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涌动
    (没错,就是防盗。

    就在墨仁和德伦正准备聊些什么的时候。

    于此同时,天夏的首都,在一处深埋地下的超级基地里,正处理公务的地狱犬炎首突然脸色一变,随后整个人都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呕!”

    摔倒在地上的同时,地狱犬突然哇的一下吐出了大量的鲜血,同时脸色也迅速变得苍白无比了起来,这种苍白就像是那些得了重病的人在临死之前的样子一样,整张脸上不仅没有了血色,更是布满了薄薄的一层汗珠,而所有的这些再配合上他嘴角的一丝血痕,这让地狱犬在此刻显得无比虚弱。

    “地狱犬大人!”

    几个正操作着计算机的女人惊叫了一声,随后她们纷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其中距离地狱犬比较近的一个更是急忙的跪在了地上,两只手用力的扶住了地狱犬:“您怎么了?!”

    “咳咳呕”

    地狱犬极为虚弱的咳嗽了两下,随后他的嘴里就又吐出了一口鲜血,一种充满了绝望和邪恶的灰色能量不知何时已经笼罩了他的整个身体,这种灰色的能量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此刻似乎正在疯狂的破坏着地狱犬的身体,让他时不时的就吐出一口血来。

    “大人,我这就送您去医疗室!”

    见到地狱犬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正扶着他的女人看起来也是非常的紧张,此刻抬起手腕上的一个金属腕带装置,张嘴就打算呼叫医疗室的人过来。

    而正当她打算开口呼叫医疗室的时候,一只手却死死的按住了她。

    “大大人?”

    女人有些紧张和疑惑的看着勉强抬起一只手的地狱犬,这还是她工作以来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上级出现了这种惨状,此刻不禁也是有些慌乱了起来,尽管平时也有过这方面的训练,但那毕竟只是训练而已,此刻第一次正式的面对这种事情,还是让她忍不住的紧张了起来。

    “先别叫医疗室的人。”

    地狱犬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他刚刚开启了精神共享通道,也是在一瞬间就从暗首那边了解到了冰首那边所发生的事情。

    在墨仁举行了一场类似邪神献祭的仪式之后,地狱犬赫然发现自己失去了所有关于冰首的能力和感知,这意味着自己的冰首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死去了那么简单,似乎有什么东西强行抽走了自己关于冰首的一切力量,这让他硬生生的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实力。

    而且最要命的是,这些损失的实力恐怕在短时间内都无法重新补回来了,因为之前也说了,这是被抽走了力量,而并是死了那么简单,有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彻底的吞噬了冰首的那一部分力量本身,这让地狱犬那种死了一个头可以立刻复活的手段彻底的失去了功效,毕竟地狱犬之前的复活都是建立在力量没有被吞噬的基础之上,地狱犬此刻的表情因此而变得无比凝重了起来:“立刻想办法联系到心主,我需要跟他正面对话。”

    “好好的”

    扶着地狱犬的女人点了点头,随后也是抬头直接朝着周围的人命令了起来:“立刻联系心主大人,把远程通话接到这”

    “别用远程通话。”

    地狱犬虚弱的打断了女人的话语:“告诉他,让他直接启动心灵桥,通过心灵桥把意识降临到我的面前,事态的严重性已经达到了级,让他尽快把意识接过来!”

    “是,大人!”

    在地狱犬下达了命令之后,立刻就有人将这条命令执行了下去,有的人开始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打起来,也有人通过对讲装置正在跟什么人不断的沟通了起来,整个房间内的所有人都在瞬间进入了极度忙碌的状态。

    “。”

    没有就这么静静的等待心主,地狱犬这边在女人的搀扶之下,也是缓缓从地面上站了起来,同时转头朝着一旁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喊了一声。

    “号在!”

    戴眼镜的年轻人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查一下超自然资料库,我要在一分钟后看到所有关于在二零零五年四月一号发生的超自然事件。”

    地狱犬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丝,命令道。

    “是!”戴眼镜的年轻人应了一声,随后立刻就坐在了椅子上,只见他手指在键盘上极快的敲打着,很快就切断了先前的信息链接,然后进入到了一个背景全都是黑红色的资料库之中开始搜索了起来,大量的数据就像是瀑布一样在他的显示器上不断的流逝而过。

    大约三十秒钟之后,这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也是转过头去跟地狱犬报告了起来。

    “报告!”

    戴眼镜的年轻人先是喊了一声,随后才立刻汇报道:“大人,在二零零五年四月一号发生的超自然事件一共有三件!”

    “说下去。”

    地狱犬点头示意道。

    “是!”

    戴眼镜的年轻人应了一声,随后也是立刻说了起来:“第一事件,二零零五年四月一号,天京时间早上六点零三分,情报部门收到了许多国内外预言机构下达的通报,这些预言机构同时表示即将有无法形容的可怕灾难即将降临地球,人类能够就继续存活下去的概率不超过%,与此同时,命运老人也离开了逆鳞,前后消失一共八分钟左右,因为命运老人的能力问题,我们无法给出具体的时间参数。”

    “第二事件,二零零五年四月一号,天京时间上午十一点三十三分,冰联对天夏的北部边疆发动了大突击,对方当时一共出动了四位第五能级的能力者,分别是晶帝,冰霜巨人,雷暴,以及末影使者,逆鳞几乎全员出动,在命运老人和心主的配合下,冰霜巨人被白帝斩杀于边境线之上,同时末影使者重创骸魔,在交战三天之后,逆鳞成功将冰联的能力者阻拦在了北疆的第三道防线之上。”

    “第三事件,二零零五年四月一号,天京事件下午三点十二分,深绿庭院主动联系天夏,要求逆鳞按照契约上所写的那样,交出冰霜巨人的组织样本和各项能力的数据模型。”

    “”

    听到了这三件超自然事件之后,地狱犬的眉头微微皱了皱:“超自然资料库里面没有记载关于飞机失事的事情么?”

    “报告大人,没有。”

    戴眼镜的年轻人缓缓的摇了摇头。

    “入侵一下隐龙和暗龙的核心服务器组,同时用智能指令入侵全国各地新闻社的服务器,我要找到任何当天有关于飞机失事的消息。”地狱犬的脸色渐渐冷了起来:“同时给我调查一下南太平洋,把信息发到深绿庭院的总部,询问他们在二零零五年的时候南太平洋上有没有什么超自然现象发生,至于信息方面的交换,告诉他们,逆鳞找到了一名可以同时使用两种邪神之力的信徒,天夏掌握了关于这名信徒的一切详细资料。”

    “大人,入侵隐龙和暗龙的核心服务器组需要级权限,您确认吗?”

    戴眼镜的年轻人转过头来询问道。

    “确认。”

    地狱犬缓缓的点了点头。

    “明白。”

    对方应了一声,随后立刻将头转了回去,随后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响了起来。

    “怎么还没有联系到心主?”

    地狱犬的眉头看起来皱得更紧了:“他没回复你们吗?”

    “报告大人,心主大人那边没有任何回应。”

    一个女人的表情看起来同样有些疑惑:“北疆那边的分基地没有任何回应,似乎有什么东西产生了干扰,排查可能需要一定的时”

    话还没说完,一阵急促的警报声突然猛的响了起来。

    “这又是怎么回事?”

    地狱犬的脸色一变,此刻坐镇天京基地的可只有自己的炎首,此刻如果这里又出了什么乱子可就真麻烦了。

    “大人!出事了!”

    很快的,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研究员猛地推开了金属大门:“有人擅自启动了尚不成熟的‘启迪’计划,现在实验体已经失控了!”

    “什么!?”

    这一下,地狱犬是真的愣住了,随后他的脸色急速的阴沉了下去:“谁干的?”

    “隐龙的人。”

    白大褂研究员的脸色似乎也是铁青一片:“这明显是被高层授意的,那群古代系能力者根本就没有阻拦他们,隐龙的那些专家甚至口口声声说‘启迪’计划已经成熟了,只是我们想要继续索要经费才迟迟不启动计划的!”

    “现在情况如何了?”

    地狱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弥漫起了一种刺鼻的硫磺味道:“实验体有什么反常的表现吗?”

    “实验体获得了自主意识!”

    白大褂研究员急忙说道:“他在醒过来之后,与隐龙的人进行了一分钟不到的交流,随后就立刻推断出了自己的身份,他意识到了自己是‘天启’记忆和意识的复制体,并对周围的一切展现出了一种浓重的好奇,仅仅三十二秒的时间,他就破解了相位空间牢!!!”

    “三十二秒?”

    地狱犬感觉自己的眉头都已经拧成死结了:“你确定吗?”

    “我百分之百确定!”

    白大褂研究员狂点头,眼中浮现出一种难以掩饰的慌张和急促:“不仅如此,他在破解了相位空间牢之后,还制服了那些想要捕捉他的古代系能力者,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他就杀死了十二名第三能级的能力者,同时制服了两名第四能级的能力者,在我逃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把这两个家伙绑在试验台上了!”

    “绑在试验台上?”

    地狱犬似乎有点不太理解:“他这是想要干什么?”

    “我不清楚。”

    白大褂研究员摇了摇头:“我已经关闭了下层试验区的所有通道,现在没有级指令是不可能从里面出来的,如果实验体没有破坏监控的话,大人您或许可以”

    “,调出下层监控。”

    没等白大褂研究员说完,地狱犬就立刻下达了命令。

    “是,大人。”

    前后不超过三秒钟,巨大的显示器上就立刻浮现出了底层试验区的景象来。

    正如同白大褂研究员所说的那样,相位空间牢已经被彻底解开了,此刻银白色的金属地面上到处都是尸体,这些尸体的死亡方式很简单,他们要么脖颈被切开,要么就是脑袋或胸口出现了一个拇指粗细的血洞,刺目的血液流淌的满地都是,而原本应该是赤身**的实验体却不知为何穿上了一套研究员专用的白大褂,里面套上了隐龙人员专用的衣物,此刻他正站在监控摄像头的下方,津津有味的用手术刀解刨着那个仍活着的古代系能力者。

    “很有意思的生理结构。”

    很突兀的,实验体的声音通过扬声器传了起来。

    “他在拿我们的能力者做实验?”

    在场的这些情报人员看起来有些震惊,尤其是那些女孩子,此刻甚至忍不住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这怎么可能?!”

    “算一下时间,你应该已经看到了吧。”

    穿着白大褂的实验体手上并没有停,解剖刀精妙而优雅的划过了古代系能力者的胸腔,将表皮翻开,让里面的组织结构就那么直接的暴露出来:“刚刚听到那位研究员称呼你为地狱犬,虽然是代号,但我也暂时就用这个名字来称呼你好了,地狱犬先生。”

    “他是故意放你出来的。”

    地狱犬看了眼身旁已经有些呆傻的白大褂研究员,也是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似乎存在着很多我感兴趣的东西,这让我很开心。”

    穿着白大褂的实验体用手指轻轻的抚过了古代系能力者明显粗壮了许多的肋骨,随后满意的放下了手中的手术刀,只见他一点一点的转过了身来,表情平静的直面着摄像头“那么,作为最基本的礼节,就先自我介绍一下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