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暗处
    地狱犬的眉头微微皱:“我不认为我的想法太过于理想,任何事都是从理想步步转化成现实的,如果有你的帮助,只需要很短的段时间,这个理想就会变成真正的现实。”

    “为什么?”

    实验体深深的叹息了声:“你的觉悟非常高,我理解你的想法,但你跟我却不是人。”

    “你追求的进步太过于理想化。”

    地狱犬也是眉头皱,他想不出为什么实验体会拒绝自己的邀请。

    “嗯?”

    很突兀的,实验体却摇了摇头。

    “呵呵。”

    地狱犬当然不会忘记抛出橄榄枝,此刻他的表仍旧淡漠,但心却隐隐的火热了起来:“天夏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度,你可以加入我们,让逆鳞成为推动人类世界进步的先锋,这是造福人类的事,如果你需要的话,整个家的所有资源都可以提供给你。”

    “加入我们吧。”

    实验体的声音平静而悠长,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比起其他人来讲,你的想法已经很优秀了。”

    “看来,你追求的不是和平,而是真正的进步。”

    地狱犬这席话说出之后,整个报室都像是炸了锅样,众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地狱犬,神之中充满了种极度的震惊,似乎不敢相信这种话是从地狱犬的口中说出来的样。

    “大人,你怎么……”

    “什么?!”

    “啊?!”

    地狱犬没有理会实验体的笑声,此刻他用种冷静但却并不冷漠的声音说道:“或许你说的没错,能力的存在并不是为了维护统治,也不是为了稳固秩序,它代表了更高层的意义,如你所说的那样,它可以引领整个人类达到更高的层次,它不是剑刃,而是推动进步的必要工具,你对此有着极高的认知,那么就由你来引领我们吧。”

    “直以来,我们都没有正视能力者所代表的真正意义。”

    实验体笑了笑,但他的笑声之中却充满了种莫名的意味,仿佛是期待,又仿佛是失望。

    “呵呵。”

    沉默久,地狱犬突然点了点头。

    “你说的没错。”

    说到这里,实验体的声音停了下,随后他才悠悠说道:“我们靠的从来就不是这些。”

    实验体的声音变得惆怅起来:“它是知识,是发现,是进步,也是件工具,把钥匙,你们明明可以用它登上神明之位,掌握这浩瀚星河,却偏偏在这隅之地上争斗不休,从世界上第个能力者诞生到现在,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岁月,你们却仍像最那样争斗不休,甚至忘却了你们的身份,忘却了你们是人类的身份,忘却了人类是凭借着什么从自然界之中拼杀出来的,你们没有尖牙利爪,也没有压迫的体型和恐怖的繁殖速度,但……”

    “能力不是武器,它不是用来争斗,厮杀的东西。”

    实验体的声音从广播之中不断的响起:“统治,支配,控制,追求权力和地位,当你们或你们的同伴在追求这些东西的时候,你们就已经低人等了。”

    “就凭他们?”

    随着他说出了这句话,整个基地绝大多数的显示屏都闪烁起了雪花,然后在下秒变成了其他的景象,那是其他家的能力者总部,大量的人接连三的映入地狱犬的眼帘之中,灾龙,百臂巨人,黑皇,泠枭,晶帝,末影使者……

    穿着白大褂的实验体看了眼地狱犬:“就凭你?”

    “好好的利用?”

    地狱犬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对方说的话之中不乏真理,但却不是他们所能接受的那种:“能力对于整个人类世界而言,是种极为难得的财富,他让我们变得更加优秀,也让世界为之进步,但如果不能好好的利用这种财富,整个人类世界都将陷入片空前绝后的灾难之中,就比如你现在的这种行为。”

    “……”

    “你们,甚至连启动它都不敢。”

    说到这里,实验体略带嘲讽意味的笑了笑。

    穿着白大褂的实验体少见的叹息了声:“你们有座取之不尽的金山,却用它铸成剑刃来相互厮杀,墨守成规,用它追求权利,追求财富,你们厌恶它,憎恨它,甚至把它当做件拙劣的工具来增强你们的统治力,虽然比我曾经历的世界要好些,还懂得深入的去研究这些东西,但说实话,你们的这种进步速度却不尽人意,如果让我来形容的话,你们明明可以坐着火箭飞冲天,但此刻却非要背负着沉重的火箭徒步前行。”

    “这六大系的能力者们,拥有多种多样的能力,规则定制,窍穴系统,时空构筑,物质支配……他们像是本记录了无穷奥秘的阿克夏之书样,其中蕴含的真理让人眼花缭乱。”

    实验体缓缓的说道:“这世界上有很多的能力者,变异,古代,改造,场域,规则,论外,不得不说,你们对于这些能力者的归类倒还算准确,尽管你们从来没有正视过这里面所b含的真正意义,但我已经不止次的见证过类似的世界,所以我也习惯了你们的愚,无知以及迂腐。”

    “我知道你们想问我什么。”

    命运老人静静的看着显示器那头的实验体,却直都没有说些什么。

    “……”

    实验体似乎隔着屏幕看到了地狱犬的担忧和疑虑,此刻他也是主动的开口说了起来:“我从未选择过黑暗,尽管它如此的眷顾着我,但我却对他不屑顾,因为杀戮和混沌从来不是我想要的东西,我所追求的亦不是财富和权利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我直都在进步。”

    “我不会随意的进行破坏和毁灭。”

    作为整个世界都能排进前三的能力者组织,现在总基地都被人拿捏在了手里,这种苍白的无力感用任何的语言都无法描述,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和心主联手带起的逆鳞会是这么脆弱,这么的不堪击,地狱犬甚至在心中开始疑,如果是西盟或冰联遭到了这种况会怎么办,难道也会像自己行人那样束手无策吗?还是早就已经想好了相应的解决手段?

    种无力感从地狱犬的心涌现了出来,这种无力的感觉让地狱犬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按照对方所说的,他现在已经彻底的控制了整座天京基地,这意味着现在自己所做的所有举动都在对方的观测之下,可以说整个局势都被逆转过来了,现在被监视的人是他们。

    这下,连地狱犬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

    实验体像是被逗乐了样的摇了摇头,随后他边将白帝拖到了手术台上,边解释道:“我会在基地b z的瞬间,把我的意识用特殊的编程手段转换成串代码,然后通过你们的网关上传到互联网上,再利用网络上的些手段来控制些组织机构,以此重新塑造具肉身出来。”

    “死去的只有你们而已。”

    地狱犬注视着显示器中的实验体,语气十分平静的说道。

    “如果你的威胁大于首都被摧毁的话,我不介意用这种方式与你同归于尽。”

    “我的意是,这场b z会将整个天京夷为平地。”

    实验体对监控摄像头露出了个平静的微笑:“就在刚刚,我已经彻底控制了你们的这座基地,同时也掌握了很多有趣的资料,这也是我对你们改变看法的原因之,这点我已经说过了,只不过这个家伙的脑子看起来有些问题,所以才没有意识到事的严重,事实上如果我在刚刚真的被他击杀了的话,整个基地的自毁系统会在瞬间启动,并跳过读秒程序,而我会将你们埋设的b z物与你们的反应堆连锁在起,这意味着大半个北……哦不,你们这里应该叫天京。”

    “这是件非常简单的事。”

    报室,那些报人员忍不住的惊呼了起来:“那东西明明需要三层权限的认证!他到底是怎么启动的?”

    “反能力磁域生成器!”

    瞬间,白帝就已经失去了自身的能力,变成了位普通人,被实验体轻轻指点在了脖颈上,整个人闷哼声,随后就十分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

    这团蓝的光芒里裹挟着无数细微的电弧,而它的扩张速度也极快,几乎在白帝反应过来的瞬间,这团蓝的光芒就已经笼罩住了整个实验室,这让它看起来并不像是种普通的光芒,反而像是某种特殊的力场样。

    白帝没有任何犹豫,只见他抬手就是剑回身砍了过去,但也就在这刻,团刺目无比的蓝光芒突然笼罩住了整个实验室。

    “……”

    实验体的声音再次在白帝的身后响了起来。

    “你是个不合格的战士。”

    就如同他的格和行事风格样,没有任何拖沓和复杂的步骤,白帝用最简单的方式攻击着实验体,并在眨眼之间就将整个金属椅子切成了堆细腻的粉末。

    移动身影,然后剑斩出。

    白帝没有言语,他没有被实验体吓到,事实上就在这个实验体喋喋不休的在解释着什么的时候,他已经再次的发动了攻击。

    “……”

    “当然,我这里指的是辐射形式,也就是电磁b。”

    说到这里,穿着白大褂的实验体露出了个微妙的笑容。

    实验体的声音从不远的地方传了过来,白帝抬头看去,发现对方正坐在个金属椅子上面,用种津津有味的表注视着自己:“这世界上拥有四大基本力,而在这之中泛用最强的就是电磁力,它没有引力的浩然庞大,也没有核力那种惊人的爆发,但它却是构成这个世界最重要的基石,有机物和分子团之间的联系是电磁力,推动发电机的是电磁力,电子设备的运转依靠的是电磁力,甚至连你们赖以生存的太阳光,也算是电磁力的种表现形式……”

    “你看,你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我已经干涉了周围的电磁b。”

    但就在下秒,他面前的实验体的身影却突然晃动了下,随后就像是道幻影样扭曲着破碎在了空气之中。

    白帝没有继续说些什么,他刚刚已经给过这个实验体机会了,而现在已经是自己的回合了,他不在乎启迪这个实验的成功与失败,所以当即也是直接将手中的剑刃朝前划,瞬间就将实验体的头颅切了下来。

    “……”

    “你的能力在基地的记录表格之中显示的是光明掌握,而根据记录来看,你应该可以操纵某种特殊的光b。”实验体露出了个微笑,他根本就没有在意白帝的威胁,反而就这样跟对方说了起来:“你的能力具有很大的潜力,无论可以将物质加速到亚光速的手段,还是可以常温切断物质的特质光b,亦或者是借用自然界之中天然存在的光辉,这意味着你与电磁b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然而你却从来都没发现这点,我对此表示遗憾。”

    白帝的脸上没有什么表,但他手上的剑却距离实验体的脖颈越来越近了,甚至只要稍微的往前移动寸的距离,这把苍白的利刃就能割裂对方的大动脉和气管。

    “你只有三秒钟的投降时间。”

    实验体没有露出任何害怕的绪,事实上他还转过头去看了眼这个通体纯白的男人,随后有些好奇的问道:“不过是个只知道依靠能力的能力者罢了,愚和无知让你误以为自己甚至能杀了我,但实际上却正好恰恰相反。”

    “哦,是吗?”

    白帝没有理会实验体自顾自的说法,他冷漠的举着手中的白剑刃,种冰冷的杀意瞬间就笼罩住了这个实验体。

    “立刻停下你的举动,否则我不介意立刻杀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