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祸事频出
    (防盗。

    “为了维持秩序,有时候就必须放弃很多。”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地狱犬说道:“你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所以不了解这些也很自然,但你不能一直用这种眼光看待一些问题,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是真实的,不是一群小孩子在过家家,没有绝对的正义和邪恶,也没有绝对是胜利和失败,有的时候为了稳定住那些秩序,一些牺牲是在所难免的。你也不是小孩子了,相信你应该能明白我说的话。”

    “牺牲吗?”

    墨仁缓缓的摇了摇头,随后身上就开始涌现出一阵阵惊人的红色能量:“那么,今天就由你来做出牺牲好了。”

    “看来你想要坚持你自己的想法。”

    地狱犬也看出墨仁的固执了,此刻也是深深的喷出了一口刺骨的寒霜:“既然你不能被天夏所用,那你现在就是天夏的敌人了,我”

    “多说无益。”

    没等地狱犬说完,墨仁就已经冲了过去。

    而见到墨仁冲过来之后,地狱犬也是即刻反应了过来,仰起脑袋就是猛然狂吼了一声。

    也就是随着地狱犬的这一声狂吼,一阵肉眼可见的扭曲涟漪突然以他为圆心猛地爆发了出去,就像是他展开了某种奇特的场一样,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极为缓慢了下来,甚至连光都似乎被拉长成了一种肉眼可见的扭曲形状,所有的一切都在一瞬间近乎彻底静止了下来,空气中的尘埃,固态空气结晶,甚至因为这种迟缓似乎干涉到了光的缘故,所以整个世界的色彩都变的幽暗夸张了起来,就仿佛是所有物体的色彩都被扭转成了另一种更加晦暗的反色调一样,让地狱犬的周围变得无比诡异了起来。

    “”

    墨仁瞳孔一缩,当即也停下了任何留手的举动,身上的红色能量汹涌的炸裂而出,随着一声被无限拉长的声音响起,六只倒三角状的金属巨翼撕裂了他背后的皮肉,眨眼之间就从里面猛钻了出来,而在那之后,他浑身上下的皮肉都在红色能量的浸染之下异化了起来,皮肉变成了坚硬的鳞片,外骨骼和角质层,头顶也出现了一对宛如王冠般的巨角。

    与此同时,在他的胸口,一颗半嵌入体内的浑浊圆球也正在散发着蒙蒙微光。

    而也就在墨仁激活了红线,完成了墟渊化的同时,他也在同一时间被地狱犬制造出的奇异力场包裹了进去。

    一种彻骨的寒意笼罩住了墨仁。

    这并非是普通意义上的冰冷,或者是严寒之类的东西,而是一种更加可怕的特殊感觉。

    墨仁可以感觉到这片空间之中的能量活跃度被压抑到了最低点,空气中一切事物的运动都被强行的凝滞了下来,就仿佛有无数只看不见的手精准的捏住了这空间中的每一颗分子,一种无边的寂静覆盖了一切的一切,仿佛一切都要在这无声的静止中持续到世界尽头一样。

    热量在流失。

    墨仁感受着这种透入骨髓般的寒冷和寂静,眉头不由得紧紧的皱了起来。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地狱犬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将周围的温度降低到了一个极限,这虽然不是真正的绝对零度,但却也无限的接近那个热力学的最低温度了,能量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在消失,一切的能量都在消失,哪怕墨仁能够抵抗超低温,但此刻却仍旧感觉到了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时间仿佛被无限的定格在了这一点上,墨仁可以感受到周围的能量越来越少,一切物质的运动轨迹也变得越来越慢。

    甚至到了最后,这种寂静无声的寒冷已经影响到了自己的大脑,让自己的意识都变得迟钝了起来。

    这就是地狱犬冰首的最终手段,绝对寒域。

    强行抽取周围一切的能量,以这种方式将分子和原子的运动降至理论上的最低点,以此来达到类似时空冻结的特殊效果。

    “都结束了。”

    半空中的地狱犬看着对面没了动静的墨仁,此刻也是摇了摇头,随后只见他四肢踩在空中,宛如踩在无数平台上一样,就这么缓缓的朝墨仁走了过来,并毫不犹豫的伸出一只利爪朝着墨仁的胸口刺了过去。

    然而,下一秒,一只覆盖着角质层和鳞片的利爪突然挡下了地狱犬的攻击。

    “是啊,都结束了。”

    很突兀的,原本应该被静止在原地不动的墨仁抬起了头,看向了一脸愕然的地狱犬。

    然后,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和废话,墨仁头顶上如同王冠似的巨角直接开始闪烁起了刺目的红色电弧,随后墨仁整个人就这么抓着地狱犬的一只爪子迅速朝着天空飞去,那六只倒三角状的锋利金属翼为他带来了无穷的动力,只是刹那之间,墨仁就抓着地狱犬飞到了平流层的顶端。

    而在这之后,墨仁又立刻带着地狱犬直接朝着地面撞了过去。

    大气激烈的摩擦着墨仁和地狱犬的身体,呼啸而过的狂风甚至因为摩擦而变得有些微微发红了起来,超过数千度的高温将地狱犬的毛发都烤灼的有些微微变形了起来,反观墨仁倒是因为特殊鳞片和角质层的缘故,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下一秒,地狱犬和墨仁狠狠的砸在了加利安城的核心地带。

    没有任何的声音,墨仁就这么直直的将地狱犬的头颅按进了大地之中,恐怖的力道甚至直接让两人一头砸进了地面数百米之深。

    无数的岩层被这恐怖的力道挤压的四处翻动着,整个加利安城此刻都犹如世界末日一样剧烈的摇晃了起来,紧接着,一道道数都数不清的巨大裂痕在地面上不断出现,无数的烟尘和气浪也是从这些裂痕之中猛然爆发了出来,就像是在地下深处引爆了一颗核弹一样,整个加利安城的地面都被爆炸和冲击波掀翻了厚厚的一层,所有的那些建筑,交通工具,或者是人类的残骸,都在这惊人的爆发中被彻底掀到了半空之中,然后又像是下陨石雨一样砸在了这片大地之上。

    “咚!!!”

    在这之后,巨大而刺耳的轰鸣声才迟迟的传了出来,伴随着狂风一同席卷了整个加利安城

    几分钟后,在加利安城最中心处的一个坑洞里,已经退去墟渊化的墨仁抓着一团满是蓝色粘浆的烂肉,从里面缓缓的飘了出来。

    “第五能级的能力者生命力果然强大。”

    墨仁低头看了一眼手中已经变成一滩毛发混合着烂肉的家伙,忍不住的张口自言自语了一句。

    他此刻的状态并不好,尽管自己已经激活了红线的墟渊化了,但配合上近万吨的力道自天穹而落,即使是他也不可能毫发无伤,可是作为吸收了全部伤害的地狱犬竟然在此刻还能活下来,也确实有点让墨仁感到意外了。

    虽然墨仁本来就不打算直接杀死他,但打到后来对方的实力确实很强,所以自己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但好在冰首还没有彻底死去,第五能级的犬化身体成功救了他一命。

    “”

    没有过多的言语,墨仁直接将这一摊烂肉丢在了地面上,然后对着他张开了自己的左手。

    去掉了所有复杂的流程和工作,抛弃了多余的赞美词汇,墨仁直接利用灰色准则上最方便的方式发动了献祭仪式,霎时之间,一个直径十米的特殊献祭法阵就出现在了墨仁的面前。

    “以这两个生物为祭品,让我变得更加强大。”

    墨仁用念力挖出了先前的印西胖子,此刻他已经彻底的昏迷了过去,所以也是直接被墨仁连带着丢进了献祭法阵之中。

    “嘿嘿嘿,非常好的祭品!”

    邪神的虚影缓缓的出现在了献祭法阵之中,此刻的他身影比平时要薄弱了许多,但即便是身影淡化了许多,却也根本不影响他那邪恶无边的本质,只见他才刚刚出现,就立刻发出了一阵让人心生恶寒的恐怖笑声:“那么,我就满足你的祈愿好了,嘿嘿嘿嘿嘿”

    一阵毛骨悚然的笑声过后,浓密的灰黑色雾气先是吞没了地狱犬的冰首,以及先前的那个倒霉印西胖子,而当这两个家伙全部消失之后,那灰色的雾气却又缠上了墨仁的身体。

    “”

    墨仁丝毫没有害怕这种灰色的雾气,甚至还反过来张开了双臂,像是拥抱住了那团灰雾一样,接受着来自邪神的馈赠。

    念力的各方面属性都在惊人的飙升着。

    强度,爆发,亦或者是范围和精度,甚至连久久未涨过的持续和恢复都在一点点的提升着。

    两千吨,两千七百吨,三千四百吨,四千九百吨

    念力的强度正在以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在飙升着,眨眼之间就突破了原先的一倍,而且似乎没有任何想要就此停止的意思。

    短短一分钟的时间不到,墨仁的念力强度就翻了整整两倍,而他的身形也因此又暴涨了数米之高。

    “嘿嘿嘿嘿嘿,继续猎杀那些家伙们吧!把他们一个都不剩的献祭给我!!!”

    当所有的力量全部给予完毕之后,邪神撤回了那阴冷邪祟的灰雾,同时一边刺耳的狂笑着,一边就这样缓缓的消失在了墨仁的面前。

    “呼”

    墨仁长舒了一口气,随后也是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对着远处的建筑物开口说了起来:“出来吧,我早就看到你了。”

    话音刚落,一个人影就从不远的废墟中缓缓走了出来。

    “还真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啊。”

    德伦的面容在此刻显得有些阴沉,只见他一边缓缓的朝着墨仁走来,一边忍不住的开口说道:“真是没想到,你在掌握了猩红之力后竟然有这么大的成长。”

    “”

    墨仁没有接茬,而是就那么静静的看向了德伦。

    “怎么,想杀我?”

    见到墨仁直勾勾看向自己的样子,德伦突然露出了一丝冷笑:“你以为你能做到吗?”

    “”

    墨仁仍旧没有言语,但是他的眉头却微微的皱了起来,因为他想到了先前邪神给自己的一些建议,其中明显标注了德伦这家伙有可能对自己造成致命的威胁,而解决这种致命威胁的方式居然也很奇怪,如果墨仁的记忆没有出现偏差的话,当时邪神给自己的说法是‘如果一旦再一次遭遇到德伦之后,建议自己继续用信息素攻击对方,并试着在无意时将自己小时候的一些悲惨经历暴露给对方。’

    这就很奇怪了,即便是墨仁努力的去猜想,却也没想出什么相对可靠的结论来。

    “叫我出来自己又不说话,你还真是”

    发现墨仁怎么都不说话之后,德伦的眉头也同样的皱了起来,不过正当他打算张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颗晶莹剔透的球体突然被墨仁丢了过来。

    “给你。”

    扔出了球体之后,墨仁也是向周围的空气中散播了少量的类多巴胺。

    “我的异能器!”

    德伦立刻就发现了墨仁丢过来的物品到底是什么了,在尖叫了一声之后也是立刻就伸手朝那异能器抓了过去,而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他本来就十分兴奋,所以反而忽略了自己所受到的那种信息素影响。

    “存储戒指我拿来升级了,考虑到材料问题,所以我暂时还不能把它还给你。”

    墨仁平静的看着陷入狂喜之中的德伦,脑袋里面也是充满了疑惑,在稍微沉吟了一下之后,他最终还是接受了邪神给出的建议:“方便跟我好好聊一下么?”

    “聊?”

    德伦有些谨慎的看了一眼墨仁,他本来应该在拿了这枚珠子就立刻逃走的,但此刻不知道为什么,在墨仁归还了这枚对他很重要的异能器之后,德伦突然觉得墨仁好像看起来还挺顺眼的,于是强行的按耐下了心里想要逃走的想法,皱着眉头问道:“你想要跟我聊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