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乱战
    还是防盗

    当地上天堂的安保人员匆匆赶来之后,他们看到了毕生难以忘却的光景。

    别说负六层的地下拍卖行了,就连第三,第四,第五层的地下停车场此刻都已经彻底的沦为了一片废墟。

    在那两个宛如怪物般的家伙曾交战过的任何地方,此刻都化作了一片废墟,大量的冰屑,鲜血,还有切口非常光滑的大量碎片。

    这些碎片包含了许多东西,人体,混凝土,冰块,汽车,钢筋,所有的一切都被切碎了,地下停车场的地面上露出了一个直径上百米的巨大空洞,承重梁和混凝土立柱大片大片的倒塌损毁,在地上天堂这栋大厦本身的重量之下,整个地下空间都充满了一种不堪重负的吱嘎声,剩下的混凝土立柱和承重梁上的混凝土开始一点一点的崩裂开来,让整座地上天堂都变得摇摇欲坠了起来……

    ……

    与此同时,另一边。

    墨仁和地狱犬的战斗也是开始渐渐认真了起来。

    他们一边不断的攻击着对方,一边四处移动,此刻已经来到了地下天堂的负一层停车场里面了。

    墨仁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挥舞着手中长度近乎四米的银色长刀,整个人都仿佛化作了一阵模糊的银色光团一样,狂暴且带着无数气刃匹链的斩击不断朝着地狱犬席卷而去,几乎要将他和他身后的一切都彻底毁灭殆尽。

    反过来看地狱犬这边,他的手中紧紧攥着一团被明显拉长压缩过的冰蓝色风暴,就好像是一把永远都在不停旋转的寒冷风枪一样,面对墨仁那近乎无穷的狂暴斩击,他也是反应极快的这根长枪格挡着,并时不时的用他特有的冰异能进行各种反击。

    眨眼之间,两人就已经交手了近千招。

    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像是海浪一样一层接着一层的涌出,而爆炸的声音甚至还没有爆发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再次冲出了这地下停车场之中,径直的打出了一条充满废墟的道路。

    唰!

    地上天堂的第一层之中,一道刺目的刀光猛然闪过。

    地狱犬的身影疯狂的朝后方退去,同时手上的风之枪也是不断的朝着前方点去,急速的化解着对方的猛烈攻势。

    然后就在下一秒,两个人的身影却同时在原地消失,只留下了恐怖的冲击波和狂暴的音浪,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生生震得内脏破碎而死。

    在地上天堂的第一层连续对拼了数百次之后,两人一个闪身又是狠狠的撞在了一起,螺旋状的风之枪和细长华丽的银色刀刃不断的轰击着对方,在力量上,在速度上,在精巧上,双方都在疯狂的倾轧着对方,将赤倮倮的杀意毫不掩饰的释放而出。

    “轰轰轰轰轰!!!”

    无穷的冰屑环绕在地狱犬的风之枪上面,在跟墨仁相互对拼了一记的同时,大量的冰屑像是火花一样猛然爆开,大量的冰花不断的撞击在银色长刀的表面,在干扰着对方的精准力道的同时也是发出了巨大的摩擦与轰鸣声,随后大气之中又有更多的冰屑加入到了风之枪里面,将银色长刀彻底的阻拦了下来,而也正是因为风之枪的这种特殊性质,也是让墨仁失去了能够一刀斩杀地狱犬的手段,因为对方手上的武器在改变了形态之后,已经变成了无法被斩断的流动结构。

    双方在对拼了一记之后,又是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原地,眨眼之间却又出现在了街道之上。

    没有理会旁人震惊或疑惑的目光,事实上所有的一切在此刻两人的眼中都不过是极慢的镜头罢了,当他们又相互攻击了对方一轮之后,这些普通人才刚刚转过身做出了逃跑的动作,他们手上因恐惧而掉落的饮品一寸一寸的下落着,然而墨仁和地狱犬却已经又换了一个战场,眨眼之间就来到了一处大厦的楼顶上。

    墨仁仍旧没有动用菱形金属刃,同时也没有使用存储空间之中的各种战略物品,他就那么单纯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刀,用一种狂暴而精准的斩击不断进攻着地狱犬。

    先前半个月的时间里面,墨仁在修炼之余,也是简单的学习了一些古武技巧,这些技巧可能并不能化腐朽为神奇,也不可能像是秘典一样让自己瞬间获得难以想象的恐怖提升,但这些简单的古武技巧却可以适当的提升墨仁肉搏时的进攻水平,配合上自己近乎精确到了微米级操作的肉身,这让他每一个简单的砍,削,刺都简洁到了一种极限,没有任何的花哨和多余动作,这种极限之简在速度面前发挥出了一种近乎艺术的美感。

    地狱犬用长枪甩动数十下的功夫,墨仁在同一时间却已经砍出了两三百刀。

    华丽的银光像是匹链一样肆意喷涌,锋利的刀刃将周围的大气都挤压成了锐向的空气激波,如果从普通人的视角来观看的话,那么墨仁此刻就已经化作了一团不断喷射出剑刃气浪的模糊银团,那些动辄就是十多米,甚至上百米的气刃疯狂的切割着周围的一切,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周围六七栋楼房就全都被切的支离破碎了。

    这些楼房被切成了均匀且光滑的混凝土块,在漫天冰花的衬托之下轰然爆碎,然后就那么缓缓的崩塌下来,最终化作了一片细腻的废墟。

    至此,加利安城的核心地带终于混乱了起来。

    从墨仁发现地狱犬的身份到现在,不过也才过了几分钟不到的时间,两人的战场却已经交替换过了数百个,尽管大多数都是一些空地,但剩下的那些地方仍然遭到了近乎毁灭性的破坏,白茫茫的刀气就像是不要钱的大招一样,将大地割裂,将楼宇劈开。

    两人交战所过之处,到处都是深不见底的沟壑,到处都是烟尘和建筑物的碎片。

    然而,具有这种宛如飓风过境般破坏力的,并不止一人。

    地狱犬的冰之枪同样具有恐怖的杀伤力,此刻整座加利安城的温度都已经下降了数十度,阵阵灰白色的晶莹雪花自天空飘落,刺骨的寒风不断的从两人所交战之处爆发出来,将所有的建筑物碎片都挂上了一层白霜,这些寒风是如此的刺骨且寒冷,那些离得稍微近一点的人甚至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顷刻之间就被冻成了一座座冰雕,然后被随之而来的狂暴刀气搅成了一堆看不出模样的血肉冰碴。

    一抹银色的刀光瞬间闪过,一栋二十多层的大厦被斜斜的斩断,上半部分一边冒着烟尘,一边缓缓朝地面倒了下去。

    这就是高阶能力者的恐怖之处。

    哪怕还没有达到真正的第五能级,也拥有摧城拔寨的可怕实力。

    不论是地狱犬还是墨仁,他们此刻交战的重心全都放在了对方的身上,然而即便是这样,他们战斗的余波却仍旧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摧毁着加利安城。

    仅仅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不到,加利安城的整个核心地带就已经出现了大量的废墟和难以估量的伤亡,那些生存在这座罪恶之都中的人,亦或者是前来寻欢作乐的人,此刻全都化作了一堆堆血肉冰碴,而至于剩下的那些,也全都躲在了地下的紧急避难所中瑟瑟发抖,丝毫没有了以往的嚣张和跋扈。

    “轰轰轰轰轰轰!!!”

    又是一记刀枪相撞,随着大量霜花急速的撞击刀身,这如同连环雷霆般的巨响也是响彻了整个加利安城。

    急速旋转的冰花带着特殊的粘性,所有被冰之枪扫过的东西,都在瞬间挂上了厚厚一层冰壳,地狱犬制造的寒冷和冰晶不断的攻击着墨仁的刀刃,似乎是想要用冰块彻底封冻住墨仁的这把华丽长刀,就像墨仁最开始在市与若水对战时的那样,当时的刀片上被挂满了一层冰壳,被用来限制这些近乎致命的利器。

    如果是当初的墨仁,很可能对冰雪封冻这种伎俩毫无办法,甚至被一度逼迫到焦头烂额的境地之中。

    只不过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少年了。

    “嗡!!!”

    随着墨仁的手腕微抖,那纤薄而修长的利刃突然急速的模糊了起来。

    在肌肉和念力的完美配合之下,墨仁手中的华丽长刀开始以超音速的频率振动了起来,这种振动不仅给刀身带来了极高的热量,而在振动的同时,与空气的挤压和振动本身也成功的破碎了上面所覆盖的所有冰层,这些破碎的冰层在振动的高温之下迅速蒸发成了水蒸气,然后消失在了刀刃的表面。

    没有过多的言语,在开启了振动之后,墨仁再次对着地狱犬狂砍而去。

    而见到了墨仁的振动手段之后,地狱犬也是眉头一皱,随后再一次的举起了手中的风之长枪。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一瞬之间,比雷霆更加震耳欲聋的声音响了起来。

    墨仁双手狠狠压着手中的银色长刀,整个身体都狠狠朝着地狱犬前倾了过去,手中的长刀不断的疯狂振动着,与环绕着风之枪的冰霜雪花撞击在了一起,一时之间两人周围的空气都如同水波般荡漾了起来,一层又一层的冲击波宛如涟漪一样不断的席卷了出去,将周围数十个街区内的所有玻璃制品全都震碎了。

    “……”

    在两方兵器不断绞动倾轧的时候,地狱犬的眼底深处也是为不可察的浮现出了一丝凝重。

    他本来还以为对方应该是一个水平较强的四级能力者而已,处于愤怒和对自己的自信才敢于在第一时间挑战自己,但在实际的交战过程之中,地狱犬却发现对方的实力似乎远超了自己的想象。

    虽然自己的这具冰首只拥有自己三分之一的实力,而且因为三头没有汇聚也失去了很多的进攻手段,但即便这样自己也是第四能级很难达到,或者说只能仰望的高度,就拿先前市里面捕捉到的那个野能力者来说,对方已经是第四能级之中的很强的存在了,但在自己炎首的面前却仍旧没有撑下几招,这不是力量方面多与少的问题,而是力量的质量有了特殊的转变,就像是一团温度只有八百多度的火焰,就算是能烧上一百年,也不可能融化一块钨合金。

    可自己不同,自己已经达到了第五能级,即便是将力量平均的分成了三份,自己的能力质量仍旧是第五能级,这就像是打火机的焰苗与高温等离子体之间的差距一样,那应该是一个宛如天堑般的差距才对。

    但是,地狱犬发现自己面前的这个能力者完全就不吃这套。

    不管你是打火机的焰苗,还是高温等离子体,好像在他的面前都失去了意义一样,这让地狱犬的心里隐隐的有些发沉。

    地狱犬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能力者。

    就算是那些为非作歹的信徒,好像都没有这个能力者来得更加棘手。

    平时如果他想要对付第五能级之下的能力者,哪怕只是一具只有三分之一实力的分身,只要用火焰,黑暗,或是冰霜攻击对方,对方就会因为抵抗不住过分的高温,低温,亦或者是致盲和腐蚀而败下阵来,而在这其中自己冰首的能力更是显著,不管遇到的是什么敌人,只要自己制造出一个超低温场,很快对方就会因为受损而失去战斗力。

    自己甚至连全力以赴的犬化形态都不用开,只要跟对方打一会,对方自己就会冻成一具冰雕,自己随便上去踢一脚对方就碎成渣了。

    然而,就是这种堪比液氦的超低温场,在这个家伙的面前却似乎失去了以往的作用。

    这太奇怪了。

    本来,地狱犬还以为对方看起来不惧严寒是装出来的,或者是某种爆发的手段,等过了一段时间就会因为无法持续而败下阵来,哪知道这家伙竟然一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