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掠夺
    (防了个盗。

    “你敢叫我胖子?”

    看起来像是负教高层的印西人在听了墨仁的话之后,整张脸都变成了一副宛如猪肝的颜色,随后他攻击墨仁的速度顿时更快了起来:“我要把你的肠子都扯出来!!!”

    “哼!”

    对于这个印西人的狂怒和攻击,墨仁却只是冷哼了一声。

    下一瞬,念力猛然爆发。

    无数的冷兵器就像是投枪一样,以数倍音速的强度被投掷而出,利刃与空气产生了极为激烈的摩擦,以至于在这些利刃在投掷出去之后,甚至还在身后留下了一道道橙红色的轨迹,就仿佛这不是简单的刀枪剑刃,而是一颗颗小型的流星,陨石,或干脆就是一发发电磁炮一样。

    但即便是这种投掷的威力如此惊人,此刻那印西人却仍旧没有退缩,整个人不要命似的冲进了这一大堆的冷兵器之中。

    砰砰砰砰砰砰砰!!!

    只见这个印西人双手轮成了一圈肉眼无法看清楚的模糊影子,不断的将飞到自己身体附近的那些冷兵器狠狠捶飞,只见无数的火花在他的身体附近不断的闪动着,而他本人也就这样硬生生的朝着墨仁冲了过来。

    “……”

    墨仁的注意力绝大多数还是集中在了地狱犬的身上,所以对于那个刚刚加入战场的印西胖子也不怎么在意,在见到对方击飞了那些冷兵器朝着自己冲过来之后,这才没办法的抬起一脚朝对方踢了过去,跟对方简单的过了两招后就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胸口上面,而在对方僵直的一瞬间,两颗银色的金属球也是从数千米远的地方直直的飞了过来,一左一右狠狠的砸在了这个家伙的太阳穴上面。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吃了这么一击的话恐怕脑子早就被碾成泥了。

    但墨仁此刻所面对的却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将全部力量都用来强化身体力量的信徒,所以他的头壳还是勉强挡住了这一次的攻击。

    只不过,虽然坚硬的头壳让他避免了脑浆迸裂的危险,但一左一右的惊人冲击力却仍旧透进了他的大脑之中,非常严重的影响着他的脑部神经结构,这种类似脑震荡的损伤他在瞬间就感受到了恶心,失明,眩晕,无力这几种症状。

    然而这还不算完,因为墨仁对他一抬手,就是一阵淡淡的气雾喷了出去。

    这是浓度极高的类多巴胺。

    于是,这个倒霉的印西人甚至还没缓过神来,就又沉入了无穷快乐的海洋之中,眨眼之间就失去了所有的作战能力,从天上直直的掉了下去。

    不过稍微花费了一点时间解决了这个搅局的家伙,却是让墨仁失去了结果地狱犬最好的时机。

    当墨仁重新转过头之后,地狱犬似乎已经准备好了某种极为恐怖的招数,只见他周围不断的出现一些细小的晶体颗粒,这些颗粒在他身体周围凝结出来之后很快的就掉落了下去,随后又在下方的城市里面接二连三的发生了爆炸,一种人类绝对无法抵御的恐怖之寒渐渐覆盖了整个加利安城,地面上甚至已经开始出现了固态或液态的大气成分。

    地面上覆盖了厚厚一层的干冰,液氮如同江河般不断的在流动。

    “原来是你。”

    远处,地狱犬的双眼之中闪烁着一种危险的情绪,只见他借助着已经极度稀薄的空气,冷冷的对着墨仁说道:“看来你在地宫里面获得的奇遇不小,竟然能让你在短时间内成长到如此境地。”

    “已经认出来了么?”

    墨仁倒也不在意对方的说法,此刻他身后的涟漪成片的出现,也是将那些冷兵器再一次的收到了存储空间之中:“当初你没杀了我,那么今天就换我干掉你。”

    “杀我?”

    地狱犬听到这里,也是不禁冷笑了一声:“就凭你?”

    “我知道单杀了你的冰首,对你的本体影响不大。”墨仁不在意的摇了摇头,随后用一种平静而冷漠的声音说道:“不过我只是想让你体会一下被我杀死的感觉罢了,并不想现在就直接杀了你,你完全可以躲在天夏的狗窝里面等着我,等我忙完了其他事情之后,我就会一路杀进天夏,把瑟瑟发抖的你彻底击杀。”

    “狂妄!”

    地狱犬似乎被墨仁所说的话激怒了:“你身为一个天夏人,不想方设法回报祖国也就算了,竟然还想要进攻它!”

    “我为什么不能?”

    墨仁歪了歪头,随后仍旧用自己平静的语气问向了地狱犬。

    “你体内留着天夏的血,你拥有天夏的国籍,你从小到大受到的保护都是天夏带给你的,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有许多人为了天夏拼尽一切,他们付出的血和泪数都数不清,人们之所以看不到黑暗,就是因为有人拼命把它挡在了你看不到的地方!”

    墨仁的话似乎真的刺激到了地狱犬,此刻他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些沙哑了起来,内里所包含的情感更是极为沉重:“没有天夏的保护,你甚至连一个安身之所都没有,没有天夏的保护,你和你的家人连一口饭都吃不上,没有天夏的保护,你甚至连今天站在这里跟我对峙的资格都没有!天夏为你!为所有天夏的能力者都做了这么多!然而你们却他妈因为各种各样微不足道的理由来反抗它!反抗这生你养你保护你的伟大母亲!!!”

    “哦?”

    见到地狱犬那少见的激动样子,墨仁的脸上也是出现了一丝平时不常有的表情。

    “你说我体内留着天夏的血?拥有天夏的国籍?”

    墨仁的表情,声音,在此刻都变得非常平静,但他周围的空气却开始诡异的扭曲了起来:“有人把黑暗挡在了我看不到的地方,有人为了守护我而拼尽一切?”

    “难道不是吗!?”

    地狱犬的声音仍旧很大,就像是吼出来的一样:“看看那些战乱的国家吧!看看西盟,看看东南亚那些国家,看看前些日子发生惨剧的施库,再看看你现在脚下沦为一片废墟的印西!哪个国家的治安能让人彻底信任?”

    “我只信任我自己。”

    墨仁丝毫没有被地狱犬影响到,此刻他的语气仍旧十分平静:“除此之外,我不相信任何人。”

    “你……”

    地狱犬的巨口里面喷出了一团饥白茫茫的寒气,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太过激动导致的,只见他张了张嘴就打算继续说些什么,但却被墨仁一挥手直接打断了。

    “既然你说天夏保护了我,那我问你。”

    墨仁眼中闪烁着一种莫名的光,同时缓缓的说道:“二零零五年四月一号,天夏航空公司一架由天夏飞往亚美斯特的国际航班,在北京时间早上七点四十二分的时候在南太平洋上失事,飞机上一百二十七名拥有天夏国籍的人员至此失联,时至今日已经过了十余年之久,我问你,他们现在的遗体在哪里?飞机的黑匣子找到了吗?”

    “什么?”

    地狱犬一愣,有些不清楚墨仁为什么突然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二零零五年七月三号,一群遇难家属想要天夏航空公司给出一个说法,你知道他们当时的负责人是怎么表态的吗?”

    墨仁继续平静的朝地狱犬问了起来。

    “这些事情我不清楚。”地狱犬毕竟有三个脑袋共享思路,就算是智商低此刻也已经明白了墨仁的意思,当即迅速的解释了起来:“天夏高层们有过协议和规定,逆鳞组织只能负责任何关于超自然力量的这一块,而除此之外的其他国家大事则由天夏高层本身掌控,我们是两个各自相对独立的团体,为了天夏的持续发展所以从不相互干渉,所以对于这件事我……”

    “呵呵,先别着急撇清关系。”

    第一次的,墨仁露出了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别扭笑容:“就算你撇清了关系也没用,因为你们终究是一种互助互利的关系,或者说……是上下阶层的关系也可以。”

    “你……”

    地狱犬皱了皱眉,张口就打算继续说些什么,然而墨仁再一次的打断了他。

    “当时,天夏航空公司的负责人当着媒体的面,告诉我们,搜索队没有在南太平洋上找到任何失事的痕迹,飞机是突然失去联系的,雷达和卫星定位都显示这艘飞机是突然消失的,海底也没有找到任何残骸和碎片,这意味着要么是恐怖分子劫持了飞机,将其开往了未知地带,要么就是发生了某种不可预知的意外。”

    墨仁冷笑了一声:“他当时甚至还说飞机可能是进入了时空虫洞,所以才突然消失的,而且当别人质疑时,他还说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自己是信了,最后搞得甚至这句话在网上疯传,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这并不是没有可能……”

    地狱犬说道:“地球上的超自然现象远远要比你想的更多,比如地宫,比如海底遗迹,还有那些神出鬼没的信徒,这些现象的出现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如果这是超自然现象的话,那你们当时又在哪里?”

    墨仁猛然瞪大了自己的双眼,表情也变得有些狰狞了起来,浑身的杀意宛如实质般流淌而出:“刚刚可是你亲口说逆鳞不管其他事,只针对超自然现象的,那我现在问你,就在当时,在二零零五年四月一号早上七点二十二分这个时间点上,在这整整一百二十七位天夏人最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

    “我们在北部边境线上抵挡冰联的大肆进攻……”

    地狱犬微微低下了头,这件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确实算是他们的过失,只见他语气有些低沉的解释道:“当时天夏的高层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我们,而且我们也确实抽不开身,当时冰联的晶帝联手冰霜巨人,雷暴,末影使者一起进攻天夏,如果我们不全力抵抗的话,一旦被他们其中任何一个能力者闯入边疆,都会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在那之后呢?”

    墨仁周围的空气彻底扭曲了起来,空气照射不到他的面容,这让他看起来极度的扭曲而虚幻,只有森冷彻骨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你们去调查了吗?你们给那些遇难者亲属一个合理解释了吗?”

    “……”

    地狱犬没说些什么,事实上他清楚那群人的做法,所以此刻恐怕说什么都没用了。

    “他们只给了赔偿金。”

    墨仁缓缓的说道:“他们给了所有遇难者亲属一大笔赔偿金,一大笔对普通人而言可以半生无忧的赔偿金,除此之外不仅连个合理的解释都没有,甚至还要求我们对这件事从此闭口不谈,而当我拒绝的时候甚至还遭到了胁迫,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想要得到我母亲和弟弟的遗骨而已,当时我甚至愿意为此付出一切。”

    “……这就是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诱因吗?”

    地狱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同时那一双兽瞳之中也流露出了一种复杂的神色。

    “没错。”

    墨仁缓缓的点了点头,话语之中透出了寒冷的杀意。

    “你想杀了他们。”

    地狱犬眉头一皱:“这件事可以交给高层们去解决,你没必要因为这种事情与天夏为敌。”

    “哦,是吗?”

    墨仁扭曲而模糊的身影之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嗤笑:“怎么,想招安我?”

    “通过刚刚的战斗,我发现你的实力其实非常惊人。”

    地狱犬直言不讳地说道:“如果你愿意前往北部战线的话,你绝对能为保卫国家做出难以想象的贡献,而且现在你的实力也无法用限制器来进行限制了,你也不必担心回到逆鳞之后会被带上限制器,你不仅可以拥有正式的收入和训练方法,还可以看到当年的负责人因此而受到惩罚的样子。”

    “因为我变强了,国家为了拉拢我,所以才把那些人交出来吗?”

    “那么……”

    墨仁平静的注视着地狱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