他。”

    “是!”

    一条接着一条的信息被地狱犬下达了出去,国家机构的效率和速度被一一展现了出来,几乎没过多久,很多事情就全部被解决完毕了,比如转移民众的视线,又或者对最高层的联系,还有类似统计损失,情报收集,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

    “报告。”

    很快,就有人跑过来向地狱犬汇报了。

    “说。”地狱犬点了点头,示意对方直接说出来就好。

    “大人,损失已经统计完毕了。”

    情报人员立刻说道:“据统计,逆鳞天京主基地的损毁面积达到了百分之五十二,其中电力系统出现了严重问题,各种管道线路均有破损,整个基地的框架也出现了扭曲和变形,能力者区域的受损较小,除此之外检测到了地层有一定程度的坍塌,或许会对基地造成而此影响,所有的网络和电子系统也有明显被暴力侵入的迹象……”

    “嗯,我知道了。”

    地狱犬点了点头,这件事看起来好像麻烦,但实际上在一些能力者的帮助下,这种程度的损失反而不算什么。

    “大人,还有一件有点奇怪的事情……”

    说到这里,情报人员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比较奇怪的表情。

    “怎么了?”地狱犬看了一眼这个情报人员,随后也是直接说道:“不用担心,你直接说出来就好。”

    “食堂那边没有任何破损的迹象。”

    情报人员的脸上明显带着困惑,只见他皱了皱眉,随后才继续的说了起来:“不仅是所有的管线都完好无损,甚至连电子设备都没有任何损失,也没有被侵入的迹象,那边的地层被震动明显的挤压过了,但整个食堂的结构却没有一点变形,甚至……”

    “甚至什么?”

    地狱犬也是有点疑惑了起来,为什么偏偏是食堂没有受到任何损失,食堂的结构跟其他地方一样,没有任何损失有点不合道理啊。

    “甚至我们还在食堂发现了一份没有被吃完的料理。”

    情报人员面带怪异的说道:“看起来好像是一份类似牛排之类的料理,还有一些土豆条之类的配菜,我特地检查过了,所有的这些材料好像都是出自我们的冷库,而且根据食物的温度和氧化程度来看,这份食物应该在两个小时之前才刚刚被做好……”

    “两个小时之前?”

    地狱犬皱眉回忆了一下,结果发现两个小时之前应该正好是猩红信徒离开逆鳞基地的时间段。

    “是的,大人。”

    情报人员点了点头:“而且我还特地的检测了一下,发现那个座位还是温热的,这意味着在那里用餐的人应该没走多久,甚至在我开门之后他才离开,因为剩下的牛排上挂着的酱汁正在流动,就好像有人刚刚蘸了一块牛肉,结果又把它放在盘子里了一样。”

    “监控摄像头能启动了吗?”

    地狱犬没有多说些什么,而是直接对着一旁的另一个情报人员问了起来。

    “可以,大人。”

    情报人员立刻点了点头。

    “调出关于食堂的监控视频。”地狱犬下达了命令。

    “是。”

    情报人员应了一声,随后指尖轻轻的在键盘上点了几下,很快就调出了食堂的监控,但画面上没有任何东西,别说是人影了,就连食物都没有,完全就是一片静止的图像。

    “调到两个小时之前。”

    地狱犬皱了皱眉。

    “大人,这就是两个小时之前的图像。”

    情报人员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敲了两下键盘,随后整个图像瞬间就变成了二十多份,但每一个图像都没有任何的东西,而同时情报人员也有点凝重的说了起来:“大人,这是从两个小时之前到现在的监控画面,我平均的截取了其中的二十张画面,场面没有发现任何变化。”

    “哎?”

    刚刚跑过来汇报的那个情报人员也是有点被惊到了:“大人…我……”

    “不用解释了,我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地狱犬摆了摆手,制止了那个情报人员的解释,脑子里面却浮现出了猩红教主在临走之前说的一句话。

    至于这两个小时的时间,我把它交给你们了。

    当时,那个教主少女看起来像是正在对地狱犬这边这样说着,但现在仔细想来其实好像不是这样,因为对方的目光一直都没放在自己等人的身上,虽然是朝着自己这边看过来,但实际上她的视线方向却是食堂的方向,也就是说她当时很有可能是在跟食堂里面的家伙说话。

    那么问题来了,能让猩红教廷的教主大人亲口与之交流的人又是谁?

    很显然,只能是另一个信徒势力的首领。

    “答案者。”

    地狱犬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自己这一行人都快被那个实验体吊起来锤了,结果对方就完全就是过来看戏的吗?

    而且这家伙的隐藏手段又是怎么回事,别说是科技手段了,就连自己都没有任何的察觉,自己本来就是变异系的能力者,听觉和嗅觉的侦查范围可以说是相当恐怖了,近千米以内就算有建筑物的阻隔,自己也能轻易听到其他人的心跳,而嗅觉就更厉害了,就算是隔上一座城,如果自己想要搜寻气味的话,对方也绝对逃不掉,但就是这么强大的感官,却对答案者的存在没有丝毫的察觉,也就是说对方轻而易举的躲开了自己的侦查手段,就在隔壁看了一场好戏不说,还在冷库里找了点食材吃了一顿饭……

    这就是信徒吗?

    地狱犬感觉自己多多少少有些郁闷。

    而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这边正在监控电脑的情报人员又对地狱犬小声的提醒了起来:“大人,猩红教廷好像正在联系我们,一个署名是猩红的未知地址给我们发来了一张奇怪的图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