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回归
    (依然防盗,死不悔改。

    “???”

    地狱犬这边自然是很疑惑了。

    这个就在自己身旁的情报人员的气息好像就在刚才,突然就发生了一个非常夸张的变化。

    这个变化硬要说的话,就是这个情报人员好像在瞬间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过从现场的情况上来看这应该并不是被控制了那么简单。

    因为就在刚刚,这个情报人员突然双手结了一个很奇怪的像是印法之类的东西,随后他的身高,样貌,以及气息就全部发生了一种明显的变化,整个人在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表情平静的青年女人。

    “你是谁?”

    地狱犬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冷冽,不过这也不怪他,毕竟现在逆鳞本来就已经处于一个很麻烦的境地里了,然后好像又有很奇怪的人跑出来找麻烦。

    “自我介绍一下。”

    不过尽管地狱犬这边的声音十分冰冷,但这个表情平静的青年女人却没有一点紧张或是害怕的情绪,只见她直视着地狱犬说道:“我是深绿庭院外交机构的人员,你可以叫我迷雾,也可以叫我谢尔丝。”

    “谢尔丝?”

    地狱犬眉头一皱,这个名字自己没有听到过:“深绿庭院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找我?我们不是签订过一份合约吗?”

    “我们这次来的目的与合约无关。”

    迷雾,也就是谢尔丝这边的表情仍旧十分平静,只见她根本就没有被地狱犬所问的这些问题难住,此刻从容不迫的说道:“庭院这次找到逆鳞的目的与猩红教廷无关,也并没有任何想要落井下石的目的,所以请你放心。”

    “跟猩红教廷无关?”

    地狱犬再一次的愣住了:“你们不是为了启迪实验体来的?”

    “这个……”

    这边的谢尔丝沉吟了一下,随后也是直接说道:“答案者对启迪实验体并没有兴趣,所以我们这次的来意确实与猩红教廷无关。”

    “这样吗?”

    地狱犬缓缓的点了点头,此刻他的大脑飞快的运转着,同时嘴上也是没有任何迟疑的询问了起来:“那么你们这次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还有我的这个情报人员被你们怎么样了?”

    “您放心,您的情报人员正在食堂用餐。”

    谢尔丝平静的回答道:“至于我们这次来到这里的目的其实也很简单,我们想要与逆鳞达成另一个协议。”

    “协议?”

    地狱犬的表情看起来不太好看,甚至情报室内其他的情报人员也都露出了一个比较愤怒的表情,只见地狱犬面色十分阴沉的问道:“你又想跟我们达成什么不平等的协议?”

    “您之前在加利安城应该与一位天夏人进行过激烈的战斗吧?”

    谢尔丝根本没有在意之整个情报室内愤怒的视线,仍旧自顾自的平静说道:“根据我们庭院的观测,您的冰首似乎败给了这位天夏人,对吗?”

    “没错……”

    地狱犬的脸色非常的不好看,但同时内心又有几分疑惑,他不清楚这群人为什么突然问起了这件事情。

    “庭院要求你们无条件停止对这位天夏人的一切干涉行为。”

    谢尔丝悠悠的回答道:“你们不能用任何方式故意接近,讨好,或者伤害这位天夏人,否则庭院将采取自己的手段来介入这件事之中。”

    “无条件的停止一切对他的干涉行为???”

    说实话,现在地狱犬的内心是真的有些火了,自己虽然也不想与墨仁为敌,但庭院这种说法就未免太自大了,这种单方面的不平等条约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会生气,更何况地狱犬已经把这件事视作是国家与势力之间的交流,也就是说现在丢面子的不是他地狱犬本人,而是整个天夏,这当然让他不能接受了。

    所以,就在一瞬之间,一阵热浪就从地狱犬的身上翻涌了出去,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严重扭曲了起来。

    “什么时候,你们深绿庭院也变得这么不讲道理了?”地狱犬的脸色极为阴沉,此刻他当然是非常愤怒的,甚至如果对方不给出一个解释的话,他这边都想直接跟对方开战了,所以语气上自然也是非常的危险:“他是天夏人,关于他的事情当然要由天夏来解决,你们凭什么干涉进来?”

    “这是答案者的意志。”

    谢尔丝的眼底深处闪过了一丝敬仰的神色,但很快就被理智掩饰了下去:“你明白了吗?”

    “答案者?”

    听到对方这么说,这边的地狱犬也是不由的脸色微微一变。

    如果这件事是深绿庭院之中别人指示的,那么还不算是很严重,但如果真的像谢尔丝说的这样,那么地狱犬就真的要好好考虑上一番了。

    没错,这个所谓的‘答案者’并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其他人,而是深绿庭院的实际掌权者,地位就跟刚刚跑过来的猩红教廷的少女教主一样,他的话基本上就代表了整个深绿庭院的想法,所以这一下就非常麻烦了。

    地狱犬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虽然地狱犬也发现墨仁好像可以同时掌握红色和灰色信徒的邪神之力,但这就是答案者对他感兴趣的原因?

    这种事怎么想应该也是猩红教廷和负教对他更感兴趣多一点吧?

    一时之间,地狱犬这边还真是有些茫然了,按理来说,深绿庭院其实是一个学术与研究气氛很浓的邪神信徒组织,里面随便拽出来清洁工最低学位是好几个国家的博士,所以深绿庭院一般的行事风格也很低调,除了一些必要的研究项目,他们很少主动的与外界进行接触。

    就这一点而言,他们与猩红教廷那种疯子一样的家伙们完全不同。

    可就是这么一个学术研究气氛很浓郁的信徒组织,现在却突然跑到了逆鳞的总部,以一种非常强硬的态度要求逆鳞交出一个天夏人,这是不是有点……违反常理了啊?

    “没错,就是答案者大人。”

    谢尔丝听到了地狱犬的疑问之后,自然是平静的点了点头。

    “他本人在哪里?”

    地狱犬的眉头几乎都要皱成了一个死疙瘩,当然语气上也十分的冰冷:“我要亲自与他进行对话。”

    “很抱歉,你没有这个权利。”

    谢尔丝摇了摇头:“如果你想要与庭院在这件事上进行商讨,那么直接跟我说就可以了。”

    “你能代表整个深绿庭院?”被连续的受到打击,这边的地狱犬语气明显不善的说道:“这件事是逆鳞与庭院之间的事情,我可以全权代表逆鳞,但你能全权代表深绿庭院吗?”

    “我无需代表整个深绿庭院。”

    谢尔丝根本就没有在意周围这种浓厚的敌意,事实上她仍旧十分平静的说道:“我所拥有的权限足够与你进行沟通和交涉。”

    “哦?”

    地狱犬都被气笑了:“那你说说,如果我拒绝你们的提议呢?”

    “二零零五年四月一号早上七点二十二分,南太平洋上发生了一件离奇的超自然事件。”

    谢尔丝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拿出了一份报告,只见她将这份报告的第一页递给了面前的地狱犬,然后平静的说道:“如果逆鳞愿意停止对这位天夏人停止任何的干涉手段,那么庭院可以将这份超自然检测报告分享给逆鳞,让你们清楚的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地狱犬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他此刻正皱眉观看起了这份报告。

    因为只有第一页,所以这份报告地狱犬也只是看到了一个大概的意思,不过上面很清晰的描述了这件超自然事件的归类,这是一种非自然发生的时空扭曲现象,而关于引起这个现象的猜测也很奇怪,上面没有过多的记载,只写了一份概率报告,上面写了一些地狱犬根本就看不懂的东西,比如什么轮回世界,永夜主神之类的东西,还有在这行报告的下面用一个非常醒目的红色特殊古文字标注了一串信息,地狱犬简单的看了一下,发现这种古文字他能看懂,但是这行古文字的意思却很奇怪。

    为什么说它很奇怪呢,因为这行古文字后半段的单词大意是灾难,灭绝,或者是浩劫之类的意思,但前面的一个单词却少了一个古字符。

    这个缺少的字符非常的重要。

    因为前半段的这个单词本来应该有两种意思,假设如果这个字符是‘’的话,那么这个单词的意思就是虚假,幻象,或者是中文之中类似‘无相无形’的意思。

    但如果这个缺失的字符是‘b’的话,那么这个单词的意思就会立刻变成另外一种,从虚假,幻象之类的意思变成无穷,无尽,或者中文之中代表“万色万象”之类的意思。

    严格来讲,这个缺少符号的单词是不能被单独拿出来用的,但因为这个单词特殊,缺失了一个符号之后,这个单词只能解析出两种不同的意思,所以也就是说这一行单词代表的意思要么是‘虚假的磨难’‘无形的浩劫’,要么就是‘无穷的灭绝’‘无相的天灾’,这么一看也是有了点一语双关的意思在里面。

    通过对调查报告第一篇的审查,这边的地狱犬也是迅速意识到了这一点。

    虽然地狱犬也有些不理解这一行单词的具体含义,但总归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就对了,可偏偏这件事逆鳞这边根本就接触不到真相。

    考虑到这件事确实是天夏这边不对在先,地狱犬也是低头沉思了起来。

    “……”

    谢尔丝这边没有打扰对方,在见到对方陷入沉思后,她就那么静静的等待了起来。

    而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之后,地狱犬终于重新抬起了头来。

    “我现在不能立刻答应你们的要求。”

    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思考之后,地狱犬看起来也没有刚刚那么愤怒了,此刻他重新的冷静了下来:“我有一些问题要跟你们进行协商,如果协商没有出现问题的话,我愿意接受庭院给出的协议,但如果协商失败的话,我将代表逆鳞拒绝你们的协议。”

    “没问题。”

    谢尔丝点了点头,她看起来似乎根本就不担心地狱犬这边会拒绝自己的协议:“你可以尽管提问,我会在第一时间给出回答。”

    “第一点,如果我们签署了协议之后,对方主动招惹我们的话该怎么办?”

    地狱犬直接问出了一个在他看来比较严重的问题。

    “关于这一点。”谢尔丝微微的仰了仰头,这让她的发丝也是跟着在空中飘扬了起来:“如果目标当前的行为对天夏造成或即将造成影响,那么庭院方面会主动与目标进行警告与协商,如果协商失败,那么天夏方面可以出手还击,但不得伤害其性命。”

    “嗯。”

    听到了谢尔丝的说法之后,地狱犬这边也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根据对方给出的解释来看的话,庭院应该也不是单方面想要袒护对方,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种把双方都拉开的方案,这意味着深绿庭院本身应该不会过于倾向对方,也就不存在庭院会帮助对方攻击天夏这一点,这多少也让地狱犬安心了一点。

    “如果对方找天夏复仇的话,逆鳞能把这份报告交给他看吗?”

    地狱犬拿捏着自己的措词,让自己的说法更贴近自己的想法:“我的意思是,如果对方想要复仇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说出一些真相来获取对方的谅解,如果对方因此而原谅了我们,并选择主动加入逆鳞的话,这算不算是我们主动干涉对方?为不违反协议本身?”

    “关于这一点,如果这是对方主……”

    谢尔丝点了点头,随后她似乎准备开口说些什么,但才刚说一半就突然停下了,整个人很奇怪的做出了一副侧耳倾听的表情,而且还时不时的轻轻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